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在线资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四月三三

角色:陈鹤宇梅端

简介:一睁眼,穿越成死了老婆的鳏夫,还留下俩喝奶的娃,亲爹怎么看他都不顺眼,姨娘整天只会哭哭啼啼,这日子怎么过啊?
不会读书又不会赚钱,欠了一屁股风流债、银钱债……算了算了,摆烂吧

书评专区

燃烧的莫斯科:其实是部不断打仗的书,字多

斗破之魂族帝师:少见的能看的豆粕同人

混在娱乐圈的二三事:智障水军洗地令人智熄

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

《穿成侯府庶子的摆烂生活》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团哥

出现在落桐居里的一岁多男孩,不用想就是庶长子团哥儿。

他顾不上捡东西,先把小家伙拉住了,“别走,怎么一见我就跑?”

团哥儿现在将将一岁半,正是牙牙学语的时候,一直是杨氏养着。上个月杨氏没了,暂时就让他的生母秋桃带着住在跨院。

不知道怎么一个人跑到大门口来了?

看这孩子这么怕他,想来原身也没给过孩子什么好脸色。

陈鹤宇内心叹息,捉住不断往后缩的臭小子不放。急的团哥儿小脸儿都红了,想哭不敢哭的样子,看的十分可怜。

他忍不住噗嗤一笑,一伸手就把他抱了起来,抛起来举个高高,“臭小子!看见亲爹还躲什么!”

嘶,不知不觉就带入角色了?

乍然被举高,吓得团哥儿尖叫一声,如同受惊的小乳兽一般。

陈鹤宇赶紧放下他搂在怀里,轻拍,“别怕别拍,这不是带你玩吗?嗯?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

团哥儿两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小手儿指着地上,抽抽搭搭的说:“球,球~”

陈鹤宇顺着他的手一看,果然墙根儿的竹林边上,扔着一个藤条编的小球,缠着彩带,十分精致。

他走过去把球捡起来,递给他,轻声哄着,“原来团哥儿是想玩球啊,那么爹爹陪你一起玩好吗?”

“好!”团哥儿一下子就乐了,笑的眯着月牙眼,露出来小米牙。真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陈鹤宇放下他,说:“这样,你站一头,爹站另一头,咱俩一起踢球,好不好?”

他知道男孩天生对父亲有一种崇拜感,儿童时期最好不要让父爱缺席,对孩子的性格会有影响。

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对他留下的孩子也有了责任感。

团哥儿平时也没什么玩伴儿,小丫头们带他,总是不叫跑不叫跳的,怕磕坏了跟主子不好交代。

现在有爹带着玩,他兴奋的小眼睛都放光,很认真的点头表示他听懂了!

于是,陈鹤宇做个示范,轻轻把球踢给团哥儿。团哥儿也有样学样,抬起小脚丫对准球回踢过来。

他力气小,只踢回来一半。陈鹤宇就连声叫好,鼓励他再补一脚。小家伙受到鼓舞,迈着小短腿儿跑的欢快。

父子俩踢来踢去,院门口都是孩子快乐的笑声。

里面的丫头们听到动静,赶紧跑出来,看见主子们在踢球,旁边还撒了一地的东西。

不由的脸色一变,赶紧捡起来地上的东西,又去唤秋桃姨娘。

等秋桃急匆匆赶过来的时候,团哥儿已经跑的满头大汗,正扑向陈鹤宇的怀里要抱抱呢。

陈鹤宇心想,小孩子真是好哄,也或许是天然的血脉相连吧,带他玩一会儿就知道粘着爹爹了。

他本就喜欢孩子,一高兴就把团哥儿又举起来抛了一下,小家伙这次是开心的咯咯笑起来,啊啊啊的尖叫。

旁边的秋桃和丫鬟们都看傻了眼,五爷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孩子了?!他眼睛一向黏在丫头身上啊?

陈鹤宇… …

人有错还不能改了是吗?

他不高兴的摸摸鼻子,秋桃赶紧上前要接过团哥儿,“五爷累了,妾身来抱他吧。”

团哥儿赖着不要秋桃,搂着陈鹤宇的脖子不撒手。他一向跟着杨氏,对秋桃并不熟悉。

看见秋桃的眼神黯淡下来,陈鹤宇又吐槽了一次这封建制度。主母无子,小妾无非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生了也不能叫她娘,也不能给她养。

他没有办法挑战社会制度,也只能稍微制造些机会,让他们母子俩亲近些吧。

于是,他温声哄着团哥儿,“团哥儿乖,你跑了一头汗,叫姨娘带去擦擦汗,换件衣服好不好?着凉生病,就得吃很苦很苦的药。你要不要吃?”

团哥儿歪着头认真想了想,他短小的记忆中,还真是有过吃药的经历,脑袋就摇的拨浪鼓一样,“不,不七!”

奶声奶气!陈鹤宇笑出声来,“好!我们团哥儿不七!那就乖乖去擦汗,换衣服吧。等换好了再找爹爹玩儿。”

说着把他交给秋桃抱着,“你先带孩子换衣服吧。”

在秋桃期待的目光中,头也不回往书房去了。

落桐居也有三进,第一进是书房,第二进是正房,第三进是丫鬟仆妇姨娘们的后罩房,还有两个小跨院,东院给团哥儿住,西院给刚出生的元姐儿。

他现在还拿不准该怎么对待原主留下的这些妾室通房。

原主两个妾室,秋桃是杨氏的陪嫁丫鬟,本就是借腹生子,挑了个其貌不扬的丫头,生了团哥儿以后,原主就没去过她屋里。

还有一个叫玉莹的,原是个庄户女,家里穷,是外面的兄弟买来送他的。

除了这俩姨娘,还有三个通房丫头,一个赛一个漂亮。

这让现代单身狗陈鹤宇非常的挫败… …他虽然一直想找个情投意合的女朋友结婚生子,但是这贼老天突然给他安排了一群… …他还怪不能接受的。

从男人的本心来说,这种事,只要不是犯罪,当然是入乡随俗、多多益善嘛!

啊呸,他立刻开始唾弃自己!这样跟原身那个色胚有什么区别?男子汉大丈夫,应该先想怎么成就事业!

活脱脱一个米虫,还想用老爹的钱养那么多小妾?等以后老爹指不上了,拿什么养?他靠老爹花天酒地,那他儿子以后靠谁?

不行不行,太堕落了!刚穿过来一个月而已,怎么就被同化了?

陈鹤宇摆摆脑袋,当务之急有几件事要办。

第一是了结外面的债务,坚决不能再有人找上门。人要脸树要皮,他可没有原主那么厚的脸皮子。就算再难,名声也得一步一步挽回。

第二是给那些通房小妾找个好人家,既然自己无意接手,又何必叫人家耽误青春?

第三嘛,就是得整顿自己的内院,杨氏才没了一个月,团哥儿就能自己跑到大门口来!

要不是自己和他玩闹出动静,怕是丫头们还不出来呢。这都松散成什么样了?

想好了这些事,陈鹤宇懒懒散散往罗汉床一躺,打算再歇个午觉。

哎~ 这个月他都是瘫在床上度过的,让人伺候吃喝拉撒,不知不觉骨头都懒了。

有了银子,又有了侯爷可以出门的口令,从明天开始,他要把原身办的那些糟心事一件一件解决掉!

然而天不从人愿,茯苓在外面敲门,“秋桃姨娘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