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_(夏程欢薄祁)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叫做《首席的复仇逃妻》是“夏程欢”的小说。内容精选:高兴?只怕是嘴不高兴的就是她了还真是白日里说鬼话字字都是那么善解人意夏程欢没说话,只是举着手机,讥讽嘲弄的看着他薄祁的眉头深皱,薄唇抿着“瞧见了没,这就是你眼里和我眼里的她”在他准备抢走手机之前,夏程欢往上举了举,打了个转,不等电话那边说完,就啪嗒挂断挂断的时候,似乎还听到一声尖叫“拿来”薄祁的声音愈冷“打给她?”夏程欢问“跟你没关系”薄祁的语气比刚才还冷了几分这次可不比……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夏程欢

角色:夏程欢薄祁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由“夏程欢”所著。内容概括:”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打破了所有的宁静,她没有办法做到冷淡:“不行,你答应要看我的合作案。”这一声不算太大,恰巧就被电话那头的苏靖给听到。“薄哥哥,是不是你在和夏姐姐谈事情呀,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其实一点都不痛,这要你记得谈完之后来看看我,我就满足了。”夏程欢站的近,电话里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首席的复仇逃妻

第19章 赶尽杀绝 在线试读

夏程欢自嘲的一笑。
这一笑薄祁没有错过,他盯着她的眸子,冷如冰霜。
她别开脸,不去看,这样就可以说服自己,他的冷,是对苏靖的。
“不舒服吗?好,我现在过去。”
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打破了所有的宁静,她没有办法做到冷淡:“不行,你答应要看我的合作案。”
这一声不算太大,恰巧就被电话那头的苏靖给听到。
“薄哥哥,是不是你在和夏姐姐谈事情呀,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其实一点都不痛,这要你记得谈完之后来看看我,我就满足了。”
夏程欢站的近,电话里的话,听的一清二楚。
又不是麻袋,那么能装。
“我现在就过来,你不要胡思乱想。”
都已经说了不要紧,却还这样紧张的打算过去,可真是郎情妾意啊。
夏程欢心底突然就涌出一股子的不甘心:“她都不用你过去了,你这么着急过去,我呢?一点都不重要是不是?”
问出来她就后悔。
不重要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要是她重要的话,薄祁会和她离婚?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妻子被人欺负?
就是不爱呵,还有什么好说的。
“重要?你根本就一无是处。”薄祁冰冷的一眼,将她冒出来一丁点期翼击碎。
夏程欢踉跄了一下,扶住桌面撑住差点摔倒的身子。
“是,我对你一无是处,但是我母亲的项目。”
“自然也是一无是处。”
薄祁的离开,仿佛带走了室内的空气,只剩下满室令人窒息的绝望和不甘。
他连看都没有看就否定了这个方案,为了苏靖?
不可以的,这个项目不能够被否定,这是母亲的心血,也是她的希望啊。
夏程欢追上去。
在电梯口拦截下薄祁:“等一下。”
张助理见到两人的状态,心知,太太终究是没能让总裁回心转意。他只能暗自叹息。
“拦住她。”薄祁连让她过来的机会都不给。
张助理有些无奈,挡在夏程欢的面前:“夏小姐,有些事不能勉强,算了。”
算了?
这件事情,怎能这样轻而易举的说算了。
他们真的知道,那么轻描淡写的一句算了,对她是多么沉重的伤害吗?
如在她的心上刨出一道口子一样的痛啊。
“薄祁,你真要这样绝情吗,好歹也是一场夫妻,就当是帮一帮我,都不可以吗?”
姿态,已经摆到尘埃里去了。
电梯刚好打开,薄祁抬起的脚,又放下。
张助理有些着急,夏程欢这样说话,无疑是将自己推入万丈深渊。
“夫妻?”清冷而带着嘲讽,仿佛是在陈诉她的不知好歹。
“你不配。”
不配吗?
她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令他深恶痛绝?就只是成为他的妻子?
他这样说算是什么呢?为了苏靖出气,连昔日的一点点的感情都不顾了?
苏靖就重要成这个程度?
“呵呵。”终究无法压抑自己满腔的怨怼,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让他心底涌出一股难言的感觉,直觉就是不喜,害人不成了,就开始走苦情路线。
还有她做不出的事情吗?
“不准笑,看了恶心。”
恶心?
是呀,她现在都觉得自己很恶心了呢。为了一个男人,变得自卑,懦弱,不堪一击,这些曾经都不曾出现在她的身上。
电话又响了。
夏程欢露出嘲笑,还真是迫不及待呢,一再催促,而一向没有什么耐心的薄祁,唯独对苏靖,有的是耐心。
有一句话说的好,像极了爱情。
薄祁和苏靖,才是爱情吧,而她是多出来的那一个。
他一直说她虚伪,有心计,这些是否认爱情的借口吗?
当然不是,不是说,爱一个人,会爱她的全部,薄祁现在不就爱苏靖的全部了?
那么虚伪而功于心计的一个女人,薄祁那么聪明的一个人,竟然看不见。
不是看不见,而是不想看到,只愿意看到她的美好吧。
夏程欢又想笑了。
那还真是委屈了这两个人,她占据了他们那么多的时间。
“你跟我走。”薄祁不知道什么时候挂断电话,却指了她,要带了她一起走。
“去哪里?”夏程欢不觉得苏靖会欢迎她和薄祁一起出现。
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薄祁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人。
现在对上她,更是多一个标点符号都嫌多。
去就去。
她还就不信了,没有机会找他答应放过夏氏。
车子往医院开。
夏程欢已经猜测到,心底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这里,她承受了够多的了。
“又是医院,我还是和医院很有缘的。”
仿佛听不懂她的嘲讽,薄祁带着她快步上了VIP病房。
苍白而虚弱的苏靖,看着真是一阵风都要被吹走呢。
见到夏程欢一起出现,苏靖的脸色显得有些怪异,眼泪说下来就下来:“薄哥哥,我都说不用这样,我不能接受,求你了,我不想一辈子内疚。”
“她都不内疚,你更不用,再说这本来就是她欠了你的。”
冷如冰霜的话语,说着夏程欢听不懂的话,倒是本能觉得他们是在说她。
欠了苏靖的?
什么东西?
“薄先生,手术台已经准备好了。”
手术台?
夏程欢一脸戒备的盯着薄祁。
“你们又想要做什么?”
医生朝着她走近一步。
她又一脸戒备的盯着医生,仿佛那是一个刽子手。
“夏姐姐,没事的,我不会要你的肾的,你放心吧。”苏靖在那边飞快的解释。
此地无银三百两。
夏程欢已经没有心情再去嘲讽这个女人的虚伪,她只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不行,我不会答应的,薄祁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要强行摘掉她的肾?
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呢?
她只是起了一个贪念,为了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而隐瞒了事实而已。
罪不至死吧。
孩子已经没有了,她如今虚弱的一阵风吹就会倒,还要拿她的肾吗?
“薄哥哥,真的不好这样,我,我不能要这个肾,我的身子不好,这和夏姐姐没有任何关系的。”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6:4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6: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