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七景玉(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全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醉墨流芳

角色:颜七景玉

简介:《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内容精彩,醉墨流芳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清辞宫少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内容概括:千金女杀手颜七,一朝穿越成穷乡僻壤的农家女,救了个漂亮的小郎君
为了与小郎君比肩,她努力赚大钱,建立烟织坊,周旋官商间
一场误会,两人分道扬镳
多年后,指挥使大人提刀找到她,她慢慢调着香,粲然笑问:“大人是来抓我的?”
男子拔刀抵在她心口,“是,抓你回家”

书评专区

上品卿相:一直看不惯穿越古代结婚后,强制拖着不圆房的小说,因为这种吊读者口味的书看过太多了,现在只感觉矫情

苟在忍者世界:反套路的穿越同人,具体思路有点像是那个《开发次元世界》,在自己没有任何资本的时候,超人一等的资讯就是第一手资本。可见作者是认真推演过的。挺好的,看各种无双割草金手指看腻了,看看这种策略养成的也不错

魔装:主角是机器人,从开头看好像没什么情感,但是后面有冒出个女主角,觉得他们的互动有点尬。没有情感的猪脚,感情戏都很尬。写得干干巴巴,剧情还可以。

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

《空间:农家娇妻甜又飒》免费试读

第5章 咱们私奔

“景玉?你去哪了,怎么才回来?”

景玉并未理会她的关心,月黑风高,颜七更是瞧不清他的神色,只听得他冷冷说:“跟我走。”便头前带路了。

颜七熄了屋内灯火,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联想下午发生的一系列奇怪事件,心里已猜的七八分。

半个时辰后,二人合力推着木板车绕远路往梨阳山走。

月黑风高夜,最适宜办坏事,颜七隐隐觉得自己穿越进了武侠世界,而她和景玉刚好凑成一对侠侣。

正当她幻想时,景玉问:“你为何改名字?”

“因为不喜欢。”颜七气喘吁吁道,“你不也改了名字?”

而后又是许久的沉默,延伸至山上弯弯曲曲的小路。车轮碾过枯枝败叶,窸窸窣窣,空气中腐败气息愈加浓厚,她的心也跟着悬到嗓子眼,砰砰砰跳动。

到了她不曾来过的十丈崖,每到夜晚,崖底会有狼叫,幽幽咽咽,但它们从不靠近村子,因此达成了共生状态。

连人带车扔下去,颜七瞬间有种大功告成的舒心感,若是早些知道后勤部门的辛苦,好歹她在世时会请求总部发给他们慰问金,收一波好评。

然而下一秒,有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贴到脖子处,她情不自禁咽口唾沫,下颌微微上扬。

“景玉哥哥,你这是做什么?恩将仇报?”她壮着胆子挑逗。

景玉的指尖却在她下颌处游走一圈,未发现人皮面具痕迹,逼问:“偏远山村的农户女会杀人?”

颜七笑道,“别动怒,咱们有话好好说。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交换问题的答案是需要对等条件,不如你先告诉我,你是何人,我该如何帮你,咱们互惠互利。”

“不需要。”

景玉手中匕首一翻,下了死手,但他似乎高估了他的体能,劳累大半日的他已是强弩之末。

颜七胳膊肘向后一顶,他吃痛,小腿横扫,他半跪在地,匕首转瞬落入颜七手里,反客为主,刀尖挑起他的下巴。

恰此时,月色朦胧,破云而出,小郎君的姿容在月色下发挥得淋漓尽致,让颜七垂涎三尺。

按照实际年龄算,颜七比他大至少七岁,本不该起贪念,偏生是这个人,让她一眼动情。

他怒或平静,她皆喜欢。

“你会武,谁的人?”

颜七眼珠转了转,“会不会武不知道,反正练过空手道和截拳道,至于谁的人。”她蹲下身凑近他,嬉皮笑脸,“我更希望是你的人。”

不正经,景玉白了她一眼,好想一掌拍死她。

他猛地咳嗦两声,颜七慌了神,“匕首”习惯性往腰间插,才发现,这哪是什么匕首,分明是一把明晃晃不入流的菜刀!

她愕然,“你把菜刀偷出来做什么,幸好是我,若你要杀的是真正的敌人,人家还不得被你气死。”

景玉心说话,我怕是要被你气死了。

扶他坐下休息片刻,启程往山下赶。

乡间小路上,一女子左手拎着菜刀,和男子并排行进。

“我知道你信不过我,但我可以很明确告诉你。只要你在我院子里一天,我都会护你安全。大不了,咱们私奔。”

景玉又是猛烈咳嗦,颜七帮他顺背,“唉,我不逗你了。”

再被她气得咳血,她可罪过了。

回家时已是后半夜,各自洗洗睡去,谁也未曾发现,院子阴暗角落里,一张木然的脸僵硬地立在秋风中。

第二日,颜七一如既往起得很晚,颜老太赶鸡般的催促声一次比一次高,好似开了音箱,震的她耳朵嗡鸣。

起床、洗脸、挑水、烧饭,她开启机械模式完成工作,领着汤包去西屋。

早饭颜老太自己一个人吃,孤单寂寞,坐在饭桌前唠唠叨叨骂了起来。骂完余氏骂颜七,总之不会稍带汤包和她自己。

颜七习惯了。

关了门隔绝外界声音,汤包跑到景玉身边,小心翼翼问好,“大哥哥好。”

景玉睨了眼他,视线越过,看向给他端了早饭的颜七。

颜七拍拍汤包的头,让他坐下吃饭,眼眸低垂跟景玉说:“求你件事。”

景玉挑眉,端着碗等她的下文。

“你从外界来,骨骼清奇,定是世家公子……”

“说重点。”他打断她的话。

颜七“哦”了声,边吃边说:“汤包想认字,你教教他。”顿了顿,“我也蹭个机会。”

要赚钱供汤包念书,以她女子加村姑身份,做生意最快捷。但不识字如何记账,恐怕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

景玉讥笑,“原来还有你不会的东西。”

有求于人,颜七自是不会计较冷言冷语,汤包不同,察觉此话不妥,立刻放下碗规规矩矩坐直,板着稚嫩的红脸道:“是我想让你教我,姐姐是陪衬。”

说完,他立刻捡起碗继续吃。

“……”

颜七一口气将饭碗吃干抹净,突然发觉有必要给汤包普及一下语言知识,“陪衬”不是这么用的。

景玉却出乎意料温和地笑了下,但也只是一瞬,短暂到颜七误以为是错觉。

她撞了下汤包,汤包瑟瑟看她。

真奇怪,用在她身上那股子磨人劲儿哪去了,见到武力值未恢复的景玉怕成这样,待到他伤势痊愈,可怎么办?

姐弟俩人的表情收入眼底,景玉眯眼思索片刻,冷不防打破平静,“好。”

“?”

“但我有条件。”

啧,真是不放过一丝讨利息的机会。

颜七问:“什么。”

从西屋出来,汤包兴奋于他认识了好多字,欢快地和她讨论,小嘴一刻不停歇。而她答应了景玉的要求,等会儿要去山里采草药,多半傍晚方能回家。

思绪漫无边际地漂游着,汤包突然用力扯了下她露出小半截手臂的衣袖,弱弱唤了句,“姐。”

颜七回神,顺他视线,一眼瞅见院门口停着辆稍显华丽的马车,马车周围围绕十数名黑衣劲装侍卫。

须臾,车上跳下一少年,微胖发福的身子,长相油腻,年不过双十,穿章黄色绸缎衣袍,坠白玉佩,好奇地打量周围环境,很快,便和她的目光对接,怔愣了下,面露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