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江一眠《七零娇村花嫁给了闷骚糙汉子》完整版在线阅读_(丁香江一眠)最新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七零娇村花嫁给了闷骚糙汉子》是作者皎若星河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丁香江一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闷骚糙汉+宠妻+家长里短,没有空间金手指】
丁香上辈子鬼迷心窍,被心机继母和渣男哄骗,名声尽毁不说,还落得一个凄惨下场
重生归来,她发誓要以牙还牙,不但要智斗恶毒继母,还要手撕渣男,将欠她的通通讨回来
这次她不走寻常路,居然看上了个一穷二白的糙汉子
江家老二是一个只会跟木头打交道的糙汉子,除了一张脸长得还凑合,是要情趣没情趣,要钱没钱,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被娇村花看上了……
人人都道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等着看他们笑话……
谁知道婚后这朵娇花不但没有枯萎,反而还被浇灌得越来越滋润……
只有丁香自己知道,这个见到她就舌头打结,耳根通红的老实人,实际上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而且还是一只大色狼
婚后某人就本性暴露……
丁香被旁边两个叽叽喳喳的小人儿吵得脑仁疼,抱着圆滚滚的大肚子控诉道:“你说了只生一个的,这个难道是皮球吗?”
某男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只能说明我们老江家基因好,不生则已,一生就是双胎……”
一孕傻三年,古人诚不欺我!
丁香:“好有道理,无力反驳……”

七零娇村花嫁给了闷骚糙汉子

《七零娇村花嫁给了闷骚糙汉子》在线阅读

第1章 别丢下我

正午,烈日当头,阳光炙烤着大地,连空气都是滚烫的,甚至能闻到泥土被烤焦的味道。

天气实在太热,连树上的知了都懒得叫唤了。

躺在村口白杨树底下的丁香,只觉得脑子一阵剧痛,然后一段段记忆像放片子一样在头脑中倒带重播。

上一辈子的她被她的心机继母蒙蔽,一直都没有认清她的真面目,还以为她是真的把自己当做亲生女儿一样疼。

最后才知道她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吃人不吐骨头。

镇上粮店的会计因为喝醉酒摔坏了脑袋了,一时半会儿上不了班,想找一个会记账的过去救急,若是干的好了以后说不定还有机会转正。

丁香的舅舅是村里的干部,他去镇上开会,正好知道了这件事。

立即就想到了丁香,她当初也是上过高中的,基本的能写会算不在话下,这个工作也不累,正适合她这样娇滴滴的女娃。

于是他动用关系,托人说项,把这个名额争取到了,让丁香尽快去报到。

从村里到镇上去,平日里大家都是直接走到村口去搭个顺风车。

有时候村里有人赶牛车或是拖拉机去镇上买东西,就能将人顺带着捎过去。

只是去镇上粮店报到的那天,丁香在村口等了半天都没看到人,最后怕时间来不及就只能走小路。

她沿着小路往山上走,到了山顶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了一条黄色大狗,冲着她又吼又叫,直接扑过去了,她从小到大最怕狗了,一不小心就从山上滚了下来。

而她自己不但把腿摔伤了,人也直接被吓的晕过去了。

她被人从山脚下救了直接放在了村口白杨树底下,那时候一表人才的下乡知青李玉棠刚从外面回来,正好碰上了。

丁香昏迷期间感觉自己被人背着走了很长一段路,她只记得那人的脊背很宽阔,给人很安全的感觉。

她一直以为救她的人是李玉棠,也因此对他产生了好感。

他本就是从城市过来的下乡知青,小伙子人长的精神,又上过学,会识文断字,是招女孩子喜欢,丁香也不例外。

后来因为响应国家号召,知识青年大批返城,但是每个村里的回城名额有限。

李玉棠知道丁香的舅舅是村里干部,对此事有一定的决定权,就对她花言巧语,展开猛烈攻势。

丁香听信了他的甜言蜜语与他迅速坠入爱河,不惜为了此事多次去求他舅舅,最后终于将名额让给了李玉棠。

那人之前曾经信誓旦旦地对丁香说以后等到他回城安顿好了,就会将她接去城里过好日子。

谁知道这个人回去后就迟迟没有联系丁香,她最后只得自己跑到城里去找他。

结果不但被他一阵奚落,而且还被他告知当初救她的人根本不是他,是她自己太蠢,认错了人。

既然她自己主动送上门,那他就顺水推舟,不玩白不玩。

最让她无法接受的就是他居然早就跟周玲厮混在一起了,对自己从始至终都是利用。

丁香知道真相后,悲愤欲绝,心有不甘,跟他拉扯之间,被车撞了。

一眨眼她居然又回到了当初被人救下,放在村口白杨树底下的时候。

待她理清了思绪,这才明白自己这是重生到了七零年,最初误会开始的地方,所幸一切都还来得及。

这一次说什么她都要牢牢抓住那个救了她的人,费力睁开眼睛,瞳孔里突然印出一个男人瘦瘦高高的身影。

她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努力看清楚面前的人,那人一手扶着她肩膀,一手托着她脑袋,让她靠在树干上,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什么勾住了。

江一眠回头一看,只见女子眉眼精致,皮肤白白嫩嫩的,因为从山上滚下来,额头和脸上擦破了点皮,头发也被树枝刮得乱糟糟的,可是一双眼睛却水润润的,看着极是惹人疼爱。

她伸手拉住他的衣服,死死不放,声音细微,满是乞求:“别丢下我。”

她的手不经意间触到了他的皮肤,随之而来就是触及到的温软。

江一眠低头看了看,只觉得被她手碰到的皮肤一阵滚烫,比这正午烈日的烘烤还要烫。

她这样高高在上的女孩不是他这样的人所能肖想的。

本想将人放在这里,等她们村里人干活回来看到就帮忙带回去的。

现在被她死死抓着不放,又是个什么事。

因为救人,他辛辛苦苦从山上割的猪草还放在那里呢,再不去拿,回去晚了又要被念叨。

只是眼下这个人像狗皮膏药一样抓着他不放,再这样耗下去也是白白浪费时间。

江一眠没有办法,只得回过身来像扛麻袋一样将人往肩上一甩就背着人一路往村里走去。

背上的人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勒得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丁香只觉得重活一世,这一次绝不会再给渣男伤害她的一丁点机会,当初伤害她的人,她都要向他们一一讨回来。

江一眠平日里挑大粪,扛猪草,还是第一次背除了弟妹以外的人,只觉得背上的人轻飘飘的,隐隐还觉得后背什么东西软绵绵的……

此时村里人都去田里干活了,一路上都没看到什么人。

丁香的爸丁文成原来是村里的小学语文老师,后来教育改革,裁了一批人,他就回家务农了。

她的妈妈在她五岁的时候就患了肺癌去世了。

本来丁文成是没打算再找人的,后来村里人就劝他,说他一个大男人粗枝大叶的带着个女娃娃肯定不方便,还是应该再找一个。

不仅日后他老了自己有个伴儿,而且还能帮忙照顾丁香。

孩子从小没了妈,就跟地里庄稼没了雨水灌溉一样,即使长大了也是蔫了吧唧,营养不良的。

隔壁的桂花婶子为人心善热情,把这事给记在了心上。

她平日里也喜欢跟人聊天,有一次回娘家,同村的一个婶子说她姐姐村里一个女人因为男人死在矿上了,她一人带着孩子,日子过得也很是凄苦。

她就从中牵红线,这才将两个人凑在了一起,双方各有一个孩子,而且还都是女孩,相差也不大,也算是正合适。

况且女孩子成长过程中总归是需要妈的,丁文成出于多方面的顾虑就答应了。

王金莲这个人佛口蛇心,上一世她就被她骗惨了。

这一世她绝不会重蹈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