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雨晚来风)柳时微纪澜全文在线阅读_柳时微纪澜最新热门小说

书名:寒雨晚来风

作者:池上欢

主角:柳时微纪澜

简介:热门小说《寒雨晚来风》是作者池上欢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柳时微纪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年少的柳时微跋涉千里从西南来到南都,带了一腔的雄心壮志准备大展拳脚,却遇见了命中注定的纪澜
在无人的山谷,柳时微曾问纪澜“可不可以再喜欢我一点”
但纪澜从没有给过任何回应
只有纪凌知道,在多少个纪澜被病痛折磨的梦里,一声一声的呼喊着柳时微的名字

寒雨晚来风

《寒雨晚来风》在线阅读

第十 章 身份

时光晃晃悠悠,一晃已经一个多月过去了。

每天和方如风吃吃睡睡玩玩,打打闹闹的日子过的也算快活。

只是再好的日子也终究会有索然无味的一天,在经历了方如风每天都在花样玩乐之后,突然有一天柳时微便觉得不能再这么享乐下去了。

这其实也是柳时微这十多年的常态,对什么事情都没有长时间的热情,激情散过后便觉得索然无味。

最近柳时微又发现了一个新的事情,自从因为鞭伤去过冷泉几次后,她发现自己最近运功都顺畅了许多,于是总会趁着深夜没人的时候跑去后山,练完功悄悄的再回来,一连几次都没有人发现过。

今日柳时微便和往常一样,在冷泉打坐,运功一周天后便停了下来,

今日柳时微总有些心不在焉的,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一样。

想不出来就索性不想了,于是便想洗个澡就回去了。

以往都是练完功后顺便在这洗澡,前几天柳时微身子不方便便没有过来,身子一爽利便开始怀念这冷泉的感觉了。

柳时微褪下衣衫,身子沉入水中,脖子上面便在水上,要是夏日就在这水中游上几圈也未不可,可现在已是深夜,如果这头发一湿一会便不好入睡了

她并不担心会有人来,因为现在已经是半夜了,没人会想不开晚上不睡觉跑来这边。

柳时微闭目仰躺在身后的石壁上,想着这一个月来发生的所有事情。

自己来到这里这么长时间居然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察觉到,这样下去很怕魔教会因为自己的耽于享乐而错失重要机会。

而且日后若是自己的身份被揭穿了,方如风会是怎么样的呢,如果真的打起来了他到时候会不会愿意跟自己走呢。

柳时微想的太入迷以至于没一时间发现有人过来了,等脚步声就在几步远的地方重重响起再倏然停下,柳时微一惊才赶紧睁开眼睛往后看去。

正巧看到纪澜一脸惊讶并往后转身的样子。

纪澜也只是正巧看到柳时微在这里便想着过来打个招呼,没想到这水太清澈了,加上月色正好,照的湖面波光粼粼。刚一走近便看到了即使在这黑夜里也能看见柳时微胸前的异于男人的起伏。

纪澜就站在原地也没动,刚才看见的景象还在刺激着他的神经,居然一时间不知道该走还是不该走了。

身后响起窸窸窣窣的穿衣声,俩人一时间谁都没说话。

纪澜是不知道要说什么,这种事情对他来说是第一次遇见,不知道该怎么说。

柳时微却是在这穿衣服的间隙里很认真的想了现在要不要杀掉纪澜,有那么一时间都决定动手了但摸上自己藏暗器的腰间时突然发现自己的暗器都没在身上,光凭自己的武功绝对不是纪澜的对手。

即便现在的纪澜看着后背露出没有什么防备,但柳时微没有把握一击必杀,若是让他逃走了或者反杀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柳时微突然很后悔为什么自己不把保命的东西带身上,也在懊悔为什么今天要过来这里,好好躺在床上睡觉不好吗。

柳时微见硬拼行不通便只能先设法取得眼前人的信任了。

她在心里把一会要说的话,把自己的假身份全梳理了一遍,整理出了一套说辞,就看最后纪澜相不相信了。

等穿好衣服内心也平静了点,便出声“纪兄”

纪澜没有回头“你怎么是,是…”

“是,我是”柳时微放软了声音道“纪兄,求你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

纪澜也度过了最开始的混乱期,脑袋也清明了不少,想到了很多事情,于是便开口问道“你为何要以女子之身扮作男身来学院,你有什么目的。”

“我没有什么目的,我真的是家中庶出女,在家里呆不下去了,才来到这里的。”

“不,不对。”纪澜忽然转过头盯着穿好衣衫的柳时微“长亭学院不收女子,你却宁愿扮成男子也要进来,这跟你什么身份没关系。”

早在纪澜说不对的时候柳时微就知道自己嘴瓢说错了话了,把背好的说辞背混了。

一时间柳时微也没说话,纪澜越想越觉得柳时微可疑,正犹豫着要不要把她拿下交给长亭书院的人的时候,柳时微突然眼泪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把纪澜砸的不知所措了一瞬“柳、额、姑娘,你,你”

“纪兄”柳时微语带哭腔,鼻音重重的开口“我刚才没说假话,只是没全部说出来,我是庶女,爹爹不管后院的事,家中主母把持着家里,没有我的容身处,前几个月主母为了家里的生意要把我嫁给一个老头做六姨娘,因为那老头看上我了,主母便想做个顺水人情给那老头,我知道后死活不从便被主母关了起来,想关到我过门的那一天,后来还是我亲娘趁夜把我放了出来,我便一路往西逃来,中途一路被家里派出的人追,便一路躲躲藏藏的来到了这里,我一个女子,没有容身之处,母亲塞给我的银两也快用完了,只得先在此地安顿下来,恰逢听说长亭学院招学生,便想着如果能躲进这里面,那么任家里的人怎么想也想不到我会躲到学院里面。”

纪澜半信半疑“那你怎么会武功,普通家的闺阁小姐是不会学武的。”

“我小时候也曾得过爹爹的宠的,我们家也是武术世家,虽比不上你们这些大家族,但也有百十门生的,小时身体不好,爹爹便教我一点强身健体,只是后来兄弟姐妹多了,便不受爹爹的宠了,落到了现在这样。”

柳时微见纪澜还是半信半疑,立马趁热打铁道“纪兄,你好好想一想,我若真是心怀不轨之人,这么些日子我们在一处我可曾有过半点疑点,我可曾套过你们什么话,我可曾做过一件与你们不利的事情。”

柳时微话音一转“若是纪兄还是觉得我有可疑,我从此便不再出现在你们的面前,我一定离你们远远的,只求纪兄不要把我的身份说出去,我一旦离开书院便没了容身之处,我不想回去嫁给一个老头子,求求你了纪兄。”

纪澜此时觉得柳时微的前因后果都很明确,确实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便也先放下了心中的怀疑“好吧,我答应你,我不会说出去的。”

柳时微见纪澜松了口,便放下心来,想着果然话本还是有点用的,富家小姐跟穷小子私奔的事被自己这么套用一点点就让纪澜相信了,果然话本就是生活啊。

“多谢纪兄,多谢纪兄”柳时微拉着纪澜的袖子不住的对纪澜鞠躬道谢。

纪澜颇有点不自在的抽出自己的袖子说“柳、姑娘,不用谢我,是我该向你道歉才对”

柳时微一怔“啊”,实在不知他要向自己道什么歉。

纪澜扭扭捏捏的开口“今日唐突了、姑娘,坏了姑娘名节,合该我向姑娘道歉。”

柳时微倒是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连忙道“不用,不用了,你也不是故意的。”

柳时微想以后见到纪澜一定要绕道走,能不说话便不说话,天天呆在纪澜身边又被他知晓了身份总归是有点不自在的,只希望纪澜能跟自己想的一样就好了。

纪澜拧眉道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只是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了,姑娘也快回去吧。”

柳时微叫住正打算走的纪澜“哎,纪兄,你别喊我姑娘了,还是跟以前一样那样喊我吧,你这样我也怪别扭的。”

纪澜匆匆走了,只留下一声“嗯”

柳时微不用纪澜提醒也实在不想在这呆了,发生的这叫什么事啊。

现在还得时时提心吊胆的担心纪澜,虽然纪澜答应了不说出去,但二哥说正道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当面对你笑背地里会捅你一刀。

柳时微撸起袖子看向小臂内侧那一块青紫的印记,微微吹了吹。

刚才那眼泪可是硬生生的被自己使劲掐出来的,要不然谁能说哭就哭。

第二天果然如柳时微所想,纪澜在刻意的避开她,具体表现当然是不跟柳时微有眼神交流了,而且在她和方如风拌嘴的时候也不插上一两句话了。

柳时微对这种状态十分满意,从一开始的提心吊胆到现在的淡然,柳时微终于确信了纪澜的说到做到。

这几天柳时微都没敢去那边。生生的停下了修炼的脚步。

事情发生的变故是在那日冷泉之后的第四天,自从不去冷泉之后便贯彻了早睡早起的习惯,迷迷糊糊睡到亥时的时候听见了有人在拍他们的屋门。

柳时微先朦朦胧胧的醒了,听见方如风在那边瓮声瓮气的嘟囔了句“这么晚谁啊,还让不让人好好睡觉了。”

柳时微安抚方如风道“你先睡,我出去看看”

说罢便披起外衫,拿起桌上的油灯,罩了个灯罩便举起往外走去。

柳时微一开门便看见纪澜在外面站着,是纪澜敲的门。

看到纪澜的一瞬间柳时微心里咯噔一声,整个人汗毛都立了起来,无数念头都冲上了脑袋。

是什么会让纪澜趁夜前来,难道他突然想明白了要把自己交出去吗。

这短短的几息之间柳时微都已经做好了立马转身回屋收拾东西,然后再弄死纪澜从书院逃走的打算了。

而纪澜看到柳时微出来先是看了她一眼,又立马用手指指外面,示意她出去说话。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