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王妃复仇记岳无忧季云霆,冒牌王妃复仇记小说免费阅读

看着季云霆,岳无忧不难联想到,季云霆的试探。簪子,木牌,看病。岳无忧抬手不经意的拍了拍袖子,走上前来,把手搭在了吴此仁的手腕上。季云霆看着岳无忧陷入了深思,这个眼睛那么像,但这个面容却一点也不像。是自……

书评专区

冒牌王妃复仇记岳无忧季云霆,冒牌王妃复仇记小说免费阅读

《冒牌王妃复仇记》免费试读

看着季云霆,岳无忧不难联想到,季云霆的试探。

簪子,木牌,看病。岳无忧抬手不经意的拍了拍袖子,走上前来,把手搭在了吴此仁的手腕上。

季云霆看着岳无忧陷入了深思,这个眼睛那么像,但这个面容却一点也不像。是自己多疑了吗?

“吴侍卫,近期可曾胃部偶尔剧烈疼痛难忍,伴有恶心呕吐。岳无忧看着吴此仁开口道。

吴此仁有些吃惊的看着岳无忧,“是,是,是,蓝公子,胃部是有不适,不过近期有些疼痛加重。”

“还有吗,蓝公子,我看你就不像你师弟,你绝对是医术高明,快再给我瞧瞧。”

“我看你病入膏肓,不用救了。”景秀幸灾乐祸的说道。

“唉,你这人…”吴此仁有点无奈的说道。

“吴侍卫,最近可曾神疲乏力、腰背冷痛、畏寒怕冷。”岳无忧继续说道。

“绝了,绝了,蓝公子,你真是绝了,是,是,是。”

“吴侍卫,请你脱掉上衣。”

“喂,师兄…”景秀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岳无忧说道,“这不太好吧”

“嘿,没什么,没什么,大家都是男人。”说罢吴此仁便麻溜的脱掉上衣,光着膀子说道,“哟,蓝师弟不会是害羞了不成。”

景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故作镇定的说,“谁害羞,都是男人,脱了不都一样。”

岳无忧看着景秀,知道景秀是想要提醒自己男女有别,不过自己跟蓝清水曾经云游一年,也见的多了。况且病人面前无性别。

“这疼吗”岳无忧一边按压,一边不断确认,最终诊断完毕说道,“吴侍卫,你胃部不舒服是是石淋病(胃结石),乏力冷痛畏寒按脉象来看是有些肾阳衰微。”

“咳咳”吴此仁有些不好意思掩饰道。

岳无忧继续说道,“这多半是生活饮食不规律,疲劳引起的。还有就是…”

吴此仁赶紧制止道,“蓝公子,不用说了,我知道,我知道了,留点面子,留点面子。”

“这样我开几副汤药给你,一两个疗程见效,你且好生服用,最近忌…。”

“明白,明白”吴此仁急忙回复道。

季云霆一直在默默观察着岳无忧诊治的一举一动,心想看来真是自己多疑了。

季云霆缓缓开口道,“两位蓝公子,请坐,今天真是谢谢两位蓝公子帮忙了,吴侍卫,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

“哈哈,是爷,谢谢两位蓝公子了,你们想要吃喝玩乐,我全包,奉陪到底。咳…,不过玩乐就得等我身体好些了,保证让你们尽兴。”

景秀看着吴此仁的表情,心想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事。“不用了,吴侍卫,好好养身体吧!”

“唉,蓝师兄,你这师弟一看就不经常走江湖,闷的很,男人在世不就图这一乐吗?”话一说完,吴此仁就有点后悔了,眼睛鼓溜溜的看了一眼季云霆。

季云霆:“蓝公子,可是去中州渡?”

“是,公子,我们去中州渡找师傅他老人家。”岳无忧不紧不慢的拿过茶水喝了一口回复道。

“蓝公子,这可是我们爷的杯子。”吴此仁有些吃惊的看着岳无忧。

岳无忧当下有些脸红,刚才自己一心两用,想着别的事情,想的有些出神。

不知何时季云霆换了位置,自己竞坐在了季云霆坐过的位置,还喝了他用过的茶杯。

“咳,咳,无妨,无妨,我不嫌弃,大家都是男人嘛!”

“呵”吴此仁刚想说话。就被季云霆打断,似是为岳无忧解围似的说道,“无妨,无妨,大家都是男人。”

吴此仁心想王爷这次转了性了,怎的突然不介意这些了。

这边季云霆出声解围其实也不过是为自己刚刚一再试探岳无忧的行为有些不好意思,索性就不发作了。

岳无忧心想,我这是干什么呢,怎么能这么疏忽大意,他用过了这个杯子,我也用过了,那岂不是…,真是羞愧,羞愧啊!

眼下岳无忧虽说强装镇定,但也红了只左耳,抬眼看上季云霆的脸,扫过嘴角,眼神又落到杯沿,另一只耳朵也红了。

景秀发愣的盯这杯子,心想,小姐,小姐,你今天看男人身子,还用男人用过的杯子,我的天呀,景秀完全一种木然,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季云霆看着岳无忧的神情,吴此仁盯着他,景秀盯着杯子,眼神也控制不住的扫了一眼岳无忧的嘴角,季云霆也生出一股子不自在来。

四人各怀心思,屋子一片沉寂。

不知谁动了一下,嘎吱一点声响,四人都回过神来。

“咳,是是去中州渡。”岳无忧有些尴尬的放下这个烫手杯子。

“不过眼下要想早点到,得乘船,不瞒公子,我今天去码头找船,碧水城戒严,不走船。”

“哦,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船我已经差人安排好了。如果不介意,二位公子可与我同行。路上也有个照应。”

“不介意,不介意,那再好不过了。”岳无忧有些着急的说道。

还不等季云霆说什么,岳无忧已经起身抱拳说道,“夜深了,公子早些歇息,我们就不再多做打扰了。”

说完岳无忧赶紧拉着景秀退出了房间,回到了天字二号房,关上房门,一气呵成。

“喂,喂,蓝公子,我的药方还没开呢”吴此仁正准备冲出去跟着,但想了想又退了回来,“爷,我去…。”

话没说完,季云霆便打断说道,“去吧。”

看着关上的房门,又看了那个杯子,季云霆又想起了那双眼睛,那个嘴唇,有些混乱的转了转手中的簪子。

“小姐,你…”,景秀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意识到了为什么岳无忧着急出屋子了,原本的男声不见了,变回了自己的本声。

景秀悄悄的凑近岳无忧小声的说道,“小姐,你的这个药也太准了吧,刚好一个时辰,好险呀。”

“咣咣,蓝公子,蓝公子,我再叨扰你一下,药方能现在给我们。”吴此仁在门外敲门说道。

门一开,景秀丢出药方,砰的一声,还没等吴此仁说话,门就关上了。

“喂,我说…,哼,臭脾气,小爷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吴此仁的脚步声消失后,岳无忧便就着刚才的笔墨写到,“有暗卫,隔墙有耳。”

景秀做了一个封嘴的手势,接过笔写到,“小姐,我今天没出错吧。”

岳无忧看着景秀有些担忧的样子,写到“无妨,蓝英武的性子和你很像。”

“小姐,蓝英武,蓝英雄你认识?”

“认识,我们一起在蓝清水跟前学医,我们相处过一年的时间。”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