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初雪杨芸《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_《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精彩小说

小说推荐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杨初雪杨芸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慕简”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杨初雪昨晚起夜的时候,对原主的东西搜捡过,意外的发现了一封书信凭证,上面是宋廷捷的母亲,安乐太妃写给杨初雪的信原是安乐太妃看中了杨初雪识大体,人又温顺,便亲自提亲,向杨家要了人,目的是为了给宋廷捷安稳后宅,传宗接代所以原主曾经在王府的地位应该是极高的,如今若说王府地位和众心所向的话,这个刚来的王妃贺云珞压根不讨好至于这次原主丧命,大概也和贺云珞脱不了干系这个什么安王府实……

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慕简

角色:杨初雪杨芸

小说《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是著名网文作者“慕简”所著的一本小说推荐小说。主要讲的是:遂双腿跪地,不住地求他饶命。宋延捷形象全无,他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到自己被整的惨状,谁料小婢女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还死赖在门口不肯走。杨初雪叹了口气,拍着手上沾染的灰尘,吊儿郎当地走到小婢女跟前挥了挥爪子,“走吧你,你们家王爷不要你的命。”瘫软在地的小婢女听到她的声音后浑身一僵,如蒙大赦,站起来拍拍…

辣手小医妃:这个王爷不经撩

第7章 将计就计 在线试读

“如果,你敢说去,,就割了,你的舌头……”

宋延捷全身有如浸泡在汗水里一般,他疼的弓起腰身,死死盯着那小婢女,眼神若黑暗中的猎豹发散着阵阵骇人的寒意。

都这样了还不忘了威胁别人,看来还是她太过善良。

杨初雪轻松无比地一屁股坐在床上,两只白嫩的脚丫子晃来晃去,笑的星河灿烂容光焕发。

小婢女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听到王爷的声音后浑身就已经抖若筛糠,现下被那道威严的眼风一扫,她的魂都快被吓飞了。遂双腿跪地,不住地求他饶命。

宋延捷形象全无,他最怕的就是被人看到自己被整的惨状,谁料小婢女是个榆木疙瘩脑袋不开窍,还死赖在门口不肯走。

杨初雪叹了口气,拍着手上沾染的灰尘,吊儿郎当地走到小婢女跟前挥了挥爪子,“走吧你,你们家王爷不要你的命。”

瘫软在地的小婢女听到她的声音后浑身一僵,如蒙大赦,站起来拍拍屁股拔腿就跑,不消眨眼的功夫就无影无踪了。

杨初雪看着小婢女绝尘而去欣慰地点点头,想起来还有个家伙没有料理,提起裙摆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

阳光细密地斜洒在屋檐上,照的人满身金光。她像小猫一样歪着头,娇美的脸上扯出大大的微笑,

“王爷,是我请你出去呢,还是你自己出去?”

“算,算你狠!快给本王把这玩意拔了去……唔……”

宋延捷低垂的发丝湿漉漉地粘在脸颊脖颈上,瓷白的面容一片绯红,因为胸闷酸痛脖子高高昂起,喉结性.感地上下滚动。尤其一双比幽潭还深的眸,凝聚着几分狂乱,样子说不出来的吸引人的目光。

啧,这眼睛这鼻子根本不用整,直接往那一戳就是一部古偶言情大剧啊!

杨初雪很没出息地咽了口唾沫,甩甩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出脑袋。而后站在一旁抱着胳膊,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好笑地俯视着宋延捷,

“看你的眼神这么凶,好想要把我给一口吃了,我可不敢给你解穴。”

宋延捷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他忘了这女人张牙舞爪花招多的很。杨初雪冲他抬了抬下巴,做了个怎么样的口型。

很好,非常好。这个仇他算是记到小本本上了,等脱困后看他怎么一笔笔找回来。

“我保证,短期内,不找你的麻烦。”宋延捷一字一顿狠狠地说道。

如此便好。不管这话是真是假,要的就是这个过程,让他知道她可不是面团捏的。

杨初雪也说到做到,轻盈几步蹲在宋延捷面前,手指刻意多用了几分劲道,才把深埋在皮肉里的绣花针捻出来。

伴随着宋延捷压抑的低吼,那根银光闪闪的针赫然暴露在阳光之中。宋延捷双手扣在胸膛上,忍痛看向那根折磨他好长时间的“凶器”,眼珠鼓的通红。

杨初雪见状连退几步,制约着老虎的刺没了,等于纵虎归山林,她可不敢大意分毫,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王爷走好。”

细嫩白皙的手向门口舒展,杨柳细腰微垂,它的主人俨然一副已经不耐烦的姿态。

没想到这女人有如此本事,若是收为己用,恐怕又是一个得力的棋子。宋延捷薄唇微勾邪气一笑,正欲上前,却看到那令他心有余悸的绣花针。

登登登几步,往日里威严无限的王爷此刻落荒而逃。杨初雪啪一声关上房门,笑的弯了腰。

宋延捷踏出房门去,脸上温柔的微笑逐渐收敛,转而散发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表情更是让人捉摸不透。

屋内,阳光一片大好。

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养生,晚睡早起那就是猝死的命。杨初雪懒散地坐回床上准备好好睡个回笼觉。

没成想偏有人不让她好过,眼还没有来得及闭上,那扇摇摇晃晃的破门就被人噼哩啪啦地敲响。

“迟早换个石头门我看谁敲得响!”

杨初雪狠狠打了个哈欠,忍着怒火拉开门栓。没等她站稳,门就被人啪地一掌推开,门扉像个大蒲扇一样pia地一下砸在墙壁上。

“杨雪,你还要脸不要!”

“芸儿妹妹……”

这世间两道最为烦人的声音同时响起,炸的杨初雪脑袋生疼。

贺云珞哭的梨花带雨,站在门口泪眼婆娑地伸头往里探寻,似乎是在找什么。而杨芸则是凶神恶煞地叉腰挡在贺云珞跟前儿,哈巴狗似的忠心耿耿做保镖。

得,刚送走个瘟神,又来俩恶煞。她这是造了什么孽,大清早的血压就飙这么高,迟早有一天被这群奇葩气的脑血栓!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别打扰姑奶奶我睡美容觉!”

杨初雪捡了个桌椅板凳花盆瓷器较多的地儿,抱着手臂满脸警惕,这里到处都是趁手的“兵器”,就算这俩狂性大发扑过来咬人,她也丝毫不惧。

杨芸急声厉色,一通狂吠,“王妃姐姐你看床上!定是这贱人勾着王爷不让他走!”

“果真如此,王爷他昨晚果真宿在你这里……听人说还,还玩儿的形状全无极尽疯狂?”

贺云珞瞪着那双印照十里桃花的秋眸望着凌乱的床塌,顿时脸色苍白腿脚一软,强作西子捧心状哭的泣不成声。

极尽疯狂……这几个字用的甚妙,杨初雪噗嗤一笑,想想宋延捷方才疼痛难忍的样子可不就是如此。

杨芸见她不语,脸上不屑尽显,“你做这种事情就不知道羞耻吗?”

“不,我相信雪儿妹妹不是那种恬不知耻的人,这里面一定有误会。是这样的吧?雪儿妹妹。”

贺云珞咬着樱桃红般的嘴唇,一双眼睛因为装柔弱而刻意瞪大,显得异常吓人。

杨初雪挑了挑眉,捕捉到贺云珞眸中闪过的一抹毒辣。

她倒吸了口冷气,好家伙,这位才是个影后的料。可惜这是古代,不然凭借宋延捷的相貌与贺云珞的演技,再加上杨芸这个上蹿下跳的搅事精,简直无敌三人组。

这能带动多少票房啊……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08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