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富李有金(黄河秘闻记)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李有富李有金完结版阅读

悬疑惊悚《黄河秘闻记》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白银长歌”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有富李有金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刘辉没有说话,手依旧不顾康哲的挣脱,觉察到异常的李麟有一种全身发麻的感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响起,李麟连忙趴在地上,紧张地用手捂住嘴巴,尽量让出气的声音小点再小点,生怕自己的喘息声引起对方的注意康哲同样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三人就这样静静地趴在地上,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冥殿中响起咚咚的鼓声,还有门被推动的响声李麟心里想,这冥殿中哪里来的破木门,即使有历经千百年也应该腐朽才是,怎么可能发出这种响亮的声音……

小说:黄河秘闻记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白银长歌

角色:李有富李有金

《黄河秘闻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银长歌”。《黄河秘闻记》内容概括:人脸槐胡摇乱晃起来,利剑一般的枝条,将侵袭过来的小蛇搅成了一节节的碎肉,然后,天空再次变暗,巨蛇落入水中,顷刻间,它伤口流出来的血就把金黄色的河水染成了黑色。飞向半空的另外半截蛇塔也落了下来,严严实实地扣在人脸槐的树冠上,同样的,流出来了大股大股的黑色血水,顺着树冠将刚刚还明晃晃的人脸槐污染成了黑色…

黄河秘闻记

第2章 在线试读

一条银白色的小蛇从水中露头,很快,宽阔的河面立刻就被蛇头给覆盖得严严实实,人脸槐停止了呼吸,天空中也没来由地突然一亮,人脸槐的树枝全部炸开,如同利剑一般指向四面八方,此时,原本宝树庄严的人脸槐,一瞬间就有了一股子金戈铁马的意味。

一颗巨大的蛇头从水面浮出来,它的脑袋没有全部暴露出来,跟鳄鱼一般,只露出平滑的上半部分与一双黄褐色的眼珠子。

巨蛇没有动弹,那些白色的小蛇却层层叠叠向人脸槐游过去,靠近人脸槐之后却不敢触碰人脸槐锋利的枝条,于是,便一层摞一层,在李家三兄弟的注视下,这些白色小蛇组成的高塔,竟然有将人脸槐困在其中的意味。

巨蛇昂首挺立起,从水中龙一般地蹿起来,弹射到了半空,李有富瞅着在半空中蜿蜒翻腾的巨蛇,忍不住颤声道:“龙啊!”

巨蛇的尾巴在半空中狠狠地甩出去,重重地抽在那座由它的子孙组成的白色高塔上,“轰”的一声响,高塔顿时被抽成两截,一截飞上半空,下半截竟然被这股巨大的力量,全部抽到人脸槐的身上去了。

人脸槐胡摇乱晃起来,利剑一般的枝条,将侵袭过来的小蛇搅成了一节节的碎肉,然后,天空再次变暗,巨蛇落入水中,顷刻间,它伤口流出来的血就把金黄色的河水染成了黑色。

飞向半空的另外半截蛇塔也落了下来,严严实实地扣在人脸槐的树冠上,同样的,流出来了大股大股的黑色血水,顺着树冠将刚刚还明晃晃的人脸槐污染成了黑色。

大蛇落水之后,就开始绕着人脸槐飞快地游走,不时地用尾巴抽打一下人脸槐,虽然每一次人脸槐的树枝都会在它身上留下太多的伤口,大蛇却不在乎,依旧一遍又一遍地向人脸槐发起进攻。

蛇天性狡猾,没有价值的东西,巨蟒不会和人脸槐如此殊死搏斗。

“传说有人脸槐才能见龙宫,只可惜,咱们今天见到的龙宫不是阳宫,而是一所阴宫,阳宫人可进,阴宫,进无可进,百年的槐树,千年的槐。”

李有金面不改色,似乎眼前的奇景对他来说并没有过于神奇。

水位上涨,一直沉浸于河底的龙岛冒尖。

令三兄弟诡怪异的是,狂风中的龙岛之上,云雾缭绕。

冒尖的龙岛上冒起蓝色的磷火,使得龙岛中心露头的亭子一览无余。

有史可考,黄河有九条神龙,分别坐镇于不同河段。

刘伯温在金城斩断龙脉,导致金城段神龙身死。

独留着龙岛孤零零地沉浸在黄河水中,没一甲子因为河水上涨而现世。

李家庄村民也纷纷议论,龙岛是神龙的居所,里面的任何一件宝物拿出来都是举世罕见。

龙岛怎么来的李有金不知道,但是作为老大的李有金知道,上龙岛的人前赴后继,能活下来的还没有听说过。

雷雨过后的河滩上,陷阵一样的河沙,使得三兄弟前进的步伐被放慢了无数倍。

李有富一脚踩空,半个身子陷进了河沙之中。

求生的本能使得李有富拼命地挣扎,结果越陷越深。

李有金连忙将包里的绳子扔到李有富身边喊道:

“别动,抓紧绳子。”

李有德和李有金死死地拖住绳子,使上吃奶的力气。

李有金对李有富道:

“小子,身体不要绷着,感受河沙的呼吸,身体顺着河沙地呼吸。”

秒懂的李有富顺着河沙起伏的频率摆动绳子,下半身的吸力越来越轻,两兄弟跟着李有富起伏的频率一来一回地收绳子,很快,李有富被拉了出来。

被拉出来的李有富下半身全是黑色的淤泥,又臭又难看。

一段不到一百米的距离,硬生生地让三兄弟走了半小时。

老二李有德神叨叨地道:

“大哥,尕娃,咱们上吧!”

越是接近人脸槐,李有金越是不安。

李有金作势嘘声道:

“嘘,那畜生看过来了。”

雷雨过后,月色刻意的渲染之下,血月横挂于空中,不用火把,河面上的一切清晰无比。

趴在人脸槐树旁的三兄弟都在等一个机会,只要大蛇退去,他们就借着人脸槐树干,冲上龙岛。

满是荆棘的人脸槐树干,比起河里如同给黄河盖上棉被的浮尸,兄弟三人理智地选择人脸槐树。

黄河上整片整片散发着恶臭味的浮尸,使得李有富不安地躁动起来。

李有金看着身体颤抖的李有富道:

“尕娃,你没事吧?”

相比浮尸,李有富害怕李有金赶走自己,勉力地控制住颤抖摇头道:

“大哥,我没事。”

李有金话音刚落,似龙的巨蟒,冲着人脸槐抽了两尾巴,斗大的眼睛里满是挑衅的眼神看了人脸槐半晌,扭着庞大的身躯离开了。

河水如同沸腾,冒起了泡泡,浮尸随着波浪起伏中像极了大锅里的肉骨头,李有富看着腰间的麻布包,再也提不起吃锅盔的想法。

擎天的人脸槐在惊雷炸响声中倒下,河面翻滚,不少靠近岸边的浮尸被冲上河岸,和浮尸干瞪眼的李有富转身投进李有德的怀里,因为大哥李有富抽他。

李有德用大手抚摸着李有富的嫩脸,安慰地道:

“尕娃,不行你就回去,这有我和你大哥就行。”

李有富奋力地从李有德的怀里挣脱,稚嫩的脸上写满了倔强,不服输地道:

“不行,我是男子汉,才不回去。”

李有德伸手指着李有富的头,李有金一巴掌拍开,看着远处倒下的人脸槐道:

“忠娃子,别闹,把纱布戴上,咱们进去。”

李有富从麻布包里拿出纱布有模有样地捂住口鼻,在一旁附和道:

“大哥,二哥,我也要去。”

李有金瞪着李有富,一向平和的眸子里李有富第一次感觉到了寒冷。

李有金一字一句道:

“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的腿打折。”

李有富伸手擦拭已经泛红快要掉下眼泪的眼睛道:

“我不去,我就在这等你们。”

两人收拾好包裹,刚要动身,窸窣的动静伴随着巨蟒吐露着信子的声音“嘶嘶嘶”。

三人立即趴在了草丛里,屏住呼吸,纹丝不动。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4天前
下一篇 4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