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瑶李志文(黄河传闻)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苏瑶李志文完整版在线阅读

完整版悬疑惊悚小说《黄河传闻》,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苏瑶李志文,由作者“苏瑶”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第十五章 命运无常“嘿……”坐下后,那人也唱起了歌:“嘿……天黑路滑哩!”“命运无常哩”“可怜那白头人,今夜要送黑发人哩”“阿哥你莫怕,给你吃,给你喝,给你指点明路哩”跟丧太平相比,这人的曲调就更诡异了,包含强烈的怨恨不说,居然还充斥着某种病态的欢快,听第一遍倒没啥,一旦听出其中的意境,就让人心里跟猫抓般难受由于是背对着我们,我看不到他的正脸,但感觉这人年纪应该不大,顶多三……

小说:黄河传闻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苏瑶

角色:苏瑶李志文

小说《黄河传闻》是由“苏瑶”所著。内容概括:还好,张老头的门神起作用了,苏瑶被门神克制,估计不敢进我屋。刚僵持着呢,就听突然从门外传来砰,砰两声!我吓得连滚带爬,急忙躲到张老头后面,只见张老头叹了口气,对门外喝道:“女娃娃,我劝好自为之,你拿什么跟我斗?单是我那尊门神,就能灭了你!”话音刚落,又是砰地一声巨响,大门被硬生生撞开了,一个披头散发…

黄河传闻

第六章 十八年前 在线试读

张老头从睡梦中惊醒,连忙爬起来,漆黑一片的客厅里,一老一少连气都不敢喘,竖着耳朵听。

脚步声来到我家门口,突然消失了。

我撇了眼一旁的张老头,只见他头发睡的有些乱,正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捏着个墨水瓶,脸色苍白。

楼道里灯亮着,透过门缝我都能看到,有两只脚就站在我门外,一动不动。

还好,张老头的门神起作用了,苏瑶被门神克制,估计不敢进我屋。

刚僵持着呢,就听突然从门外传来砰,砰两声!

我吓得连滚带爬,急忙躲到张老头后面,只见张老头叹了口气,对门外喝道:“女娃娃,我劝好自为之,你拿什么跟我斗?单是我那尊门神,就能灭了你!”

话音刚落,又是砰地一声巨响,大门被硬生生撞开了,一个披头散发人影子,正直愣愣站在门外。

老楼的木板门虽然不结实,但好在外面包了层铁皮,老爷们一脚都踹不开呢,它是怎么做到的?

我李志文活这么大,这是第一次被吓的尿裤子,当时我眼前黑白交替,大脑一片空白,感觉自己白活了20年,啥也没干就要死,别提多绝望了。

那人影子正是苏瑶,她穿着白天下葬时的红寿衣,衣服和鞋上沾满了土渣子。

而苏瑶手里,正抓着张画布,那正是张老头画的鬼见愁!堂堂门神,居然就这样……直接被她从门上扯了下来!

苏瑶低着个头,她脸比纸还白,嘴角挂着阴森的笑。

张老头猛地窜起来,手指着苏瑶:“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请来的门神,为啥拦不住你?”

“这……这不对啊?”

苏瑶瞧了眼手中的画布,当场将它撕的粉碎!

“你这老不死的老东西,敢来挡我的路?”

撕碎画布,苏瑶一步步向张老头逼近,她的声音听上去,怨毒而空灵。

张老头开始后退,嘴里大喊道:“脏东西……你滚开!你别过来!”

说着,他用破钢笔沾了些墨汁,朝苏瑶脸上甩去,她原本惨无血色的脸上,沾上漆黑的墨水,看上去更加阴森了。

但张老头的手段,对苏瑶完全无效,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只见苏瑶伸出葱白的手指,在他脸上轻轻抹了下。

当时老头就翻白眼了,身子栽倒在地,口吐白沫,身子直抽抽。

我不知该怎么描述当时的心情,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不怕死的人,直到快死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我李志文真的怕死,而且怕的要命。

扑通一声,我直接跪倒在地,开始做最后的求饶:

“姐……你别……你先听我说,你那天来我店里洗头,我没碰过你吧?你不带这样欺负人的你……”

苏瑶缓缓走到我跟前,一闻到她身上那股土腥子味,我吓得都面瘫了:“等一下,你不记得了……我还借过你一百块钱……”

“站起来!”

苏瑶冷冰冰地命令我,我好不容易爬起身,这才察觉到裤子湿了。

苏瑶盯着我上下打量,面无表情道:“不想死就跟我走。”

她轻飘飘地转身,出门,我瞅了眼一旁口吐白沫的老爷子,鞋都顾不上穿,老老实实跟在苏瑶后面。

外面还在下雪,走出筒子楼,我光脚丫踩在雪地上,冻的直哆嗦。

苏瑶头也不回地走在前面,我特地留意了下她脚下,那双寿鞋踩在雪地上,居然没留下丝毫足迹。

无法想象,这玩意怨气有多大,连张老头那样的人物,打照面就被她放倒了,克制一切邪秽的鬼见愁,更是被这女人撕的粉碎。

我脖子上起了层鸡皮疙瘩,不知苏瑶想带我去哪,我也不敢问。

漆黑的夜,我俩一前一后走出县城,苏瑶脚步突然加快,我不得不一路小跑,才勉强跟的上。

这会正是大半夜,小县城里的人们都已睡熟,阴冷的风雪肆虐。

雪中,依稀能看到前方的红色人影,忽隐忽现。

横穿公路后,我跟着苏瑶来到一座小土山跟前。

土山后面,是一座低矮的木头屋子,这木屋修的很隐蔽,从正面根本看不出来。

苏瑶推开屋门,冷冷注视我:“进来。”

我抽抽着不敢进,苏瑶也不客气,一把将我拽了进去。

屋里有些阴暗,地上摆了几盏蜡烛,旁边烧了个小火炉子。

一男一女两人,正坐在地中间烤火,看到我跟苏瑶进屋,这两人同时抬头,目光朝我瞅来。

当我认出这两人时,吓得更站不稳了。那男人四十来岁,剃着个光头,长相凶残。女的披头散发,穿了件红绿相间的棉袄,正是苏家主事那位中年妇女。

白天出殡那会,我们才碰过面,想不到这大半夜的,居然在这里狭路相逢。

极度的恐惧过后,我开始心灰意冷,今儿碰上这三位,我是不可能活着离开了。

中年妇女怪笑了下:“人带来了。”

苏瑶指了指地板,让我坐下。

坐在中年妇女对面,我给她那对倒三角眼,瞅的心惊肉跳,狭小的木屋里,三双眼睛同时盯着我看了好几分钟,中年妇女突然从袖子里摸出把锋利的匕首,狰狞着朝我逼近。

这些天,我被搞的生不如死,真受够了,当时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咬着牙怒道:

“要杀要剐赶紧来!你们仨我记住了,我李志文将来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苏家!”

中年妇女楞了下,指着我脚道:“你脚底板都结冰了,我帮你敲碎。”

我双脚冻的都快失去知觉了,低头一瞅,果然,脚心结了层冰壳,中年妇女用匕首把冰壳敲碎,又把小火炉提到我跟前。

收回匕首,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小伙子你别怕,今天我们叫你来,不是想害你,而是有件事,想求你帮忙。”

光头男人递给我杯热茶,我没接,而是疑惑地看向旁边的苏瑶:

“这一切……到底是咋回事?”

苏瑶眼神有些愧疚,低着头也不说话,中年妇女开口道:“先介绍一下,我叫苏锦绣,是苏瑶姑妈。”

“我是姑父。”光头男人插话道。

苏锦绣脸色和缓下来,说:“苏瑶这孩子命苦,从小就没了父母,我们两口子也一直没有生育,就收养了她,她就是我们的亲女儿。”

“这孩子打出生起,身子就弱,经常生病,三岁那年,瑶瑶发了场高烧,我们把城里最好的医生都找了个遍,却没人能救她。眼看孩子快不行了,我们难受的心疼啊……”

“苏家在东北这块,也算有点小名气,我年轻时被人迫害,躲在深山隐修,观云起云落,有只小白狸可怜我,每日送我野果,夜里钻我怀里给我取暖。有天我福至心灵,这才意识到那只小白狐,是得道的仙家,我立下心愿,替小白狐出马。从此,我家人也都受到狐大仙保护。我家大仙精通幻术,而且很护短,可当时就连大仙都说,这孩子生下来就是受罪的命,已经没救了。”

我这才知道,苏锦绣是名出马弟子。

东北这片,自古就有五大仙家之说,分别是狐,黄,白,柳,灰。这些以后再介绍。

苏锦绣情绪有些激动,抹了把眼泪:“我心比刀剐还难受,就恨老天不公平,谁知就在这时,有个来历古怪的人,找到我家,说他能救苏瑶。”

苏锦绣越说越激动,眼泪止不住的流,苏瑶接过话,看着我道:“李志文,其实那男人你见过,他个头很高,穿了件黑色纸衣,撑着把黑纸伞……”

我立刻回想到,白天出殡时,有个疯疯癫癫的男人,突然半路杀出,还不怀好意地打听理发店位置。

“当年是他救了你?”

苏瑶嗯了声:“那男人名叫丧太平,自称是个苗医,虽然来路不明,可他手段的确很高,就连我家老仙都有点怕他,见面后,丧太平递给我姑妈一块玉牌,说凭借此物,可增加我18年阳寿,18年后,他会回来取走玉牌。”

“起初我姑妈还不相信,没想到刚把玉牌贴到我身上,我高烧居然奇迹般退了!按照丧太平的说法,无需随身佩戴,只要玉牌距离我不超过一百里,就能发挥功效,为我续上阳寿。”

“姑妈爱惜地握着那块玉牌,心里高兴的不行,说要好好报答丧太平,可无论送钱还是送宝贝,丧太平都不收,只说18年后再见,转身就要走。”

“我姑妈反应过来不对,急忙拉住他,问:18年后玉牌被你收走,那我家闺女咋办啊?”

丧太平嘿嘿怪笑,说:“我若收走玉牌,她自然会死。但这孩子本就是将死之人,我送她18年阳寿,她也算没白来世上一遭了。”

苏瑶伶牙俐齿地讲述自己遭遇,我的思绪也回到了18年前,这是个充满灰尘味,却让人细思极恐的故事。

当年,苗医丧太平走后,苏锦绣也没往多了想,只要保住闺女的命,其他啥都好说,18年后,早已物是人非,就算丧太平真找上门,赖着不还就是了。

丧太平的确没骗人,凭借那块古怪的玉牌,小苏瑶很快就恢复了健康,活蹦乱跳的,这18年来,苏家一直风调雨顺,没出过任何岔子。

直到不久前,一个不该来的人,打破了平静,丧太平居然真的找上门来,张口就管苏家讨要那块玉牌。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04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