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宁秦幼薇(大魏镇国公)_大魏镇国公完结版免费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大魏镇国公》,由网络作家“陈宁秦幼薇”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宁秦幼薇,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是,公主”珠儿很快进入长乐宫,一会儿却脸色怪异走了出来“公主……”珠儿欲言又止,吞吞吐吐“怎么了?”小侍女越是不肯说,秦月霜心中越是好奇,赶忙催促道:“有话直说,我不怪你”“公主,我说了,您可千万不要生气”珠儿略微犹豫,才低声说道:“这曲子名为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是镇国王所做”“听闻是昨日您赶走镇国王,长乐公主前去安慰,镇国王一高兴,就给长乐公主做了……

小说:大魏镇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大魏镇国公》小说是作者“陈宁秦幼薇”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陈宁冷哼一声,忙着救人,懒得跟这群庸医较真。可等他转过头去,那年轻御医又开始低声呢喃:“王爷就了不起?我们都治不好的病,你照样没办法!”虽然他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陈宁听到了。泥人都有三分火气,跟何况是魏都陈太岁?“不服是吧?”陈宁冷笑一声,转头指着那群御医大喝:“本王今天用脑袋做担保,若是公主吃了本王…

大魏镇国公

第26章 在线试读

“小兰,你先别慌!”
陈宁眉头一拧,刚忙问道:“咳多少血,什么症状?”
“王爷稍等,我去问问。”
小兰面色惊恐,赶忙跑进去,拿出一块雪白的手绢。
那手绢之上有一摊紫色的血迹,巴掌大小,发乌黑色,看起来像是中了毒,很吓人。
“这血迹不对啊!”
旁边一位年轻御医眉头紧锁,沉声道:“血液发乌黑,分明是中毒的迹象!
有人要害公主!”
“庸医!”
陈宁看了眼手绢,怒骂道:“就会瞎说一通!
你再仔细看看,这血迹是中毒吗?”
“这分明是高烧过久,血液缺少水分,血液过于浓稠才会呈现暗紫色!”
“王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那年轻御医阴阳怪气,脸上写满了不服气。
陈宁冷哼一声,忙着救人,懒得跟这群庸医较真。
可等他转过头去,那年轻御医又开始低声呢喃:“王爷就了不起?
我们都治不好的病,你照样没办法!”
虽然他声音很小,但还是被陈宁听到了。
泥人都有三分火气,跟何况是魏都陈太岁?
“不服是吧?”
陈宁冷笑一声,转头指着那群御医大喝:“本王今天用脑袋做担保,若是公主吃了本王的药不好,本王立刻辞官回家种田!”
“反倒是你们,谁也治不好公主,等公主烧退了,就都辞官滚回家!
以后再敢让我看到你们,就直接砍头!”
这一通怒喝,吓得那年轻御医缩了缩脖子。
其余众人更是低着头,不敢再乱说话。
陈宁也不着急,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王爷!
起效果了!”
过了许久,陈宁耳畔响起小兰的欢呼声。
陈宁睁开眼睛,就看小兰满脸笑颜,“王爷,好了!
平阳公主的烧退了!”
“小宁,好本事。”
不知何时,陈皇后也醒了,笑吟吟看着他,“本宫刚睡醒,就听到小兰说,你治好了平阳的风寒,这是件好事,大好事啊。”
“因为此事,平阳也许会改变对你的看法。”
“我倒是无所谓她怎么看我,反正我也没准备娶她,就是看姑姑日夜操劳,我心疼的很,这才治好她,好让姑姑能休息。”
陈宁耸了耸肩,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呀你,整日说些胡话!”
陈皇后戳了戳他的额头,又舍不得责骂,“好了,赶紧进去看看平阳。”
“好,我这就进去。”
陈宁点头应下,向那年轻御医招招手,“你不是不服气,跟我进去诊脉,等会可用点心,别说本王欺负你们!”
年轻御医此时眼神也有些慌乱,跟着走进珠帘内。
隔着帷帐,年轻御医给平阳诊脉,惊讶道:“公主的脉象恢复平稳,风寒症状已无,只是身子很虚弱,还需要修养。”
顿时,这年轻人眼中闪烁光芒,看向陈宁的眼神不一样了。
那眼神中既有震惊,又有敬畏,甚至……还有一丝渴望!
靠!
这什么眼神,怎么像是基佬!
“王爷妙手回春,医术高超!”
年轻御医两眼放光,扑通一下跪在地上,“求王爷收我为徒,教我医道!”
丫的,老子哪会什么医道?
陈宁挥挥手,“出去出去,你这样吵闹,岂不是打扰了平阳公主休息?”
“是!
臣去外面等!”
那年轻御医满脸恭敬,退了出去。
“水,水……”而此时,软塌上,秦月霜缓缓睁开双眼,虚弱地呼唤着。
“皇姐,水来了,水来了!”
秦幼薇满脸欣喜,亲自给秦月霜喂了水。
秦月霜“咕咚咕咚”两大口水喝下去,脸上终于有了点鲜红,抬眼扫视众人。
当她看到陈宁的时候,瞳孔忽然收缩,奋力将手中茶杯扔了出去!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没料到,陈宁自然是也没预防。
啪!
只听一身脆响,茶杯狠狠砸在陈宁的肩膀上,随后摔落在地。
“淫贼!
你滚!
我不想看到你!”
秦月霜疯了般大喊大叫:“是谁让他来的!
我不想看到他!
让他滚出去!”
哪有这样的人?
自己刚刚救了她,翻脸就不认人?
而且这大喊大叫的样子,哪点像是个温婉公主,反而更像是街头泼妇。
就算是古灵精怪的秦幼薇,也比她强上一百倍!
“泼妇!”
陈宁揉着肩膀,怒火中烧,“你丫牛什么!
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想见我,我还不想见到你!”
“秦月霜,你给我听着,我要休了你!
我这就去找皇上取消这桩婚事!”
说罢,他怒气冲冲,甩袖而出!
“你,你敢骂我……”秦月霜愣了一下,随后大声嚷嚷:“去!
你赶紧让父皇退婚!
我绝不会嫁给你的!”
“皇姐!”
可她还没喊完,秦幼薇就满脸愤恨打断,“你怎么能这样对陈宁王兄!
皇姐,你太过分了!”
“你昏迷这一日,找遍御医治不好你,最后还是陈宁王兄想了办法,才将你救下,皇姐你怎么能恩将仇报!”
陈宁救了我?
秦月霜又是一怔,本就难受的头脑更加混乱,依旧还在嘴硬,“我不用他救!”
“皇姐,你,你无可救药!”
秦幼薇气呼呼起身,去追陈宁了。
“平阳,既然你已无大碍,那就好好休息吧。”
陈皇后也是满脸失望,叹息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显然,她对秦月霜的行为也十分不满,心中也打起了让皇上退婚的念头。
毕竟陈宁是自己的亲侄子,陈家唯一的独苗苗,可不能让平阳祸害了!
顿时,人去楼空。
诺大的平阳宫,就只剩下了秦月霜和一众宫女太监。
她贴身小宫女珠儿也看不下去了,低声道:“公主,您这次可能真伤了大家的心。”
“皇后娘娘为了守着你,一天一夜未合眼,镇国王和长乐公主特意赶过来,忙前忙后想办法救治您……您不该那样对镇国王……住嘴!”
此时,秦月霜眼眶里满是委屈泪花,喊道:“都滚出!
我不想听你们说!”
她实在想不通,才短短两日,为何所有人对陈宁的态度都变了!
她为抵抗这桩婚事,连命都不要了,分明是贞洁烈女,怎么反倒成了罪人?
沉默良久,秦月霜才擦了擦眼泪,喊道:“珠儿,拿笔墨过来,我要写信!”
“公主,笔墨来了……”珠儿拿着笔墨走了进来,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叹息一声,没敢多说。
秦月霜提笔写下“情郎”二字,眼中满是希夷之色,“我要让胡郎向父皇求亲,救我出这苦海!”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pm7:25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pm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