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遇贺铭恩》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夏遇贺铭恩全本小说

《夏遇贺铭恩》内容精彩,“如鱼得水”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夏遇贺铭恩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夏遇贺铭恩》内容概括:“你刚打完破伤风不能喝酒是吧?”说着,她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品一品。这时候,她忽然摸过手机,对着餐桌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到朋友圈。并配文:吃着美食喝着美酒,身边还有美人相伴,可谓是人生最大之幸事。发完后,韩星看着屏幕,“你喜欢看法医的电影?”“不喜欢。”“不喜欢还看?”韩星不理解。

小说:夏遇贺铭恩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如鱼得水

角色:夏遇贺铭恩

《夏遇贺铭恩》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如鱼得水”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夏遇贺铭恩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夏遇贺铭恩》内容介绍:小姑娘搅动着手指头,犹犹豫豫道:“那万一,万一你要是对我男朋友不看好,或者说我真怀孕了,你怎么办?”电影在打斗,等打斗画面结束后,韩星才侧眸轻声问:“你看过《1000种死法》这部电影没?”“没……”“当年我看了几十遍,不敢说能记住全部,但十分之一还是行的。”“我我我……我知道了。”韩彤赶紧拿着手机离她远一些。她一点都不觉得她姐爱开玩笑。

书评专区

馨艺:写的文彩太棒了,用句用词心服口服,生活人生细节百感交集像真的写出雕刻形象情节扣扣到位耐人回味,亮点。佩服。

水宝宝:一口气读下来,来不及停步,真好看! 故事情节跌宕起伏,峰回路转…… 明知是小说,自然陷入情感。

用户1072296306:故事非常紧凑,起跌有序扣人心弦,非常精彩,感情线细腻,文采太棒了,让人感动得欲罢不能,每天追得过瘾。

《夏遇贺铭恩》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夏遇贺铭恩全本小说

《夏遇贺铭恩》章节试读

第17章 居然欺负她的人
要么说,韩星对沐磊的办事效率非常满意呢,不出两个小时,那辆货车就在她的别墅区外面等着了。

韩星提着一大箱子的衣服和化妆品出门,从三亚回来,她再次感受到了属于家乡的单薄温度。

等行李到门口后,跑腿儿的小哥帮忙过来提行李。

结果一抬头就看见他们的美女大老板左手牵着一头小毛驴,右手牵着一条雪白的狗,就跟逛街似的走出来了。

小毛驴很矮,颜值却非常高,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很长,一身乌黑锃亮的毛发,看样子被打理的很好。

路过时,小毛驴居然一点体味儿都没有。

而另外的那条白狗看起来与普通的狗区别非常大,它的爪子宽厚,虽说看着还没长大,但已经很凶的样子了。

“上去上去。”

韩星催促着两只宠物上了货车,她徐徐的转了身,准备去驾她的车。

每次过去,都是司机先带着宠物们走,而老板自己走。

韩星戴着一副黑墨镜,上身一件牛油果绿的毛衣,下身一条紧身拉绒白裤,脚踩白色皮靴,她个子高,穿着靴子显得腿又长又直,外面披着一件宽松的白色长款羽绒服,干净又大气。

女人驾着黑色的奔驰大G慢悠悠的行走在大桥上,左手腕上的腕表银白精致,一枚虎头戒戴在食指上,正散发着冰冷的寒光。

窗户刮进来的风穿过她每根头发丝,舒服又惬意。

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

爬山区离晏城有一丢丢的远,她自己驾车也不赶时间,便慢悠悠的,走走停停。

一路上,遇到好吃的就停下吃一点,跟当地的阿婆阿公闲聊几句,笑声不断。

第二天过了中午时,韩星才到了苏城脚下。

苏城全部都是山,周围好像都被山给围住了一样,丛林满目,即便在深冬,空气也是清新无比。

入口那里地处最高,她停下车子,走到一颗大石头的顶端,迎着微凉的风张开了双手,感受着冬季里最温暖的阳光。

……

玲珑谷爬山区。

这里是私人的,来这里要先预约,上前的人都要实名登记,然后办理入住,吃喝拉撒这里都会承包,住多久都可以。

这个服务区最火爆的原因,一是餐饮,二是景区规定了游客的人数,每个阶段人数绝不会超过五十人。

人多就容易出事,人太少也容易出事。

这么一大片树林和山,五十人走走停停,正好。

“空气是真好啊。”

翟清文刚把带来的行李放下,站在院子里呼吸新鲜空气。

同行而来的还有慕勋、梅玉染以及程辉,一共五个人。

梅玉染也是后过来的,听说他们来这里爬山,便主动要参加,她一来,程辉便也跟着来了。

都是大学同学,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但梅玉染这个校花能屈尊降贵的过来爬山,目的是什么路人皆知啊。

每个人都是单独的房间,也可以两人或者三人同住,但他们都自己睡自己的。

几人预定了两天三晚,这会儿也不着急先上山。

“听闻,我这儿有防晒霜,你要不要喷一点?冬天也要注意防晒的。”

梅玉染穿着粉色的短款羽绒服,整个人都显得柔柔的。

陆听闻这会儿没穿衬衫,而是一件黑色的毛衣,一条灰色的宽松长裤,脚踩黑色的登山靴,裤腿塞进靴子中。

他个子本就高大,如此打扮气质更显淡漠。

男人头都没回,“不用。”

梅玉染抿了抿唇,倒也没再说什么。

院子里也有其他预约过来的游客,都在这座大院子里热身,准备趁着天气最热的时候再上山。

“怎么还有驴啊?”

梅玉染眼睁睁看着大门口被人牵进来一头驴,还有一条看起来很可爱的白狗。

她望着那条狗顿时眼冒金星,惊讶道:“是雪獒?”

说着,梅玉染忍不住靠近过去,想要去摸一摸。

跑腿儿的小哥立马道:“咬到了我不负责的。”

梅玉染的手顿时僵在了原地,有点委屈的回了下头,看向那边的陆听闻。

可后者压根没看她,正低着头看手机呢。

跑腿儿小哥把这两只老板的爱宠牵到里面,以防有游客瞎投喂靠近伤着它们,便一直守在一边盯着。

这时候,沐磊像个大老爷们似的从树丛子里面钻出来,对服务区里的服务人员们道:“大老板一会儿就来了,你们都不要偷懒啊。”

这个服务区的人员并不多,林林总总算上护林员也就百十来号人,但林子和山却特别大,一分开就显得人很少。

苏城里面的这片林子有点怪,它不属于国家,还没有被征收,据说至今还在私人手里,一棵树都不砍,就留在这。

“大家爬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安全,每个人配一个对讲机,一旦遇到了什么危险,记得随时联系人,尽量不要单独行动,林子里会有一些松鼠兔子,请大家不要捕捉伤害,都有摄像头的。”

园区负责人沐磊扯着嗓子跟游客们讲述注意事项。

“林子最里面有一处天然温泉,大家也可以去泡,但不要超过两个小时,那是天然的,底下不一定什么时候会冒出来什么水,又赶着大冬天的,大家都注意安全。”

众人仔细的听着,说完后沐磊左右瞧了瞧,“那位女士,你的烟花不能带上去啊。”

被说到的梅玉染脸颊一红,她没想带上去,但被这么当众点名说着,她有点挂不住脸。

便回道:“大冬天的都是雪,即便放了烟花,也不会烧起来吧?”

“美女,常识还是要有的,不管能不能烧起来,易燃易爆的物品都不能带上山,这是规定。”

沐磊这人对男女都一样的公事公办,唯独对待大老板能温柔一点。

梅玉染眼睛瞬间红了,面子矮,被如此说,顿时抿着唇想哭。

要么说沐磊讨厌女人呢,麻烦得很,他不过是提醒一下,居然就委屈上了。

一点都没他们大老板的脸皮厚。

程辉见心中的女神被说哭了,忍不住道:“对女孩子你说话温柔点。”

沐磊摊摊手,无辜的解释:“我也没说什么啊,就嘱咐点注意事项而已。”

那边的梅玉染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的看向陆听闻,像是想求安慰似的。

然而,陆听闻只道:“别带上去。”

这一句话一出,几乎是把梅玉染所有的面子都压垮了,眼泪像是水龙头似的往下掉。

程辉啧了声:“好了好了,知道了,一个爬山的地方破事真多。”

沐磊脾气很直,“诶,你怎么说话呢?”

翟清文这个和事佬赶紧圆场,“没没没,大哥你别介意,他就那样,直来直去的。”

“好心好意嘱咐你们一声,你还娇滴滴的哭了,我说你什么了?要是真点着了,你家底卖了都赔不起。”
沐磊没在夸大其词,只是在阐述事实。

这座林子和山,很可能要被评定为保护区,非常珍贵。

听见他那样说,梅玉染哭的更凶了,蹲在地上低着头不起来。

程辉当即吼回去,“你有完没完?顾客是上帝你懂不懂?”

陆听闻一直站在边上,连半句话都不插。

女人的确是有点麻烦。

慕勋也是个直男,神奇道:“她眼泪还真是多啊。”

沐磊咬着牙,深呼吸一口气,苦笑了声:“好好好,是我多嘴,这位美女您快别哭了。”

院子闹哄哄的,其他的游客都留在这里看热闹。

梅玉染的脸蛋都红了,一副被欺负了样子,看的程辉心里头愈发的心疼。

可越是这样,梅玉染越觉得委屈,还是蹲在那一直哭,程辉赶忙递过去纸巾,“快擦擦,别哭了。”

沐磊都无语了,扭头就走。

“你走什么?”程辉叫住他,“你道歉了吗?”

沐磊忍着怒火,展露微笑,“我不是道歉了吗,可您的朋友还在哭,我能怎么办?”

其余的游客都觉得那个女娃娃实在太娇气了。

程辉拧眉,“你这什么态度?你们老板呢?”

提到大老板,沐磊突然噤声,他动了动牙齿,压着所有的愤怒走向蹲在地上的梅玉染。

他鞠了个躬,刚要开口:“对不……”

“沐磊。”

话还不等说完,一道清凉的女声响了起来。

众人下意识往大门口那边看,那抹白色的身影穿梭在冬季的温度中,如最耀眼的繁星似的缓慢的走了过来。

她戴着墨镜,可露出的半张脸仍旧精致,尤其往那一站时的高贵,看着就与众不同,浑身都透着几分雅致的气息。

“忙你的事儿去吧。”

韩星透过墨镜看了眼那个一直在哭的女人。

沐磊张了张嘴,想解释几句。

女人却摇摇头,“去忙吧。”

她都看见了。

“好。”

沐磊毕恭毕敬的弯了弯腰,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诶你……”

程辉想要叫住离开的沐磊。

韩星当即开口,态度可不算很和善,“请问还有什么事儿么?”

“你是谁?他老板么?”程辉拧眉。

陆听闻认出了这个声音,侧头去看。

韩星歪了下头,漂亮的唇形勾起一个玩味的弧度,“这位先生,这里是爬山的地方,不是娇女养成地,吃不了那个苦还是在家里待着吧,毕竟家里爸妈永远能顺着你。”

梅玉染被说的羞愤无比,猛的站起来,颤声顶回去:“不是我家,那也不是你家!”

话落,院子里顿时安安静静的。

梅玉染从小就没跟人正面起过冲突,如今这样高音量的说话也是少有的,不免有点气虚发抖。

面前清冷的女人缓慢的摘下了墨镜,粉唇掀动:“那这就要让您失望了,这儿还真是我家,要看看地契么?”

“你……”

韩星笑了笑,“如果是我员工的错,我认,怎么赔不是都可以,我亲自给你道歉都行,但总以女性角度充当弱者,过度剥削别人的尊严,这可是不好的,而且违反森林安全法,可是要被判刑的哦。”

女人说完,脸上依旧挂着娇艳的笑容。

她准备往那边的阁楼里面走,一回头,却恰好与陆听闻的视线碰了上。

“呦,陆教授也在这儿?”韩星故作惊讶。

陆听闻不咸不淡的对她点了点头。

她笑眯眯的轻声开口:“那我得感谢缘分让我们提前相遇了。”

陆听闻没好气的瞥她一眼。

这说话永远不正经的小姑娘。

这里人多,韩星也没再多说什么,扭头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