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风KEN《强隐于市:摆渡人》全文免费阅读_《强隐于市:摆渡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悬疑惊悚《强隐于市:摆渡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雪风KEN,是作者“情满雪风”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就在雪风与KEN赶往龙家大宅的同时,通往OP的客车上,王狮伟与EVA相邻而坐王狮伟与EVA一上车便各自沉默着,显然和雪风与KEN二人一上车就聊是截然不同的王狮伟首先打破沉默道:“EVA,你对那吃人洞穴有什么看法?”“老实说,我以前也去过一些有山妖的山洞可那些山洞不仅隐秘至极,而且外面都布有结界,一般人根本进不了除非山妖想捕食但根据扬春雨所说的似乎又不像,所以我感觉那山洞或许是连接未知世界……

小说:强隐于市:摆渡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情满雪风

角色:雪风KEN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情满雪风”的热门书《强隐于市:摆渡人》,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雪风坚定的道。“什么?有这么严重!”KEN忍不住惊呼道,他实在想不明白,不就一个阵法吗,为何比违天道还严重。“嗯。”雪风点点头后又道,“上古三大阵法‘五行驱魔阵’和‘八卦降妖阵’可以不用血符来布阵,当然威力自然不及用血符所布的阵,而‘诛仙灭魔阵’不但非得用血符来布阵,而且血符上的血不能是普通的血…

强隐于市:摆渡人

第11章 在线试读

傍晚龙先生一家按雪风的吩咐所有人都呆在了一个房间里,门外雪风与KEN二人伊立于宅院之中,此时的二人已然是盔甲在身手持降妖法器如门神一般。

“雪风,听你说上古三大阵法中‘诛仙灭魔阵’威力最大,但是据我了解,上古也好、现在也罢,却没有人愿意用这个阵法,这是为何?”KEN见目前并未有啥异样,为了缓解紧张的气氛故而问雪风道。

“‘诛仙灭魔阵’威力的确非常大,但付出的待家代价也是非常大的。当年师傅虽然不让我轻易使用有违天道的‘回天术’但毕竟说过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仍可以使用,但对于‘诛仙灭魔阵’却是要我禁止使用,还说若是我使用了他便不认我这个弟子。”雪风坚定的道。

“什么?有这么严重!”KEN忍不住惊呼道,他实在想不明白,不就一个阵法吗,为何比违天道还严重。

“嗯。”雪风点点头后又道,“上古三大阵法‘五行驱魔阵’和‘八卦降妖阵’可以不用血符来布阵,当然威力自然不及用血符所布的阵,而‘诛仙灭魔阵’不但非得用血符来布阵,而且血符上的血不能是普通的血。”雪风解释道。

“不能用普通的血,那用什么?”KEN再一次吃惊的问道。

“要用非常纯净的血。”雪风缓缓的答道。

“‘非常纯净的血’?人身体中大多数血都有一定的杂质,只有一个地方,一种血是非常纯净的。”KEN道,他已经猜到是什么血了,难怪雪风的师傅不让他布这个威力巨大的阵法。

“对,你猜得不错,正是靠近心脏的血,俗称‘心血’。”雪风平静的说。

“果然,难怪你师傅丫老人家不让你布这个‘诛仙灭魔阵’‘心血’是人体最重要的血,其它地方少一点血可以补回来,但是‘心血’少了一点却无法补回来,人也要折个四五年的寿命,还有可能命丧当场,所以‘诛仙灭魔阵’是用布阵人的寿命来换的,威力必然很大。雪风,你也要答应我,今后无论如何不得使用‘诛仙灭魔阵’。”KEN对雪风正色道,虽然他与雪风相处没多久,但二人之间的关系却是亲兄弟也无法比拟的。

“放心吧KEN!我还算是个珍惜生命的人,不会用的。”雪风道,末了又在心中接道,“除非你们这些我最在乎的人生命受到威胁时。”

KEN自然看不出雪风在想什么,见他同意了,脸色缓和了许多。

一阵风吹来,KEN和雪风立马严肃了起来,因为这一阵风里有着很强烈的邪气。看来这两个妖物的道行应该不低于百年。‘嘎吱’一声,宅门被风吹的四分五裂。雪风与KEN都不由得握紧了各自手中的‘火尖枪’与‘三尖两刃刀’。

门口狂风一过两道青光闪入宅院后显出两个身影来,一壮一瘦,壮汉显然是黑熊,瘦高个一定就是‘臭蛇’了。二人一进宅院只见宅院立马射出金、青、白、红、黄五道光芒将二妖围住了,与此同时二妖周围出现了五张巨大的道符。

“咦,搞什么玩意?”‘臭蛇’见了后问,他的脑袋反应比较慢,一时还未意识到自己二人被困在了阵法中。

“遭了。”黑熊比‘臭蛇’反应快,意识到不好脱口道。

“怎么了?”臭蛇不明所以然的问。

“笨蛋、蠢货,难道你看不出来这是一个阵法么?我们被困住了。”黑熊粗声粗气的吼道。

“切,不就是一个破阵法么!看我把它破了。”‘臭蛇’边说边一掌向南面的道符打去,欲将那张道符劈碎,哪知掌风离那道符还有一半一道火柱迎面射来。‘臭蛇’忙将手收了回来,可是由于匆忙之中收的手袖子上却被漂着了。‘臭蛇’扑了半天却越扑火势越大,忙将那烧了快一半的袖子撕掉扔了出去,刚扔出去袖子便在空中化为了灰烬。

“‘三昧真火’!”黑熊失声道。

“NND!”‘臭蛇’一阵怪叫后向北方那张符发出了一团青色的妖火道,“既然你喜欢玩火,老子陪你玩,看我烧了你这鬼阵!”就在那团妖火快要烧到那张泛着白光的道符时,邹变顿生,只见那道符喷出一道水柱,不仅将那团妖火扑灭,还淋了躲闪不急的‘臭蛇’一身。‘臭蛇’顿时冻得连打了几个寒战。想不到那水冰寒彻骨,要不是他自己道行不低只怕会栽在这里被冻结成冰!

旁边的黑熊手上也沾了,冰冷的寒气直入他的手骨。黑熊皱了皱眉道:“‘天河之水’!这阵法有古怪,‘臭蛇’小心点。”

“废话,谁让你提醒,我知道!”‘臭蛇’不满被黑熊小看道。

这时他二妖在不知不觉中退到了东面,只听‘啪’的一声,二人意识到不妙迅速闪向西面,只见一道巨大的闪电劈向刚才二人所在的地方将地上劈出了一个大坑,大坑上还有电流在游走。

“‘九天木雷’!”黑熊念道,可是还不等他回过神来,只觉自己似乎在往下沉。忙低头看向地下,只见地已成了泥浆,自己和‘臭蛇’正迅速的往下沉,即使自己不用力挣扎下沉速度也在逐渐增快。

“‘息壤之土’!”黑熊边说边飞快提起内劲飞到了半空中,‘臭蛇’也快速的飞到了半空中。/可二妖还未停多久,头顶上的道符金光一闪,无数刀光剑影飞出,将毫无准备的二妖衣物划破,二妖虽即时反应了过来仍是狼狈不堪,身上还几处都被划伤。

“‘轻沙之金’!金木水火土”黑熊喃喃道,“这是‘五行驱魔阵’。”

“什么?”‘臭蛇’问此刻二妖皆已退到了最先前的地方。

“这是上古的‘五行驱魔镇’,想不到竟有高人在此,不过我想这高人一定初次布这阵法!”黑熊冷笑道,通过他的观察他已找到了破阵之法。

“‘五行驱魔阵’,什么鬼东西?还有,你为什么断定他第一次布这阵法?”‘臭蛇’不解的问。

“因为这个阵法的漏洞太多了。且看我破了它!”黑熊说完取出了一根黑色的狼牙棒,想必这就是他的武器。

只见他将狼牙棒往地上一插,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狼牙棒黑光大放,只听‘斯、斯’几声,五张巨大的道符瞬间变成了碎片。

阵外,此时雪风胸口热血上涌,口中一甜,一时把持不住竟吐出一口血来。身形一晃便要倒下去。KEN大吃一惊忙将雪风扶住,雪风被KEN这一扶立马稳住了摇摇欲坠的身体。

“雪风你没事吧?”KEN关切的问。

看着KEN关切的目光,雪风心一暖,吃力的说道“放心吧KEN!我还死不了,不过那妖怪好生厉害,居然这么容易的破了我的‘五行驱魔阵’!”

果不其然,雪风的话刚说完,只见场中五道光芒散去,黑熊与‘臭蛇’已在二人眼前,此时KEN见雪风已无大碍松下了他。

场中,黑熊扫视着眼前的二人,目光在雪风身上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了雪风苍白的样子,知道雪风便是布下‘五行驱魔阵’的高人。但见雪风年纪并不大,也非返老还童之人让他大敢意外,不过他没有显现出来,扬声问道:“敢问二位高人如何称呼?”

“在下‘驱魔者~黄泉路的指引者’、这位乃是在下的兄弟‘驱魔者~望乡台的守望者’”KEN答道,并下意识的挡在了雪风的面前。因为雪风阵法被破受了点伤,如果可能自己尽量让雪风多休息,好补上元气。但他却不知道雪风是不会自己的兄弟替自己挡下,使其孤身犯险,况且雪风的伤已被‘归元术’中的‘三清归元’治的差不多了。

只见雪风侧身走出与KEN并肩站在一起。KEN偏过头去望着雪风,雪风笑着冲KEN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大碍了。KEN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五行驱魔阵’都能破的妖怪,道行肯定了得,这一对二他自己真的一点把握都没有。

而场中那两妖怪,黑熊一脸疑惑的表情,那个叫‘望乡台的守望者’身份十分神秘,不仅会上古阵法‘五行驱魔阵’,而且他刚才似乎使出了蜀山派‘归元术’中的‘三清归元’。这二人究竟是谁?他们手上的武器似乎不是凡品。

‘臭蛇’可不似黑熊那么心思缜密,早以拿上自己的武器‘黑煞双斧’砍向二人。KEN手握‘三尖两刃刀’当下挺身而上,迎向了双斧。

黑熊反应过来时雪风的‘火尖枪’已到自己面前,忙将狼牙棒横在胸前,只听‘铛’的一声‘火尖枪’被狼牙棒挡住了。枪上强大的力量被弹了回来,雪风身子一震,退了几步险险的将身子稳住,顿时五脏六腑一阵剧痛,胸口一热险些又吐出血来。不过嘴角却流出了血迹。

而黑熊也没好受,虽说自己的狼牙棒弹回了一部分攻击但仍有一部分攻击被自己吃了。顿时退了好几步,一口鲜血脱口而出,看来这人的确不可小视。

另一旁的KEN与‘臭蛇’看到这边情况也大吃一惊,可是都抽不出手去救援。

雪风突然冷笑一声拭去了嘴角的血迹,握着‘火尖枪’冲向黑熊,在离黑熊五步之遥时一记‘大鸿展翅’打了过去。却见黑熊狼牙棒一伸重重的撞向‘火尖枪’。

反观黑熊,虽没有雪风这般惨样,却也好不到哪里去,连吐了三口血,衣服红了一片,大口喘着粗气。

“雪风!”KEN叫了一声,一分心竟被‘臭蛇’踢了一脚顿时退了几步,吐出一口鲜血来。KEN忙收回心神,暗暗祈祷雪风没事。

这边,雪风艰难的握着手中的‘火尖枪’,本就惨白的脸上几乎没有了一丝血色。更要命的是自己居然感到前所未有的乏力,要不是大敌当前,只怕早就晕死在地上了。

而黑熊则觉得雪风太神秘了,倘若不是自己先前破了他的阵法让他受了伤,此刻,就算自己纵然不败也是处于下风,看来真的只能说自己运气很好。

由于二人心里各自有所感叹,居然只拿着武器对峙着。都没有主动攻击对方。

反倒是那边,KEN与‘臭蛇’则斗的相当激烈。由于见雪风的惨状后而分心的KEN也受了点伤。虽比雪风、黑熊二人好很多,但是对于‘臭蛇’的凌厉攻势也只有用‘回风广月’挡,而空不出手攻击,形势不容乐观。

只听一声闷雷,瓢泼大雨应雷而下,场中的四人片刻之间被雨淋的湿潞潞的。而地面上则是红色的血与雨水混浊着。四人中最苦的莫过于雪风,本来就站立不稳了,而此刻被雨水这么一淋,打了个寒战。身子晃了几下,险些倒在地上,不过雪风最终还是挺住了,在雨中四人居然都站立不动了。

“你,很厉害!”黑熊指着雪风道,想必也伤的不轻,说话都有气无力。

雪风没有接黑熊的话,冷笑一声挺起‘火尖枪’如一支离弦的箭一般径直攻向黑熊,黑熊仍是将狼牙棒往前一横,企途再次用老办法挡下雪风这一击,那料到陡变突生,只见雪风在离黑熊几步的距离时跳到了黑熊身后,待黑熊还未反映过来一个转身‘火尖枪’了黑熊的身体,那一招正是鼎鼎有名的‘霸王回马枪’。

“你…我…输了。”黑熊说了句不成章的话后便说不下去了。雪风将‘火尖枪’抽出后终于不济,楚着枪半蹲在地上,连大口喘粗气的劲都没了。七道白光射在雪风身上,显然他是在用‘归元术’中的‘七星归元’为自己疗伤。白光静静的围绕他的身体流动着。

另一边KEN见雪风已无危险,并打败了黑熊还在为他自己治疗,总算放下心了。全力以赴的与‘臭蛇’过招,‘臭蛇’原本就打不过KEN,如今KEN已全力以赴更加没有胜算,于是在几十招后被斩杀于‘三尖两刃刀’下。

一场苦战总算以KEN与雪风二人的胜利中结束了,雪风与KEN二人皆已筋疲力尽,场中二人对望着,嘴角上荡起了劫后余生的微笑,这场苦战将会成为二人不可磨灭的记忆。也为二人彼此间的兄弟情奠定了基础。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12
下一篇 2022年11月24日 am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