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常啻寅(惊悚:我带来了诡异)小说在哪里看?

小说:惊悚:我带来了诡异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啻寅

角色:吴常啻寅

简介:【腹黑、黑暗、杀伐果断、无系统、半无敌、无女主、非无脑】
惊悚是什么?
是不会完全致人死亡之物,是让你欲死不得之物,是让你永远迷失自我,但又能感知自我之物
诡异?
抱歉,我就是诡异,而我正好以惊悚为食
……
当死亡成为解脱,当活着成为酷刑,当众生的生命全都被无差别地放到惊悚的天平之上
人间的一切规则都将被颠覆,而唯一能令所有人信服的,不再是昔日的货币,而是那些诡异口中的一句承诺
……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会死!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常:“嘛~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别人给过我一个称号,叫什么来着……诡异之主,他们就是这么称呼我的

书评专区

房产大亨:卖房之术~房术(房地产商小说)车床之技☞床技(制造工业小说)作者你赶紧的把《床技》写出来。

截教再起:感觉不错,但是总感觉像是在空中走钢丝,感情戏真的就是个渣男攻略各种女主,剧情特别容易崩啊,有时候我都觉得这尼玛要完蛋,绝壁的要崩了,但是作者强大的控制力还是给圆回来了…心好累。。。

末世之召唤悍妞:哈哈哈,老子终于穿越了。买股票、炒房子、开网店、做微信、屯比特、买下龙空…等等怎么是2018,特么开新书为什么不换名,mmp的

惊悚:我带来了诡异

《惊悚:我带来了诡异》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5章 真正的警局

扫了一眼他们手中的茶,黑红色的。

“吴先生,这里有些面包,刚刚考出来的,您来点吗?”

一个探员端着盘子就来到吴常面前,几根未经过任何处理的大肠直接摆在上面。

“不了,虽然你做的……很诱人,但是我已经吃饱了,就不麻烦了,我过来是要你们帮我查一个人,李德。”

而吴常的话刚说完,警局内就像是被暂停了一样,所有人仿佛被定格了一样,都在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你是谁?新来的吗?”

吴常扭头看去,旁边突然出现了一个男的,可是自己敢保证,这个人绝对不是这里的探员,因为这里的探员包括那些预选探员自己都有一定了解。哪怕不了解性格,也都知道长相和一些背景。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黄色皮肤,鹰钩鼻,一双宛如红宝石一般的眼睛让人感到十分漂亮。身高倒是不算高也就只有1m7左右,一身白色礼服。

吴常瞬间判断出这个人非富即贵,因为一般人家是绝对不会穿白色衣服的。不仅仅是市面上流通的少,而且白色衣服都容易弄脏,更需要时间和精力处理,而这个男子的礼服完全没有一丝褶皱,证明绝对有专门的管家来处理这件衣服。

“我是吴常,只是来这里查一个人的,请问你是?”

男子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地说道:“原来你就是吴常啊,我听外面流传着一句话:无用的探员,管事的吴先生。没想到还有事情需要你来警局办理的呢?我还以为警局是你家开的呢。还警局无用?”

说着,男子挑了挑眉,不仅没有回答吴常的问题,反而奚落了吴常一顿,但是吴常没有生气,毕竟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现在的状况,然后再说这个人的问题。

冰库还是飞灰,那都是后话了。

吴常自顾自地检查着这里的一切,警局内部的一切都很正常,除了餐盘有些血渍以外,其余所有地方都没有血渍,而且文件也没有什么问题,打斗的痕迹更没有。

试着推开警局的门,但那道门却突然感觉变得十分沉重,完全无法将它推开。

凑近他们手中的“红茶”闻了闻,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证明了这杯子里面装的就是血液。

刚要扭身检查他们的文件,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外面的天色是亮的。

吴常立刻将目光转移到墙上的钟表上,但看到钟表上时间显示的是两点。

但是自己清楚地记得,自己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表上的时间绝对不是两点,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让吴常以为他们是在和自己开玩笑。

可是真正让自己感到异常的是他们餐盘中的大肠。

吴常进警局里面仔细查找了一番,但是却没有找到任何尸体。

那探员手上的那个大肠是哪里来的?

吴常正疑惑的时候,一旁看戏的男子直接说道:“别费劲了,跟我一起在这里呆着吧,等人来救咱们吧。而且你来的时候外面没有人防守吗?”

吴常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己正在思考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现在直接使用出热浪,那自己的衣服会不会再次变成飞灰?在这里的那些探员会不会直接死掉?

可是想到之前的那个中年男人,吴常感觉先不要鲁莽用事了,走到警局门口,直接用出自己的火苗,灼烧着警局的大门。

“喂喂喂,我不是和你说了吗,直接在这里等着就行了,你……”

还没等他说完话,整个房间变得异常诡异。

原本平静温馨的警局内部突然闪烁,就像是两组照片正在迅速切换一样,窗户外面的光线彻底被隔绝在外面,只留下警局内的油灯正在微微发光。

“你做了什么!这里怎么会变成这样子!”

正当吴常也有些受不了眼前光线的迅速切换时,眼前突然不再改变了。

映入眼帘的根本不是平静的下午茶,而是一个人间炼狱!

不少残肢断臂都散乱地放在桌子上,个别手指还插在正躺在地上死尸的眼球里。

那些尸体的血液似乎已经流干,在地上已经凝结成血渍,借助着油灯的微光,自己甚至可以看见有几只虫子正在蚕食着桌子上的残肢。

男子和吴常都没有什么反应,男子深深地看了一眼吴常,立刻意识到自己眼前的吴常也不是普通人,甚至可能和自己一样,应该也是将一种惊悚压制了,供自己使用,为了弥补之前自己的错误,张口道:“我叫苏白。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多包涵。”

吴常还是没有搭理他,自己看到这里的人死后没有任何感觉,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的计划要被拖延一会了。

哎,看样子等会要去守城部了。

吴常心里想着,随后继续要用手中的火苗烤警局的大门。

但是这次不一样,当自己刚刚要烤的时候,房间内部突然起风,刺骨的寒意瞬间侵蚀吴常,吴常立刻将手中的火苗变成火焰,丢到地上的死尸身上。

而苏白刚刚也来到吴常的身边,可是吴常手中的火焰完全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依旧感受着刺骨的寒意。

苏白只好也使出自己的力量,屋内瞬间飘起黑色的落叶。

但是落叶的数量明显很少,而且范围还很小,仅仅能将自己包裹起来。

“该死!该死!现在好了!一定要直面那个东西了!要不是你随便乱动,现在我……”

还没说完,吴常冷冷地盯着他看,瞬间将苏白后面的话吞了下去。

吴常依旧没有搭理苏白,直接一只手撑着火焰,一只手走进警局。

而苏白四周的叶子也彻底消散,深深陷入吴常之前看自己的眼神。

没过多久,苏白四周的叶子迅速扩散,甚至要和屋内的冷风隔离开来,取而代之的是苏白没有再次恢复意识,心脏也停止了跳动,如同之前的火焰歌姬一样,脸上完全没有一点感情,硬挺挺的站在原地,向一具死尸一样。

而这些发生的事情,吴常什么都不知道,他正在寻找走出警局的方法。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已经有一根丝线缠在自己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