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凌陈铁《阴阳世家》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阴阳世家全集阅读

吴凌陈铁是悬疑惊悚小说《阴阳世家》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听澜本尊”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太阴封灵符威力很大,所谓一三封鬼,四六封妖,七八封日月,意思是一到三道符可用来封一切鬼;四到六道符可以封一切妖;七八封日月,日月为阴阳,意思是七到八道符可以封阴阳,那时任灵体再强,也被封印住了当然了,话是这么说,实际上符的威力和人的修为有关,姥爷说过,以我现在的修为,太阴封灵符最多只能用到第六道,再多的话,没等灵体被封印,我自己就得吐血了这就已经很了不起了毕竟,我才十九,不是么?三道符逼不出……

小说:阴阳世家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听澜本尊

角色:吴凌陈铁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听澜本尊”的新书《阴阳世家》,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她怔怔的看着我,“这么严重?”“当然”,我看看她,“怎么?你不忍心了?”她确实是不忍心了。我看出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你不忍心的话,那就让叔叔决定吧。”她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嗯。”我拿过毛笔,放进嘴里润了润,在狐头女的眼睛上抹了一笔,将画卷起来,“走吧,去看看叔叔…

阴阳世家

第13章 在线试读

她抹了抹眼泪,缓和了一下情绪,问我,“……你要怎么做?”

“很简单”,我看了看画上的八卦玉璧,“把画上的名字抹去,然后烧掉,这画上的血气和煞气就会变成那狐头女去找他们父子。”

我转过来看着她,“他们过不了今晚了。”

她一怔,“他们会死?!”

“差不多”,我说,“这狐仙图里的血和骨灰,应该是他们的——当然了,不是真的骨灰,我估计是头发灰,因为发灰也属于骨灰。他们用自己的血和头发灰来画这幅画,又用自己的血来血祭,这画一旦被破开,造成了反噬必然是极其猛烈的,要他们的命都是轻的,搞不好,他们得魂飞魄散。”

她怔怔的看着我,“这么严重?”

“当然”,我看看她,“怎么?你不忍心了?”

她确实是不忍心了。

我看出了她的心思,微微一笑,“你不忍心的话,那就让叔叔决定吧。”

她松了口气,点了点头,“嗯。”

我拿过毛笔,放进嘴里润了润,在狐头女的眼睛上抹了一笔,将画卷起来,“走吧,去看看叔叔。”

她拉住我,解释,“你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有人没命……”

我一笑,“没误会,走吧。”

她这才踏实了。

……

从书房出来,我俩来到了叔叔的房间。

床上的楚先生已经醒了。

他无力的喘息着,声音微弱,“水……水……”

“爸爸!”,楚宁冲到床边,握住了他的手,泪如雨下,“爸爸!……”

我心说难怪说女孩子是水做的,楚宁这一晚流的泪,够我流半辈子的了。

楚先生看到了女儿,继续说道,“水……”

“好!我去给您倒水!”

楚宁抹抹眼泪,起身去外面,倒了一杯水端了回来。

我扶起楚先生,接过杯子,送到了他的唇边。

他口渴难忍,但虚弱无力,一杯水足足喝了十几口,这才喝下去了。

有了水的滋润,他明显精神一些了。

我小心翼翼的扶他躺下,顺势在床边坐下,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中脉和心窍都已经通畅了,只是被折磨了一天一夜,气息很弱。

我松开他的手,对楚宁说,“叔叔没事了,休息一晚就好了。”

楚宁这才放心了。

楚先生眼睛突然一亮,激动的握住了我的手,“大哥……”

他想要坐起来。

我赶紧拦住他,“叔叔,我不是我爸,我是吴凌……”

“吴……吴凌……”,他打量我了一番,这才看清楚了,“孩子,是你……是你救了我?”

“您现在没事了”,我对他说,“那女鬼不会再来缠着您了,您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再说话。”

“好……好……”,他踏实了,慢慢闭上了眼睛,“你来了就好了……就好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我给他盖好被子,站起来对楚宁说,“明天再说吧。”

她看了父亲一眼,点了点头。

我俩转身走出卧室,把门带上了。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气的手都哆嗦了。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打电话来人,叫成海。

“是他?”,我问。

她没说话,想要拿过手机。

我拦住她,略一沉思,小声吩咐她,“装作你不知道,按我说的跟他说。”

她很激动,“我没法装……”

“他这个时候打电话,必然和这幅画有关”,我说,“你不想有人死,就按我说的做。”

她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我把手机还给她,“打开扬声器,记住,按我说的跟他说。”

她努力平静下来,接通了电话,“喂?”

“亲爱的,你干嘛呢?”,那个叫成海的男孩问。

楚宁很厌恶,“跟你说多少次了,不要这么说话!”

“你看你……好吧好吧,你干嘛呢?”

楚宁看了看我。

我指了指楚先生的卧室,小声说道,“爸爸中邪了。”

她点点头,叹了口气,说道,“我爸爸中邪了,我和妈妈正在想办法,你别烦我了,就这样吧!”

她说着要挂电话。

“别别别!”,成海故作惊讶,“楚伯伯中邪了?什么时候的事啊?”

“昨晚”,楚宁声音很冷,“折腾了一天一夜,都快不行了!”

“不是……你不是有个未婚夫,不是说他很厉害么?”,成海故意问,“找他看了没有?”

楚宁看看我。

“他不行……”,我小声说,“他救不了我爸,我不想提这个人了……”

“我……”,楚宁有些犹豫。

我让她按我说的说。

她深吸一口气,咳了咳,“他……他救不了我爸,我不想提他……你有事么?没事我挂了!”

说完,不等成海说话,她直接把电话挂了。

“干嘛这么着急?”,我问,“鱼刚上钩,你急什么呀……”

“我不想这么说你”,她绕过我,下楼去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跟着来到楼下客厅,在她对面坐下了。

她给我倒上茶,端起自己的杯子,默默的喝茶。

“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我冲她一笑,“这是在办事,不可以感情用事。”

“我不喜欢这样”,她放下杯子,看着我,“我宁愿直接问他们,问清楚!然后报警解决!”

“报警?”,我把画放到桌上,“你觉得这种事,警察会管?”

“就算他们不管,那我们警告他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不可以吗?”,她有些激动。

“如果我是他们……”

“你不是他们!”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她看着我,“你不会害人!”

“你说对了”,我看着她,“我不会害人,但他们会,所以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要么让他们自作自受,被狐头女灭掉;要么将计就计,杀人诛心。”

“杀人诛心?”,她皱眉。

我喝了口茶,放下杯子,看着她,“我姥爷说,这世间最让人恐惧的不是别人破了你的法,而是别人破了你的法,还让你无法察觉。现在这狐仙图已经对你们造不成任何影响,但它在我的手里,成海父子的命就被我捏在了指尖。公开谈判,不如引而不发,只有彻底震慑住他们,才能保证他们以后不敢再觊觎你们。”

她认真的看着我,好像重新认识了我似的。

我把茶喝完,拿了画站起来,问她,“我睡哪?”

她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我……我带你去客房……”

我来到她面前,“还是给我做点吃的吧,我饿了……”

她凝视我良久,点了点头,“好。”

我笑了。

她低下头,转身去厨房了。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