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颜枫颜慕卿)全本在线阅读_(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全集免费阅读

书名: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

主角:颜枫颜慕卿

简介:颜枫颜慕卿是《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颜慕卿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从一辆没有活人的纸公交开始,种种离奇诡异的事情发生在颜枫身边
而他也由此卷入一场千年迷局,被迫踏上条没有尽头的驱魔路

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

《西山医院,十年驱魔录》在线阅读

第3章 喊魂

老太太叹着气,笔走龙蛇画成几道符纸,交代颜家众人贴在门框上,每天一换,而后便起身离开。

她这边没了办法,可人还得救啊!

颜家这几日可谓昼夜不息,但命运弄人,寺庙,道观,堂仙,总之能找的地方都试过了,颜枫依旧不见好转。

第四天,楼下灵棚再次搭起,元宝香烛也已准备妥当,只等颜枫咽下最后口气。

世间纵有苦楚千万种,最苦莫过白发送青丝。

鼓乐班子到了,颜父踉跄着走下楼去接,整个人丢了魂似的,短短几天,头发已悄然转白。

他摇摇晃晃地往小区外面走,不知觉竟撞到个人。

“哎!怎么走路的?!瞎啊!”

听到叫骂,颜父这才回过神来,抬眼看去。

只见个脏兮兮的老头横眉冷对,立在身前,他身材瘦小,满头油腻白发随意在头顶扎了个小揪。身上是件看不出颜色的宽大衣裳,瞧着却像是道袍样式。

老头一对儿三角眼正盯着自己,眼神闪烁变化,表情越发凝重。

“小子,家里撞到啥了吧?”

语出惊人。

颜父瞪大了眼珠子,满脸震惊。

可看他模样又不像是什么高人,一时间有些犹豫不知如何开口。

老头见他如此,伸手一指,却又道。

“你从那家出来的?怪不得身上一股子死气。”

颜父心里惊喜交加,希望又燃起来,试探问道。

“大爷,您怎么看出来的?”

老头咧嘴笑道。

“呵呵,就凭道爷这双眼睛不止看出来那家有人要死,还能知道他是个年轻人,跟你关系匪浅,不是父子就是叔侄。”

颜父再也控制不住心情,流着泪大呼救命。

老头将这一百来斤的汉子拎小鸡儿似的提起,简单询问了情况后缓缓开口。

“仙人命,搜魂术没用,得需要更复杂的术法。这样吧,你先回去准备十个人的饭菜,再给我五百块钱,道爷去办点事,一会儿我还有弟子得来。”

颜父听到这话,心里免不了再犯合计,思索片刻,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从兜里拿出沓钞票。

毕竟儿子如果死了,要钱还有啥用?

老头顿时喜笑颜开,他把钱揣进怀里,不知又从哪摸出张符纸,手法娴熟地折成纸鹤,向天上随手扔去,它竟然悬在半空不见下落!

“抓紧时间过来吃饭,晚上还有大活儿!”

等他说完,那纸鹤也不理会张大嘴巴的颜父,寻个方向去了。

见识到这手,颜父再不怀疑,刚想着问问饭菜有无忌口,那老头已经过了马路,径直走进家小店。

红浪漫按摩!

“斯~这里面可不太正经啊…”

他嘟囔着,抓紧回家做饭去了。

等了约莫两个钟头,颜母正将最后盘菜端上桌,门外响起敲门声。

颜父打开一看,不是老头又是何人?

老头眯着三角眼,张开嘴巴,像是要说话,哪成想身后一只蒲扇大的手将他扒拉到旁边,只见个铁塔似的黑大汉进了屋,也不打招呼,端起碗来便是大快朵颐。

“黑墨,你他娘饿死鬼投胎?真丢老子脸!”

老头满脸不悦,骂完变戏法似的堆着笑,又跟颜家人聊在一处…

“嗝~呃…”

酒足饭饱,老头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消食儿。

而那他口中的黑墨仍在大口干着饭,看的颜父是心惊肉跳,这伙计怕真是饿死鬼投胎吧…

“恩,你儿子的事我刚才也看了,今儿晚上不能在你家开坛,得把他弄后山那破庙里去。”

他剔着牙,含糊不清地说着。

老头看向一旁面带忧色的颜家夫妻,缓缓又道。

“晚上十二点你俩也得上山。”

“道爷,那需要我准备什么东西吗?”

后山破庙颜父倒是知道,离小区不远,只是现在积雪太厚,上去恐怕不易。

“带嘴去就行,今儿晚上这法事叫做,喊魂!”

破庙内,老头郑重的从地上包里取出个精美小木盒,轻声说道。

“老李的骨灰就这些,只够开一次坛,是死是活都看他造化了,要是还不行也没办法。”

黑墨手里捧着鸡腿,哪有空搭理他,大嘴一张三下五除二,吐出根骨头。

“嘿嘿,老东西你可得悠着点,他要死了,下顿又不知道哪吃了。”

老头白了他一眼,心知傻子就这德行,便不再说话。

呼!

庙门打开,冷风打着旋儿冲进来。

颜枫父母大口喘气,看见庙里情景忍不住眼眶一红。

只见颜枫赤身坐在火堆旁,身上缠满了红绳,那绳子上面还穿着一个个小铃铛,尾端被七根木桩钉在地上,摆出北斗状。

老头见他们到了,便开口嘱咐。

“你俩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开坛的时候闭上眼睛,什么也不要去想,只管喊你儿子名字,啥时候我叫你们了再停!”

等了半小时左右,老头起身,他穿起干净法衣,手执青色铃铛,脚踏罡步,不停念动咒语。

“太上化形,证吾神通,拘魂童子,速降坛前,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急急如律令!”

老头高喝一声,屋外登时狂风大作,隐约还能听见无数凄厉嚎叫向破庙逼近。他急忙取出一个银色似飞碟的盘状物奋力向上一扔,手中指诀变换。

“天机盘,开!”

黑墨见此闪身出了庙门,少顷,颜父只觉得庙外沙沙沙一群人的脚步,伴随着黑墨的咒语,鬼吒狼嚎不时响起。

“儿啊!颜枫!回家了…!”

颜枫父母耳闻那种种诡谲声音,吓得是肝胆发颤,当下也只好横下心不去理会,只管扯起嗓子呼唤儿子。

“诸天道尊,映照吾神,三魂七魄,速化同尘。拘魂童子,起坛!”

老头手中铜铃发出阵阵脆响,随着铃声旋律,颜枫的身子里竟是站起来两个“人”!

当先一个与颜枫一模一样,只是神情呆滞。

后面一个却是做古装打扮的成人,面容极为模糊不清,隐约瞧着很是俊俏。同样机械地向铃铛方向走去。

那古代男子亦步亦趋地走着,路过老头的时候却回头“看”了他一眼!

老头顿时如遭雷击,他颤抖着手,轻声道了句。

“师父~老李…”

老头眼泪纵横,振动铃铛,勉力打起精神,继续施法。

“妈的老儿子啊,快回来!”

颜母念及孩子,声声入情,喉咙沙哑地不断哭喊。

“嗵!吱嘎~”

黑墨嘴里叼着饺子,浑身缠绕黑气跌入庙门。

“呜嗷~!啊!”

门外无数黑影纠缠在一起向颜枫的身体疯狂扑去,群魔乱舞,煞是骇人!

“老大!都他妈啥时候了!还吃!”

黑墨丢了面儿,脸上杀机浮现,将吃食囫囵吐下,手持符纸,念动咒语。

“赫赫阳阳,日出东方,吾敕此符,普扫不祥,赦祝融神力,降驱邪真火!急急如律令!”

符纸扔出爆出大团烈焰,将眼前鬼物焚烧殆尽。

黑墨魁梧身子挡在门前,或出符咒,或用拳脚,外面鬼物虽多却无一可近他身!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老头这时也已经将两道人影控制在铃铛附近,定了定神缓缓说道。

“好在有天机盘屏蔽了大部气息,企图强占这小子肉身的恶灵都不是凶物。”

话音刚落,打门口又转进来一个颜枫,他像是被父母的呼喊所引动,呆头呆脑地四处寻找着什么。同时捆住颜枫肉身红绳上的铃铛响声大作,“叮铃铃”地连成一片。

老头暗松口气,总算是来了!

他让颜枫父母停止呼喊,左手振铃将那进来的“颜枫”引到身边。右手拿起盒子对着三个模糊人形扬出大片灰烬,口中念道。

“吾奉三清法旨,一魂定神,二魂通玄,三魂归位!”

言毕,三人在灰烬中逐渐融合成一人,老头晃动铃铛,引着那人来到颜枫的肉身处,用力踹向他的后腰,他摔进颜枫的身体消失不见。

“魂兮归来!

老头高喝一声。

“咔嚓咔嚓!”

头顶的小圆盘炸裂。

颜枫也睁开眼睛,猛地坐了起来,满脸迷茫,不过看面色却是恢复了。

等候在一旁的父母奔向前去,紧紧抱住儿子失声痛哭。

老头擦着头上汗水,对他们缓缓说道。

“暂时是没啥大问题,不过他以后能活多久还要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