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宇洪承畴(重振大明)全文免费阅读_朱宇洪承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朱宇洪承畴是小说推荐小说《重振大明》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韭菜东南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穿越回明末,崇祯、多尔衮、李自成、张献忠、且看如何在这天崩地裂、枭雄奸雄并起的大时代中,卷起千堆雪!…

小说:重振大明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韭菜东南生

角色:朱宇洪承畴

你喜欢看小说推荐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韭菜东南生”的一本新书《重振大明》。故事精彩片段如下:早朝见礼完毕,崇祯转回文华殿,朝议这才算正式开始。崇祯龙椅前左侧摆了一张小案几,那就是朱慈烺的位置了。朱慈烺坐好了,眼观鼻鼻观心。无数双眼睛看着呢,他必须做出皇太子应该有的样子来。“百官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评论专区

不可名状的日记簿:虚拟影响现实如果写的不好那会是很大的毒点,为啥作者们都喜欢跳这种坑了,在真实世界和**一起对抗怪物后故事的趣味性就下降了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这文笔,让人头疼

我不当明星:第一章就看得不是味,开头三章后完全看不下去了,主角一种强行装逼的感觉,比那些恶搞装逼的作品还令人难以忍受

重振大明

《重振大明》在线阅读

第三十章 自保之策

  早朝见礼完毕,崇祯转回文华殿,朝议这才算正式开始。

  崇祯龙椅前左侧摆了一张小案几,那就是朱慈烺的位置了。

  朱慈烺坐好了,眼观鼻鼻观心。

  无数双眼睛看着呢,他必须做出皇太子应该有的样子来。

  “百官有事早奏,无事退朝。”

  王之心行礼如仪的大声宣讲。

  “臣有本。”

  不等王之心话音落下,就有一个人急慌慌地从武班之中闪了出来。

  百官一看,都是吃惊。

  居然是英国公张世泽。

  张世泽也是大明世袭的勋贵,不过和朱纯臣徐允祯不同,除了祖上的功劳之外,他英国公府还有一个现今的功劳,那就是崇祯继位时,是他爷爷张维贤亲自带兵护卫崇祯进入皇宫,并且将崇祯送到龙椅上的,他英国公府有拥立之功,如果不是张维贤的支持,崇祯当初能不能顺利继位,还是两知呢。

  因此,崇祯对英国公府非常恩宠,只是因为张世泽年纪小,二十岁还不到,不然崇祯早给他安排职务了。

  见张世泽出列,崇祯也是吃惊。张世泽连早朝都很少参加,用不说奏本了。

  “臣是代阳武侯上书的。”

  这么多人看着,年轻的英国公有点脸红,赶紧从袖中取出一本奏折,大声朗读起来:“臣阳武侯薛濂泣上……”

  听了几句,满朝文武更是吃惊,因为这居然是薛濂的请罪书。

  “……罪臣任神机营指挥使三年,唐突孟浪,辜负圣恩,夜来思想,心锥之痛,更胜肱骨。为报君恩,罪臣愿散尽家财,店铺,田地,金银,典尽当光,共计十万两……”

  阳武侯居然要把全部财产都捐给朝廷!

  朝堂上微微骚动。

  崇祯先是惊,后是喜,想不到阳武侯这般识时务,除了侯府,居然将其他家财都捐出来了!如此,大家都有面子,贪墨误军之罪,也可不必跟他计较了。

  朱慈烺心里明白,这应该就是李守锜教给薛濂的自保之道。

  李守锜还算是一个智者。

  如果在场的贪官都能交出赃款,不见刀血,朱慈烺愿意向父皇上表,赦免他们过往的全部罪行。

  当然了,也就是崇祯,如果换成洪武皇帝朱元璋,散尽家财又怎样?你耽误我神机营三年,坏了多少事?区区十万两银子就想免罪?门都没有,该杀还是要杀!

  英国公念完薛濂的奏折,又掏出另一本奏折,咽了口唾沫,继续念:“臣李守锜……”

  原来襄城伯李守锜也上奏章了。

  李守锜曾经担任过京营总督,现在京营糜烂,训练废弛,他深为“愧疚”,愿出五千两银子,以解圣忧。

  “好!不愧是襄城伯。”

  崇祯大为感动。

  朱慈烺心想,果然老奸巨猾,只用区区五千两就为自家赢了一个好名声,还把朱纯臣和徐允祯架到火上烤了。

  两份奏折一念完,百官之中,最尴尬的就属朱纯臣和徐允祯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薛濂和李守锜会来这一招!

  在勋贵中,他们两家是一派,而李守锜薛濂加上英国公是另一派,老英国公张维贤临死前,将孙子张世泽托付给李守锜,要张世泽万事多跟李守锜请教,这件事在京师不是什么秘密。张世泽虽没有什么能耐,但却紧守爷爷的遗训,一直唯李守锜马首是瞻,今日他在殿堂上宣读这两份奏折,显然是李守锜的意思。

  张世泽念完奏章就退回去了,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看向了朱纯臣和徐允祯。

  京营出了这么大的乱子,神机营指挥使薛濂散尽家财,早已经退休的老总督李守锜出了五千两,且两人一人是侯,一人是伯,俸禄比国公少的多,那么,现任的京营总督、提督的两位国公,事情的直接负责者,朱纯臣和徐允祯该出多少呢?

  徐允祯已经是满头大汗了—骆养性要的那二十万两银子,他咬咬牙,和朱纯臣一人一半也就承担下来了,但想不到早朝之上还有这么大一个“坑”等着他们。李守锜,这个老混蛋,事先也不跟我们商量,你这是要我们死啊!

  朱纯臣额头上也有细汗,不过他表情却镇定的多,百官看过来时,他跨步闪出人群,对龙座上的崇祯深深一躬:“臣也有本。”

  崇祯微微点头。

  “臣朱纯臣,徐允祯……”

  朱纯臣掏出奏章念,但不是捐银子,而是向崇祯请罪,自请辞去京营总督提督,并提请太子到京营抚军。

  朱慈烺心中一跳:我靠,这两个家伙也想把我架在火上烤啊!

  虽然他对京营总督的位置势在必得,昨晚父皇也答应他了,但他却不想将此事放到朝堂上讨论,只要今日早朝散去,父皇直接下旨,他火速到京营就任就好,到时就算朝臣们反对也晚了。

  但想不到,朱纯臣和徐允祯居然在朝堂上提出来了,这样一来就掀起了风浪,如果朝臣们激烈反对,父皇就没有办法直接下旨任命他为京营总督了。

  朝堂一阵骚动。

  大明开国以来,太子监国是常事,但太子到京营抚军,也就是担任京营总督,却是从来都没有的事。

  “臣反对!”

  果然,朱纯臣刚念完奏章,就有一个朝臣跳了出来,大喊反对。

  朱慈烺循着声音看过去。

  不认识,不过从袍子的颜色和补子来看,不是大官。

  后来他知道,这人叫方士亮,是兵部给事中。

  “太子乃国之储君,当学治国理事之策,行军治武,非太子所为也,因此臣以为太子不宜到京营抚军,京营总督,还需依照祖制,从勋臣贵戚中拔选!”方士亮大声说。

  “臣附议!”

  “臣附议!”

  一大堆的小官都跳出来附议。

  都他么的是言官。,

  亏你们饱读诗书,竟然连朱纯臣转移视线的伎俩都看不出来!

  朱慈烺心里恨的牙痒痒,表面却不动声色,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在观察着内阁四臣,还有兵部尚书陈新甲,他们五人,才是这殿堂之中举足轻重,足以影响父皇态度的人。

  崇祯皱起眉头,刚刚进账十万五千两白银的喜悦,一下就消失不见了,目光看向朱慈烺,像是在说:看见了吗我儿,昨晚不是我犹豫,而是朝臣们未必认同啊!

  “臣以为,英国公张世泽年少英武,智谋不凡,是京营总督的最佳人选!”

  又有一官员跳了出来,但这次不是大喊反对,居然开始举荐人选了。

  如此一来,就好像朱慈烺已经出局,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中一样。

  朱慈烺心中恼火,这些言官太可恶了,自己谋划一个月的事,几乎要被他们破坏殆尽了。

  又隐隐觉得,推荐张世泽的人,一定是老狐狸李守锜安排的。现在朱纯臣和徐允祯倒了,最适合担任京营总督的勋贵,其实是恭顺侯吴惟英,但吴惟英祖上是归顺的蒙古人,不属于朱纯臣一派,也不属于李守锜一派,在勋贵中属于“孤鸟”,如果他成了京营总督,李守锜得不到什么好处。但如果是英国公张世泽,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张世泽对他言听计从,李守锜坐在家中就可以遥控整个京营。

  “臣举荐恭顺侯吴惟英!”果然,也有人跳出来举荐吴惟英。

  “英国公合适!”

  “恭顺侯恰当!”

  站出来的人越来越多,太子已经完全被甩在一边。

  事情危急了,朱慈烺看向兵部尚书陈新甲。

  陈新甲堪用不堪用,就看他这一次的表现了。

  陈新甲脸色有点难看,尤其是发现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太子任命的居然是自己属下,兵部给事中方士亮时,他气的都想要冲过去,甩方士亮一巴掌。但他身为兵部尚书,其实却管不到方士亮,历史上,他只所以下台,就是被方士亮弹劾下去的。

  当朱慈烺向他看过来之时,他立刻就明白朱慈烺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