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傅暖梦孙玉_傅暖梦孙玉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悬疑惊悚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这是“发光的大古”写的,人物傅暖梦孙玉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奎五因为没吃辣条,所以他的淡水还有不少。好不容易缓解了口舌之中的辣感,我又发现了辣条另外一个弊端——这东西味道很大,吃完之后,我觉得脑袋都胀了起来。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我踹了傅暖梦一脚,教训道;“能不能靠谱点儿?你见过谁下斗会带辣条的?下次别带这种东西了,听见没有?”口腔里还是有着浓郁的辣条味道,我…

小说: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发光的大古

角色:傅暖梦孙玉

悬疑惊悚小说《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发光的大古”。精彩内容:奎五因为没吃辣条,所以他的淡水还有不少。好不容易缓解了口舌之中的辣感,我又发现了辣条另外一个弊端——这东西味道很大,吃完之后,我觉得脑袋都胀了起来。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我踹了傅暖梦一脚,教训道;“能不能靠谱点儿?你见过谁下斗会带辣条的?下次别带这种东西了,听见没有?”口腔里还是有着浓郁的辣条味道,我…

民间异闻录:寻龙夺金

第9章 在线试读

见我迟迟没有开动,他催促道:“赶紧吃,看着我做什么?”

我收回视线看向手中辣条,犹豫了一会儿才尝试着喂进嘴里。

刚吃一口,我忽然跳了起来:“我滴个乖乖,这东西这么好吃的?”

“之前那么多年都没吃过辣条,可惜了,可惜啊!”

这一吃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没过多久,半袋子辣条就都进了我的肚子。

我吃的很满足,不过辣条是好吃,可也有弊端,那就是这玩意儿非常辣,吃了那么多辣条,我就得喝很多水来缓解。

我们随身携带的淡水数量有限,我与傅暖梦二人一下子就喝了一大半,这让我有些后悔。

奎五因为没吃辣条,所以他的淡水还有不少。

好不容易缓解了口舌之中的辣感,我又发现了辣条另外一个弊端——这东西味道很大,吃完之后,我觉得脑袋都胀了起来。

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我踹了傅暖梦一脚,教训道;“能不能靠谱点儿?你见过谁下斗会带辣条的?下次别带这种东西了,听见没有?”

口腔里还是有着浓郁的辣条味道,我又喝了口水漱口,担心会浪费为数不多的淡水,漱口之后又直接喝了进去。

“你们听,这是什么声音?”奎五忽然紧张起来,示意我们二人安静之后便谨慎的打量起来四周。

“怎么了?”

“有声音!”

我赶忙安静下来,开始认真的感受四周。

石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奎五竖起耳朵仔细听着,而我却始终没听见任何动静。

我看了看奎五的侧脸,心说难道这家伙的耳朵比一般人要灵敏,能听见一般人听不见的声音?

因为担心会打扰到奎五,我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个木头人一样。

傅暖梦眯着眼睛看向我们二人,我抬起食指竖在嘴唇上,示意他安静,不要打扰奎五发挥。

没过多久,奎五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

他把耳朵贴在一块那具棺材的棺材板上,对我们招手说道:“就在这里,声音是从里边儿传出的!”

听见奎五这么说,我当时差点没忍住过去揍他。

好家伙,合着神神秘秘搞了这么半天,你还是在打这具棺材的主意?

傅暖梦凑到棺材旁边,学着奎五的样子,把耳朵贴在棺材板上听了听,然后就冲我招手:“还真有声音!”

“真的假的?”

我将信将疑的走了过去,心想这两个家伙该不会是在合伙逗我玩儿吧?

学着他们二人的动作,我蹲下来把耳朵贴在棺材上——我倒要看看你们两个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耳朵不管贴在什么东西上边,只要贴的够紧,就肯定能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但这声音并不是外界传来的,而是自己身体的声音。

当我把耳朵贴合在棺材上边儿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动作太大了,我居然听到了一个很杂乱的声音。

那声音绝对不是来源于我身体内部,更像是一种金属的声音。

仅仅是瞬间,我额头上就渗出了冷汗。

奎五与傅暖梦没骗我,这棺材里边儿的确有声音!

我听声音的时候,他们二人就在我的旁边,如果他们在捣鬼,我也肯定能发现。

如此说来,那声音就是从棺材内部传出的。

我又仔细听了一阵子,棺材里边儿的声音很细微,仔细听的话,好像是有人在里边儿敲打金属似得。

“里边儿该不会是有反应堆吧?”

“什么反应堆?”

“一部电影里边儿的东西,可以给机械供能。”

“……”

说真的,我现在真的怀疑魁梧这家伙脑子里边儿是不是发霉了——这话是正常人能说的出来的?

我对于什么反应堆是不感兴趣的,也不觉得棺材里边儿能装下反应堆。

如果棺材里边儿装的真是反应堆,那它到底在给什么东西供能?

再说了,反应堆这种东西古代人能制造的出来?

现在的问题是棺材里边儿放着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们到底要不要打开棺材?

如今这种情况,如果外边儿挡路的大石头被炸开,我们三人就能继续往前走,可要是没有,那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是另寻他路。

奎五摸摸索索的从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摆放在石室一角后,然后我们就听见了打火机的声音。

等他跑过来的时候,我才看见他手里拿着的居然是一根蜡烛。

我愣了愣,忍不住抬头多看了 他几眼——这小子又想干啥?

奎五冲我咧嘴笑了笑,说道:“跟电影学来的,来,开棺吧!”

我是真不知道奎五这小子脑子里是怎么想的,不过不得不说,被这么一闹,我也开始好奇棺材里边儿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我与傅暖梦对视一眼,他看见我的眼神之后便点了点头。

棺材没有镶嵌铁钉,而且过去了那么多年,棺材也已经变得腐朽不堪,只要我们稍微用力就可以打开。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只打开了三分之一棺材板。

棺材板刚刚推开,一股腐烂的味道便扑面而来。

我挥手驱散面前的味道,举起手电筒往里边儿照了照。

入眼的是一件青色的衣服,一具骷髅双手交叉放在腹部,除此之外,棺材里边儿就没别的东西了。

傅暖梦伸手在骷髅旁边摸了摸,居然找到了一把木剑。

只不过,因为年月久远,这把木剑也腐烂的厉害,我们已经不得而知这把木剑的材质了。

傅暖梦端详了几眼木剑,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难道这人生前还是个剑客?”

剑客什么的应该不是,我更倾向于道士。

骷髅身上的衣服有一个模糊的图案,好像是一只鸟。

道教崇尚青色,道士一般都穿青色的衣服,所以我推断骷髅衣服上的那只鸟十有八九是鹤。

别看现在影视剧里边儿的道士穿的都是黄色的道袍,实际上,真正的道士穿的都是青色衣服,因为青色介于蓝色与绿色之间,更亲近大自然。

打开棺材之后,我又仔细听了听,却没听到任何声音。

傅暖梦咦了一声:“升子你看,骷髅下边儿好像有东西!”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51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