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魏镇国公》陈宁秦幼薇_大魏镇国公最新热门小说

书名叫做《大魏镇国公》的小说,是作者“陈宁秦幼薇”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军事历史,主人公陈宁秦幼薇,内容详情为:“桂来公公,麻烦您带我去御膳房准备”“王爷,请随奴才来”随后,陈宁随吴桂来前往御膳房,为烤全羊做准备陈宁在御膳房逛了一圈,想看看有什么材料却没想到,在厨房角落中找到了一包神奇的东西那是一袋青红色的果子,有些红彤彤的果子已经熟透,发出糜烂的味道“这是……”陈宁眼前一亮,上前拿起红色果子,刚要尝一尝,却被吴桂来高声喝止“王爷,吃不得啊!”吴桂来眼神……

小说:大魏镇国公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陈宁秦幼薇

角色:陈宁秦幼薇

热门网络小说《大魏镇国公》是著名作者“陈宁秦幼薇”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臭流氓,你还来干吗?”秦幼薇背对着陈宁,气哄哄说道:“你这臭流氓,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长乐,你消消气,王兄是专门来给你道歉的。”陈宁笑嘻嘻走上前,从怀中掏出口红,“你来看,为了给你道歉,我专门制作了口红给你!“这天下可是独一份,是我用心制作!“口红?”秦幼薇眼中满是好奇,但很快改口,“…

大魏镇国公

第33章 在线试读

随着秦幼薇的话语,小宫女急忙跑了出来。
“王爷留步!”
小宫女急匆匆喊道:“公主请您进去。”
上钩了!
陈宁心中偷笑,脸上却十分淡然,“好,带路吧。”
等到他进入屋中,秦幼薇才喊了一声,“你们都出去,我要跟镇国王单独谈谈!”
小太监和宫女们都默不作声,赶忙退出了房间。
“臭流氓,你还来干吗?”
秦幼薇背对着陈宁,气哄哄说道:“你这臭流氓,我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了!”
“长乐,你消消气,王兄是专门来给你道歉的。”
陈宁笑嘻嘻走上前,从怀中掏出口红,“你来看,为了给你道歉,我专门制作了口红给你!”
“这天下可是独一份,是我用心制作!”
“口红?”
秦幼薇眼中满是好奇,但很快改口,“我不要!
你这种大流氓的东西,我不想要!”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陈宁幽幽念着,将口红的一面亮出来,放在秦幼薇面前。
那口红上面,正是刚才在马车里,陈宁亲自雕刻上的这句诗词。
“幼薇,其实本王真正喜欢的人是你啊!”
“今早那些话,实在是昨晚酒喝的太多了,说了胡话,你走后我后悔不已,专门做了这句诗词和口红来给你道歉。”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这句诗词,真的是打动小姑娘的心扉!
“真的吗?”
秦幼薇一下子心就软了,委屈地转过头,“我还以为,你真的只喜欢皇姐,很讨厌我呢!”
“怎么会?”
陈宁赶忙抱住秦幼薇,给他拿起口红,“我的心就如同这支口红,全天下就只有一颗,送给你!”
这句情话,顿时让秦幼薇两颊绯红,低着头不说话。
搞定了!
“不如,我给你涂上口红,你看看喜不喜欢。”
陈宁眯眼笑着,给秦幼薇涂上了口红。
“这口红,好神奇啊!”
秦幼薇盯着铜镜中的自己,满脸惊喜之色。
大魏虽然也有口红,但都是用朱砂墨染得红纸,对唇轻轻一抿。
像口红这种容易携带,又精巧,能多次使用的化妆品,对女性的杀伤力为百分之一万!
直接暴击!
有了口红的影响,秦幼薇完全把之前的悲伤抛到九霄云外。
女人心,海底针,变得可真快啊!
陈宁都忍不住赞叹,真的是省去了很大的功夫。
之前想的说辞完全没用上,秦幼薇就已经原谅了他。
“幼薇,还有一事你要注意,皇上已经赐婚给你皇姐和我了,若是让皇上知道此事,我是要被砍头的,你一定要保密!”
陈宁趁机,赶忙说出最终目的。
“我懂得,皇命难为。”
秦幼薇点点头,抱住陈宁,“我不在乎的,只要王兄真的喜欢我,那我不要名分也无妨。”
陈宁咧咧嘴,还是说道:“我会努力,在结婚前,改变皇上的主意,迎娶你过门。”
“王兄,你真好……”秦幼薇抱得更紧了,沉浸在恋爱的美好氛围中。
总算是搞定了!
陈宁心中暗舒一口气,暂时搞定了这个问题。
虽然现在没事了,但他清楚,还是要在结婚前彻底解决,否则肯定会有一天暴雷的!
安慰好秦幼薇后,陈宁也找了个借口,从长乐宫离开了。
……与此同时,皇宫一角。
秦月霜披着斗篷,在角落中静静等待。
“公主,胡公子来了!”
珠儿悄声说道,带着一个器宇轩昂,面色白净的青年走了过来。
此人乃是一王五公之一,“文成公”胡道来的大孙子,吏部尚书胡和川的大公子,胡高陵。
胡高陵是魏都城出了名的大才子,三岁识千字,五岁背百书,八岁会作绝句,流传魏都城!
他今年不过十九岁,已经是名满魏都城的十绝之一,诗绝,胡公子。
秦月霜也正是因为喜欢诗词,才想办法结实了这位大才子,胡高陵。
虽然两人是以情郎情女相称,但其实都是以书信传情,并未有过接触,这还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
“胡郎,你终于来了。”
秦月霜看到他,眼前一亮,想要迎上前去。
“公主请留步。”
却不想,胡高陵眉头紧锁,忽然出声制止。
他隔着三米距离,淡淡道:“公主,今日皇上已下了圣旨,赐婚给你和镇国王,我们二人还是不要过于亲密了。”
“我……”秦月霜面色忽然煞白,低声道:“胡郎,你信中不是说,会帮我想办法,摆脱婚约吗?”
胡高陵面色难看,讪笑道:“若是皇上没下诏书,我自当竭尽全力,但如今……公主,您也知道,皇命难为,您也不想看到臣被砍头吧?”
此话一出口,秦月霜如噎在喉,那声“胡郎”再也喊不出口。
是啊!
在生死面前,这素未蒙面的书信爱情值几个钱?
在胡高陵心目中,想结交秦月霜,不过是他攀登高位的捷径而已。
他家大业大,乃是五公之孙!
一旦遇上困难,怎么可能舍命去搏?
秦月霜眼神哀伤,心中空空荡荡,沉声道:“那你我两年书信传情,也不能说散就散了吧?”
她还是有些不甘心!
这平阳公主,怎么还死咬着不放?
胡高陵暗骂一声,当即假笑道:“公主放心,臣定当竭尽全力,想办法让这婚约作罢!”
“容臣想想法子,若是能让镇国王悔婚,再来与公主续上前缘,在此期间,希望您不要再提我们这段事情,以免惹出事端。”
一句话,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我懂了。”
秦月霜凄凉一笑,转头道:“你走吧,不要再见面了!”
此刻,她多想胡高陵说一句挽留的话,甚至是安慰都可以。
但,胡高陵只是脸上露出解脱笑容,拱了拱手,“谢过公主理解,臣先告退了!
日后若有好消息,定当会告知您!”
说着,他头也不回,赶紧往宫外走去。
胡高陵可是偷偷进的皇宫,若是让人发现,就是杀头的大罪!
他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
“还说这平阳公主是什么宫内第一才女,我看也是个只懂情爱的庸俗女子!”
等胡高陵出了宫,才不屑冷哼,“不过,长得还是挺漂亮,有机会睡一睡也不错。”
“话说回来,本公子耗尽心思,传情两年的公主,竟然就让陈宁这混蛋抢走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他忽然阴狠一笑,“陈宁,你等着,我定要你好看!”
另一边,秦月霜满眼失落,失魂落魄往回走。
珠儿小心翼翼劝阻,“公主,那胡高陵就是个负心郎,您不必为他伤心!”
“是我太傻,太天真了……”秦月霜摇头苦笑,笑容中满是心酸。
此时,两人恰巧路过长乐宫,忽然听到里面鼓乐齐鸣。
“对面的女孩看看过来,看过来,看过来!”
“这里的表演的很精彩,不要假装不理不睬!”
不仅是乐师,那些小宫女小太监都跟着哼唱,载歌载舞,好一派热闹景象。
“好奇特的音律,珠儿你去问问,这音律是那位乐师所做?”
秦月霜眼前一亮,只是听到两句歌曲,就感觉心中的阴霾被驱散。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