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杨初雪杨芸_(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内容精彩,“慕简”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杨初雪杨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内容概括:杨初雪面有戚戚然地看着那筐安放在地上的红罗炭,低声吩咐身边的婢女她随手拿起放在墙角用来夹炭的夹子,扔了几块炭在铜盆里“庶夫人,您就在院子里烤火?”叫小红的婢女刚露出几分疑惑不解,就接到杨初雪投射来的凌厉目光,吓得把脖子一缩,再也不敢多嘴多舌,直将那装满了炭的火盆点燃啪──地一声,橙黄色的火焰在黑色的木炭里跳跃起来,火盆的周围瞬间充斥着一股令人舒适的暖意“小红,这红罗炭算……

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慕简

角色:杨初雪杨芸

网络作者“慕简”的经典佳作《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火爆上线,是一本小说推荐小说。文章精彩内容为:贺云珞靠近了几分,拉住她的手,“虽然王府封锁了雪姐病重的消息,可你瞧着这王府几百来人,可都明里暗里看着呢,你若不去见见,怕是要被说道了。”杨芸想了片刻,看着那两个小厮,咬牙点头道:“好吧,那妹妹且去歇息,新娘子莫要招晦气。”二人道别以后便分开走了。雪华院…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第2章 试探 在线试读

贺云珞暗暗发誓。

她扭头看到同样惊异神色的杨芸,上前劝说道:“芸姐,雪姐姐大病初愈,你作为嫡妹,应当前去探望才是。”

杨芸咬着嘴唇,十分为难。

“可她有痨病啊……”她喃喃道。

贺云珞靠近了几分,拉住她的手,“虽然王府封锁了雪姐病重的消息,可你瞧着这王府几百来人,可都明里暗里看着呢,你若不去见见,怕是要被说道了。”

杨芸想了片刻,看着那两个小厮,咬牙点头道:“好吧,那妹妹且去歇息,新娘子莫要招晦气。”

二人道别以后便分开走了。

雪华院。

一留着八字胡的太医,为杨初雪把完脉后,起身对着宋廷捷微微行礼道:“王爷,夫人的身子,比起前几日检查时,竟然要好不少。”

宋廷捷眼睛微微一亮,“难道夫人的病情好转了?”

“依旧很严重,只是比之前,要好了一些。”太医微微摇头,“这样吧,微臣再开一些补药给夫人……”

杨初雪坐在床上,听着太医和宋廷捷的对话,微微偏头,目光落在了太医放在床边的药箱上。

她眼珠子微微一转,扫了一眼旁边两人,见他们目光没在自己身上,便悄悄伸手打开了药箱,里面有着一些药材,还有一些银针。

她悄悄抽出了几根银针,放在枕头下面。

随即又合上了药箱。

而这时,太医对着王爷微微拱手:“王爷,那微臣就先告退了。”

宋廷捷微微点头。

太医便拿着药箱离去了。

宋廷捷则是走到了床边,摸了摸杨初雪的额头道:“雪儿现在感觉如何?”

杨初雪盘着发,后脑的伤口便看不清晰,宋廷捷知晓她头部的伤,伸手就要探去她的后脑。

杨初雪轻轻避开宋廷捷的手,语气带着几分冷意,“我没事,王爷不用假装关心我。”

宋廷捷闻言收回手,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这时门外传来扣门声,杨芸用面纱蒙住自己的脸,踏进了屋中。

她站得很远,嫌恶的瞟了一眼外间的棺材。

宋廷捷看向杨芸,她方收回目光。

“姐姐,你身体可有什么不适?”

杨芸对宋廷捷小心翼翼的福了福,随后问杨雪。

宋廷捷站在一旁,只旁观着她们。

杨初雪温婉回道:“已经大好了,没有不适。”

若想要了解情况,这府中恐怕还要指望这个亲妹子,更何况自己占用了别人亲姐姐的身子,杨初雪自然要对杨芸偏让几分。

杨芸点头,话中不温不热道:“如此便好,姐姐也记得千万小心,别再摔了。”

杨初雪应承了下来。

宋廷捷打量了杨初雪半晌,见她对杨芸态度如常便收回目光。

他如今认为杨雪或许因为今日自己大婚,才那般言辞,心下松懈半分。

方道:“本王前厅宾客还未离席,先去照料,芸妹便多陪雪儿说说话。”

杨芸温婉道:“是。”

然后目送宋廷捷离开了雪华院。

杨初雪的目光从杨芸身上打转了一圈,杨芸细皮嫩肉身姿绰约,和她这个孪生姐姐对比起来似乎要小小三四岁的模样。

杨芸坐在塌前离杨雪不近不远的椅子上,扶了扶自己的发髻,甚是随意道:“姐姐既然醒了,妹妹劝姐姐还是宽心些,不要同王爷置气,更不要对贺妹………不,对王妃多加挑剔。”

“姐姐虽然起死回生这一次,可身上痨病不减,终归是没多久日子,接下来的时间便多让自己好过些便好。”

杨初雪觉得这话刺耳,抬眼看她,道:“亲妹妹劝我看淡自己的死,你觉得我能好过?”

杨芸的这段话让杨雪有些意外,一个亲妹妹,居然会对姐姐的生死如此看轻,也意外杨雪居然还得了肺痨,在古代肺痨可是会死人的。

杨芸蹭的一声站起来,似乎是有点急了。

“那是你自己不争气,来王府一年都没爬上三王爷的床,反而患了肺痨,真不知晓母亲为何会让三王爷娶你!”

若不是三王爷生母郑太妃说了,杨家二女只能娶一,她杨芸何至于要去讨好贺云珞站稳在王府的脚跟?

杨芸心里只有自己的利益,对这个姐姐确实没有几分看重。

杨初雪摇摇头:“利益,就是因为这个,你将姐妹亲情如此抛弃,又是何等自私。”

杨芸面色一阵青白,被人这样轻松拆穿了自己的心理,确实令她难堪了起来,可更多的却是对这个姐姐的陌生感。

一向杨雪都是处处忍让她,事事做好,这才让所有人都极为看轻,可是今日的杨雪却让杨芸诧异非常。

杨芸咬了咬嘴唇,一副憋着气的模样。

“你这般对我,娘亲泉下有知,定不会瞑目!”

杨初雪却笑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道:“你醒醒吧,你娘都死了,拿她压别人还有用吗?”

杨芸听到这话,更加生气,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提着裙子气冲冲的跑了出去,杨初雪松了口气,这才觉得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

杨初雪大学学的是中医学,选修的心理专业,一毕业就做了a市最年轻的中医院院长,察言观色和治病救人都是她的老本行。

如今在古代或许没什么用武之地,但要是自救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肺痨这种病在古代虽是绝症,可在她眼里,不过就和治疗感冒一样简单。

杨初雪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脉,察觉到古怪来。

她确实会感觉到乏力和气喘,查看脉象也确实像是肺结核的症状,可明显这只是一种假象,

她其实就是中了毒而已,下毒的人是故意让原主的症状类似于肺结核,最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原主死在这种毒上面……

杨初雪的脑海里划过宋廷捷和杨芸的脸,这两个人对原主确实有威胁,但下毒一事仍

不好说,也不知道这府中是否还有更大的危机存在。

杨初雪摸了摸后脑勺,血迹没有清理如今已经结痂,她打了盆水,擦拭干净血痂后,按照伤口的形状和深浅判断了一会。这是迟钝的重物所击导致。

伤口的深浅和重力均匀,绝不会是意外摔倒所致。

杨初雪在房间里翻找了一圈,这才找到原主以前常用的几根绣花针。

她挪开灯罩,在油灯上灼烧了片刻针头,按着自己后脑的穴位,扎进了三根针以后,开始了闭眼养神。

半个时辰以后,杨初雪拔掉了那几根针,随手放在了床榻旁的小案几上,解开身上累赘的一身穿着,钻进了被子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天前
下一篇 2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