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穗岁夏婧儿)热门小说大全_最新更新小说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穗岁夏婧儿)

小说推荐《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主角分别是穗岁夏婧儿,作者“穗岁”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穿成丑胖花痴纨绔女的连穗岁有三个目标。第一,洗白。第二,开医馆,悬壶济世。第三,配享太庙,流芳百世。奈何她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洗白,架不住某腹黑毒舌皇叔给她造谣。“连三小姐,本王昨晚表现如何?”“还行吧。”刮骨疗毒没哭没叫没用麻药,算一条好汉。“看来岁岁对本王不太满意,本王今晚定会好好表现。”某人笑得像只狐狸。上京城流言遍地飞,连穗岁才回过味儿来。不是,她只是治病救人,没扒衣裳,没有用强,没……她是......

点击阅读全文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是作者“穗岁”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穗岁夏婧儿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翁灵儿一头雾水,很是惊讶。“穗岁朝宋大人下手了?”她面上的震惊不似作假,成王的心放下去,把自己的苦恼跟她宣泄道:“外面的流言传得很凶,有人说她给我戴了绿帽子,这口气我要是都能咽下去,别人会怎么看本王?”他烦恼的不是穗岁的名声有多难听,烦恼的是闹这么大动静,他如果没有反应,别人会不会猜到他设计这桩婚...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

免费试读


“我没事。”

他只是在外奔走,身上被晒得很热而已。

但是从小在宫里长大,对女人之间的阴谋诡计,他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关穗岁的流言?”

他看着翁灵儿漂亮的脸,新婚燕尔,他自然不愿意怀疑她,可穗岁的话在他心里埋下怀疑的种子,不证实一下,心里不舒服。

翁灵儿面色未变,依偎在他身侧,好奇问道:“王爷说的是哪一桩?”

有关穗岁的流言太多了,多到很多人都听不全,除非有人专门拿本子记住,否则过几日,新的流言出来,旧的就被人忘了。

“穗岁跟宋靖为的流言。”

翁灵儿一头雾水,很是惊讶。

“穗岁朝宋大人下手了?”

她面上的震惊不似作假,成王的心放下去,把自己的苦恼跟她宣泄道:“外面的流言传得很凶,有人说她给我戴了绿帽子,这口气我要是都能咽下去,别人会怎么看本王?”

他烦恼的不是穗岁的名声有多难听,烦恼的是闹这么大动静,他如果没有反应,别人会不会猜到他设计这桩婚事的目的?

他跟穗岁的婚事是长公主撮合的,别人不会怀疑到他头上,但长公主那边肯定瞒不过去。

慧荣长公主虽然不问朝政,但是她的态度很重要,如果被她知道自己算计她,会产生什么后果?

……

成王这个狗男人疑心重,穗岁打发了他,心里也在思索着会是谁算计她。

当时在场的就几个人……

她最怀疑的就是翁灵儿,但她没有证据。

“晦气,小桃,咱们回去吧。”

就算真是翁灵儿在背后搞鬼,人家现在已经是成王妃了,只要人家不承认,她也不能拿她如何。

反正要买的东西也都买齐全了,午后的天气热,头顶的大太阳能把人晒晕过去。

一辆马车越过她们停下。

“连三小姐。”

青禾从马车上跳下来,福身道:“真巧,在这里遇上,长公主有请。”

马车里是慧荣长公主?

穗岁上前几步福身请安,慧荣长公主挑开帘子笑看着她。

“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街上?上来吧,我送你一程。”

慧荣长公主越看穗岁越喜欢,见她脸颊被晒得绯红,心疼道,“女孩子家,出门在外也不戴一顶兜帽,青禾,把本宫的兜帽送给三小姐!”

穗岁急忙推辞道:“臣女怎么敢抢您的兜帽……府上的马车就在前面,统共没几步路,不打紧。”

“你这孩子说话有意思,不能说抢,本宫赏的,长者赐不可辞,收下吧。”

青禾把兜帽递给穗岁,穗岁只好收下。

“多谢长公主赏赐。”

“上次你坐本宫的马车出了事,本宫还没上门看望你呢,不必谢,赶明个儿还得麻烦你,我让青禾再去府上接你,最近几天,我有点不舒服,你帮我看看,放心,不会少了你的诊金。”

慧荣长公主态度慈爱温和,穗岁应下来。

“好,那咱们就说定了。”

穗岁福身恭送,带上兜帽跟小桃爬上自家马车。

回府跟秦氏报备了一声,第二天早上,长公主府的马车早早地来接穗岁,马车到了长公主府,前面成王扶着翁灵儿也下了马车。

淦,怎么走到哪儿都能遇上成王那个狗男人?

穗岁坐在马车里没动,不想跟成王碰上。

但那两人杵在门口没进去,而是齐齐停下脚步回头看过来,似乎是在等她。

穗岁又墨迹了一会儿,成王等的不耐烦了,作势要往这边走,翁灵儿拉住她,派了身边的丫鬟过来。

“给连三小姐请安。”

人家主动派人过来打招呼,穗岁再不下马车就不合规矩了。

她不情不愿地从马车里出来。

“给王爷,王妃娘娘请安。”

穗岁不紧不慢地走上前去行礼。

成王哼了一声。

“谱摆得比本王还大,怎么,还得让本王和王妃亲自去请你才肯下车?”

成王这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穗岁心里吐槽,面上笑着说道:“那多不合适,臣女昨天逛街时遇上了一个咬人的疯狗,晚上吓得没睡好,刚才在马车里睡过去了,没瞧见王爷跟王妃。这厢先给王爷和王妃娘娘赔个不是。”

仗着成王听不出来,她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成王很怀疑她说的疯狗是指自己,但是他没证据。

“王爷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连这点儿虚礼也要计较的吧……”

他要是计较,等于承认自己小肚鸡肠。

成王觉得憋得慌,穗岁脸上的春风得意看起来怎么那么刺目?

“三小姐怎么能这么揣度王爷呢?”翁灵儿体贴道,“王爷若真的计较,三小姐这会儿还能好端端站着?听说宫里惩罚不懂礼数的宫女用得最多的惩罚就是罚跪,烈日下晒一天,得脱一层皮,王爷宽厚,妹妹还不快谢恩?”

淦,仗势欺人是吧?

穗岁深吸一口气,恭敬福身道:“臣女多谢王爷王妃娘娘宽厚。”

成王出了一口气,舒坦了。

“免礼吧。”

他带着翁灵儿走在前面,穗岁磨磨唧唧地跟在后面,看两人穿得光鲜亮丽洋洋得意,心里想着哪些毒药能让人肠穿肚烂而亡,还让别人抓不到证据……

小打小闹,不牵扯到原则问题,这口气她先忍了,别落到她手里!

哼!

“呦,今天怎么都来了?”

慧荣长公主瞧着一起走来的三人,担忧的目光穿过成王夫妻俩落在穗岁身上,青禾附耳把刚才门口发生的事情告诉她,她用目光询问穗岁要不要她帮着出一口气。

穗岁微微摇了摇头,跟成王夫妻俩一起给她见礼。

这孩子,是个懂进退的。

慧荣长公主对穗岁的欣赏多了几分,开口道:“都免礼吧,岁岁到本宫身边来。”

她无视翁灵儿的示好,拉着穗岁的手心疼道,“怎么瘦了这么多?你爹娘不给你吃饱饭?”

穗岁知道长公主在给她撑腰,感激道:“长公主不觉得臣女瘦下来好看一点嘛。”

长公主打量着她,点头道:“确实,瘦下来看着精神。”

比起刚穿越过来那阵儿,穗岁已经瘦了不少,老实说,她底子不错,皮肤白皙,双目有神,她现在的体型比正常人仍旧胖不少,但是已经不会令人讨厌。

看起来白白净净,圆润可爱,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垂在脑后,简朴的衣裙配上简单的发饰,让人感觉很舒服。

不过讨厌她的人仍旧讨厌她。

成王开口说道:“姑母,听说您总是头疼,灵儿特意给您做了一枚方枕,里面填充了能安神的药材。”

下人把绣着风荷的枕头拿上来,青禾上前接过,呈送到长公主面前。

长公主看了一眼,赞道:“绣工不错。”

得了夸奖的翁灵儿含蓄道:“妾身献丑了。”

“长公主您头疼吗?我帮您按按!”

安神的药材不如按摩加针灸效果显著,得了长公主的首肯,穗岁手指按在长公主头顶的穴位上,轻轻揉捻。

小说《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