(朱宇洪承畴)重振大明_朱宇洪承畴全集阅读

经典力作《重振大明》,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朱宇洪承畴,由作者“韭菜东南生”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矿工当步兵好,但如果是火枪兵,朱慈烺更看好注重协作和服从口号的纤夫董琦到山东募兵的主要对象是矿工,山东大小矿井无数,正好可以拿来当兵源,此外山东还有运河,山东临清是天下八大钞关之一,因此,纤夫也不少朱慈烺交给董琦的命令是双管齐下,有多少就招多少而李若链去天津,主要招募的是适合当火枪兵的纤夫矿工和纤夫都是社会的最低层,生存环境极端困苦,加上现在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就算没有军饷……

小说:重振大明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韭菜东南生

角色:朱宇洪承畴

热门小说《重振大明》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韭菜东南生”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这个身份,高文采已经推演了好几遍,连山东话都说的贼溜,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为什么踢我?”高文采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一脸的疑问和恐惧。刀疤脸抽出钢刀,架在他脖子上,拧笑的说:“因为你是一个奸细!”高文采的心脏,猛的一跳!……京师。田守信把从内库中领出来的十万两白银,分批次押到了五军营,那些被遣散的老…

重振大明

第五十五章 兵部闹事 在线试读

“东家。”迈进门,高文采弓着腰,恭恭敬敬的向少东家行礼。

少东家正在喝茶,冷冷扫他一眼,不说话。

刀疤脸冲上来,一脚揣在高文采的小肚子上,高文采猝不及防,直接被踹翻在地,滚出去了两三米,摔在了门槛处–如果要躲,高文采当然是能躲开的,但他不能躲,他现在叫谭川,不会武功,世代农民,因为在老家山东活不下去,所以跑到蓟州来投靠亲戚,不想亲戚家人去屋中,他没有地方去,就在亲戚家住了下来,直到山羊胡子找上门。

这个身份,高文采已经推演了好几遍,连山东话都说的贼溜,绝对不会有任何破绽。

“为什么踢我?”高文采倒在地上,捂着肚子,一脸的疑问和恐惧。

刀疤脸抽出钢刀,架在他脖子上,拧笑的说:“因为你是一个奸细!”

高文采的心脏,猛的一跳!

……

京师。

田守信把从内库中领出来的十万两白银,分批次押到了五军营,那些被遣散的老弱病残,可一次领取全部六个月的欠饷,从此不再是京营的士卒。而留下的军士先领一月,剩下的五个月皇太子会在一月之内补齐。

十万两银子肯定是不够的,不过京营整顿不是一天能完成,光三位御史手把手的给士卒发饷,估计就得五天的时间,因此银子不用一次性全拉来。

而五军营即将精简为两营,主营将士涨两钱月银,辅营维持不变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京营。

京营将士已经很多年没有加薪了,听到这个消息,被挑选出来的精锐军士都是欢欣鼓舞—每月涨两钱银,等于是加薪百分之十。

那些被裁撤的老弱军士,虽然心有怨气,但一次领到的半年欠饷给了他们一点安慰,加上他们的顶头上司,那些世袭的百户都静悄悄的也被裁撤了,还有最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知道裁撤老弱是太子爷的命令—太子爷是谁?那可是皇上的儿子,未来的皇帝,在城外校场一次砍一百个脑袋,眼睛都眨也不眨的人,敢同太子爷做对,得先想想自己全家有多少脑袋够砍的。

于是,虽然心有牢骚,但敢在兵营里面闹事的人,却一个也没有。

等出了兵营,这些人的胆子就又大了起来,越想越觉得不甘,于是他们聚集起来,涌到兵部门前喊冤、哭闹,还有人举报三千营主将贺珍,说他公报私仇,假公济私,要兵部介入查办。

兵部的小吏压不住,急忙通报了兵部尚书陈新甲。

一听是京营出了事,陈新甲不敢怠慢,走出来一问,才知道是京营被淘汰下来的老弱。

兵部虽然是天下的兵部,但却管不到京营,如果是过去,还是朱纯臣的京营总督,陈新甲才懒的管这破事呢,但如今太子爷主持京营,他又自诩是太子的人,对京营的事,当然要关心,于是,陈新甲亲自出面,竭力安抚。

“都回去吧,朝廷会安排你们的,如果不回去,就想想城外校场的那一百颗人头。”陈新甲一手萝卜一手大棒。

听到的人都是脖子一凉。

闹了一阵后,兵部门前的聚集者,渐渐散去。

对最后的死硬分子,陈新甲一句话就对付了:“全抓了,送刑部大牢!”

只抓了五六个,其他人惊的一哄而散,不过仍不死心,其中一部分人又跑到成国公朱纯臣和定国公徐允祯府门前大哭,但两位国公被皇上“罚俸三年,闭门思过”,他们哭的再响,也没有人出来搭理他们。

兵部门前的动静,惊动了顺天府,也惊动了巡城御史,顺天府不敢管,巡城御史原本摩拳擦掌,以为又有人可以弹劾了,但仔细一打听发现是京营、是太子的事后,顿时就蔫了。

昨天,太子爷手下的锦衣卫查抄右掖营徐卫良的家,有一位不长眼的巡城御史去阻止,结果被打的鼻青脸肿,今天几名御史联名弹劾了锦衣卫南堂指挥李若链–虽然动不了太子,但动动李若链总是可以的吧?

但皇上留中不发,仿佛无事一样。

如果是过去,御史们一定是群情激奋,连续不断的上本弹劾,如飞蛾扑火一般,非逼得皇帝将李若链罢职,或者他们本人被罢官,否则不死不休。

但今日早朝,太子爷废辽饷、开厘金、革盐政、追逮赋,四项惊天动地的国策震慑住了他们,太子爷不是他们想象中“残暴少年”,其冷静果断,对天下情弊洞若观火的睿智,让他们有种望而生却的感觉。

而他们的两个旗手,战力最强的方士亮被罢官免职,光时亨被廷杖,一下少了两员猛将,精神领袖刘宗周和钱谦益不在京师,蒋德璟和吴牲又态度不明,一片混乱中,御史和各部的给事中都有一些茫然。

“我等再写一个弹劾李若链的本子吧。”

有言官提议。

众人皆点头。

……

朱慈烺没有被弹劾,但弹劾三千营主将贺珍和左掖营主将张纯厚的本子,却雪片一样的飞向内阁。

弹劾他们两人的不是御史言官,而是京师的勋贵阶层。

裁撤功勋,祸乱京营,是两人最大的罪名。

看来,朱慈烺整顿京营,让勋贵们隐隐有了唇亡齿寒的危机感。

兵部闹最凶的时候,朱慈烺正在视察右掖营的营房。

明代士卒居住环境十分恶劣,即使是京营也不例外,营房又低又矮,窗户窄小,见不到什么阳光,一踏进去,一股湿臭呛鼻的味道就铺面而来。

“殿下……”

田守信想要拉住朱慈烺,朱慈烺摇摇头,示意没事。

“京师的营房,都是这样吗?”一边巡视,朱慈烺一边叹息,怪不得京营孱弱,住这样的营房,身体能好的了吗?

“是。”陪同副将战战兢兢的点头,他不明白,堂堂的皇太子为什么要钻到士卒的营房里,这可是本朝从未有过的事情。

居住如此,吃的就更是差了。

从营房出来,在阳光下站定,朱慈烺心情有点沉重,看着天空,缓缓下令:“田守信,你派人去工部,请他们派一千匠人来,我要整修京营所有营房,潮湿阴暗,朝向不好的房子,以后只许堆放杂物,不许人居住。再令,从今日起,京营将士每人每月的伙食开销,增加一钱银子。”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