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王爷宠妃入骨》晏南柯宫祀绝全集免费阅读_病娇王爷宠妃入骨全章节阅读

以晏南柯宫祀绝为主角的穿越重生小说《病娇王爷宠妃入骨》,是由网文大神“云筝”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原来,那个她误打误撞错嫁的夫君并非她所想的那般冷血恐怖,而是真的将她宠入骨中原来,自己疼爱了十数年的妹妹并非亲生,而是仇人之女原来……那渣男利用自己,只为了得到自己身上能够让人脱胎换骨,传闻中的凤凰血脉!浴火重生,踏血归来,晏南柯擦亮双眼,护家人,争权势,她要让所有恶人付出代价谁料在她眼中病娇王爷忽然改了性子,天天黏在她身边不撒手,将她宠上天,谁敢伤她一根汗毛,他必让其尸骨无存,后…

小说:病娇王爷宠妃入骨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云筝

角色:晏南柯宫祀绝

穿越重生小说《病娇王爷宠妃入骨》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云筝”。精彩内容:晏南柯圣京第一美人的称号,绝对名不虚传。哪怕是素颜之时,也会让人移不开眼,更何况精心打扮了一番。美眸中夹杂着一种冷傲凌厉,带着几分平常女子没有的英气,尤其是她身材高挑,比一般女子个头高上半分,腰肢却不盈一握。长腿,纤腰,行走之间自带气势,晏南柯见周围的人都在打量她,丝毫不怯场的抬起下巴,樱唇轻启:“不劳烦王爷的人动手,我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宫祀绝凝视着她,一双漆黑双眼倒映着她的影子,略显意外,可是下一刻,他声音冷寂的对四周道:“看了王妃的人,自己把眼睛挖出来!”那些下人面色惨白,颤抖的双手就要动手,晏南柯知晓宫祀绝的性情喜怒无常,唯有她的话他能听进去一点晏南柯慌忙开口:“等等……

评论专区

变异的万法之书:书名五星好评,我想起了变异的太阳圣徽

万千之心:越来越烂了。召唤梦魇开始就不行了。召唤梦魇之前的书能看300章,300章后崩盘!现在不说300章,就是100章都看不下去了!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女主三观很正,不嫖不苏,自立自强.所以也导致步步维艰.活的有些憋憋屈屈,做事带点小猥琐的屌丝女主,但是始终保持自己的道德底线,不祸及无辜,为宿主考虑身前身后事,

病娇王爷宠妃入骨

《病娇王爷宠妃入骨》在线阅读

第3章 不准让人看

晏南柯圣京第一美人的称号,绝对名不虚传。
哪怕是素颜之时,也会让人移不开眼,更何况精心打扮了一番。
美眸中夹杂着一种冷傲凌厉,带着几分平常女子没有的英气,尤其是她身材高挑,比一般女子个头高上半分,腰肢却不盈一握。
长腿,纤腰,行走之间自带气势,晏南柯见周围的人都在打量她,丝毫不怯场的抬起下巴,樱唇轻启:“不劳烦王爷的人动手,我已经将自己收拾好了。”
宫祀绝凝视着她,一双漆黑双眼倒映着她的影子,略显意外,可是下一刻,他声音冷寂的对四周道:“看了王妃的人,自己把眼睛挖出来!”
那些下人面色惨白,颤抖的双手就要动手,晏南柯知晓宫祀绝的性情喜怒无常,唯有她的话他能听进去一点
晏南柯慌忙开口:“等等。”
宫祀绝挑眉看她,伸出手轻柔的撩开她额前的发丝,那动作温柔,宠溺,就像是在对待自己的掌上明珠。
可是,却让晏南柯有一点儿心惊肉跳,毕竟她记忆中有一次看到宫祀绝特别喜欢一只狐狸,那段时间天天抱在怀中抚摸,吃的用的也都是最好的,可没过多长时间他腻了以后,那只狐狸就成了挂在他脖子上的一张狐皮围巾。
晏南柯小心翼翼道:“今天是咱们的新婚大喜,见血的话有些不吉利,不如就将他们赶出去罢了。”
那些下人跪在地上,听到王妃求情,差点痛哭流涕。
他们究竟犯了什么错,不过是多看了一眼王妃而已,居然就要被挖掉眼睛。
宫祀绝想了想,那张脸过于平静,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好看的像一张玉雕:“好,听你的。”
宫祀绝挥了挥手,处理完那些不长眼的下人之后,眯起眸子抬起手擦拭着她脸上的妆,晏南柯被搓疼了,一把抓住他的手,“别弄了,疼。”
她唇上还有昨晚被他咬破的地方,一碰触就刺痛的不行,宫祀绝闻言,握住她的五指,将她直接拉到自己面前,然后用力将她吻住。
晏南柯一点儿也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她心跳加速,脸颊绯红,让她更添娇媚几分,可是下一刻,感觉唇上她好不容易涂好的口脂已经消失不见。
宫祀绝眼底更加深沉的盯着她:“除了本王,不准让人看。”
晏南柯解释:“我是晏家嫡长女,不能失了我晏家的将门风范,一会儿要面见皇后娘娘,我如果依旧狼狈不堪,不但让人看了我的笑话,也会给王爷您丢脸。”
宫祀绝目光冷冽,“可以,谁看你,本王杀谁就行了。”
晏南柯:“……”
和这男人,千万不要试图讲道理。
为了防止出现那种惨状,晏南柯迫不得已的戴了面纱。
一行人上了马车,直奔着皇宫行去,凤鸣宫奢华大气,处处充斥着一种书卷气,温润素雅,空气中都飘着阵阵兰花香气。
一道穿着正红色凤袍的身影在大殿正上方坐着,从容沉稳,有着一种华贵非凡的气场。
皇后浑身上下都带着各种价值连城的珠翠,虽然上了年纪却也保养得当的面容上,露出一抹温和笑意。
“绝儿,看来昨夜你与王妃都累了,本宫和天齐他们等你多时了。”
宫祀绝回礼,声音清冷平淡:“让皇后娘娘久等了。”
就这么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他便不再多言。
晏南柯则是跟在他身后,抬起头的瞬间,就看到了晏如梦。
杀意和浓烈恨意顷刻间占据她的眼眸,若不是蒙着脸,这一刻的狰狞表情差点儿泄露出来。
她恨不能扑上去将她活活咬死!
父母被活活凌迟,就是因为她告的状,她被剥皮拆骨,就是她下的手。
即便是死后,她连她的尸骨都不放过,那已经镌刻在灵魂上的恨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头脑空白,差点儿伸出了手。
晏如梦也看到了晏南柯,见她极为生气的瞧着自己,她立刻露出柔弱,内疚的表情,“还请姐姐别生如梦的气,如梦也是迫不得已,让姐姐受委屈了。”
她眼圈微微发红,顷刻间梨花带雨。
晏南柯听到这很是耳熟的话语,忽然想到,上辈子晏如梦也说过同样的话,那时候她是真的觉得晏如梦和她一样可怜无助,只是被迫嫁给太子。
可谁能想到,在这柔弱的外表下,居然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一不小心就会被她拆吃入腹。
宫天齐显然心疼了,拿起自己的袖子帮晏如梦擦眼泪,“梦儿,是她先坏了名声,与你何干?”
宫天齐声音冰冷,他一身月白锦袍,站在那儿长身玉立,那张脸很是刚毅俊美,蜜色肌肤更是特别着女子喜欢。
相比较下来,宫祀绝的皮肤过于白皙,那张脸更是雌雄莫辩,虽说不可能将他那锐利气息认成女子,却极为绝色倾城。
就连晏南柯自己,都说不清她和宫祀绝究竟谁更美一些。
收回思绪,晏南柯突然笑了:“妹妹多虑了,我很满意皇上赐下的这门婚事,绝王殿下乃是人中龙凤,我能够嫁给他,是荣幸,我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觉得委屈?”
宫祀绝微微侧头看向晏南柯,冰冷的目光中骤然间划过一道欣慰之色。
晏如梦目光之中稍微流露出一点儿意外,不过很快回道:“都怪我寿宴那天笨手笨脚,害的姐姐为救我出了事,否则也不会坏了你与太子殿下间的婚约,如梦对不起姐姐。”
这话听起来是在真诚道歉,可实际上她重点提及婚约二字。
晏南柯明显察觉到身边越来越冷厉的气息,侧头一看,果真看到了宫祀绝透着深邃眼神的脸。
暗色眸光翻滚着无尽波涛,好似万丈深渊,随时都可以将人吸进去。
原来她这是在挑唆她和宫祀绝的关系,亏的她如今才能看透真相,上辈子还因为她这句道歉,认为掉进湖水之事确实是她不小心为之。
现在想想,她真是愚蠢至极。
晏南柯心中暗笑,突然当着众人的面,主动拉住了宫祀绝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