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镇国公(陈宁秦幼薇)全本阅读_(陈宁秦幼薇)最新热门小说

很多网友对小说《大魏镇国公》非常感兴趣,作者“陈宁秦幼薇”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陈宁秦幼薇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养心殿“陈宁这小混蛋,这两日怎么如此消停,都没什么事儿吗?”秦治帝百无聊赖,欣赏着陈宁为他画的画像“皇上,您别说,还真有个王爷的好消息”吴桂来笑眯眯回应,“昨日工部呈来的折子,说是研究了一种叫滑轮组的东西,解决了人力不足的事情这滑轮组的研究者,正是镇国王大人!只是昨日折子来的太晚了,就没呈给您看”“陈宁那小混球,还会研究工部的东西?”秦治帝眉头一挑,顿时来了兴……

小说:大魏镇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大魏镇国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陈宁秦幼薇”。《大魏镇国公》内容概括:”陈宁随意指了领头之人,翻阅他的账本,拿起旁边的草稿纸,开始写写算算。比起繁体中文记录和用算盘的古老算法,阿拉伯数字和列竖式显然更简单,也更快捷。陈宁在纸上写下长长一列竖式,不过片刻就将账本算完。“你这账本,很多地方都有错误,我用朱砂墨标出来了,你再回去算算…

大魏镇国公

第19章 在线试读

“当然!”
李宗荣恍然回神,擦擦额头上的冷汗,“王爷您想看,那是应该的!”
“所有人,立刻拿好自己负责的账本,挨个站好,等王爷查阅!”
众人赶忙站好,没有一人敢再对陈宁不敬。
这位镇国王拥有着惊人的算术天赋,绝不是他们可以糊弄了事的。
众人心思各不相同,有人满怀期待,有人却脸色煞白,手心不断冒出冷汗,好像是害怕盘查。
“从你开始,把账本拿过来。”
陈宁随意指了领头之人,翻阅他的账本,拿起旁边的草稿纸,开始写写算算。
比起繁体中文记录和用算盘的古老算法,阿拉伯数字和列竖式显然更简单,也更快捷。
陈宁在纸上写下长长一列竖式,不过片刻就将账本算完。
“你这账本,很多地方都有错误,我用朱砂墨标出来了,你再回去算算。”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陈宁竟然算完了一本账册。
“这地方确实有问题……”那人接过账本,看了看标红的地方,立刻恭敬躬身,“谢过王爷提点。”
“下一个!”
陈宁招招手,又继续看下一本。
这本的速度依旧是很快,就这样,陈宁解决着账本的问题。
“嘶——”李宗荣倒吸一口凉气,在旁边看傻了。
这些账册的繁杂程度,他是最为清楚的,每一本的处理时间都会很长,最短的也要一天才能算完。
却没想,在陈宁手中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几乎一盏茶的时间,就能算完一本。
“镇国王这是有大才啊!”
李宗荣随手拿起陈宁列过的算式,看到那些阿拉伯数字和符号,满腹疑惑。
“这又是什么?
跟鬼画符一样?”
他眼光闪烁,恍然大悟,“难不成,这是王爷自己研究出来的特殊算术方式?”
“想仓颉造字后,哪位能改进文字的不都是万古流芳的伟人?
王爷竟然能自创文字!
天才!
绝世天才啊!”
想到这里,李宗荣再度对陈宁刮目相看,眼神中都有了崇拜之色。
他也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等待。
“终于算完了!”
待到陈宁全部算完,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李宗荣才敢迎上去。
“王爷,您喝茶,歇歇。”
李宗荣满脸笑容,恭敬给陈宁递上茶水。
陈宁接过茶水喝了一口,将一张纸交给李宗荣,淡淡道:“这几人你注意下,账本有重大问题,本王怀疑他们有贪污的可能!”
“是,王爷,臣定当鼎力查办!”
李宗荣收好纸张,严肃说道。
“赈灾的事情,还是要以商家捐款为主,那个赈灾大使名额的事情,今天就张贴皇榜吧,过几日在我们户部府门前公开拍卖,先实验一次,看看效果,到时候,我会亲自到场负责。”
陈宁摸摸下巴,思索道:“好像也没其他事情,今日就先这样,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王爷!”
李宗荣赶忙拦住陈宁,讪笑道:“王爷,臣方才见您算术时用的方法很特殊,能不能教教臣?”
“算术?”
陈宁点点头,“也是,你们数学这么差,我该教教你们!
今天,就先从一到十的阿拉伯数字和九九乘法口诀开始!”
“好!
赶紧给王爷准备纸笔!”
李宗荣眼前一亮,叫人伺候着。
“不用,本王写在墙上,让你们好好看看。”
陈宁直接拿出一块碳笔,在墙壁上写写画画,画了个小学的乘法口诀表。
“一乘一等于一,一乘二等于二……”陈宁指着那些数字,慢慢教学。
这群户部高官如同小学生,安静排成一排,蹲在墙根下听讲。
放眼放去,这些人可都是七品以上的大员,哪个出去不是呼风唤雨的存在。
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如此听话。
用了半个多时辰,将基础的乘法口诀和数字教明白了。
陈宁才扭扭脖子,笑骂道:“你们这群笨蛋,学这么慢,累死本王了!”
“今日就先这样,把乘法口诀背熟,明日我要检查,谁背不好,就回家种田吧!
李尚书,监督他们背书!”
“王爷放心!”
李宗荣神情肃穆,“臣,定当竭尽全力,督促同僚背乘法口诀!”
“好了好了,本王走了。”
陈宁单手负后,摇摇晃晃出了户部。
“恭送镇国王!”
户部众人都神情恭敬,鞠躬送行,实行学生对待老师的最高礼仪。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古人对于老师是十分尊重的,这会儿陈宁在他们心中,就是相当于“老爹”级的老师。
“一乘一等于一,一乘二等于二……”陈宁走后,户部大院中又响起朗朗背书声,众人都极为勤奋,开始背诵乘法口诀。
“精妙!
太精妙了!
镇国王真是深藏不露,竟然有此大才!”
李宗荣誊写下乘法口诀,赞不绝口,“立刻备车进宫,我要向皇上禀报喜讯!”
……陈宁出了户部,就前往国子监。
老马拉着车,慢悠悠走在街道上,小半个时辰才到国子监。
“王爷,国子监到了。”
赵三低声呼唤,陈宁才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起身下车。
刚才他在车中小歇了片刻,此刻神清气爽,轻笑低喃:“今天的雪糕,应该能赚不少钱,三百两?
还是五百两?
今晚又能开荤,吃顿大餐了!”
“对了,如心还叫我去青瓷楼,抽空去青瓷楼听听曲儿,找如心谈谈理想,也是不错的选择……”就在陈宁畅想美好生活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一阵叫骂声。
“打!
给我狠狠地打!”
“这群奴才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竟然连本公子都敢无视!”
此时,国子监前里三圈外三圈,围地水泄不通,都是看热闹的路人和学子。
“怎么回事?”
陈宁眉头微皱,冷声道:“谁这么大胆子,敢在国子监闹事?
三子,过去看看。”
“是,王爷!”
赵三赶忙停了马车,呼喊着,“都让开,镇国王到了!”
喊声一出,众人纷纷潮水般退开,让开一条路。
陈宁皱眉往中间看去,脸色骤变。
只见,那人群中央,挨打的正是王府的小仆从们,被打得鼻青脸肿,宛若虾子般蜷缩在地。
旁边是卖雪糕的马车,存放雪糕的木箱被人砸烂,雪糕胡乱摔在地面上,化成泥水。
“小侯爷,别打了,求求您别摔了!”
陈福佝偻着身子,跪在地上,颤巍巍哭喊:“这些雪糕是我们家王爷的心血,您不能砸啊!”
“心血?
这就是诋毁圣学的玩物!”
却不想,福伯身前的那青年叫嚣道:“小爷不但要砸,还要砸个够!
别说你拦不住我,就算你家王爷来了,也只敢看着!”
说完,那青年一脚将陈福踹倒在地,恶狠狠喊道:“砸!
给我继续砸!”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