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挂修真(杨辰枫凌羽)全本在线阅读_《无挂修真》完整版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无挂修真》是由作者“疾风小肥杨”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杨辰枫凌羽,其中内容简介:秦风本是一名普通的高中生,从小便做着一个同样的梦,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青梅竹马的发小竟是地狱来的使者,阴差阳错下,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展开新的人生编章历经磨难后,却发现自己原来一直处在地球上,背后还隐藏着一个惊天秘密,而这一切竟然与自己的梦有关……

无挂修真

《无挂修真》在线阅读

第3章 发小孤身挡魔人,秦枫误入新世界

孤月摇摇头:“这个我也不清楚,保护你这十几年里,我还是第一次出手,之前你的生活风平浪静,我也一直当作来度假,可今天忽然收到了冥王的新命令,说情况有变,要立刻带你去见他,我一路追寻,幸亏在巷子里找到了你。”

“等等,你保护我是没错,但换句话来说,你这是带我去见阎罗,我还能活着回来吗?”说完,秦枫的身体不由自主射地往后退缩。

“哎,冥王不是你们心目中的阎罗王,还有,再强调一遍,我们不是鬼,再啰嗦,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变成鬼。”孤月没好气道。

说到要去地狱,谁听了都会害怕,孤月的话语间不自觉地流露出昔日穆小依的感觉,秦枫也逐渐对她放下了戒心,回过神后,询问道:“对了,那个风衣男子是谁?”

“你总算问到重点了,”孤月说道,“他是魔人,至于魔,你们这个世界对它的理解是比较接近事实的。它从亘古便有,但它们是不能独自行动的,必须要有载体,载体越强,魔发挥的威力便强,为了方便行事,人类就成了魔附体的第一选择,而被附了体的人就叫魔人。”

“那魔不是无敌了,随便就附体操纵了?”秦枫打断道。

“魔在附体时,如果人的意志足够坚定,是控制不了的,还有可能被反控制,所以魔会选择人最脆弱的时候下手。每个人被附体成功后,表面上会跟原来的没分别的。”孤月看了看秦枫,继续说道,“还记不记得刚才那个人有裂唇之类的特征,就是被附体后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唤醒了一部分原载体的记忆,借此与魔争斗,虽然最后被魔镇压了下去,但人类的载体也损坏了。”

“换一个载体不就好了?”秦枫不解地问道。

“魔一旦附体就不能更换,载体死了,它也跟着死亡,所以魔也不是无敌,原本还是无从捉摸,不死不灭的,附体后反而风险更大了。”

秦枫听后对魔有了清晰的概念,可他更想不通了:“我和魔之间根本没有交集,它们为什么要杀我呢?”

“我也不清楚,估计应该是与你那个梦有关吧。”

“梦?”

孤月点点头,继续说道:“是的,他会用你梦里的内容引诱你,而且还说你是七星连珠,所以我推断他肯定是冲着你那个梦来的,冥王突然给我下了新命令,肯定是出了什么变故,他肯定会知道事情的始末,等你见到他的时候一问便知。”秦枫感觉孤月此话在理,可他却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都要崩塌了:冥王、冥族、魔人,还有多少东西是我没听过的?这个世界还是我熟悉的那个世界吗?……

走着走着,天空突然变得黑暗,两人抬头一看,只见块巨大的乌云停留在城市上空,延绵万里。

“我们快走,肯定是魔祭师知道刚才的魔人行动失败,派大军过来追杀你了。”说完,孤月拉着秦枫的手,加速往家的方向跑去。

“我们去哪里?”秦枫着急问道。

“见冥王,魔人不敢进入地狱界,到了那里才能保你安全。”

“我能带上爸妈吗?”

“快点,带上后立马过来,入口在我家。”说完后,两人就分头跑回家。

“爸、妈,别问那么多,快跟我走。”一进门,秦枫就冲着屋内大喊,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片狼藉。“爸、妈”,秦枫一边叫喊一边来回寻找,喉咙逐渐嘶哑了,但始终没人回应。

难道他们遇害了?秦枫绝望地跪在地板上,“砰、砰、砰、砰”就在此时,四周的窗户尽数爆炸,瞬间无数魔人涌入。秦枫已经愤怒得失去了理智,抽起脚下一根木棍便要拼命,其中一个魔人直接一脚便把秦枫踢翻在地,虽然强弱悬殊,可它们依旧面无表情,只见他们一拥而上,准备了结了秦枫。

在这危急之际,一阵箭雨从屋外射入,准确地刺穿所有魔人的心脏,就这刹那间,一屋子魔人齐刷刷地倒下了,插在它们身上的箭是绿色透明的,仿佛一种能量体,很快化成了尘埃,消失在空气中。秦枫看傻了眼,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只听见孤月大喊道:“快跑,魔人来了。”此时她背身进屋,手里拿着一把散发绿光的长弓,向着门外扫射,而刚才发出箭雨的正是她。

“不,找不到爸妈我不走。”秦枫依旧不肯死心。

“你放心,找不到尸体,说明他们要么逃了,要么躲起来了。你快走,再不走你就变尸体了。”说完,孤月继续朝门外火力压制,一发数箭,例不虚发,不断击退涌过来的魔人,但是门外依旧黑压压的一片,而且它们完全不畏惧死亡,前赴后继,强如孤月也逐渐感到吃力了。

秦枫眼里眼泪直打转,实在不想就此离开,就在他愣神之际,突然凭空飞出一根麻绳,瞬间便缠在腰上,扯着他就往外跑。几经波折后,两人终于来到了孤月家,在这里似乎布下了某种结界,魔人刚一靠近便被弹开,可它们依旧源源不断地冲上来,结界上的裂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孤月不敢怠慢,只见她面朝电视,双手快速结印,念了一通咒语后,屏幕里透出了耀眼的光芒,很快便能看到里面出现了一条通道。秦枫见状,心想:我去,这地狱之门真接地气,午夜凶铃的编剧就是你吧?

“这是缚灵索,”孤月指着秦枫腰间的麻绳说道,“快进去,你走过通道后就能到达地狱界了,它会沿途保护你,带你去见冥王。”

“砰!”随着一声巨响,孤月家的结界已经被攻破了,魔人正如潮水般地涌进来。

“你快走,有缘再见。”说完,孤月往秦枫的包里塞了一盒东西,另一手祭起缚灵索,直接把秦枫甩进了通道。魔人见状,便想着冲进通道抓人,可都被孤月拦了下来,随后她毫不犹豫地关闭了通道口。

“你要一个人留下来抵挡魔人吗?”秦枫冲着孤月大喊,“不,一起走,小依,一起走。”

“小依,一起走!”

“小依”

……

尽管秦枫撕心裂肺地呐喊,但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通道口慢慢变小,直至消失,“啊~~~~”秦枫绝望地吼叫起来。突然,整个通道剧烈震荡了起来,秦枫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空间里不断翻滚,就好像身处在汹涌的巨浪中一样,没过多久,便昏死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秦枫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他拖着虚弱的身体使劲地站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山岭上,这里阳光明媚,到处都是绿水青山,鸟语花香,就像走进了环保广告的宣传图一般。

秦枫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地狱的环境这么好,这下他的世界观算是被彻底颠覆了。接踵而来的便是苦恼,这里看起来空间很大,要怎么寻找冥王呢?当他正想到处走走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腰间一阵抖动,秦枫低头一看,是孤月的缚灵索,它就好像有了生命一般,在腰间自行解开,然后飘到空中,直立地站在他面前。

秦枫被吓得瘫坐在地,正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回荡在耳边:“纹身男,纹身男,你怎么坐在地上。”

“纹身男”三个字既熟悉又亲切,秦风大喜,高声喊道:“小依,是你吗?小依,你在哪?”他怀着激动的心情向四周寻找,但一个人影也没有。

那阵熟悉的声音又响起了:“你看哪里呢?我不就在你面前吗?”

“我跟前?”秦枫半信半疑地注视着前方,只见缚灵索正在剧烈抖动,“你、你是缚灵索吗?刚才说话的就是你?”

那股声音再次传来:“不就是我吗?你怕什么,好歹我也救过你一命啊。我这叫神识交流,通过灵魂达到沟通,是孤月主人冥灵术之中的一种。”

孤月?不就是小依吗?秦枫急切问道:“她现在在哪里?还好吗?”

缚灵索的声音变得失落:“我也不清楚,不知什么原因,我现在感应不到主人,自从进入传送通道后,我跟她就中断了联系。”

听完后,一股无力感再次涌上秦枫心头,先是父母不见了,舍命相救的小依又生死未卜,他算是提前感受到了那些所谓的“成年人的绝望”,难怪大家都不想长大。沉痛片刻之后,秦枫重新梳理了自己的情绪,他深知继续悲伤也无济于事,想要救出父母,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按孤月所说的,先找到冥王。

“你放心,主人肯定安然无恙,我是她身上的一缕残魂,她死了,我也就消失了。”缚灵索安慰道。

总算有一个好消息了,秦枫心中不禁呼出了一口气,心想:也是,小依能树枝穿钢板,说不定遭殃的是魔人呢。随后说道:“缚灵索,你现在能带我去见冥王吗?”

“我也想,”缚灵索摇晃着说道,“但我们现处在一片未知世界里,刚才感应了一下,我竟然找不到地狱界的方位。”

“什么,这里不是地狱吗?”秦枫惊叹道。

“当然不是,你有见过这种画风的地狱吗?”缚灵索没好气道,秦枫听声音都感到对方的嫌弃,缚灵索接着说,“应该是刚才传送阵发动的时候受到了攻击,因此扰乱了空间链接。”

“那你有办法送我回去吗?”秦枫着急地问道,缚灵索摇了摇顶部,示意无能为力。秦枫顿时感到内心拔凉拔凉的:这下冥王又找不到,小依也联系不上,算是彻底没办法了,老天你是要把我往绝路上逼啊。

就在他失落之际,缚灵索又发起了神识共鸣:“对了,孤月主人特意交代我,说留了一些东西给你,就在你那包包里。”秦枫猛然想起孤月塞给了他一盒东西,难道是什么法宝?他着手翻了翻背包,还好没丢,打开一看,居然是小依平常特制的巧克力。秦枫恨得直咬牙,他鄙视地看着那一整盒的甜点,心里大骂道:你这地狱来的吃货,死到临头了就给我这种东西?

就在秦枫愕然的时候,盒子里忽然发出一道光,慢慢在正上方形成了一个人物虚影,那人正是穆小依。秦枫见了喜不自禁,大喊道:“小依,是你吗?你怎么样了?我好担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