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敷萧锦鹤《萧锦鹤罗玉敷》_罗玉敷萧锦鹤全集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萧锦鹤罗玉敷》是作者“萧锦鹤”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罗玉敷萧锦鹤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有人扯着我的胳膊将我拽起来「怎么不知道躲开!」萧锦鹤话里带着薄怒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可我不敢开口,我怕自己忍不住要哭,我不想丢脸有人驾马疾驰而来,萧锦鹤怒斥:「完颜术,你越来越没有规矩!」「我便是没规矩,太子殿下又奈我何」…

小说:萧锦鹤罗玉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锦鹤

角色:罗玉敷萧锦鹤

小说《萧锦鹤罗玉敷》是由“萧锦鹤”所著。内容概括:圣上忌惮外戚已久,届时由父亲查办,立功一件,顺道再为我请求退婚,想来是最合适不过的。晚饭时我想与父亲商量一二,只是阿姐见到我,便立刻又折腾起来。父亲,罗玉敷若嫁给萧锦鹤,女儿便不活了!她摔碎瓷碗,架在自己纤细的脖颈上。这是阿姐常用的把戏,一哭二闹三上吊,稍有不如意,就寻死觅活

评论专区

都市无上仙医:这作者的风格就是这样,旱涝保收,每个月也能赚点钱,反正是一本也看不下去

穿越到现代大唐:都什么年代了 抄诗还上沁园春雪? 这作者已经在傻逼的路上走远了

位面成神之虚空戒:类似于电影世界大盗般的小说,无限yy后宫流的小说吧,情节简单有趣。

萧锦鹤罗玉敷

萧锦鹤罗玉敷第9章  

我只知道,我不可能嫁给他,我不能让梦里的祸事有一丝发生的可能!
我把自己在房里关了五六日,细细琢磨补救的法子。
想来想去,却只有梦中得来的一件事值得推敲。
我与萧锦鹤成婚大约半年左右,周太傅家周吕荣强抢民女,打死人家父母奶奶三人。
周家是皇后母家。
当时我已是太子妃,事情呈到我父亲这里,他担心按实查办会牵连到我,只能将这事抹平。
后来,皇后家里那些沾亲带故的混账东西,仗着我父亲手握监察职权,三天两头地找他收拾烂摊子……或许,可以从周家下手试试看。
趁我还未嫁过去,只要揪出一件让他们伤筋动骨的事,没准儿就能将皇后与萧锦鹤拉下马。
圣上忌惮外戚已久,届时由父亲查办,立功一件,顺道再为我请求退婚,想来是最合适不过的。
晚饭时我想与父亲商量一二,只是阿姐见到我,便立刻又折腾起来。
父亲,罗玉敷若嫁给萧锦鹤,女儿便不活了!
她摔碎瓷碗,架在自己纤细的脖颈上。
这是阿姐常用的把戏,一哭二闹三上吊,稍有不如意,就寻死觅活。
母亲果然慌了神,急急忙忙要扑过来的时候,父亲将筷子摔在桌上。
要死就去死!
小时候不懂事,长大了还不懂事!
你要活腻了谁也不拦你!
两姐妹没有两姐妹的样子,不知道互相帮扶,日日斗心眼!
阿姐显然被他吓得不轻,只能摊着手坐在地上哭,父亲下决心要治治她的脾气,吼道:你要是不想死,就滚去祠堂跪拜祖宗,让他们看看你们俩是什么德行!
他忽然转过头骂我:你也去!
从小到大,只要罗玉珍闯祸,总要连带上我也一起遭罪!
我跪在列祖列宗面前,听着罗玉珍低声咒骂。
她怨毒地盯着我,冷笑:你以为皇后要你做她儿媳,是看上你了?
她是看上爹爹的权力了。
我理理鬓发,笑眯眯地瞧她:是啊,只是我都拒婚了,她还是没要阿姐做她儿媳妇,怎么也要我嫁过去,嗐呀,想想倒觉得怪荣幸的。
阿姐曾在外流落,于名声上,皇后便不可能要她嫁进太子府,再加上我从前温驯好拿捏,更成了皇后心目中一等一的好人选。
阿姐恼羞成怒,大骂半天,忽然冲过来揪住我的领子,在我耳边窃窃。
你嚣张个什么劲儿啊,罗玉敷!
你以为你嫁进太子府就能好过?
皇后娘娘,你的好婆婆可不是个好惹的!
你以为你是怎么**的,是她一手策划!
她为了阻拦我与萧锦鹤,硬是找出个他必须娶你的理由,你现在,还觉得荣幸吗?
我蓦地转头,死死盯着她阴毒的笑容。
是了,萧锦鹤是太子,如何有人大胆下毒,如何身边无人伺候,如何偏偏我……去寻他……谁能暗中操纵这天时地利人和?
我强装镇定,冷笑:怎么,难不成是皇后娘娘亲口告诉你的?
你这张嘴,还指望我能相信?
她离开我,坐在璞垫上,苦笑地盯着地面,失神喃道:你爱信不信,我自有我的法子知道。
我知道,她说的是真的。
我的指甲已经嵌进掌心,恨意一点点侵蚀着我的理智。
原来,我这一生凄苦,竟是因沦为他人争权夺利的工具。
父亲大概是看出我想拒婚的意图,在我开口之前,就将我的话堵进肚子里。
你一直爱慕太子,如今得偿所愿,不要不知满足,令我蒙羞和难做!
他甚至不问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委屈。
罢了,大不了我豁出这条命,总是要与他们拼一拼的。
我受这奇耻大辱,便是不能让他们按数还来,也得要个鱼死网破!
周太傅装得清风明月,却养出个禽兽色坯,强抢民女、伤天害理……好,那我将这事往前提一提,好好让他看看,什么叫色字头上一把刀。
我乔装去胭脂阁走了一趟。
两个姑娘将我围住,笑眯眯地问候我,既不过分讨巧,说出的话又句句甜得流蜜,京城数一数二的销金窟,体验果然不同凡响。
我找你们这儿说得上话的人。
一个姑娘摇着扇子,为难道:公子找我们妈妈?
妈妈平日里不见客的,公子若有要事,不如奴帮您传个话儿。
我掏出一锭金子撂在桌上,这顿摆阔摆走我小半私房钱,结果人家姑娘却只是笑一笑,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