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千夜穆倾泽《月华疑章》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月华疑章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名:月华疑章

《月华疑章》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千夜一梦的创作能力,可以将梦千夜穆倾泽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月华疑章》内容介绍:千年前,天下莫敌的太乙族一夜之间消失,从此再无他们的音讯
千年后,让人们趋之若鹜的地方,究竟有这怎样的不解之谜?
一千年的岁月长河流淌过,涤荡万千生灵,最终留下了怎样的故事?

月华疑章

《月华疑章》在线阅读

第6章 遭遇秣陵

昏暗的房间里,忽有两束光华从幻溟珠里飘出,落到地面,缓缓变大。

光华散去,正是梦千夜和梦如熙二人。

而幻溟珠此刻正躺在大巫祝手中,只剩鸡蛋大小,已是黯淡无光。

“幻溟珠已经没了灵力,还需重吸日月光华。接下来的故事就由我来讲吧。”

大巫祝略微沉吟,继续道:

“三个月之后,慕亦辰退位,太子慕风扬即成大统,碧落封后。又过了数月,碧落诞下一女,唤作,穆倾泽……”

大巫祝特意看了眼梦千夜,后者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如遭雷击一般,瞪大了眼睛。

也难怪,宫里一直对碧落这个名字讳莫如深,连梦千夜都一直以为倾泽是菱月娘娘的孩子。

等等,如果倾泽的娘亲是……碧落……

兜兜转转,自己青梅竹马朝思暮想的倾泽竟是自己的表妹。

梦千夜尚来不及感慨,且听大巫祝继续道:“诞下倾泽之后,碧落却始终郁郁寡欢,终是服毒自绝而亡。慕风扬悲痛之余却仍然对倾泽宠爱有加,不久后过继给了没有子嗣的菱月娘娘,菱月娘娘也将她视如己出。之后数年,也算时光清浅,岁月静好。”

“直到六年前,倾泽随菱月娘娘回乡省亲,途中遇袭,双双殒命……”

梦千夜仿佛被揭开了刚要愈合的伤疤,心下微悸,脑海里也仅余下那茫茫的白色。

大巫祝见他失神,停顿了片刻,话锋一转:“如今你父亲的意外,十之八九与昔日的往事有关。我绝不相信大将军会自杀,更不相信千夜会弑父。”

“我想,如果这世上真的没有第三个会月华剑诀的人,那大概也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大巫祝顿了顿,见梦千夜一脸认真的看向自己,神情突然有些凝重。

“太乙月华重现。”

“太乙月华?”梦千夜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字眼。

“你们应该听说过一千年前莫名消失的太乙族吧?”大巫祝解释道,“一千年来,没有任何一个氏族能与昔日的太乙族比肩,它的强大就是因为有太乙族人觉醒了血脉中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没有限制的吸取日月光华,甚至是他人的灵力为己用。”

“因为这种力量多觉醒于满月之时,因而被称作太乙月华。”

“梦家的月华剑诀就是太乙族有感于太乙月华的力量所创,相传创立之时有五式,流传至今的只剩下三式了。然而仅仅凭这三式,你们梦家就无敌于天下了,可想而知当年太乙族的强横了。”

“而校武场的结界本就是太乙族布下的,如果太乙月华重现,理所当然是可以打破结界的禁制的……”

“是不是还有一种可能?”梦千夜灵光一闪,打断了大巫祝,“倾泽曾说过,巫月山上有许多异术。那除了驻颜之术,可还有以假乱真的易容术?”

大巫祝闪过一丝慌乱,旋即叹了口气,蹙眉道,“确是有的,倒真有这个可能,但若果真如此,你父亲岂不是……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当日入殓之时就觉得有些奇怪,如今细想来……”梦千夜沉思片刻,终于下定决心,“我得回去再看看。”

“也好。”大巫祝沉思片刻,含笑道,“那我帮你易下容吧,应该能助你省去不少麻烦。”

“随我来。”

二人跟着大巫祝走进了不远处的另一间屋子。屋子不大,两侧都是置物架,摆放着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箱子。

大巫祝打开其中一个描金彩绘的木箱,里面竟是厚厚的一摞人皮面具。

“不必害怕,这些面具是用巫月山特有的布纸从人脸上拓下来的,不是真的人皮面具,”大巫祝说着,取了一张面具覆在梦千夜的脸上,“如此,再用易容秘术为其注入灵力,这面具就充盈起来了。”

她说着,手指轻轻划过面具,所触之处顿时贴合严密毫无缝隙,甚至都有了红润的血色,如自生的一般。

“好了,”大巫祝像欣赏艺术品一般的瞧了一会儿,见梦如熙也凑了过来,便问道,“如熙,你看如何?”

但见梦如熙眉头微蹙道,“这还能变回去吗?有点丑……”

大巫祝不禁莞尔,又递过一面铜镜给梦千夜。

是一张完全陌生的面孔,有种看到了自己转世一般的错觉。

大巫祝又耐心的告诉他取下的方法,梦千夜一盏茶的功夫便学会了。

毕竟易容术难就难在人皮面具的拓印。

休息了一晚,第二日清晨二人就作别了大巫祝,下了山。

巫月山下是山清水秀的三凰古镇,来时匆匆并没有仔细看过这里的风貌。

入眼尽是纵横交错的青石板路,不远处飞檐翘角的吊脚楼连成一片。薄暮的夕阳余晖淡淡地洒在吊脚楼的飞檐上,总给人一种要“慢下来”的感觉。

二人突然驻足。

却并不是为了欣赏此处的美景。

他们被一行人挡住了去路。这些人均着藏青色玄衣,背心处一条金色长龙盘成圈,首尾相咬,中间皆是“秣”字。

竟是秣陵阁秣字堂的人。

又有两人骑着汗血宝马,立于众人之前,着绯袍,腰戴银鱼袋,背心处的“秣”字为朱红色,不同于其他人的白色。

显然此二人身份高于其他,又属秣字堂,那必然是秣字堂“言”、“语”、“止”、“离”中的二人。

“秣陵阁秣言、秣语在此恭候多时了。”果不其然,一位年龄稍长些的青年朗声道,又骑马向前走了几步,语气和顺却不容置喙,“在下秣言,我们阁主欲找阁下有要事相商,还烦请梦老弟与我二人回去。”

梦千夜摸了下自己的脸,不禁蹙眉。

自己尚且易了容,他们是如何辨识出自己身份的?

见梦千夜迟疑,年少气盛的秣语有些不耐烦道,“跟他废话什么,擒了去便是。”

梦千夜有些不解他们究竟哪里来的自信,却也不想与之纠缠,伸手拉过如熙,暗自催动灵雀诀和御风术。

灵气竟然堵滞。

“咳咳咳。”梦千夜顿觉五脏六腑翻腾不止。

“千夜哥哥,是滞气散,”如熙有气无力道,“别再运功了,不然会气血攻心的。”

梦千夜不解,滞气散药力虽强,却只能从口入才能发挥药力……

是了,也只有在驿馆里吃的早茶了。

秣言秣语显然看出了端倪,骑马缓步上前。

梦千夜把如熙往身后一拉:“我跟你们走,放了她。”

秣语有些玩味的看着梦千夜,笑道,“哈哈哈,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梦如熙盯着秣语,横眉怒道,“少废话,我跟他一起去。”

“也好,”秣言拿出一条金色绳子丢给手下,“阁下本领通天,莫怪我二人小人之心了。此绳乃玄金冶炼成丝,再拧成绳,天下绝无人可以挣脱,还请阁下不要白费力气的好。阁主面前我自当会向阁下赔罪。”

两名秣字堂弟子听命上前,刚要碰到梦千夜时,却忽然如遭雷击一般,骤然倒地不起。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过此处,留下买路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