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道士爱上我江姝映余一洲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霸道道士爱上我)霸道道士爱上我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霸道道士爱上我)

古代言情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江姝映余一洲,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铅色浅浅”,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等等!”我突然想起什么更离谱的事,“如果,如果现在的贺兰是江木子的话,那就是说,她现在,是我的亲生母亲?”“啊这个!”余一洲摸了摸鼻头,“你要是这么想的话,也对要不,现在赶紧去认个亲?”“算了,我就说……”我就说哪里不对劲,贺兰最近实在太在意我了,只要在她的身边,总是能感觉到无穷的注视说来也怪,刚得知我的身世时茫然无措,现在却没有那么多情绪了我的母亲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全然无知,我的出生是一……

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

作者:铅色浅浅

角色:江姝映余一洲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霸道道士爱上我》,作者是“铅色浅浅”。本书精彩截取:我自嘲笑笑,麻木的心更是感受不到温暖,什么东西痒痒的?伸手去抹,才发现满脸都是泪痕。“你们讲究一个有仇报仇,杀人偿命,可是我所学并不是这样,凡是并不是非黑即白,贺书之诚然做下许多荒唐事,可这么多年,百姓赞誉,亲友邻里,均对他赞不绝口,是否说明,他并非全失恶贯满盈之徒?”余一洲追上来说道。“置身事外的…

霸道道士爱上我

第9章 杀机生 免费在线阅读

“你倒是个好心之人。”从后门出来,指缝里全是雪,冰的发热,揣着手,我快步前行,天寒地冻,只想找个地方饮一大碗热汤。

方才生死存亡那一瞬间,我心中竟是希望那一匕首中的,贺书之待我的画面历历在目,可我心中的仇恨却未减少分毫。

大魔鬼生下的小魔鬼,还真是懂得恩将仇报。我自嘲笑笑,麻木的心更是感受不到温暖,什么东西痒痒的?伸手去抹,才发现满脸都是泪痕。

“你们讲究一个有仇报仇,杀人偿命,可是我所学并不是这样,凡是并不是非黑即白,贺书之诚然做下许多荒唐事,可这么多年,百姓赞誉,亲友邻里,均对他赞不绝口,是否说明,他并非全失恶贯满盈之徒?”余一洲追上来说道。

“置身事外的人怎能体会局中之人的喜悲?余一洲,你看话本吗?我看书时,总是会随书中人喜而喜,随书中人哭而哭,可是合上书页,那毕竟是书中人的人生,与我有何干?我不会设身处地的去试图理解。就像你,站在道德制高点随意点评他人,自己觉得很客观,因为那不是你的事!”

“书是书,现实可不是书,我还能插手,为什么不做?我插手了,是不是等于我入局了?我也能共情!也能评价是非曲直!”

“是的!你能评价!那韩灵怎么办?江沅怎么办?江木子又怎么办?!贺书之不死,他们该怎么办?!”我回头怼他,哪知他走的快,猛地又撞上去,撞得鼻尖发痛,眼眶更是发涩,“我不跟你讲!回去了!”

余一洲又一把拉住我,他的声音有无措和无奈:“你…你别哭,我不会让韩西山出事。”

“当然,你的书还没找到,当然不能让他出事,‘大侠’!”我故意噎他。

余一洲也愣住了,没想到我会讽刺他,呆了半秒,便缓慢地说道:“好,如果这样你会舒服一点的话。”

余一洲的背影消失的很快,像刚见到他一样,从来都不拖泥带水,那高高绑起的马尾和他自己一样高傲,很快,清瘦的身影就被大雪掩埋。

这下他走了,我却更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一颗心吊在半空中,越想越讨厌,热汤也不喝了,干脆打道回府。

回到贺府,大堂更是悄无声息,半个府的人都聚集到贺书之的院子去了,谁还会在这儿呢?

我来到宴厅,随便吃了点东西果腹,便一路回房睡觉了。

一觉睡到深夜,我支开窗,今夜无月,四周都是黑漆漆一片,我反复确认,一路小心,往贺书之房中行去。

刚到,就看见江沅开门出来,我忙躲到一旁,见她走远,才又进入。

这时的贺书之离不了照顾,今夜江沅定会时时过来照看。灯光灼灼,给贺书之苍白的脸布上诡异的红光。

我的心在狂跳,好像此刻的我已不是我,又好像我的灵魂出窍了,是魔鬼控制了我的身体,我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这即将弑父的女儿,正举起手中的匕首。

这把匕首,是我下午一并拾来的,上面的血已经凝固了,我不敢抹去,怕我的手中染血,可是现在呢?我要做的事又怎么能避免染血?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不能活。

我狠下心来,最后看了这一眼我的父亲。

高高举起手中的匕首,我忍住呼吸,刀刃狠狠落下,伴随着贺书之痛苦的惊醒,是余一洲的叫喊。

我仿佛听到了余一洲的叫喊,他让我停下,可我控制不住自己,我的眼中是一片红血,那血一股一股的从胸膛涌出来,浸透衣襟,染湿被褥,我呆呆看着,手在发颤,脑袋里嗡嗡作响。

贺书之双目惊扩,嘴微微张大,似乎想要求救,但他确确实实,已没了呼吸。

余一洲还紧紧捏着我的手腕,我痛的清醒过来,才发现我做了什么事。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的心阵阵发痛,“为什么他没有反省之心呢?他是自找的,为什么、为什么?他应该去赎罪的!去地下、给我娘赎罪!”

余一洲双眉紧蹙,担忧的看着我:“我想到你可能,但还是没来得及!我的错,事情已经做下,你赶紧跟我走。”

一路跌跌撞撞,我被他拉着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听见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哭丧的声音,白幡在空中飘荡,纸钱随着雪四处飘洒,我看到无数人俯身哭泣,雀鸟也在哀鸣。

再睁开眼睛,已是天大亮了。

阳光刺眼,我探出头一看,雪开始化了。余一洲在窗外练剑,说是剑,其实是以树枝代剑。但树枝被他挥舞的气贯长虹,又如轻燕、如闪电,剑气破风。

见我醒了,他便停下,朝我挑眉:“好点儿了吗?”

我揉了揉头,还有些沉,但意识却很清醒,想到昨晚我做下的事,我轻轻地问:“他……死了吗?”

“死了,千真万确,现在全府上下都在哭丧,你要回去吗?”

“我…”本在犹豫,突然又想起韩西山,“韩西山!,他们一定会觉得是韩西山杀的!我要去救他!”

“救他?怎么救?说自己才是那个凶手?这样做了又如何?他们就会放走韩西山吗?”

“可是这件事确实是我做下的,我不能让韩西山顶罪。”

“确实,如果他还在贺府的话,是不能让他顶罪。”

“他还在贺府?什么意思?”我疑惑,看着余一洲心有成竹的模样,我有了一个想法,“难道?”

余一洲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饿了吗?走吧,跟他一起吃个饭。”

走出房间,我才意识到这是一个农家小院,望见远处的道路,应该离都城并不远。小院中间有个木头桌子,桌上是满目的清粥小菜,桌前已坐了一个人,正低头浅尝清粥。

正是韩西山。

见到我,微微诧异了一下。

“原来是姝映。”他冲我笑道,透过这笑容,我仿佛看到了那个小时候老是给我糖葫芦,摸我的头的韩大夫。

韩灵又冲我身后说道:“原来你昨夜又匆匆出去,是为了我们家姝映,她应当也知道一切了吧,我就不再隐瞒了。”

余一洲走上前来,替我盛了碗饭,又给他自己盛了满满一大碗,方才坐下,说:“没错,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应当多谢这小丫头。”

我心下一黑,什么小姑娘,你也是个半大小子,哼。

默默喝粥不理他。

韩灵道:“是的,多亏姝映,否则,我定死不瞑目,只要还活着,就能再找机会报仇。不过他总归是虎毒不食子,将你留在身边,长成了落落大方的小姑娘了,也算是对木子的一个慰藉。那么,你也知晓此时的贺兰是木子了?”

沉默良久,我点了点头。

“当初第一次见到你,你才那么小,”他颇有兴致在空中比划,“一双小鹿样的大眼睛,受了委屈,又不愿意哭出来,就那么看着我,跟木子从前一模一样,可可爱了。可当时我不疑有他,只以为是沅儿想她长姐,就找个模样像点儿的,陪伴在自己身边。”

“我同木子曾经想过,如果我们有一个孩子该是什么样子,她一定十分活泼,对世间的所有都好奇,我们要尽心守护她,她想做什么就让她去做,无忧无虑,天真快乐的过一生。”

说着,又饮了大杯茶,好像是饮酒似的,仰头一口吞下,能排尽心中的惆怅。

“如若当时我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让他带着你,名不正言不顺,给别人女儿当丫鬟、受那么多委屈!”

我心中触动,见不得韩灵难过,抚着他的手:“别说了,别说了……贺书之,已经死了。”

“怎么会?沅儿?还是木子?”

“……是我。”我回道,事到如今,我已经不在乎他人对我的评价了,“韩伯父,如果查出来,我会去自首的,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任何一个人会对此负责,我的出生本来就是一个错误,也许这个错误消失那天,所有的一切就能回到原点吧?没有仇恨,没有报复,也没有遗憾。”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