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沈南胭付钰笙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沈南胭付钰笙是古代言情小说《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五棵松”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一朝醒来,沈南胭发现自己穿越成了话本中一个任人欺辱的炮灰哑女,还好自己曾经是个大祭司,医术,摄魂不在话下
只是这位纨绔的世子殿下,她只是想治疗好自己的嗓子而已,原本应该对自己恶言相向的世子,为何因为一个梦对她纠缠不清,由针锋相对到上门提亲……
付钰笙作为南阳侯府世子,对一个哑女念念不忘,简直匪夷所思,可是抱着自己的世子妃,他真香了……

小说: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五棵松

角色:沈南胭付钰笙

评论专区

我有女主光环[快穿]:寡淡无味

大时代1958:最后说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管某些人在书评区怎么大喊大叫,也扭转不了5星,4星评价占大多是的现实

为比东京还热的二次元献上新片:穿越者卫宫士郎在二次元世界拍电影的故事——电影就是动漫。说白了,就是把这个世界的动漫改成了那个世界的电影。故事本身其实挺不错的,算是粮草,更新太慢扣一颗星。

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

《一睁眼,我成了纨绔世子的小宠妃》精彩片段

第5章 跳梁小丑

丫鬟手捧一身湖蓝色的衣袍跑来,脸上的谄媚掩都掩不住。

沈南胭立在原地,静观其变。

只见沈北脂平撇了那衣袍一眼,而即讽刺道:“不愧是鄙妓之女,尚未议亲便同男人厮混。”

正说着,那藏獒忽然疯了一般冲向院中的枯树,不过几下便将树下埋的药渣扒了出来,追过去的丫鬟见状,惊喜大呼:“郡主,是药渣。”

“哦?”沈北脂扯了扯嘴角,不急不缓走近沈南胭,低声道,“私通外男,暗中喝避子汤,你觉得你生还的可能性是多少。”

不过简单一句,便给那凭空被挖出来的药渣定了性。

沈北脂是故意的。

沈南胭不做反应,就好似沈北脂是个跳梁小丑一般,这个认知让沈北脂当即沉下脸色,不多时又薄凉一笑:“我倒要看看你能假装多久的冷静。”

沈北脂拍了拍手,一打手便压着不断挣扎的药童走了进来。

沈南胭瞳孔微缩,隐隐猜到了沈北脂的用意。

仆人给沈北脂搬来雕花贵妃椅,她顺势坐下,将丫鬟找出来的衣服扔到药童的面前:“这可是你的?”

药童捡起衣服看过,实诚点头应下。

沈北脂勾了勾手,当即便有几个打手出现将药童摁压在了地上,药童不明其意,苦苦挣扎。

“咿呀咿呀……”沈南胭终于有了动静,她快步走向药童的位置,却在半路让一打手拦了下来。

打手的视线触及沈南胭的双目,沈南胭下意识想用摄魂术,可最后又生生忍了下来。

不行,现在人太多,贸然使用摄魂术只会适得其反。

“将这个勾引大小姐的贱奴杀了。”沈北脂云淡风轻开口,眼里满是恶劣。

压着药童的打手当即压掌拍向药童的脑袋,沈南胭费力踹倒拦在身前的打手,却只见药童的脑袋遭到重重一击,鲜血顺着头上的纹路流下,缓缓滴落在地上。

药童未来得及闭上的眼中充满了疑惑,不解自己为何要遭此罪,为何会背上勾引大小姐的罪名。

“嘭……”他的脑袋重重砸在地上,那死不瞑目的双眼,正对着沈南胭的方向。

“你看,对你好的人,我用点法子就能轻易要了他的命,你拿什么跟我比?”沈北脂的脸上端着高傲,一点儿也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愧疚。

沈南胭脑海中那条紧绷的弦瞬间就断了,她像疯了一般,双目赤红冲向那打死药童的杀手,只需简单一招便轻易将人打倒。

“大小姐疯了,拦住她。”沈北脂平静开口,打手瞬间蜂拥而至。

这边的动静很快引来昭郡王夫妇,二人进来时,只见沈南脂动作狠厉地折断了一个打手的胳膊,那身上仿若历经鲜血杀戮的杀意,让人止不住心惊。

仅剩的理智让沈南胭未曾对沈北脂动手,可这不代表她会善罢甘休。

将手上的鲜血在打手的尸体上擦净,沈南胭泛着诡异光辉的目光看向沈北脂,沈北脂心下打颤,忍了忍才没让自己露出害怕的神情。

府医匆匆赶来,于众多尸体中一眼看到药童,他急忙冲了过去,可药童的尸体的已渐渐冰凉。

“我为王府兢兢业业多载,可你们不问青红皂白便杀了我的徒弟,这便是王爷给我的?”府医目赤欲裂,猩红的双眸让人心生惧意。

“他……他同大小姐私通,死了又何妨?”沈北脂的丫鬟壮着胆子道。

府医同沈南胭同时看了过去,丫鬟当即畏惧退下,但还是瑟缩着递上药渣:“此乃避子汤……”

“滚。”府医奋力挥倒丫鬟,抱起药童逐渐僵硬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出去。

“哈哈哈……”沈南胭大笑起来,待府医的步子踏出院子,笑声戛然而止,冷着脸自尸首中踏过。

途径沈北脂时,沈南胭步子微顿,微侧脑袋对着沈北脂露出诡异一笑。

沈北脂一惧,待到恼怒看过去时,沈南胭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房门口。

身后隐隐传来袭湘音不满的嗔怪,沈南脂却不在乎了,她缓步走向捂在被子中的锦华,一把掀开薄被,便见了锦华那张被长满红疹的脸上惊恐连连。

见沈南胭面上杀意,锦华忍不住往床角缩去,更是用自己那可笑的身份说起了事。

“你别过来,是郡主逼迫我藏的衣服,我不是诚心的,你要找就去找她,都是她……都是她……”

锦华怕到口不择言,沈南胭却像是没听到一般,用力拉开了锦华护在头上的手。

“啊……”锦华对上沈南胭的眼睛,脑袋顿时就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她止不住惊叫,可声音逐渐弱去。

锦华疯了!

消息传出来时,昭郡王府上的人皆说是让沈南脂给吓的,可无人能证实此话的真假,只因沈南脂消失了。

自那日沈南胭入了锦华的房门后,再也没有出来。

沈北脂顺势以杀人潜逃将沈南脂告上了大理寺,那满院尸首皆是证据,大理寺介入调查,一时之间,沈南胭由一个名不经传的小人物,成了上京人人畏惧的杀人狂魔。

无人真的见过沈南胭真的杀人,可一张口就好似恨不得杀了沈南胭一般。

彼时,人人得而诛之的沈南胭顺利翻进了南阳王府的后宅,她轻松打晕一婢子,将婢子的衣服换上后寻到了王府的药阁处。

南阳王世子善医,故府内的药阁不似昭郡王府那般没什么人。

药阁中有不少婢子在帮忙,沈南胭混在其中,再加上其抓药的娴熟手法,纵使有人见她面生,可也没有人生疑。

“听说世子爷寻来的竹颜草就放在药阁的小药房内,我好想去看看。”

“你疯了吧?世子爷的东西哪是你我能肖想的,再说了,那竹颜草可是美颜圣物,定是要献给宫里的贵人,去看看?我看你莫不是想起看看自己的死期。”

沈南胭将身旁两个婢子的低语尽数收尽耳中,不动声色将药阁打量了一遍,又借着如今的身份在阁内转了一圈,最终确定了小药房的位置,只等夜幕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