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革命(贺朝啼凌天策)完整版在线阅读_贺朝啼凌天策完结版免费阅读

小说叫做《恶毒女配要革命》是崔莺莺的小说。内容精选:贺朝啼作为一个专业的恶毒女配,她的任务就是害女主,兢兢业业的害女主她的梦想就是可以放假谈恋爱,于是主系统告诉她,放假不可能,桃花倒是可以给她一朵

恶毒女配要革命

《恶毒女配要革命》在线阅读

第4章 恶毒女配伺候人

贺朝啼一把将金衣拉在一边,小声说:"你什么都听见!"

金衣望着贺朝啼,半晌,她眼眶居然红了。

贺朝啼愣了愣,回想着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重话,想了半天,发现没有啊。

"小姐你是不是不开心。"金衣替贺朝啼担心。"一定是大小姐要回来了你变得有些不开心。小姐放心,老太君是向着小姐的,相爷想让你搬去西院,老太君都把相爷骂了。"

这件事贺朝啼知道,相府除了前厅以外,有三处院子,老太君所住的祥瑞阁在后院,相爷与相爷夫人所住的逸香庭和贺朝啼所住的秀苑在东院,西院那边空着潇兰馆和相府管事奴仆厨娘他们的杂院。

之前相爷就想让贺朝啼搬到西院的潇兰馆,让贺凤鸾回来后住在东院的秀苑。

贺朝啼不愿意,自己住了十几年的地方,说换就换,而且明眼人都懂,搬到了西院,她就只是相府的养女了。

为此,贺老太君可不依,劈头盖脸骂了相爷一顿,当即拍板,贺朝啼还住在秀苑,让人把潇兰馆打扫干净,贺凤鸾回来就住潇兰馆吧。

不过哪怕贺朝啼没有搬,相府人的眼色都已经变了。雪衣金衣作为贺朝啼的大丫鬟,也属半个主子,这几天总是受气,就说刚才去厨房拿些吃的,那些婆子厨娘们都有一句没一句说着风凉话,要是放到以前,厨房那些婆子巴结都来不及呢。

所以,金衣笃定现在小姐的变化,是担心贺凤鸾回来后,自己在相府的位置。

金衣这想法倒是和贺朝啼想的一样了,借这个原因转换人设也不是不可,本来黑化后的贺朝啼就是外表和善柔弱,却是一副蛇蝎心肠。不止是绿茶,还是馊了的绿茶!

"好了好了,你别担心我了,我也该懂点事了。"说着,贺朝啼故作伤感的接过金衣手中的食盒。"你去熬些酸梅汤来,多放点糖。"

"奴婢马上就去。"说完,金衣就往小厨房那边去了。

相府有大厨房,各院也有小厨房,一般糕点饮品什么的,都是在小厨房里做。

贺朝啼提着食盒推门而进,那个男人还醒着,听见有开门声音,又把眼睛闭上了,似乎不愿意看见贺朝啼。

贺朝啼也不气,从一旁拖过来一张小桌子,把食盒打开,一样一样的放出来。

别说金衣还挺有心,送来的食物都是清淡小菜和虫草鸡汤。

"吃吗?"贺朝啼突然想起来他双手的手筋被挑断了,想吃也没办法动手。于是贺朝啼亲自出马,准备先把他扶起来,靠在床头上。

"你干嘛!"贺朝啼刚一碰他,那个男人一下子紧张起来,下意识的挣扎起来,他双脚的铁链已经除去,除了双手不能动以外,其他能动的地方都在拼命的反抗着。如果不是他饿的太久没力气,估计能一脚将贺朝啼踹下床去。

贺朝啼虽然是娇生惯养的相府千金,要是正常情况下,力气肯定没有床上那个人大,但是,对付一个饿了四五天的人,贺朝啼表示轻松加愉快。

哪怕他挣扎的厉害,贺朝啼还是把人扶了起来,靠在了床头上。

那人微微喘着气,衣襟也松开了,露出胸膛一大片,一头青丝凌乱的散在肩上,胸前,看上去柔弱不能自理。

前提不看他的脸。

他的脸面若冰霜,一双眸子仿佛能粹出冰渣一般。

贺朝啼叹了口气,刚才扶他,自己也累够呛,她想不通,自己就是扶他起来,喂他吃口饭,至于这么大反应吗?!

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要把他怎么样了。

"吃吗?"贺朝啼没好气的开口。

男子侧过头,闭目不理人。

贺朝啼耐心的确不好,见他这样,直接拿起馒头,掰了一半塞进那男人的嘴里。

男人的确饿了,见馒头入口,下意识的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才吃两口,发现不对,回过头怒目盯着贺朝啼,却发现她坐在一旁含笑看着自己。

这些日子里还是第一见到贺朝啼笑,不得不说她笑起来挺好看。

贺朝啼长相有些圆润,但是眼角眉梢间又有些刻薄的样子,总的来说,不难看,但是不算特别好看,但是没想到她这一笑,眼角眉梢弯弯,嘴角旁左右都有两个梨涡,看起来俏皮又可爱,还有点傻傻很好骗的样子。

不知道为啥,见她那傻傻笑着的样子,男人有一些冷不起来。便收回了目光,一口一口吃着嘴里的馒头。

很快嘴里的馒头下肚,他冷冷说道:"汤。"

贺朝啼意会,连忙舀了碗虫草老母鸡汤端在一边,见有些烫,就轻轻吹了吹再喂给那男人喝。

喝了汤,男人又开口道:"菜。"

贺朝啼赶紧放下手中的汤,又拿碗夹了一些菜,小心翼翼的喂给他。

见他吃的大快朵颐,贺朝啼突然说道:"说话不要钱。"

男人一愣,不太懂她话中意思。

"你就不用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贺朝啼道。"我从进来,你总共说了不到十个字。"

"惜字如金。"

"……"贺朝啼要抓狂了。

"谢谢。"

贺朝啼刚准备罢工不干了,就听见男人说了一句——谢谢!

贺朝啼顿时瞪大了双眼,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男人被她看的不自在,偏过头去,但是他还没吃饱,不得已又说道:"馒头。"

虽然态度还是那样冷冰冰的,但是语气似乎放柔了一些。

贺朝啼倒是没在意这些,把剩下的半个馒头喂给他。

男人倒是乖乖的把那半个馒头吃完了。

"擦嘴。"

"……"贺朝啼指着自己道。"你是把我当丫鬟了?"

男人斜睨了她一眼,不得不说那双桃花眼真像会说话一样,就那一眼,贺朝啼看懂了。

当我的丫鬟是你的荣幸。

贺朝啼无力,撇了撇嘴,随手拿起一旁的毛巾帮他擦了嘴,又将他吃完的剩菜收进食盒里。

"那奴婢就告退了。"贺朝啼翻了一个标准的白眼,如果这个人真是主系统给自己的桃花,那也太难征服了吧。好看是好看,一脸冷冰冰,脾气比自己还大。

贺朝啼表示,生气气。

"凌天策。"

贺朝啼刚走出门,就听见床上男人说道。

她回头。

床上的男人说道:"我的名字叫凌天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