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刘建设贾张氏完结版阅读_(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完结版阅读

主角刘建设贾张氏出自古代言情小说《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作者“相亲一百八十次”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我鸡呢?我鸡去哪了?”“谁偷了我的鸡?”平静的四合院开始热闹起来,这年月没有电视没有手机,好不容易有热闹看,谁不愿意出………

小说: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相亲一百八十次

角色:刘建设贾张氏

《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该书由相亲一百八十次所作。小说精彩节选:…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京都。时值冬季,天气寒冷,昨日更是下了一整天的大雪。漫天飞舞的雪花宛如鹅毛一般四处飞舞。道路两旁堆满了厚厚积雪,人们走在路上不停响起吱嘎吱嘎的踩雪声

评论专区

主神的钟形编辑器:已删除。

旧日篇章:装逼而又智障的高中生主角搭配自嗨的作者。我已经隐隐约约看见作者被自己故事感动而闪烁的泪光了——还有我在屏幕前尴尬的表情。

莽穿新世界:原先楚白的书,是天然的正能量;是在写普通故事时,正常三观的自然流露;是侠客。现在嘛,甜味是糖精;白色是漂白剂;三观是“妆容”;合情合理的真情流露与“强行正能量”是两个概念啊!

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

《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精彩片段

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第1章  怒怼贾张氏

《四合院:开局怒怼贾张氏》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该书由相亲一百八十次所作。
小说精彩节选:…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京都。
时值冬季,天气寒冷,昨日更是下了一整天的大雪。
漫天飞舞的雪花宛如鹅毛一般四处飞舞。
道路两旁堆满了厚厚积雪,人们走在路上不停响起吱嘎吱嘎的踩雪声。
下午六点,红星轧钢厂内响起了下班的**。
一路上跟人有说有笑的的刘建设走出了厂门。
看着充满历史的建筑街道,在加上墙壁上的各种充满时代感的标语。
刘建设心中一叹,感慨万千!
一转眼,穿越到六十年代已经好几年了。
这下彻底是回不去了,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不过幸好自己还有个坑爹系统,明天就可以开启。
一想到这个系统,刘建设就气的牙痒痒。
同样是签到系统,别人的系统穿越就能使用,而自己的系统却要当上工程师才能开启。
麻蛋!
系统也不想想,能当上工程师还用你这个系统干嘛?
不过幸好,刘建设穿越前就是一名设备**,基本功还是挺扎实。
耗费了几年时间终于从一名钳工学徒,变成轧钢厂的第十一名工程师。
一个月工资不算补贴,110块零六毛,在这个物资匮乏的时代,可以说得上是一笔巨款。
“估计消息都快传开了吧?
也不知道四合院的那帮禽兽是什么反应?”
刘建设摸着下巴期待的说道。
出了厂门,刘建设手里拎着一只杨厂长赠送的大公鸡,晃晃悠悠来到了一个四合院门前。
走到胡同口就看见盗圣棒梗正在吃鸡,吃得是满嘴流油,旁边的小当羡慕的只能啃鸡爪子。
刘建设摇摇头,没有搭理盗圣,心中对晚上即将发生的事情期待起来。
“今晚傻柱又该破财喽,不过谁让人家喜欢茶艺大师秦淮茹呢?
活该破财!”
刘建设嘀咕两句,迈步走进四合院。
三进三出的四合院,在后世价值几个小目标,青砖青瓦的装饰有一种古朴的庄严感!
可奈何住了一帮禽兽!
前院三大爷阎埠贵,人称阎算计,阎老抠,四合院里最精打细算的一家。
中院一大爷易中海,道德高手,最擅长用道德绑架,而且还是个绝户。
以前刘建设刚进轧钢厂时,易中海还曾经想过让他帮忙养老,不过看过电视剧的刘建设过段一口拒绝。
从那以后,易中海没少利用自己八级钳工的身份找刘建设麻烦。
一直到刘建设成为八级钳工,于他平起平坐后,这才灰溜溜的低头。
后院二大爷刘海中,人称小官迷,对于权力的热衷不亚于古代一门心思想要考取功名的穷秀才。
幸好这个时代不流行考公务员,否则二大爷估计会一辈子为了公务员的名额奋斗。
没错,这就是《禽满四合院》的世界。
刘建设住在后院。
后院除了他,还有聋老太太,许大茂和刘海中一家。
刚走到后院,就看见一个女人站在四合院门口。
女人约有二十几岁,年轻漂亮,胸脯饱满,身段婀娜多姿。
不是外人,正是茶艺大师秦淮茹。
看到秦淮茹,刘建设眼中有些复杂。
刚穿越过来时,秦淮茹还没嫁给贾东旭,面对如此千娇百媚的大美人。
正常男人都会陷进去,更别提刘建设。
可谁料到,秦淮茹竟然选择了贾东旭。
理由很强大,就是因为贾东旭有个老母亲可以帮衬。
而刘建设这个孤儿,家里没有人帮衬。
这年月家里有个长辈,只要不是药罐子,可比无父无母的孤儿好。
所以,秦淮茹还是选择了贾家。
再加上刘建设住在大院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贾张氏母子生怕二人旧情复燃。
没少跟刘建设起冲突,甚至联合左邻右舍想要敢刘建设滚出四合院,好霸占他的房子。
不过好在街道办事处没有任由贾家母子的胡闹,一口回绝。
从那以后刘建设在四合院备受排挤,就是在厂里也有不少人说闲话。
刚开始,刘建设很委屈很郁闷,不过时间久了也就淡然了。
毕竟作为合格的九零后,人际交往神马的,都是浮云。
再加上四合院基本上没好人,不来往就不来往,各过各的多好。
半年之前,贾东旭违规操作设备出事死亡,厂里出于人道主义让秦淮茹顶替贾东旭岗位,好养活孤儿寡母一家人。
为此道德高手一大爷还发动大院的募捐,除了刘建设,其余人或多或少都捐了点。
自那以后,贾张氏更加怨恨刘建设起来。
不过还好有个舔狗傻柱,人家可是轧钢厂的大厨。
每天带两个饭盒的剩菜,一个饭盒给秦淮茹,还有一个带回家,有时候两个饭盒都被截胡。
也没有想过,他的亲妹妹何雨水。
人家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而傻柱则是有了寡妇忘了妹!
也不和秦淮茹打招呼,刘建设装作没有看到,自顾自的朝着房间走去。
正在等傻柱饭盒的秦淮茹自然也看到刘建设,更加看到他手里的大公鸡。
于是,秦淮茹的目光复杂得很。
如今,刘建设的工程师考核通过的消息已经传遍整个大院,工资更是110块六毛。
比一大爷还多十块,再加上人家还是一个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别小看这十块钱,在这个猪肉一斤六毛八,鸡蛋五分钱一个,棒子面一毛五分七一斤的时代,十块钱可是一笔不小的巨款……秦淮茹心中也是后悔极了,如果几年前不选择贾家,选择刘建设还有多好啊!
通过几年的相处,秦淮茹算是摸清了一个事实,贾家没好人,贾东旭心眼小,贾张氏更是一个歹毒的恶婆婆。
……贾家住在中院,贾张氏坐在自家门口,眼神不住的看向大院门口。
死死的盯着秦淮茹,生怕她跟傻柱有一点接触。
既想吃好的,又不愿意儿媳妇跟人勾勾搭搭,被人占便宜做了丑事。
贾张氏也不动脑子想想,天天晚上吃的白面馒头是怎么换回来的?
白面馒头可是秦淮茹跟人钻树林,被人占便宜才换回来的,可以说是人血馒头。
她这个做婆婆的可是吃的津津有味。
看见刘建设,贾张氏冷着脸,满嘴喷粪:“有些人活该就是孤儿绝户,一点良心都没有。”
“良心能有白面馒头好吃?
有的人为了白面馒头可是一个劲吸别人的血!”
“有的人天生不知礼义廉耻,忘记了一些传统美德,我称之忘八端。”
刘建设回怼道。
“你骂谁王八蛋?”
贾张氏骂道。
“是忘八端,不是王八蛋,嘴里喷粪,耳朵也不行了?”
“你才王八蛋,你就不是个好东西,迟早有一天你会遭报应的。”
贾张氏继续骂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不过谁遭报应,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