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晚沫小十)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选择登基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芦晚沫小十)全本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小说《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选择登基》,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芦晚沫小十,由大神作者“沫小十”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女强文+不墨迹+性格成长+非系统」
又名《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要做女帝》《三国的模拟经营,骑马与砍杀》《我在大汉,买下三国》《女帝的御夫之术》
芦晚穿越东汉末年,三国时代
她十岁拜入华佗门下,学的一身医术
师傅待她不薄,为了保护师傅平安
带着师傅四处躲避曹操
谁知女扮男装竟然意外结缘曹植…
可她悲愤的发现,当乱世来临
学医并不能救大汉
她奋起反击
当上县令后,开始了经营帝国
朝着女帝的目标前进!!!

小说: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选择登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沫小十

角色:芦晚沫小十

评论专区

还真道:都市修真,完结。大水粮草,主角沙发果断,文笔也给力,就是为什么好水啊

三国之召唤猛将:看到系统就毒翻了

神级幸运星:老司机的爽点

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选择登基

《三国:学医救不了大汉我选择登基》精彩片段

第4章 你们只需把酒准备好

曹植赶忙拦住乐进。

转头对着芦晚问道,“芦公子,这个小姑娘如何?”

芦晚叹了口气,“鱼翔脉,浮而无力,时有时无,如鱼之翔水,称为十怪脉。简而言之,就是她的心有问题,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

她其实很好奇,先心病的小孩,在这个时代没有药物干预的情况下,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李典点点头,“舍妹从小体弱,早年时碰到一个药仙,开了一副药方吃了过后有所好转,只是不能随意跑动。”

“为何不继续吃?”芦晚发问。

“那药仙说只能吃到十岁,十岁后切记不可再吃,否则适得其反,她今年都十一了。

“这两年我看她整日身体难受的紧,就没听药仙嘱咐给她继续服用,哪知道情况越来越糟。”

芦晚听闻后,陷入沉思,十一岁看着却只有八九岁的样子。

确实体质太弱了,她现在心脏孱弱无力,心率不齐。

如果给她加猛药,负担过重,估计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

“可有之前药仙的方子。”

李典提笔刷刷刷写过一张单子。

“蟾酥、肉桂、丹参、当归、麝香、人参。”

芦晚看着方子,此方子都是增强心肌力量,改善心脏供血不足的药。

那为何要十岁为限呢?

她再次陷入沉思,随后恍然大悟。

果然是一个高手,十岁只是一个区间概念。

幼儿时心率快,心脏跳动孱弱。

这药方增强心脏泵血的同时,也将小孩的身体掏空。

不过此人辅以人参为能量,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

如今青少年时,心率慢,心脏跳动有力量了,就算不吃药活个两三年没问题。

但因为身体长期靠外物滋补,本身底子很弱。

继续服用此药增强心脏力量,使得心脏负担过重,盛极必衰。

反而会恶化病情,导致现在的心脏衰竭。

她边思索,边点头。

乐进在旁边几次都想过去,不过被曹植牢牢拽住。

“你点啥头啊,就没有啥续命的法子吗?”

乐进单手按着佩剑,压着声音朝着他问道。

芦晚现在头大如斗。

这个女孩的情况,目前不适合用药物控制了。

常年服药,体质弱化到一定程度,估计肝肾负担不了药物的毒性,什么药可能都会起到反作用。

只能用针灸,改善心率问题,慢慢养着身体。

等体质好点,再辅以药物,活个十年没有问题。

可针灸她只学到师傅皮毛,这女孩儿情况特殊,非在胸前下长针不可。

那可是剑走偏锋,她万万不敢施针,一不小心就给人扎死了。

可把师傅请到这曹营来,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说好了带着师傅躲着曹操走,这怎么老是往火坑里带啊。

但不治疗,这曹营她又没本事只身闯出去。

李典看着乐进动作过激,也靠了过去,拍着他的肩膀。

对着他说道:“文谦,不要为难别人,舍妹的病我很了解。

“只是从父临终托孤,我自幼孤独,她也就是我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曹植听的一愣。

李典的生平他大概听哥哥曹丕提起过。

幼年时父母早亡,跟着叔父李乾长大。

叔父新平二年被杀,建安五年从兄李整也死了。

至此本亲就只有这个从妹李萱萱了。

但亲口听他提起,曹植又是一番别样滋味。

芦晚听的心里一紧。

她心软,听不得这些。

想着十岁那年干咳到吐血晕厥,她的母亲也是夜夜泪流到天明。

这也是她下定决心拜华佗为师的原因,就是要她爸妈长命百岁。

也要让她师傅活着,她心一硬,还是不救。

李典对着曹植和乐进两人拱手道:“我准备向主公告假两年,带着她四处走走。

“如今这天下虽乱,但风景却依旧优美无比。

“她曾说过想看那敦煌的曼妙沙海,去骑骆驼;想看那赤壁的惊涛骇浪,坐那惊险的渡江帆船。

“她从小玩不得这些,连骑马都不行,现在我便任由她去。”

芦晚听闻,瞬间破防了。

长兄如父四个字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它的本意并不是年纪比你大,有资格去控制你的行为,压迫你的思想。

而是实实在在帮你抵御灾祸,带你完成心愿,这才是它的本意。

芦晚开口,“她现在的状态,如果不及时治疗,最多活过一旬。”

说出来她突然觉得有点不合时宜,但话已说出口,收不回来了。

李典瞬间面色苍白,嘴唇发青。

乐进呵骂一声,拔出佩剑,“你这厮,哪壶不开提哪壶,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曹植死命攥着他的手。

芦晚冷哼一声,“不过我认识一个神医,现在正在徐州平昌附近问诊,能救她。”

乐进赶忙变脸,把佩剑朝地上一扔。

“芦公子说话别大喘气啊,神医好啊,你把他叫来,我就不砍你。”

李典捂着胸口,等了片刻才缓过气来,朝着芦晚施了一礼,“有劳芦公子。”

芦晚摸着下巴,“不过,并不是免费问诊的。”

曹植扬着下巴,“钱有。”

芦晚摆手,“倒不是钱的问题,我只要酒,诊费三十斛杜康酒。”

她心里默算,这时代一斛约三十八斤。

三十斛也就一千一百斤左右。

看着多,实际这个时代杜康酒水分极重,酒精浓度只有三四度。

十斤才能蒸馏出一两酒精。

三十斛全部蒸馏成酒精,除去损耗,也就只有十斤而已。

不多不多,治个心脏病,这个数很便宜了,芦晚如此安慰着自己。

乐进也在心里盘算。

杜康酒一斛,需要五斛粮食酿造,相当于总共需要一百五十斛谷粮。

而他一月俸禄才一百八十斛粮食。

光诊金还不算抓药,就快要他一月俸禄了。

但他乐进是何人?

曹操手下第一梯队的将领,薪资算得上是整个国家前列。

要是那普通刀笔小吏,三斛一个月的薪资。

光这诊金,怕不是得不吃不喝四年才够?

乐进想通此处,脸色涨红,“你怕不是去抢。”

芦晚没理他。

曹植摆手,“无妨,也就三十斛杜康而已。”

芦晚点头,“我回去请神医,你们把酒准备好。”

“可听芦公子所言,舍妹只能坚持一旬?”李典开口。

“步行而去,来回需七日,赶得及,”说着她便要走。

乐进一把拦住他,“不是我不信你,只是这回行路途艰难,附近又有流寇,不妨我叫人护送你回去请神医?”

芦晚心道,你这哪是护送,摆明了找人看守着我。

这乐进再三言语刺激,喊打喊杀,纵使好脾气的芦晚也不免有三分火气。

她冷哼一声,开口奚落道:“将军,这倒不必,我手上的功夫你是领教过的,真想跑,你手下那几个大头兵,可奈何不了我。”

乐进涨红了脸,想给他顶回去,可又发现他说的是实话。

现在有求于人,总不至于把人捆着回去,传出去他乐进也就不用做人了。

而此地处于战区,他与李典都有公务在身,无法随意脱身做这些与战事无关的事情。

营帐内,各怀心思,大家都不说话。

气氛逐渐变得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