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小文丽丝《永生双子星》_《永生双子星》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石小文丽丝是《永生双子星》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石小文”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文还是表示不理解,丽丝只得耐心的给他继续解释“你想想,就算这块地真的值1000万,可经过你们这样反复折腾,你们手头上就只有这一块地是你们自己存在的钱买下来的,可你们从银行能贷下来的钱呢,多少了?差不多一个亿了,我的天,十倍”小文摇摇头,一块钱当十块钱用,他觉得这样很好貌似自己是占了便宜的“可是,万一,不是万一,而是那一天一定会到来的,”丽丝悲戚地说,“你的地皮,是指望有人接盘,才能卖出去……

小说:永生双子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石小文

角色:石小文丽丝

经典热门小说《永生双子星》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石小文”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小文,你不要吓我,我不是故意的,”凤姐愣了一下,紧张的走过来搂着小文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会对这个这么敏感。”“好了,没事了,我就是想起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罢了,”小文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恢复了过来,“姐,不关你的事,真的,你不要这样紧张的。”面对两个女人关怀的目光,小文顿了顿说:“也不是什…

永生双子星

第30章 彼年恩怨 在线试读

人皆必有逆鳞,小文只是一介凡夫子,自然不能例外。
吃苦受累,独自在GD打拼了这四年,哪怕他还不到二十岁,却已经让他足够的坚强,可是,有的字眼,还是让他无法面对,因为,它,刺到了他心底无法言说的伤痛。
“煤老板,该死的煤老板,就是这些人的贪婪,夺去了我爸的性命。”石小文突然激动起来,失神的喃喃自语。
“小文,你不要吓我,我不是故意的,”凤姐愣了一下,紧张的走过来搂着小文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会对这个这么敏感。”
“好了,没事了,我就是想起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罢了,”小文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恢复了过来,“姐,不关你的事,真的,你不要这样紧张的。”
面对两个女人关怀的目光,小文顿了顿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我家里的地里发现了有煤,村干部受那些煤老板想要将我家的地征了去了,他们给的钱太少,所以我爸就没有同意,强行阻挠他们施工了。结果…结果他们居然强行的开着挖土机来,我爸被挖土机铲翻的泥土活活埋死。”
说到这里,他已经泣不成声。除了对某群人的恨,他更恨自己,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保护自己的父亲。可就算他再强大又能如何,因为,榴芒的世道,自然会有一个榴芒的大后台,若是没有一群人的纵容,这些小榴芒怎么敢如此的变本加厉?
凤姐没有吭声,只是将小文的头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虽然这个男人是她以后的依靠,可他毕竟还不到二十岁,他还只是一个大男孩子。这么年轻就要独自面对那么多,以后还要支撑整个家庭,他该是多么的不容易。
她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她什么都帮不到她,就这样陪在他的身边就好,让他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
小文就这样依偎在凤姐的怀里,好长一段时间才平复下来。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就睡着了,直到一阵电话铃响,他才幽幽醒转。
睁开眼时,居然发现他仍斜躺凤姐的腿上,而凤姐则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定定的望着他,不由不好意思地说:“姐怎么都不叫我一下,这样会压疼你的腿的。”
“没事,这段时间你确实是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就好。”
玉玲也一直坐在一边,似乎拿着本书在攻读,这时帮他接通电话递到他的耳边:“你好,石先生,房主已经过来了,你什么时候能过来。”
房主也是个年轻人,估计比小文大不了十岁,当双方签订合同的时候,房主真诚地说:“谁不恋自己的家乡美呢,可是,我还是打算去省城算了,那里优秀的人更多,至于这小县城…”
接下来的话,就算他不说,小文也能体会。家乡,是这里的风土人情,是这里的左右乡邻。可是,他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草民。但是,生在这个家乡里,他们无可避免的要受一群不学无术的东西的影响,甚至,那群人就是把他们自己当作了这里的土皇帝,就象他爸那样的遭遇,告上去了又能如何,还不只是罚酒三杯?往上告又能如何?为了维持自己的合法权益,有的时候甚至还要付出生命的代价,试问还有几个人有那样的决心和勇气。
罢了,只好这样子,等小弟读完高中,考上大学,看他自己的选择吧。
接下来又帮剑念敲定了一处房子,电话里剑念做的决定,在城里歇了一宿,次日一早就启程赶往乡下。房子没有退,他们傍晚还要回城休息。
就在进村的时候,居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当小文停好车走出来的时候,他还热情的迎上前来:“小文发达了啊,怎么有空回家了?以后可不要忘记了多帮助家乡做一些贡献。”
一看到这张谄媚的脸,小文的脸就不由自主的变得狰狞,老爸死前那挣扎的模样再次浮现眼前,玉玲摇了摇他的胳膊,才让他生生回过神来。
看来丽丝说得对,这狗东西已经忘记了他当被对他爸的迫害了。小文恨得咬牙切齿,可是,仍不得不挤着笑脸,违心的说了几句话。
“就是这个东西,当初就是他带来的煤矿老板,”当村长走远之后,小文忍不住对凤姐说。
可想了想,又摇摇头道:“其实不能全怪他,他就是某些人的一条狗,据说那个背后的老板,人家在省里都有背景。他要是不听上面的,他自己也不会好过。”
想到这里,不禁就有些哑然失笑。虽然传说中那些为非作歹的人都已经被打倒赶跑,可是现实中他知道的这些坏人,只怕比那群被赶跑的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可是,他只知道,那位幕后的老板,据说已经升到了省里,可到底是哪一个,到现在他仍不明了。
小文还没有到家,就有好事者跑到他家里告诉了他妈。这不,他们刚到家的时候,就看到他妈正在手忙脚乱的收拾。
一间普通的红砖红瓦的房子,他和弟弟就是在这个房子里长大。想起来,这还是父亲刚刚娶下娘的时候自己摸黑夯砖修建的。因为白天要在生产队开工,晚上才能在月光下摸黑着做砖,还要防着有人来查。只是,现在父亲已经不在了。
乡下的房间,就算再如何收拾,和广州的豪宅比起来也是天上地下。小文紧张的瞥了一眼刘玉玲,生怕她对自己的家里有什么嫌弃。
她愿意为了自己而死,还将陪伴自己走过半而生,而他只有一个娘亲了,是娘陪着他走完的前半生。任何一方都让他无法割舍。
“妈,不要了,我们自己来,”尽管第一次这样称呼非常的生涩,刘玉玲还是费力的叫出了声。
最为尴尬的倒是小文他妈:“你这孩子,家里有客人来也不先告诉一声。”
“这不一家人么,哪要那么客气,”小文这时才留意凤姐没有跟进来,眼光瞥见那女人居然饶有兴趣的逗弄邻居家的孩子,脸上没有嫌恶之色,小文这才松了口气道,“妈,这是您儿媳妇,外面那个是凤…姐,我们老板,想来乡下看看。”
居然把自己的老板变成自己的小房,大概也只有小文这样的坏蛋敢想。当然,他妈根本不会想到这些。
“你们坐,我这就去张罗做饭,”小文他妈手忙脚乱的,此时还没有回过神来。这么漂亮又懂事的儿媳妇,她估计还在想,这老石家的祖坟是哪里冒了青烟?
“妈,您不急,现在才九点多钟,我们坐坐就行,”第一次叫出口后,刘玉玲反而不再紧张了。这时候凤姐才走进来,微不可察点了点头,又替自己有点担心。
“是啊,妈,我已经在城里买了房子了,小弟下学期去城里去读书。”小文说道。
“啊?你哪来那么多钱。”小文他妈立即大惊失色。
“妈,你放心吧,我们都是正经的生意,不会乱来的。”小文安慰道。
“是啊,婶婶,小文跟着我们,都是合法生意的,违法乱纪的事情我们才不会做。”凤姐也出言解释道。
当然,如果说把老板都给睡了的事不算违法的话,小文确实是没有做违法的买卖。相反,他还为希望工程捐了几十万块。
“可是,家里地里还有那么多的东西,栏里还养了一头猪,就等你这孩子回来相亲呢。”如今儿媳妇都回家了,猪却还没有长大,小文他妈自然有些难为情。
“妈,这个不急,这不儿媳妇都回来了么,你们先忙着,我得先去李老师看看去,当年还多亏了李老师了,这次弟弟转学的事情,我还要麻烦他才行。玲儿,你帮着妈妈收拾一下,争取咱们明天就进城。”
“文哥,拿上,”刘玉玲有心想跟上,可是一想去见人家的老师,自己去不合适,想了想,便将小文的包递了上去。
“你们先在家呆着,我去看看我的李老师,去去就来,”小文想了想,接过包。本来想开车过去的,可一想李老师一向都是低调的人,也就两里来地,别让李老师以为自己显摆了,走路去也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