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骄徐寒星(奋斗七零,我带全村成了先进集体)完整版在线阅读_(孟骄徐寒星)全章节免费阅读

《奋斗七零,我带全村成了先进集体》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徐寒星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孟骄徐寒星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奋斗七零,我带全村成了先进集体》内容介绍:城市套路深打算回农村干一番事业的大龄剩女孟骄,意外穿到一本年代文里成为有夫之妇不说还一下拥有俩千金,另附赠渣夫一枚,极品婆婆一个,一天不欺负人就浑身难受的恶毒小姑子……果断走人!等着看她笑话的前夫一家还是趁早歇歇吧,就算是单身带娃咱也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走上巅峰成为人生赢家!何况,咱还自带金手指!说好的独自美丽顺便养大两位小公举,谁知一不小心便招惹回一朵大桃花!

奋斗七零,我带全村成了先进集体

《奋斗七零,我带全村成了先进集体》在线阅读

第003章 「003」与恶婆婆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汪镇长,我家里还有一个刚满月的小女儿。孩子奶奶特别的重男轻女,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一看又是个女孩就要扔河里去溺死,是我拼了命才给拦下来。

她天天嚷着早晚有一天要把孩子给卖掉,今天我提前下工回家看孩子,刚走到门口,小姑子就在门口拦住指使我来镇子上打酱油。

她们一定是故意把我支开,趁机把孩子给卖了!汪镇长,你可一定要帮我把孩子找回来啊!孩子是我的,谁也没有权利把她卖掉或送人!”

孟骄继承了原主的所有记忆,以她现在对那个恶婆婆的了解,就她那个死抠又小气的德行,哪里肯把孩子白白的送人,一定是把孩子给卖掉了,而且还会尽量卖出个高价。

孟骄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让汪越还她这个人情。

也幸好欠她人情的是个镇长,要不然她两眼一抹黑都不知道该找谁去帮忙。

“好,这事我知道了!孟骄同志你先别急,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尽全力帮你找到孩子的!”

汪越意识到找回孩子这事要越快越好,太晚的话就比较困难。若是范围小还好说,范围太大的话更不好找。

“我去打个电话,多找几个人帮忙一起先在附近找找,顺便让县城车站的工作人员注意一下,有没有抱着小婴儿的可疑人员,有的话不管是不是都先拦截住。”

汪越说完就去医生的办公室里借用电话,领导就是领导,他的办事效率很快,没几分钟就跑回来。

“走,咱们现在先去你家,问一下你婆婆把孩子给卖到哪里去了,买主是谁。”有了线索,快速找回孩子的希望才会更大。

汪镇长一边吩咐小睿,让他自己先回家,他要去帮孟阿姨找孩子。

小睿听了懂事的点点头,让他爸爸一定要帮孟阿姨把小妹妹找回来。

孟骄一手牵着女儿,一手拎着提包往外走。

汪越已经跟站里的医生借了一辆自行车,驮着孟骄母女往她们村赶去,后面跟着两位同样骑着自行车的公社里的工作人员。

孟骄所在的村子叫姚家铺,跟古槐镇相邻离得比较近,仅有两里路。

平时走路快的话也只要十来分钟,汪越一路骑的又快又稳,才几分钟的功夫就进了村子。

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家正在吃饭或者午休,下午上工的时候才有精神头。

有些喜欢在当街吃饭拉呱的村民,便端着饭碗蹲在自家大门槛上或者墙角根,三三两两的东家长西家短的说着话。

看到汪镇长带着孟骄母女以及后面的两位工作人员一行人进村,不禁充满好奇打量的眼神一路跟随。

一些好信的人看到孟骄脑门上缠着纱布,更是端着碗站起身跟在后面,想要一探究竟。

有些消息灵通的,已经听说孟骄的那个小女儿上午被婆婆给卖了的事。

在农村,大多数人还是有着比较重男轻女的思想。

谁家生多了女娃不想要就会悄悄送人,心狠点的直接溺死完事。这不算什么稀罕事,哪个村差不多每年都能找出个那么一家两家的。

想生男娃,就不愿意养那么多女娃,现在家家的日子过得都不宽裕,多一个人就多一张吃饭的嘴。

还不如把粮食省下来,努努力多生几个男娃出来。长大了既是壮劳力不说,还能给家里传宗接代。

哪像女娃,养大了就成人家的人了。

汪镇长是新来的还不到一个月,大家基本都不认识他。

但他们认识姚来福家的二儿媳妇孟骄呀!

当年,她可是十里八村最好看的女知青。

鲜灵灵水嫩嫩的一朵花,就这样被姚家的二儿子给摘到手了。

这会见她跟好几个男的一起回来,脑门上还顶着伤,这些人心里不禁便开始自行脑补起来。

姚来福家就在村子中间,在孟骄的指引下,汪镇长他们很快就来到门口。

孟骄跳下车,一手抱着女儿,一手拎着鼓囊囊的提包。

正在门口拿着根木棍玩骑马的男孩看到母女俩,一开口便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叫喊。

“奶,咱家的丧门星和赔钱货回来啦!”

一转脸,就看到孟骄手里拎着的黑提包,眼睛骨碌碌一转便冲过来。

手里的棍子对着孟骄的鼻子一指。“提包里是不是藏着好吃的?快点拿出来,给我吃!”

小姚瑶条件反射的轻颤着身子往孟骄怀里一缩,害怕的看着男孩手里的棍子。

这个堂哥平时可没少欺负她,趁妈妈不在家的时候也没少用棍子敲她的脑袋。

孟骄脸色一沉,这熊玩意就是个小坏胚,小小年纪就把老太太自私冷漠黑心刻薄那一套学了个十成十。

不急,教训熊孩子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眼下,没有比找回小女儿更重要的事了。

姚家老太太赵银花正在后院里喂鸡,听到大孙子的叫喊声,捏着葫芦瓢踮着小脚人未到声先至,嗓门大的堪比打鸣的大公鸡。

“你个丧门星还知道回来!放着家里一堆的活不干,在外面偷奸耍滑不知野到哪去了,让去镇子上打个酱油打到茄子地去了?

还不快滚进来,把家里的猪给喂了,要是把我的猪给饿瘦了,有你好看!还有那一大盆的衣服堆的都冒尖了再不洗就馊了,一大家子还等着穿呢!

赶紧去把后面菜园子里的菜给浇了,草也拔干净。干不完这些活,今天就别想着吃饭!

我儿子可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娶回这么个玩意,连个带把的都生不出来,就会生赔钱货有什么用。眼睛里一点活都看不到,天天还得要我一个老婆子操心……”

这恶声恶气的话语,听的孟骄手痒脚也痒,恨不得一脚把她踹进南墙边的大粪坑。

当着镇长的面踹人是不可能的,那样她有理也成了没理。对方就算再坏,也有个长辈的身份压在那,她不能落人口实。

发泄一下怒气还是可以的,她现在可是一个被卖了孩子极度愤怒中的母亲。

孟骄可不是原主,忍气吞声的事她做不来,更解决不了问题,只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

以后再想拿捏她一下试试,门都没有!

这可是她与原主恶婆婆的第一次正面交锋,人和阵都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