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穿遇上胎穿》沈青青桃杳完结版在线阅读_胎穿遇上胎穿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胎穿遇上胎穿》,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沈青青桃杳,文章原创作者为“桃杳”,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胎穿】【双洁】【穿越】
什么,胎穿了?一出生就没了爹没了娘?
咦?这个小姑怎么如此聪明?
寺庙里那个整天拉着臭脸的人怎么如此惹人讨厌
天呐,失踪的大伯父一家带着一个同样是胎穿女的女儿回家?大伯家的女儿是福娃?有系统?是友是敌?
路上捡了只小野猫?小野猫会说话?
且看沈家村里发生的大小事

小说:胎穿遇上胎穿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桃杳

角色:沈青青桃杳

评论专区

变身女学霸:如果从中间果断太监掉不写,说不定还能封神。从某个时刻开始,吴笛就变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角色,吴迪开始成为男主,然后整本书就跟换了个人写似的,清新味全无,坚定百合文抄女神路线不好吗?为什么要作死呢。

超玄幻文明:真真正正的毒草!!一个中二病人的呓语!!!

战国明月:意难平!

胎穿遇上胎穿

《胎穿遇上胎穿》精彩片段

第3章 祈福

“这雪说下就下,还好今年收获了很多红薯,要不然这冬天可咋过。”沈大山絮絮叨叨的清扫着地上的雪。

“大哥,我还想着今日去山上的庙里给青青祈福,青青今天满月。”沈铁牛在屋顶上清理着积雪。

沈老头抽着旱烟坐在堂屋的门槛上说道:“老二,今日不准去,这么大的雪,山上本来就不好走。”

沈氏走了出来说道:“老二,屋顶上,你小心些。”

“诶,知道了,娘!”沈铁牛应道。

屋里,因为沈氏怕沈铁牛一个汉子不好照顾青青,于是一直让青青睡在沈氏的屋里…

沈明月坐在床上摸着沈青青说道:“小侄女…满月了。”

沈青青开心的晃着小手“哇哇”的发出声音。没想到已经来这里一个月了。

沈明月握住沈青青的手说:“别冻着。”

沈青青冲着这个小姑傻乎乎的笑着。沈青青觉得这个小姑说话有的时候不像个三岁小孩,难道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吗…

刘彩凤走了进来说道:“来,吃饭了…”

沈家堂屋里,众人皱着眉头。

“爹,我觉得雪再大,我还是得去庙里给青青祈福。”沈铁牛吃着红薯说道。

“可这雪一直下着,不见停,不安全,又冷。”沈大山被冻得通红的脸担心道。

沈铁牛穿着薄袄,脸上一样被冻得通红说道:“我还是想去。”

沈老头叹息道:“想去就去吧,等下把我的大袄穿上。”

刘彩凤走了进来说道:“爹,你把大袄给老二穿,你今日穿什么?”

沈老头说道:“没事,今日我也不去哪儿,我就在屋里待着。不出门。”

沈大山点了点头说道:“行,老二,等下我把你大嫂给我做的帽子拿给你。”

刘彩凤立即黑着脸,沈铁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说道:“谢谢爹和大哥,不需要的,走着走着就暖和了。”

“暖和?山上的雪更厚,更冷,老二,你就穿着你爹的大袄,等下我让你爹去床上捂着,出门你把你爹的帽子戴着…”沈氏说道。

沈铁牛擦了擦鼻子说道:“多谢娘。”

沈氏收拾着碗筷说道:“老大家的,还不去厨房烧水洗碗!”

刘彩凤一扭一扭的走了出去。

沈铁牛穿着大袄,戴着帽子出了门, 村里,只有几个在路上扫着雪的人,沈铁牛和他们打了招呼就刻不容缓的上了山…

沈铁牛揣着手,往四周看了看,树上都积了厚厚的雪,天上还飘着鹅毛大雪,沈铁牛脸上被风刮出几道血痕,沈铁牛缩了缩头喃喃道:“青青,我一定,一定要让你平安长大…”

“唉。”沈铁牛滑倒在雪地上,本来就很破烂的鞋子,如今更加破烂,露出了脚趾,干裂着。沈铁牛用手撑在地上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抬头望了望,快了,再坚持一下,就到了…青青…二娘…

屋里的沈青青,此时昏睡着。

“爹,小侄女…烫!”沈明月摸着沈青青说道。

沈老头裹在被子里,坐起来,伸出手摸了摸沈青青:“这孩子怎么这么烫!坏了!老婆子!老婆子!”沈老头大喊道。

沈氏跑了进来说道:“老头,咋啦!”

沈老头着急道:“青青发烫了!”

沈氏连忙摸了摸沈青青,冰凉的手触摸在沈青青的脸上,沈青青感觉好舒服…

“大山!大山!快去请大夫!”沈老头吼道。

沈大山跑出大门,刘彩凤此时走了进来:“娘,这要是老二回来知道青青发烫了,这…”

“你还不去打盆热水!”沈氏怒道。

刘彩凤又转身离开了…

山上…

沈铁牛已经不知道滑倒了多少次,脚已经红肿裂开,还流着血。沈铁牛跌坐在树干旁边,沈铁牛喃喃道:“我真没用,真没用…”

村里…

“顺叔!顺叔!”沈大山一直拍着门。

村里唯一的老大夫沈顺缓慢的打开门问道:“咋啦,大山?”

沈大山气喘吁吁的说道:“快随我去看看我小侄女,她发烫了!”

沈顺一听喊道:“老婆子,帮我拿下药箱,我去去就回!”

“这么冷的天,还出诊!”里面传来声音。

沈大山一直在门外等着,沈顺终于拿着药箱出来…

沈家…

沈氏一遍又一遍的用温水擦着沈青青…

山上…

沈铁牛找了个木棍,杵在地上,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终于到了庙里…

“施主。”一位僧人给了沈铁牛香。

沈铁牛拿着香,一瘸一拐的走了进去,跪在佛前闭上眼,心里默念道:青青一生平安…二娘…

旁边一个3岁的小男孩,穿着靴子,身上披着狐裘大氅,跪在蒲团上面,同样是祈求着什么…

沈铁牛与那个小男孩同时睁开眼,沈铁牛站了起来,那个小男孩也站了起来,一眼就看到沈铁牛的脚,小男孩皱着眉头,旁边一男子跪了下去,那个小男孩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沈铁牛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那个小男孩闭着眼,身边那个男子跑了出去。

“等一下,老哥!”那个男子追了上来说道。

沈铁牛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男子,那个男子从荷包里掏出五两银子说道:“这是公子给的。”

沈铁牛摆着手说道:“无功不受禄,谢过公子的好意。”

那个男子看着沈铁牛怎么都不接受这银子便想了想说道:“那等我拿一双我的鞋子给你…”

沈铁牛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说道:“谢谢小兄弟,不用了,我这就下山了,家中人还在等我。”

那个男子说道:“今日雪大,你这脚,怕是不好走下去。”

沈铁牛把脚往后缩了缩说道:“没事的,庄稼汉,不怕什么。”

只见沈铁牛一瘸一拐的出了寺庙。那个男子望着沈铁牛远去的身影,连忙回去禀告…

沈家…

沈顺把了脉又开了药…

“这是80文,谢谢你在这种天气出诊。”沈氏拿出钱说道。

刘彩凤接过药去厨房…

沈顺只接过70文说道:“都是一个村里的,那十文多了,现在日子都不好过,你们不用多给。”

沈老头说道:“顺兄,你收着吧。”

沈顺摇了摇头拿着药箱出了门。

沈大山连忙跟上去说道:“顺叔,我送你回去!”

山上…

沈铁牛又拿着木棍,杵着慢慢下山,忽然,脚下一滑,滚了下去…眼前一黑…

沈家…

沈青青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沈氏在一旁用手撑着脸睡着了,沈明月见沈青青醒来,开心的望着沈青青说道:“小侄女!”

沈氏心中一沉,惊慌的醒来,睁开眼睛看了看沈青青,放下心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沈青青眨巴眨巴的看着沈氏,这个奶奶虽然有点重男轻女,但是对人还是很好,刀子嘴豆腐心。

傍晚,沈老头穿着单薄的衣服坐在门槛上…

“爹,你别坐那儿了,别着凉了。”沈大山拿着帽子给沈老头戴上说道。

刘彩凤在屋子里哄着大毛…

沈老头皱着眉头,抽着旱烟说道:“这天要黑了,老二怎么还没有回来。”

沈大山低着头想了想说道:“爹,我去山脚下等着老二。”

沈老头单薄的身影坐在门槛上,叹着气,看着沈大山的背影越来越小。

寺庙里…

“快去找师傅!”一个小僧说道。

“先把人抬进去!”另一个人僧人说道。

厢房里,一个小男孩坐在书桌前写着字,屋里烧着碳…

“外面,怎的这么吵,吵到主子练字了。”一个大叔慢慢走出来问道。

“福叔,去山里路上扫雪的僧人发现一个人,然后给抬回来了。”一个男子说道。

小男孩捂着汤婆子走了出来。

“主子。”门口的两人和福叔一起行礼道。

小男孩抬了抬手,三人起身,小男孩问道:“小刀,是今日见到的那个男人吗?”

小刀回道:“是。”

“你过去看看吧,再送过去厚衣服和鞋子。”小男孩说完又进了屋。

小刀回屋拿了东西去找沈铁牛…

另一个厢房里,僧人给沈铁牛喂了热水。小刀在屋里烧了碳,沈铁牛感受到暖意缓缓睁开眼睛。

“施主,你醒了。”僧人安心道。

小刀拿出药跟银子说道:“你,等一下泡个澡暖和暖和,然后换上这厚衣服,鞋子,我放在桌子上了,还有着药,等一下涂一涂,还有银子,别拒绝。”

沈铁牛感动的红着眼,僧人准备着热水说道:“施主,快去泡泡吧。”

沈家,沈老头一直坐在门槛上,沈氏在屋里也坐立难安,刘彩凤早已做好了饭。

山脚下,沈大山蹲在地上,一直望着山上,期待沈铁牛下来。

寺庙里,沈铁牛很快泡完了澡,涂了药穿好衣服和鞋出来说道:“谢谢大师今日的救助。”

守在门口一位僧人说道:“阿弥陀佛…”

沈铁牛把银子拿出来说道:“大师,劳烦你把银子替我还给那位小兄弟,这些药,衣服和鞋子,谢谢…”

僧人摇了摇头说道:“施主,那位小兄弟托我转告你,银子是他家小公子给的,就收下吧。”

沈铁牛回想到今日那位小公子,心想,这个公子是个大善人。

于是沈铁牛道了谢,离开了寺庙。

沈家,沈老头看着沈大山与沈铁牛一起回来,喃喃道:“谢谢佛祖保佑老二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