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樱樱宋淮南(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免费阅读无弹窗_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苏樱樱宋淮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苏樱樱宋淮南是《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蓝色裤子”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回云归阁的路上,盼夏跟在苏樱樱后面欲言又止,见离远了远山堂,又瞧着四下没人,才开口小心抱怨“主子,您往后与将军说话还是当心些吧,怎么什么话都往外说,您也不怕惹得将军不高兴”苏樱樱拍了拍盼夏胖乎乎的小脑瓜子:“就是要惹他点不痛快,让他恼了我,避着我,就不会再让我加班了”“您也不怕惹火了将军,适得其反,将您赶了出去,到时,您可就流落街头了”盼夏仔细规劝,担心主子玩火自焚苏樱樱从袖口里抽出契约……

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作者:蓝色裤子

角色:苏樱樱宋淮南

小说《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是由网文作者“蓝色裤子”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将军可知,沈大人是哪里人?”苏樱樱又问。“桂洲人士。”“将军可知……”“好啦,时辰差不多了,我也该上军营了。”宋淮南起身,打断苏樱樱的问话…

将军外室的转正日常

第6章 来活儿了 免费在线阅读

“将军的事,便是我的分内事,一定办好。”

“将军可知,沈大人有何喜好?”

来活儿了。苏樱樱立马切换大堂经理模式,收集客人资料,摩拳擦掌,必要好好表现一番。

宋淮南思索片刻,说道:“沈兄平日,喜好杜康。”

“将军可知,沈大人是哪里人?”苏樱樱又问。

“桂洲人士。”

“将军可知……”

“好啦,时辰差不多了,我也该上军营了。”宋淮南起身,打断苏樱樱的问话。自昨晚领略过苏樱樱的问功后,宋淮南知道她又要没完没了,赶紧借口开溜。

“将军且慢。”

苏樱樱朝盼夏使了个眼色,盼夏进了里屋,拿出一双织锦手套。

苏樱樱接过手套,细心地抚平整后,牵过宋淮南的手,小心地帮他将手套戴上。

“将军,这时节虽已入春,但天气还凉得很。昨日见将军的手,干裂了些,还长了茧子。昨夜回来,我特让丫鬟连夜赶制了这双织锦手衣,您平日往军营去,骑马便戴着,护着些指骨关节。我知将军性子豪迈,平日不拘小节,这些小细节,我便帮您照顾着了。”

宋淮南心里像喝了蜜似的,瞧着苏樱樱细心帮他穿戴手衣的样子,更是觉得这月钱花得值,要多少加班费,他都愿意给。可他心上欢喜,嘴上却不饶人。

“苏娘子有心了。只是,为何收月钱的是你,差事却尽叫下人做?你身兼别院的管家,吩咐下人自是应该。只是,我身为你的东家,你服侍我,若亲力亲为,岂不是更有诚意。”

宋淮南瞧着手上的一双墨色手衣,大小合适,柔软舒适得很,满意地将手背在身后。

“将军若是不满意,将手衣还我便是。再说了,将军您昨晚的加班费还没给呢,您又要我早起上岗,又要我亲力亲为,这统统都是要加钱的。”

“你这算盘打得噼啪响,签了契约,哪有随便加钱的道理。契约是你要签的,耍赖的也是你,不如就将契约撕了,你就老老实实做我的真外室,我不嫌弃。”

“将军您这说的是什么话,您喜好男子,定是要忠于自己的内心,何必为了我勉强自己,搞得两人都不痛快。”

宋淮南与苏樱樱,两人互不谦让,你一言我一语,夹枪带棒,听得盼夏与阿福心肝颤。

“将军,咱该走了。”阿福在旁小声提醒。

宋淮南嘴上吃了瘪,又碍于时辰催的急,瞪了苏樱樱一眼,便领着阿福匆匆出门。

盼夏见将军走远,折身回到主子身边。

“小姐,您为将军准备手衣本是好事,又何必在嘴上与将军争个高低,搞得两人不痛快。”

“他不痛快什么,我才不痛快呢。说让我去领加班费,钱还没给呢,人就走了。”

盼夏心里咯噔一下,灰溜溜地垂下了头,导火线竟是她自己。

“今日要迎宾,吃完早膳,咱去远山堂布置一番。”

苏樱樱招呼盼夏过来吃早饭,大胖丫头不敢挪步,被苏樱樱硬拉着上桌。

“小姐,这不合规矩。”盼夏瞧着一桌子丰盛的早点,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但理智尚且在线,一点不敢逾矩。

“吃。哪来那么多规矩。”苏樱樱夹起一块水晶虾饺塞进盼夏嘴里。

平日里,别院的伙食分主子和下人两个等级。盼夏没上过主子的桌,更没吃过主子的食物。每日伺候着山珍美味,她早就想尝一尝了。

盼夏嘴里含着虾饺,仔细嚼了两下,鲜美甘甜,眼睛里幸福得开出花来。

苏樱樱见盼夏吃得欢喜,便又往她碗里夹了一块栗子糕,一个莲藕盒子。

“往后啊,只要将军不在,你便同我一道吃饭。”

盼夏像只小仓鼠似的,嘴里不停地嚼着,手上抓着栗子糕,捣蒜似的点了点头。

用完早饭,主仆二人吃撑了,在知春园转了一番,才往远山堂去。

进了远山堂的待客间,苏樱樱仔仔细细逛了一圈,发现室内家具多为乌檀木。陈设虽沉稳厚重,显大将之气,但未免过于沉闷了,少了几分生气。

“刚在知春园见着的那株红樱,让人去折几枝好的来,再往库房挑个素色雅致的瓶子,插瓶摆在书案上。”

苏樱樱转身吩咐盼夏,盼夏随即招了个丫鬟下去办。

“这乌檀木椅子太膈应了,让人做几个蜀锦软垫,里头要塞足了棉花。垫子不宜太软,也不宜太硬,要柔软舒适,也得有支撑,这样才不会伤颈椎。”

“蜀锦的花样,不宜过于鲜艳,沉色为佳,与这乌檀木搭配,才不显示突兀。”

“一把交椅要配两个软垫,坐垫一个,靠垫一个,这样坐着才舒适。将军平日读书册,久坐也不觉得累了。”

苏樱樱一面巡视一面吩咐,盼夏即刻应下,差人下去做。

“软垫可费功夫?午后可能赶制出来?晚上便要用了。”苏樱樱侧身问盼夏。

“小姐请放心,多派遣几个人手做便是了,午后定能将软垫安置上。”盼夏回道。

“好,很好。不愧是我的第一助理。”苏樱樱乐呵呵地说道。

“第一助理?”盼夏喃喃自语。这主子看着已经生龙活虎,怎么头上的病还未痊愈。

“远山堂里外可都得仔细打扫干净了。午饭过后,我便过来检查。”

“是的,小姐。”正在洒扫的一众丫鬟停下手里的活儿,齐声应道。

“走,咱往厨房瞧瞧去。”苏樱樱招呼盼夏跟上,两人往厨房移步。

别院的大厨王德贵原是在醉仙楼当差的,精通五湖四海名菜,什么花样都会一些,这可把苏樱樱乐坏了。

当领导的,有一帮得力的手下,可比什么都强。

厨房里,热气蒸腾,王德贵正领着徒弟准备午膳,见苏樱樱过来,停下手里的差事,行了个礼。

“王厨,你可听闻桂洲的螺狮粉?”苏樱樱问。

王德贵思索了片刻,开口说道:“可是闻着臭,吃着香,与臭豆腐齐名的,华夏香臭美食,螺狮粉?”

“正是,正是。”苏樱樱点头称道。没想到这螺狮粉,历史这么悠久,看来这美味,得是流传了好几百年。

“这香臭美味可不兴吃啊。要是将军闻着不喜,迁怒了其他菜肴,怪我厨艺不精,可就不好办了。”王德贵眉头紧锁。他就怕苏樱樱一上头,晚宴要点螺狮粉吃。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