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裕丰小说网1。

每日推荐 当前位置:产品展示 > 最新小说 > 每日推荐 >  

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墨婉周玄卿)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来源:admin   发表时间:2021-11-25   


热门新书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是由著名网文作者酒醉不醒所著的古代言情类型小说。镇国公当年功高震主,四十岁装旧伤复发不能根治才告老还乡,本就军功显赫,儿子还去考科举,这不是要定沈家一个不臣之心吗?虽然说沈弈满腹经纶,不科考确实可惜,可科举之路,远不如命来的珍贵,这才在外人面前成了......

《嚣张商女:摄政王的心尖宠》免费试读

镇国公当年功高震主,四十岁装旧伤复发不能根治才告老还乡,本就军功显赫,儿子还去考科举,这不是要定沈家一个不臣之心吗?

虽然说沈弈满腹经纶,不科考确实可惜,可科举之路,远不如命来的珍贵,这才在外人面前成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废物世子。

“科考?我家书我都不知道有几本,屋子前些年漏雨也一直懒得修,我看见书就头疼,科考干嘛?送银钱,更不行了,小时候我爹就打我,现在我都大了。”

约摸一个时辰,外面的人听着都走了一些。

周玄卿见沈弈为难至此,便不再说,只说让沈弈好生考虑,两人既然装作兄妹,一起送周玄卿离开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一通听完,沈弈与墨婉虽心事重重,却还是未显山露水,一派恭敬的样子,待人上了马车,二人也未迟疑上了国公府的马车往城南去。

冬竹与沈弈贴身侍卫坐在马车外仔细留意周围是否有人偷听,两人终是在马车里露出了担忧之色。

“难办了。”

半晌,墨婉才说了句话。

“风雅轩是如今长安城最大的酒楼,树大招风也属正常,平日想与我谈合作的也不是少数,可摄政王,确实意外。”

“他并不缺钱,他缺的只是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摊上周玄卿这个大麻烦确实很难办,他先威胁后谈,真相不能告诉他,若他硬要,这风雅轩,算是他的囊中之物了。”

“那……我明日撤出店内所有习武之人,让别人顶上?”

听到沈弈的话,墨婉还是觉得很不甘心。

“不行,别忘了,里面还有他的人,抽了三五个当然没问题,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

“你还有办法?”

“容我想想,风雅轩在我这儿是与众不同的,这也是我交给你的原因,就这么拱手相让我当然不甘心。”

马车还在徐徐走着,两人声音也不能太大。

“有了,到国公府后再说,周玄卿肯定现在派人在跟着我们,而且,我手下的商铺,人手都是我信得过的人,他能挖到消息不容易,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不一会儿,两人到了国公府,冬竹随行一起下了马,敲门后国公府人见到也并不诧异,便放了人一起进去。

“你想了什么法子?”

“进去说。”

沈弈耐不住性子,才进府内便问起来。

两人都有心事,丝毫未看到正厅还亮着灯。

“爹?”

“国公爷”

两人进去才发现,沈国公这么晚竟还在正厅未睡。

“阿婉,坐下吧,我说过,你就当国公府是你自己的家。”

沈国公看到墨婉也在便也先收起担忧的样子,招待着坐下,毕竟,墨婉是沈家的恩人,他们夫妇也很喜欢墨婉的性子。

“阿婉是一小小商户庶出女,居住国公府,常常惶恐不安。”

“每次都这么说,罢了罢了。今天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想知道,阿婉你想如何打算。”

是了,长安城最不缺的就是眼线,况且摄政王去了风雅轩这么大的事,长安城显赫的人,知道的是最快的。

“这事也怪我,急于求成了些,不小心露了马脚,但风雅轩是我多年心血,我自然不会甘愿拱手相让,方才想了个法子,摄政王近期无事可做这才打起了风雅轩的主意,但风雅轩里的人撤不出来,一旦与摄政王有所牵扯,不止长安,整个大宁恐怕都会为之动荡。”

确实,各个店铺遍布各行各业,看着毫无联系,实则千丝万缕。

“我怎么感觉阿婉你这话说的要窃国似的?”

一直没人搭理的沈弈坐在对面突然来了句话,引得两人都看向他,这才赶紧闭了嘴消停着。

“她若要窃国带上你也是累赘。”

不愧是亲爹,对自己儿子真是了解的很。

“我若真有窃国之心,第一个要找的人,便是摄政王,他有权,我有钱,大宁迟早是囊中之物。但我没有。正如当年您问我为何,我说,这世上穷苦人太多,不如给自己好好积德,如今我的资产,几辈子都花不完,一个风雅轩确实值不了多少,但背后牵扯太多,即便国公府及时抽身恐怕也会波及,是以当下,只有让摄政王忙起来这一条路。”

“什么意思?”

沈弈有些反应不及,忙起来?周玄卿一天还不够忙?

“前些日子我收到的消息里有一条是关于江南地带官员以权谋私,大兴土木建造私宅,行贿受贿,买官卖官的,因为今年夏日旱灾的事被他们钻了空子,摄政王无暇顾及,现在旱灾之事已定,这个事情可以放出去了。”

“大宁的蛀虫。”沈国公一听也很是生气。

墨婉倒卖消息的事,沈国公自然是知道的,但却并未加以阻止,因为若是关于朝堂之事,定会不日公布于朝堂之上,而倒卖消息,不过是给一些隐居的江湖中人的消息而已,这些事,皇家世家,还管不着。

“据我所知,此事牵连甚广,非半年不可得,我也好趁这段时间重新整合,至于风雅轩,我会撤出高手,不能全部撤出,不然会让摄政王以为我是在声东击西。”

“如此甚好,不出府的话多来陪陪他娘,若是我这个不孝子有你一半聪慧我也不至于日日着急上火,夫人今日还与我说,你有些日子没去看她了。”

“是。”

“看来我不是亲生的,睡觉去了。”

沈弈见事儿解决,也没自己事儿了,便说要走,毕竟这话,自己听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见沈国公点了点头,墨婉也退了下去,沈弈等在门口,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

“为什么你每次来,都让我感觉我像捡来的?”

听着旁边人中二的话,墨婉自是忍俊不禁,也是无奈很多年了。

“你稳重一些,睡觉去了,明天去风雅轩带上我啊,既是表妹,就要做足样子。”

“知道了。”

秋日的清晨,天光亮得晚了许多。

虽还未至冬日,可已经很相像了。

长安的冬日很冷,到了这个季节出门已经需要披上披风,一早沈弈与墨婉便早早起来出了门,听着沿街的叫卖声,果然,是在这个朝代熟悉的味道。

掀开车帘,马车外卖吃食的,卖饰品的,层出不穷,竟还有卖番薯的,长安的清晨也是热闹得很。

“你今日这么早叫我起身,莫不是让我来看热闹的?”

放下车帘,看了看如今正在闭目养神的沈弈,有些奇怪。

平日里,他不是每每要到正午才出国公府的吗?风雅轩去早了压根儿找不到他的人。

“你不是说摄政王已经盯上我们了吗?出门早些,碰不上,你今日这身白衣没昨日的粉衣好看。”

毕竟摄政王府与国公府隔得并不远。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

Copyright © 2021 裕丰小说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