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秋江以湛》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虞秋江以湛全本小说

《虞秋江以湛》内容精彩,“余九九”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虞秋江以湛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虞秋江以湛》内容概括:陆青城冷冷的看了苏遥一眼,然后将简梦瑶抱了起来,去客房处理伤口。其他几个男人虽然担心,却也不好跟过去,佟管家赶紧命人收拾了残局,司小北却依然不肯放过苏遥,“苏遥,真没看出来啊,原来你的心机这么深。”苏遥并不想理会他无端的指责和冤枉,连个眼神都不想给他,转身就要走。

小说:虞秋江以湛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余九九

角色:虞秋江以湛

《虞秋江以湛》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余九九”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虞秋江以湛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虞秋江以湛》内容介绍:他几乎没有用什么力道,但单纯的触碰还是让她感觉到了微微的疼痛,“可能是磕到了。”她的皮肤又白又薄,从小就是这样,有个磕磕碰碰,明明是不严重的,却总是能留下大大小小的瘀痕,看着吓人得很。“陈昊?”苏遥点头,“嗯。”他突然低下头,直接对着她的脖子咬了下去。苏遥疼的闷哼一声,然后便抿紧了嘴唇,再不发一声。

书评专区

曾玲:好看,好看,好看重要的事说三遍,就是要快点便新了

绿芙莱@钰轩:书的情节很好看,吸引人心,就是追剧太心累!!什么时候结局啊?

Jenny Pan??:这边小说特别好看,天天等着更新,等不及等不及….天天更新的太少了….

《虞秋江以湛》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虞秋江以湛全本小说

《虞秋江以湛》章节试读

第14章

第14章

诺大的圆桌,围了十几个人,都是陌生的面孔,其中一个脑袋上已经没有几根头发的中年男人笑道:“陆总真是厉害啊,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就带了个美女回来。

陆青城面色紧绷,意味不明的勾唇,“有美女陪着才更有意思一些,你们说呢?”

他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到了自己的座位旁坐下,捏住她的下巴,命令道:“笑一笑。

苏遥恨意满满的瞪着他,虽然是在瞪人,可偏又有一股说不上来的味道,让人想要狠狠的欺负她,看她哭,看她求饶。

想到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过她这副样子,陆青城的眼睛又微微眯了起来,他凑在她的耳边轻声道:“按我说的做,否则你弟弟……”

苏遥的手瞬间攥紧了桌布,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勾动嘴角。

眼里的发脾气意慢慢退去,换成了勾人的媚色,她刻意将头发拢到一侧,又拿过酒瓶给自己倒了杯红酒,身子微微向陆青城倚了过来,“陆先生,我敬你一杯!”

陆青城目光深邃,让人猜不出他真正的情绪,他端起自己的酒杯,在手里转了转,问道:“这酒该怎么喝才有意思呢?”

苏遥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掐上自己的大腿,强迫着自己冷静,“陆先生想要怎么喝?”

陆青城还没开口,便有人起哄道:“当然是先来个交杯啊!喝了交杯酒,今天晚好洞房啊!对不对!”

众人都跟着起了哄。

陆青城眉头一挑,却道:“交杯酒哪能随便喝,还是想想别的吧。

“喝酒没意思,喂酒才有意思,自己喝的酒,哪有喂的酒好喝啊!”

苏遥没想到这些人各个披着一身人皮,内里却是恶心至极,她想要把这些酒菜都泼到他们的嘴脸上,让他们看看自己到底有多肮脏,可是她不敢。

想到陆青城刚刚的警告,她只能强忍下来。

她故作羞涩的微微一笑,道:“我不会这个。

“什么叫不会啊?做你们这个的什么不会啊!”那男人嗤笑一声,眼里是满满的鄙弃。

苏遥的心像是被人剖开又在上面捅了无数刀,此时此刻就连呼吸都是疼的。

在这些人的眼里,她就是一个下贱的陪酒女,为了钱,什么样的事情都可以做。

而这一些,都是拜陆青城所赐!

那男人此时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单手搭在她的椅子上,笑的一脸的猥琐,“怎么,你真不会啊?那我来教你啊!”

男人自己喝了口酒,低头便要过来亲她。

眼看着男人恶心的嘴脸越靠越近,苏遥再也受不住,直接把手里的酒朝男人的脸泼了过去。

随即不顾男人的尖叫与咒骂,拿起包便跑了出去。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她甚至根本来不及看陆青城是什么反应。

她只想逃,逃离这里!

被泼了红酒的男人一身狼狈,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擦掉脸上的酒渍:“陆总,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么泼辣的女人?”

陆青城寒着脸看着他,语气危险:“我带来的女人,你也敢碰?”

陆青城慑人的气势让对方瞬间蔫了下来,连忙求饶:“陆总,不敢不敢。

陆青城没再分给他半个眼神,反而是若有所思的看向门口。

***

苏遥从包间里逃了出来,这才深深松了一口气。

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内心如同针扎一样。

陆青城,就恨她到如此地步吗?

她逃了,他是不是又要惩罚她?

苏遥苦涩一笑,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时朝着刚刚的方向看去,还好,陆青城没有追过来。

半晌,她才朝着电梯走去。

然而,还没到电梯,就突然被人拽到了一边。

“啊!”

大力的撞击疼的她倒吸了口气,还好没有撞到头,让她可以清楚的看到眼前的男人。

陈昊!

没想到她刚逃离虎穴,又进了狼窝!

苏遥目光一沉,强装镇定地问:“你想干什么?”

陈昊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压在墙壁上,眼里的欲-望明目张胆,“你说我要干什么?果然是贱货,在我面前装出一副贞节烈女的样子,原来你在外面做的竟是这种勾当啊!陪个局多少钱?开个价吧!”

苏遥怒极攻心。

先是陆青城,再是陈昊,一个两个,都以为她是陪酒女吗?

他喷出来的气息带着酒后的恶臭味儿,更是让苏遥恶心无比,她咬牙切齿道:“你开多少钱我都不陪你,放手!”

“放手?我好不容易逮着你,你觉得我还能放你走吗?”陈昊的脸凑了过来,鼻子在她的颈间来回的嗅着,“真香啊,不知道睡起来的滋味如何。

苏遥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了两个字,“放开!”

陈昊把她往前拖了几步,突然伸脚踹了踹一个包间的门,硬要拖着她进去。

“今天,你是别想跑了,不如乖乖的从了我,我保证一会儿对你温柔点儿。

苏遥这下真的怕了,如果她今天进了这个房间,那就真的完蛋了,可难得的是,她在慌乱之下反而能迅速的冷静下来,她往屋里扫了一眼,道:“你别拽我,我跟你进去就是了。

“哦?你终于肯了?”

“我就算是不肯,还逃得掉吗?不过我这个胳膊之前骨折,还没好利索,你能不能轻一点?”

陈昊之前喝了不少的酒,此时又被她这张艳绝无双的脸迷了心智,突然就想怜香惜玉一把,把她的右手松开了,“你能想明白最好,不过我这么疼你,你一会儿也别让我失望啊!”

“一定不会。

她跟着他进了屋,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放置的艺术花瓶上,她二话不说,抄起那个花瓶 ,利落的砸向他的头。

随之而来的,是陈昊的一声闷哼,伸手捂向自己的伤处,苏遥逮准时机,转身就跑。

好在她运气不错,才跑出去,电梯门就开了,她动作极快的钻了进去。

陈昊被她砸了这么一下,反应也反了半拍,虽然立刻追了出来 ,但还是慢了一步。

电梯门合拢的那一刹那,苏遥看到了追过来的陈昊那张凶神恶煞的脸,一张小脸惨白无比,腿软的再支撑不住身体,直接瘫坐了下去。

很快,电梯门打开,门外的服务生见她这样,吓了一跳,赶紧进来扶她起来,“小姐,你没事吧?”

苏遥虚弱的走出了电梯,然后反应迟钝的摇了摇头,她惊慌紧张的回头看了一眼,才道:“谢谢,我没事。

这里久留不得,依着陈昊的性子一定会马上追上来的,她挣开服务生的手,道了声谢之后就跑了出去。

顺利的在路边拦到了一辆计程车。

看着身边疾驰而过的街景,憋在胸口的这口气才渐渐松了下来,由于刚刚的高度紧张,现在的她整个人都是虚的,头晕目眩,不知不觉间,额头上已是一层的冷汗。

看着璀璨的街景,苏遥突然茫然了。

她不想回陆家,不想看到那个男人。

可是除了陆家,她还能去哪里呢?

世界这么大,却没有一处是她的家。

……

另一边,陈昊把脚下的油门踩到了底,他生平还一次这么狼狈,心中愤恨不已。

可是愤恨之余又带着几分连他自己都说不清的隐秘的快-感,这个女人,让他兴奋,他一定要找到她,然后狠狠的折磨她,光是这样想着,他都兴奋的得不能自已。

车子开到陆家的大门前,高大镂空的铁门紧闭着,幽暗的灯光之下更显得庭院深深,他坐在车里,长按车笛,守门的人跑了出来。

“请问您找谁?”

陈昊微扬着下巴,一脸的恶霸之态,“把苏遥给我叫出来。

“苏遥没回来,请问您是……”开着这样的车,门卫也拿不准对方的身份,不敢得罪。

“没回来?”陈昊冷哼一声,显然对这样的说词是不相信的,“行啊,那就把陆青城给我叫出来!”

此时已经十点了,正准备睡下的佟管家急匆匆的上了二楼,“少爷,陈家少爷在大门外面呢,看样子像是来找茬儿的。

陆青城刚刚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问:“哪个陈家少爷?”

“陈宴廷家的公子,陈昊。

听到这个名字,陆青城嫌恶的皱了皱眉,“他找来做什么?”

“说,说是……说是来找苏遥的,跟他说苏遥没回来,他不相信。
”说到这个,佟管家哼了哼,“想来是那个苏遥招惹到了这位陈少爷吧。

陆青城动作一顿,“苏遥没回来?”

他以为苏遥从包厢离开,早就回来了。

“没。

他把毛巾随手一扔,去换了衣服,然后下了楼。

夜深,人静,镂空的黑色大门徐徐打开,陆青城的身影被路灯拉得极长,在离陈昊还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大半夜的,你来做什么?”

陈昊把手里的烟往地一扔,还用脚碾了两下,“你家下人没跟你说吗?要人,把苏遥给我交出来!”

陆青城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不动如山,“你凭什么找我要人?”

“凭什么?”陈昊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凭她打了老子的头,老子要找她算账。

“她为什么要打你的头?”

陈昊走到他面前,扬着下巴,轻蔑的冷笑一声:“因为我想睡她。

说起原由,他并不觉得可耻,反而有一种以此为荣和挑衅的味道。

陆青城的眼睛微眯了一下,身上的寒意乍起,“陈昊,我劝你别再打她的主意。

陈昊却笑了出来,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怎么?你这么宝贝她啊!看来她在你面前装的还挺纯良的嘛,可惜了……”

陆青城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可惜什么?”

“可惜你再怎么宝贝,她也就是一个贱货,在外面不知道陪过多少人了,唔……”陈昊捂着半边脸颊,不敢置信的盯着他,“你敢打我!?”

夜色之中,他如鬼修罗刹一般,身上散发着阴森恐怖的气息,“我在教你怎么做人。

说完这些,他转身回去。

陈昊的舌尖在牙床上扫了一圈,突然阴恻恻的笑了起来。

看来陆青城对这个苏遥还真是不一般啊,不惜得得罪他,得罪陈家,也要维护她。

很好,很好!

既然这样,那他就非睡到她不可了。

***

大门缓缓关上,陆青城便道:“给她打电话,让她现在马上立刻回来。

“是。
”佟管家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少爷,她关机了。

陆青城的手掌紧紧的攥着,“继续打,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打通了,马上让她来见我。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