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复仇逃妻)夏程欢薄祁_《首席的复仇逃妻》最新章节阅读

《首席的复仇逃妻》主角夏程欢薄祁,是小说写手“夏程欢”所写。精彩内容:“你管我为了什么,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苏婧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来笑容笑的极其的讥讽“结果,你要什么结果?”夏程欢心下的怒火丛生步步紧逼,咬紧了牙关看着眼前的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单纯,像是从未被玷污过的纯洁无瑕的藏品但是谁会想到底下藏着的是格外肮脏的污垢的东西浑浊不堪“你是想要让他对你愧疚,然后顺理成章的顶替了我的位置?”她再度的逼问被隐瞒了很久的火气,终于一次性被激发出来了可苏……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夏程欢

角色:夏程欢薄祁

小说《首席的复仇逃妻》是网络作者“夏程欢”写的一本霸道总裁小说。以下是《首席的复仇逃妻》内容概括:“呵呵,是我。”梁众晁戴着标志性的金丝眼镜,笑的温文儒雅。他看着人的时候,目光温柔,让人感受不要压力。“谢谢你的照顾…

首席的复仇逃妻

第23章 昙花一现 在线试读

恍惚中,她想到自己有半个月没有见到薄祁。原本沉默的心,又一阵尖锐的疼痛。
“夏小姐?怎么在这里?”
夏程欢抬头一看,说话的人是梁众晁。
“梁医生。
“呵呵,是我。”梁众晁戴着标志性的金丝眼镜,笑的温文儒雅。
他看着人的时候,目光温柔,让人感受不要压力。
“谢谢你的照顾。”显得有些尴尬,硬是说一些话来凑凑。
梁众晁笑了:“不用这般紧张,我不吃人。”
她忍俊不禁。
“对,要多笑,你笑起来挺好看。”梁众晁由衷的夸赞。
他说的是事实,在这之前,一直所看到的都是她的泪,她的难过,方才的笑如昙花一现。
说不出的震撼和喜欢。
喜欢……
梁众晁心底一跳,对自己突然产生的感觉有些不太能够接受,毕竟这是兄弟的妻子。
阳光下的夏程欢有种致命的吸引力,他就这么一瞬别吸引了进去。
夏程欢此刻的心思,却不在梁众晁的身上,她所想更多,是如何找薄祁反击。
这么干站着,很是尴尬,梁众晁心底清楚,两人这般站着很不合适,至少要说点什么。
或者应该离开。
心底却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多留一会儿吧,反正没有重要的事。
“你们在做什么?”
凌厉的一声底喝,如炸弹在两人心中爆炸。
双双皆为一颤。
在看清楚人之后,两人心中都有不一样的感受。
一个紧张,一个无奈。
夏程欢催下眼眸,不知道如何面对薄祁。
梁众晁冲他一笑:“来了?知道老婆在这就找来了?”
并不是这样的,夏程欢看了梁众晁一眼,眼底有着责备,她可不认为他并未听到外头传的如何难听。
薄祁慢慢走了过来,站在两人面前,气压瞬间低了不少。
“散步?”
夏程欢不太安,那双盯着她的目光实在无法忽视,如利剑要将她的头顶给戳穿。
“哦……”梁众晁想要开口,被薄祁眼眸一扫,硬生生的吞下到唇边的话。
心底奇怪的很,自己这好友,平日虽冷,倒不至于如此不明是非。
当他是敌人一般对待了。
难道他看出了什么不成?
梁众晁低下头,有些不敢想下去,便听到薄祁说道:“我有话要和她说。”
这都赶人了,他哪里会赖着不走呢。
可又有些担心她,眼睛却又不由自主的看在了夏程欢的身上。
这女人不知道如何想的,一直低着头不愿看薄祁一眼。想到苏靖,他还是忍不住的叹息一声。
鬼使神差的交代了一句:“好好谈,别吵,嗯?”
语气温和,是他一贯的说话方式。
薄祁却听的皱眉,夏程欢更是抬了头,诧异的望着他。
待人走后,薄祁冷到骨子里的声音响起:“依依不舍,你还真够不要脸的。”
什么?
夏程欢有些迟钝的看着薄祁,愣愣的盯着他的唇瓣。
不太确定自己是否听得正确。
他骂她不要脸?
她不解释,还一副随便他骂的神态,如雪上加霜,让他的脸色更加阴郁几分。
“你胆敢背叛我?”薄祁突然暴起,抓住了她的衣领,提了起来。
无妄之灾。
夏程欢委屈的几乎要落泪,也终于反应过来,这个男人这是在往她的身上泼脏水。
“放开我。”
“放开你,好让你去找其他的男人?夏程欢,我真不知道原来你是这样的人。”薄祁的手抓到越发紧。
夏程欢心惊胆战,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不要这样,可好?我们心平气和的聊聊。”
薄祁将人一甩,任由她跌坐在地上:“你没有资格。”
梁众晁被吓到了。
他并没有走远,毕竟薄祁的脸色不太好,做了那么多年的朋友,多少是了解一些的。
那张脸,就像是在粪坑中捞出来的一般。
第一次见到那张脸露出那般神色,是苏靖给他挡了灾难,并且在知道对方受到那样的伤害之后。
薄祁多么看重那个帮他挡了灾难的女子,他们这些朋友看的清楚。
现在突然说不是夏程欢为他挡了灾难,难怪薄祁如此生气。
梁众晁所担心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担心夏程欢会因为他而受到伤害。
这个念头一出,人已经冲回到夏程欢的面前,将她扶起。
“啊祁,她身子那么虚弱,你怎能对她这样。”
薄祁冷到骨子里的目光缓缓移到他脸上,定格。
有那么一刻,梁众晁以为自己要被冻僵,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让他有些惧怕。
“你护着她。”
肯定句。
短短四个字,让梁众晁看到来自薄祁的杀机。
他眉头皱了起来,很不赞同:“啊祁,你怎么了?”
夏程欢看的清楚,梁众晁是受到了她的牵连。
她一脸真诚:“梁医生,谢谢你的关心,这是我的事,让我自己处理,可好?”
她的眸子充满了虔诚,微风撩起她的发丝,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虚弱几分。
梁众晁甚至看到她的唇瓣在颤抖。
“可……”深知薄祁的性子,他怕她会受到伤害。
她现在的身体,不能受到一点点的刺激和伤害。
“谢谢。”夏程欢倔强。
微笑着看着你,便让人生出无法拒绝她的感觉。
梁众晁觉得势必要提醒薄祁一句:“别刺激她,她现在不能受到刺激。”
一个医生比自己的丈夫更加关心自己的身体,不是幸运而是悲哀。
薄祁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梁众晁是什么意思。
“与你无关。”
梁众晁也是怒,一次两次不给他脸面,兄弟是这样当的?
“啊祁,你到底怎么回事,为难一个女人,你能耐了?”
夏程欢心惊胆战,觉得梁众晁这样对薄祁说话,命不久矣。
果然,薄祁冷哼:“管好你自己,不是什么都可以插手的。”
梁众晁心中有火,气得不行,可最后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两人都让他走,不准他插手。
他就算再担心她,也不再适合开口,只好带着满腔的火气,愤愤离去。
薄祁足够冰冻人的眸子死死锁着夏程欢,半响,才丢下一句话:“还这么喜欢丢人现眼,我就让你丢个够,注意看明日的报纸。”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6:37
下一篇 2022年11月25日 pm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