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娇妻》陈安唐若萱_陈安唐若萱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风流娇妻》,由网络作家“月下火”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安唐若萱,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唐若萱目瞪口呆,脸色突然变得煞白,和陈安对视着,欲言又止陈安尽量克制情绪,道:“若萱,我知道自身的情况,和你已经没可能,我也不会耽误你若是你有了新欢,跟我说,我会放手,不会纠缠你,我还会祝福你但如果你偷偷摸摸背着我,我发现了你还狡辩,那性质就变了当然,就算你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 我也是活该的,我对你毫无办法”唐若萱只是和陈安对视,没有说话两人对视,沉默许久……

小说:风流娇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月下火

角色:陈安唐若萱

都市小说小说《风流娇妻》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月下火”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他想骂人,可到嘴的话,又被他给咽了下去。算了,不管她是什么目的,都已经泄露了,改变不了惶惶世人之口。被人知道就被人知道吧,也许我哪天就挂球了,还顾得了什么生前身后名。总共住了几十天医院,妻子只是因为单位撤销业务来找他,别的都是他独自面对,个人情感方面已经麻木…

风流娇妻

第11章 在线试读

在回去的路上,陈安尽管知道迟早有曝光的那一天,可依旧非常气恼,不用想就是妻子唐若萱泄露的。

他打电话给妻子,后者没有接听,信息也不回,但在他回到出租房时,看到妻子竟然在里面。

她穿着围裙,戴着手套,竟然在帮他打扫卫生,厨房里还有炖煮的声音,香气满屋。

她少见地露出温柔的方面。

他想骂人,可到嘴的话,又被他给咽了下去。

算了,不管她是什么目的,都已经泄露了,改变不了惶惶世人之口。

被人知道就被人知道吧,也许我哪天就挂球了,还顾得了什么生前身后名。

总共住了几十天医院,妻子只是因为单位撤销业务来找他,别的都是他独自面对,个人情感方面已经麻木。

低谷都已经扛过来了,还怕什么呢!

他放下东西后,就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唐若萱干活,她人美,干活的姿势都透着美感。

唐若萱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道:“你咋了,这么盯着我,想要把我吃了?”

“你不要将离婚协议藏着了,拿出来,我签字,然后我们去民政局办手续。”

“你发什么神经,好好的氛围扯什么离婚!我现在不想休你,你就还是我的男人!”

“可我这样随时都会死去,我是不想耽误你。”

“你死了也是我的死鬼男人!现在也没见你死,我又急什么!”

唐若萱不满了,将抹布丢给陈安,道:“我看你就是闲的,才会胡思乱想。再废话,就过来打扫卫生。”

她进去厨房,见炖煮的汤水好了,也就盛出来给陈安喝。

还吃着,他收到一条短信,是单位人事科主任发来的信息,说单位考虑再三,他的行为作风给单位带来了负面影响,让他主动辞职,单位会给一笔遣散费。

他知道是这个结果,也就同意,没有扯皮,他有他的骄傲。

妻子要看,他就将手机盖起来。

妻子嘟嘴,然后一拍桌子,道:“那个小狐狸精给你发信息了,让你这么神魂颠倒?”

“你猜!”

妻子将手机拿来,发现解不了密码,就将手机丢到地上。

“白眼狼,都要死了,还不忘跟小狐狸精勾搭,活该你染病!”

妻子起身,同时将凳子踢一下,愤愤地离开。

陈安没有去挽留,而是将手机捡起来,发现没坏,就松一口气。

有毛病啊,动不动就生气!

我有没有小狐狸精,你不清楚吗?

他在窗户朝外看,见到唐若萱真的离开后,他忍不住叹息一声。

这个女人,不见她就不会有念想!

可现在,脑子里却全是她!

要命啊!

他缓了缓情绪,就打印了一份辞职报告,直接传真给人事科。

没有了单位的工作,陈安顿时就有了危机感,因为没了经济来源。

他的专业是地矿相关,虽然是博士,在专业领域无可挑剔,但也将他就业范畴缩小并且限定了,高可成,低难就。

而他这种病人,适合从事比较轻松的工作,尽量不需要与人接触,内勤文案类的办公室白领,档案管理等。

不要说他本就不适合重力型工作,现在用药之后,他的身体被极大摧残,若是身体再劳累,就会出现免疫变化,不知道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影响。

当然,他现在还没有完全将体内的病毒压住,身体的免疫力还是很低下,入职前的体检肯定通不过,他想要找到工作,还能再治疗一段时间,将病毒控制在比较低下的水平。

他拿出第一次入院的检验数据,和最近的一次比较,发现好了很多,至少CD4的数值,从原来只有一二十的水平,提升到了两百多。

当然,大剂量使用抗病毒药剂,对他的身体也带来了极大的伤害,比较明显的是体力变差了。

他现在爬两层楼都要喘气,而年前能扛着一百二十斤的妻子上在小区转悠,再扛上楼,然后还能回房大战三百回合,让妻子求饶。

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在野外工作时,能一口气登顶海拔一千多米的山峰,山高人为峰。

看来,得加强锻炼身体了,不然,就算将病毒压下去,我也成废物。

接下来,又过了两天,妻子没有再来。

陈安正在家静养,忽然有人敲门,他去一看,是岳父母来了。

“爸,妈,你,你们怎么来了?”

陈安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他没有告诉过岳父母现在的住址,可岳父母还是找来了,让他毫不怀疑地确定是妻子告知的。

妻子必定也将他染病的事说了出来,因为妻子是阴性,那过错方就全是他的了。

他也没搞明白为何会染病,所以没法给岳父母交代啊。

岳父母不请自来,恐怕是奔着那个目的。

“进屋谈!”

岳父微微一愣,见到原本充满朝气和阳光,一度引以为傲的女婿,没想到染上了见不得人的艾滋病,还被折磨成脸色煞白,明显消瘦,跟古代吸食鸦片的瘾君子,并无异样。

可想到女婿染病的可能性是出轨,他内心的同情快速消退,怒火也是随时都要被点着。

岳母的脸色也不好看,她用手半捂着鼻子,眼神中有着嫌弃。这种脏乱的破烂地,她是生平第一次踏足!

陈安让他们进屋,将凳子抹了抹,让两老坐。

岳母没坐,而是在屋子里到处看,问:“若萱来过,没在你这里留宿吧?”

陈安局促难安,忙道:“没,我的情况我清楚,怎么敢让她留宿,而且,我也让她不要再来。”

岳母没问别的,但眼睛没放过屋里的每一物,确定没女儿的用品,特别是床上用品,适才放心一些。

岳父问:“身体好些了吗?”

陈安:“比刚发现时好多了。”

岳父:“能痊愈吗?”

“医生说不能,但通过用药,可以降低病毒数量,理论上可以做到检测不出病毒,那就是正常人了。”

理论上……

岳父咀嚼着这三个字,道:“若萱知道吧?”

“知道。”

岳母插话道:“陈安,你还爱若萱吗?”

“妈,我……”

岳母又阻止陈安继续说话:“我知道了,不用多说,放若萱一条生路吧。”

果然!

陈安见岳母从包里拿出一份离婚协议,他的心莫名地疼痛起来,既然岳父母介入他和唐若萱的离婚,那这婚肯定是要离的了。

岳母再递来一支笔,道:“陈安,你知道我和你爸只有若萱这么一个女儿,我们曾经也一度看好你们,可你这样了,你们还继续在一起,就不合适了。你,得体谅体谅我们两个为人父母的老人家。妈,求你了!”

“妈,别说了,我签。”

陈安伸出颤抖的手,拿起了笔……

岳父母拿到了陈安签字的离婚协议,并没有逗留,留下一张卡,说是治疗费用,然后就离去。

陈安签字后,脑子就处在一片空白当中,所有残存的希望,此刻都化为泡影。

他自然明白,妻子不肯离婚,不来医院看他,都是在给他坚强的勇气。而他也自强不息,挺过了最危险的关头,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又从主任等医生嘴里听到真实的病例,艾滋病人经过治疗后,只要痊愈到停药的水平,是可以结婚生子的。

他就憧憬着,如果他也恢复到那个程度。

妻子没有染病,加上没有隐瞒和高飞的关系,他觉得此前是冤枉了妻子,他相信妻子没有背叛。

他和妻子的婚姻,还能继续延续下去,甚至说服妻子共同要个孩子,男孩和女孩,他都喜欢。

所以,那怕他身在至暗时刻,可依旧充满着希望!

但是,刚才岳父母到来,还让他签离婚协议,则是给他当头一棒。

妻子那边呢,也根本反抗不了岳父母。

一切都完了!

岳父母离开前安慰的话,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是木然地坐在那里。

思前想后,陈安还是去找唐若萱,向她说明心意,他有信心康复,让她再等等他。

他根据唐若萱座驾的GPS位置,发现她还在银行。

他寻找停车位,就看到唐若萱正好从银行后面走出来,他就有点奇怪,唐若萱的车在正门,她为何不往前走。

还没来及打招呼,他就见唐若萱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法拉利跑车,让他有个不好的预感。

果然。

车上下来一个穿着时髦的高大青年,他朝着唐若萱走过去,还张开双手将唐若萱揽入怀里,在唐若萱背后轻轻拍了拍,或者说是轻抚,然后还在唐若萱的脸上亲了一下。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5天前
下一篇 5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