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无忧季云霆小说《冒牌王妃复仇记》全文免费阅读

雾蒙蒙的天,淅沥沥的小雨。映衬着碧水城的景就像水墨画一样。看着蒙蒙小雨,岳无忧有些担忧,这下下雨会不会耽误行程。“咣,咣,咣,二位公子可曾收拾好了。”吴此仁一大早就等在门外,听见响动就开始敲门。月无忧……

书评专区

岳无忧季云霆小说《冒牌王妃复仇记》全文免费阅读

《冒牌王妃复仇记》免费试读

雾蒙蒙的天,淅沥沥的小雨。映衬着碧水城的景就像水墨画一样。

看着蒙蒙小雨,岳无忧有些担忧,这下下雨会不会耽误行程。

“咣,咣,咣,二位公子可曾收拾好了。”吴此仁一大早就等在门外,听见响动就开始敲门。

月无忧服下易声丸说道,“稍等片刻,我们梳洗一下。”

“蓝师兄不着急不着急,我们爷起的早,邀请你们一块用餐。”

“不用了,不用了,我师弟身体有些不适,我摇过铃了,一会小二送餐到楼上来,就不麻烦你们家公子了。”

“蓝师弟病了,要不我找个大夫来看看。”话说出口,吴此仁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关心则乱,关心则乱,我都忘了你们自己就是医者。”

“那你们好好休息,用完餐,我们楼下集合。”说罢,吴此仁便离开复命去了。

“小…”景秀话还没说出口,岳无忧就急忙用手堵住了景秀嘴巴,手指了指屋顶。

岳无忧转身在纸上写道,“易声丸只剩下4粒,我们小心为上,暂时委屈你了,还有三日就到中州渡,这路上你就装作受凉,哑了嗓子吧。不然我们就露馅了。”

景秀点了点头,洗漱过后,拿出瓷瓶递给了岳无忧。

“咣,咣,咣,二位公子餐送上来了,劳烦开下门。”说话敲门的人正是之前在大厅见过的小二陈将材。

门一打开,陈将材便乐呵呵的说道,“两位公子餐还热着呢,今天下雨有些微凉,趁热吃吧。

“两位公子,你们不嫌弃的话,带上这这壶黄酒,这是我家自己酿的黄酒。我知道你们马上就要走了,也没什么好送你们的。如不介意就收下这个吧”

岳无忧伸手接过酒壶说道,“谢谢陈将才公子了。”

“欸,公子你记得我的名字。”小二有些欣喜的说道。

“你的名字也不难记,陈将材,听这名字,看来家里人给你寄予厚望啊,你将来必定不凡。”

小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嘿嘿,谢谢蓝公子,这名字是我阿爹给我起的名字。我阿爹原先是岳将军的副将,有次打仗伤了腿,才离了军营。”

“其实我阿爹能保住那条腿,还得多谢谢蓝神医呢。要是你们见了蓝神医,就替我阿爹带个话,说我阿爹祝他老人家好,有机会再来一起喝酒吃肉,他酿的好酒都给他老人家留着呢。”

“其实说来也不巧,上次我本来就能见到他,但是我上周,我做为我家代表去议事了。”

“议事”岳无忧有些欣喜的看着陈将材。

陈将才看到岳无忧的神情,连忙说道,“蓝公子你可别为难我。”

“喂…”岳无忧还想问问,陈将才就像脚底打了油一样溜出了房间。

用完餐,岳无忧便拿出昨晚和今天用过的纸,将纸全部浸湿,揉搓了一下,纸便混着墨水和水变成了纸浆。

岳无忧看着纸全部化入水中没有了纸样,正准备收拾一下纸浆。

“咣,咣,咣”传来几声敲门声,“两位公子可收拾妥当了,我们准备走了。”说话的人只是吴此仁。

“好了,好了”岳无忧急急忙忙用布包起纸浆,从窗户丢了出去。

“师弟,把这壶黄酒装到水壶,我们收拾收拾准备走吧。”

门打开,吴此仁便乐呵的接过行李,说“我来,我来,真谢谢蓝师兄了,你的药我昨天用了,就起效了,真是绝了,绝了。”

“以后用的着我的地方,就不用客气了,包在小爷我身上,小爷我绝对靠的住。”

“哟,这不是蓝师弟么,身体怎么样了,不能说话,我就说今天怎么少了点乐趣,原来是少了蓝师弟的声音。”

这下该吴此仁幸灾乐祸了,他也算是逮着机会了。

景秀现下也说不得什么,只能用眼神瞪着吴此仁,有些好气的揉了揉手腕。

吴此仁当下就闭上了嘴巴,他屁股现在还疼呢,可不要再来一下了。

三人带着行李出了房门。三人刚走,一道身影瞬间似风一样翻窗而入,在房间好好检查了一番。

许清辛进入房间,也没有什么收获,看了一眼水盆,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小布团,心想这两位蓝公子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样缜密的心思,真的不做杀手密探都可惜了。

出了客栈,岳无忧与陈将材寒暄了几句,便准备和景秀一块上自己的马车前往渡口。

“蓝师兄,我家公子说了,如果不介意,可以乘坐一辆马车。”

“这不太好吧。不打扰了,我们坐我们自己的就行,这渡口也不远,一两个时辰就能到。”岳无忧推辞的说道。

吴此仁赶紧上前来,本想推一下蓝无忧和景秀,但想到昨天便只能拦住岳无忧说道,“别客气了,我们爷的的车舒服些,况且蓝师弟还病着,现下小雨又有些微冷,可是要病情加重了。”

景秀有些谨慎的拉着岳无忧的衣袖,岳无忧看着当下的情景,看来这马车不上也得上了。

岳无忧握了握景秀的手,让景秀放心,“吴侍卫,我师弟有些病情,我早晨也有些微咳,同乘一辆,恐将病气过给你家公子。”

“无妨,有二位蓝公子的医术,不会有大碍的。”说话的人正是一直坐在车里的季云霆。

岳无忧看着吴此仁,又看了一眼那华贵的马车,皱了皱眉说道,“这样吧,我和师弟带着纱帽蒙着面如何,不然这马车我可就不上了。”

“就依蓝公子说的。”季云霆说道。

岳无忧上马车取下旗子,景秀吴此仁带着行李,便离开了岳无忧的马车。

“蓝公子,蓝公子,在下有件事想让蓝公子帮个忙。”说话的人正是之前在驿站,昨天在客栈见过的周东离。

“昨天,有位侍卫不小心伤着了,不过不是什么大事,,眼下骑不了马了,我想借你马车一用。”

“哦?侍卫大哥,那用不用我去瞧瞧。”

“哦,不用,不用,我们带着伤药呢,马车借用一下就行了。”

除了岳无忧和景秀不知道真正借马车的意图,剩下的人全都心照不宣。

岳无忧的马车被借走,套上了汗血宝马,当下这两辆马车形成了鲜明对比,岳无忧的马车就和她和景秀一样与这只队伍格格不入。

>>>点此下载app,继续免费阅读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