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花瓶重生后跻身顶流了唐颂魏晋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唐颂里面穿着绸裙,裹着黑色大衣下楼,清晨的冷风吹得她小腿肚一阵哆嗦,她立即钻进车子,搓着手对小白说:“去魏氏集团!”“那我们是去找魏总吗?”小白问道。“当然是找孟轻轻,那个女人找……

书评专区

爱吃提子方包的布贡:很期待下面的剧情呀

雪^O^英:根不错的一本书

海上生明鹿:这本书很好,我看过很多这类型的书,这本书很特别,女主穿越之前的背景非常的不同,就是不太够看,作者大大加油更新了(ง•̀_•́)ง

目光无神的冥幽:感觉还不错

古穿今:花瓶重生后跻身顶流了唐颂魏晋北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古穿今:花瓶重生后跻身顶流了》免费试读

十二月的天气已经很冷,唐颂里面穿着绸裙,裹着黑色大衣下楼,清晨的冷风吹得她小腿肚一阵哆嗦,她立即钻进车子,搓着手对小白说:“去魏氏集团!”

“那我们是去找魏总吗?”小白问道。

“当然是找孟轻轻,那个女人找茬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急着上位,吃相不要太难看!”

刚才在楼上换衣服的空,她忽然想起原主的记忆中,魏氏集团的子公司,确实有一个女人说话算得了数。

孟家的AC集团几年前被魏氏收购,服装设计总监孟轻轻,是老板孟国伟的独生女,据说留学归来后,一直担任设计总监的职位,直到被魏晋北收购AC,她的职位由原来的设计总监晋升到现在的副总裁。

还有一点就是,她恋慕魏晋北多年,一直认为唐颂一个三流演员,难登大雅之堂。明里暗里的对她嘲讽。

这次的代言还是原主为了与孟轻轻作对,用了魏晋北的关系硬抢来的。

唐颂与魏晋北刚传出婚变,孟轻轻就急着落井下石。

魏氏集团的总台大多数都认识唐颂,所以她一路畅通无阻的就上了28楼的办公区。

唐颂在娱乐圈的名声除了演技臭了点,架子拿得大了点,脾气嚣张跋扈了点,能拿得出手就是她的美貌,‘华宇传媒顶级花瓶’不是平白得来的,都是美貌给她打下的江山。

所以28楼的员工见到她,女人们在艳羡,男人想看不敢看,引起一场小骚动的唐颂径直推开了孟轻轻办公室的门,碰得一声又关上,阻断了一切探究看好戏的眼神。

“你怎么来了?”被人突然打断视频会议的孟轻轻,脸色不愉的问。

“孟总好大的官威,代言说撤就撤,拿着魏氏的钱,做着假公济私,不守信义的事情!”

唐颂脱了外套搁在沙发扶手上,紧身长裙包裹着凹凸有致的躯体,细白的双手撑在桌子边缘,屈身居高临下的看着端坐的孟轻轻,“开门见山,合约的事情,我们谈谈!”

“有什么好谈的,合约终止,你不是已经收到通知了!”孟轻轻双手环胸,身子后倾靠在椅背上,仰脸不屑道。

“为了魏晋北吧!”唐颂勾唇笑了笑,转身做回沙发,“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我与魏晋北已经签了协议,离婚是板上钉钉的事,不会变了,正合你意!”

孟轻轻被人戳中心思的同时,心中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唐颂的态度,似乎与以往判若两人,以她的性格,不是闹一场才对吗?这次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你以为我会死赖着魏晋北,所以来了这么一出,让我闹一场,让魏晋北更加厌弃?哼,大可不必,因为我已经放弃,五年,捂不热一个男人的心,捂着捂着,心冷了,不想捂了!”

唐颂说着低垂下视线,着实像个被情伤透的女子。

“你···真签了?若是你真得签了离婚协议,代言的事情我可以给你!”孟轻轻半信半疑。

唐颂扬了扬眉,惊了一瞬,这女人还真是果敢利落,根本不需要她利用非常规手段。

唐颂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捯饬了半天才找到相册,推到孟轻轻面前。

“早说啊,离婚协议,一式两份,这是我的,若是不信,我还可以带你到魏总那儿证明!”

她出门前,留了个心眼,照片上是她拟定的那份协议,重点拍了她与魏晋北签名的下半部分。

手机这东西真是好使,跟小白学了好久,到现在还是用的磕磕绊绊。

孟轻轻所有的敌意,都来自于唐颂是魏晋北妻子这件事上。如果两个人没有了关系,她也没有必要为难一个三流小明星,对于她来说,是 自掉身价的事情。

第二天,唐颂代言的事情圆满解决,不仅给了续约,还加了一百万代言费。

拍摄代言短片的这一天,天空飘着雪,气温极低,唐颂生来极其怕冷,硬是忍下寒冷拍了两个小时的外景,并不是孟轻轻为难她,AC公司的冬款服装本来就是定了外景拍摄。

孟轻轻坐在开足了暖气的房车内,头一次觉得唐颂还有这样韧性的一面,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对于唐颂来说,能挨冻比吃糠咽菜要强,为了赚钱,偶尔折腰也是可以的,反正她的腰本来就软的很!

终于结束一天工作时,霓虹初上,整个城市浸淫在初雪的喜悦和节日的热闹氛围中。

唐颂来到这个世界那么久,第一次见到城市的喧嚣与烟火气,也不急着回公寓,小白买了奶茶,两人就坐在步行街的连廊下面避雪看风景。

偶有穿一身红衣带着红帽子,脸覆络腮白胡子的人走过来,赠给唐颂一朵花,唐颂笑着欣然接受。

“今晚是平安夜,没想到可以与唐姐一起度过,祝愿唐姐在新的一年里事业顺遂,蒸蒸日上,好运滚滚来!”小白拿奶茶杯与唐颂的碰了碰。

“一起发财!”唐颂说,笑容丝毫不掩饰,清丽动人

这一幕,恰好被街边黑色车子中的一大两小看见。

“爸爸,那是妈妈吗?”念念趴着车窗,糯糯的问身边的男人。

“你看错了,她怎么会在这里!”想想一把扯过弟弟,神情冷漠的阻止他继续往外面看。

对呀,她怎么会在这里,以前的唐颂可没那么接地气,步行街边吃东西。

魏晋北似乎想要颠覆心中猜想,再一次看向车窗外那个笑容恬静的女人,今晚眼睛怕是出了问题,居然会出现幻觉!

“不对,就是妈妈!”念念的声音大了些,挣脱想想的小手,打开车门跑了下去!

念念扑到唐颂怀里,吓得唐颂高举手中奶茶杯,定睛一看,眼前的小豆丁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瞬间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好可爱的孩子。

“妈妈,你来陪我们一起过圣诞节吗?”

妈妈!唐颂灵光一闪,看着眼前的萌娃,眨眨眼睛,惊喜道:“念念?你怎么自己出来了?天太冷了,别冻坏了!谁陪你来得?”

唐颂抬起头,不远处,魏晋北颀长的身影站在路灯下,墨蓝长款大衣,体态修长,手里牵着小大人做派的魏想想,父子两的表情如出一辙。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