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婚:鬼戏请魂(郑军杨程)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冥婚:鬼戏请魂最新章节列表

《冥婚:鬼戏请魂》主角郑军杨程,是小说写手“长耳朵的兔子”所写。精彩内容:我跟着库瘸子出了村口,往后山走去今晚的月亮有点奇怪,不是白色的,但是带着一点血色,就像一把血色弯刀,显得有些诡异库瘸子虽然瘸了一条腿,走起路来却也脚下生风,爬坡上坎的一点都不在话下,有些时候我还得撒丫子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脚步几里路走下来,库瘸子面不改色心不跳,我却累得气喘吁吁,小脸微红,脸颊挂着汗珠子我伸手擦了一下汗水,问库瘸子:“大仙,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就是这里,已经到了!”库瘸子说……

小说:冥婚:鬼戏请魂

作者:长耳朵的兔子

角色:郑军杨程

你喜欢看悬疑惊悚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长耳朵的兔子”的一本新书《冥婚:鬼戏请魂》。故事精彩截取如下:香火亮起来,我这才看见墓碑上面的字,心中暗暗吸了口凉气,这座墓碑的主人竟然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一个少女,由于坟墓的年代久远,四周早已长满杂草,郁郁葱葱起码有一人高,几乎将整座坟墓包裹在其中。阴风一吹,杂草乱舞,显得异常凄凉。库瘸子摸出写着我生辰八字的黄纸,在墓碑前面点燃,然后拿出那对黄澄澄的金耳环,一脸…

冥婚:鬼戏请魂

第9章 免费在线阅读

“你要是跑了,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库瘸子的后脑就像长了眼睛似的,他都没有回头,居然知道我在逃跑。

我脸颊一红,狡辩道:“我没有跑啊,我……我只是想找个地方撒尿而已……”

库瘸子冷冷说道:“别乱撒尿,当心大水冲了龙王庙!”

走了没有几步,库瘸子再次在一座坟包前面停下来。

库瘸子凑到墓碑面前看了看,自言自语道:“这个应该不错!”

库瘸子冲我招了招手,我走过去,二话没说,直接就跪下了。

库瘸子略显意外地看了我一眼,呵呵笑道:“你小子觉悟挺高的嘛!”

库瘸子拿出红烛香线,就像刚才一样,在坟前点燃红烛,然后插上三炷香。

香火亮起来,我这才看见墓碑上面的字,心中暗暗吸了口凉气,这座墓碑的主人竟然是清朝乾隆年间的一个少女,由于坟墓的年代久远,四周早已长满杂草,郁郁葱葱起码有一人高,几乎将整座坟墓包裹在其中。阴风一吹,杂草乱舞,显得异常凄凉。

库瘸子摸出写着我生辰八字的黄纸,在墓碑前面点燃,然后拿出那对黄澄澄的金耳环,一脸严肃地对着墓碑说道:“阴有道,阳有路,今日我带小子杨程,特意向翠花姑娘提亲,翠花姑娘若是答应这门亲事,便收下这对耳环作为聘礼!只要小子杨程能够平安度过此劫,他日必定修坟造墓,回报翠花姑娘恩情!”

我皱了皱眉头,这个清朝女人的名字好土气,还翠花呢,她家该不会是卖酸菜的吧?

想到这里,我嘴角不自禁地露出一抹笑意。

“严肃一点!”

库瘸子在我的脑袋上用力拍了一下,然后让我对着墓碑磕头。

库瘸子这一巴掌还是挺重的,疼得我龇牙咧嘴,赶紧对着墓碑三叩九拜。

我一边磕头一边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香线,这一次,那三根香线并没有熄灭,而是静静地燃烧下去,我忍不住心头一喜,心想这次是成了,这个翠花姑娘算是答应这门亲事了。

还不等我高兴过三秒,坟头突然卷起一阵阴风,将面前的红烛香线统统刮到在地上。倒在地上的红烛还引燃了坟前的杂草,风一吹,那火星子顿时明亮起来,烧得杂草噼啪作响,把我额前的头发都烧掉了一缕。

我惊慌失措地爬起来:“大仙……快灭火……快灭火……”

库瘸子面色阴沉,厉声说道:“坟前火,前世怨,这个女人生前的怨气很重,而且很可能受过感情的创伤,对男人非常痛恨!”

我听得冷汗直冒,心中暗骂库瘸子,这老小子不仅腿瘸,眼睛还瞎呢,居然找上一个怨女提亲,这不是惹火烧身吗?

我和库瘸子手忙脚乱,好不容易才把坟头的火苗扑灭,两人累得一身臭汗,满脸都是烟灰污垢,黑咕隆咚的,就像印度阿三一样滑稽。

我苦着脸说:“大仙,好像没人愿意当我老婆呀!”

库瘸子叹了口气:“哎,谁叫你长得那么丑呢!”

“……”我看着库瘸子,顿时无言以对。

库瘸子带着我,继续找了好几座坟包,但是无一例外,都没有人愿意答应这门亲事。

库瘸子眉头紧锁:“不是她们不愿意答应你,而是那个殷红衣太过凶猛,所以她们都不敢答应你!”

我咬着嘴唇:“大仙,能求你一件事吗?”

库瘸子背负着双手:“啥事儿?”

“要是我死了,你帮我好好保护家里人,别让殷红衣伤害我的家人好吗?”我一脸诚挚地恳求道。

“哎呀!”库瘸子打了个趑趄,险些摔倒。

我摸了摸脑袋:“大仙,不用这么惊讶吧?”

库瘸子回头瞪我一眼:“我惊讶个屁,快过来帮个忙,老子的脚被卡住了!”

我低头一看,原来库瘸子的一只脚踩碎了一颗白森森的骷髅头,脚踝正好卡在骷髅头里面,看上去脚上就像套着一颗破皮球。

我赶紧蹲下身,帮库瘸子摘掉那颗骷髅头,远远扔了出去。

库瘸子说:“小子,我都还在努力呢,你就放弃了么?现在距离天亮还有两个时辰,我们还有时间,只要天亮之前能帮你找到媳妇,你就能度过这一劫!”

我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夜空,那弯血红色的月牙隐没在云层后面,淡淡的血色流淌出来,把山林映照得愈发诡秘。

这一夜仿佛很短暂,眼看远方的天际已经微微泛起鱼肚白,我垂头丧气的跟在库瘸子后面,心想也许这就是天意。

库瘸子也有些神色憔悴,突然,他在一座坟包前面停了下来。

说是坟包,其实就是一块小小的土包,连墓碑都没有,只有一块破木牌子插在土包上面,一看就知道墓主人是个贫困人家。

库瘸子仰头看了看天色,面容冷肃地说:“小子,这是最后一家了,如果她再不答应,那就是你的命了,怨不得别人!”

我点点头,心里很平静,像是早已经接受了命运。

点烛,插香,烧纸,磕头,同一套动作我们已经重复了几十次,我木然地磕着头,忽听库瘸子低低惊呼道:“成了!”

成了?!

我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一晚上都在失败,这次竟然成了?!

我连忙抬头一看,就看见那对黄澄澄的金耳环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牵引着,一下子吸入泥土里面。

库瘸子那张树皮一样的脸庞,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她收下了你的聘礼,说明她答应做你的新娘,还不快谢谢人家姑娘!”

那块破木牌子上面,字迹早就模糊不清,根本没法获悉墓主人的名字。

我有些怀疑地问库瘸子:“大仙,你确定墓主人是女人吗?万一是个男的……”

库瘸子浓眉一挑,指着木牌子说:“这上面不是有个‘女’字吗?有人答应你已经不错了,还不快磕头道谢!”

这个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鬼哭沟里传来清脆的鸟啼声。

我哪里还敢怠慢,立马对着那破木牌子磕头道谢,嘴里嘀咕着电视里学来的台词:“姑娘的大恩大德……我杨程没齿难忘……”

正磕着头呢,面前的泥土突然翻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坟包里面钻出来。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