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舒然碳烤花菜《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全章节阅读_《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舒然碳烤花菜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碳烤花菜”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两百斤的李舒然,开局就从花轿里摔了出去,名声大臭斗秀才,挑夫婿,最重要的是减肥
今日凉拌黄瓜,明日清蒸鲈鱼,后日白水煮鸡蛋,人在减肥的路上越来越英勇
体重直线下降,智商直线上升
细数这些年的相亲对象,秀才家的俊美小子、健壮的庄稼糙汉、隔壁村的手艺人……

小说: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碳烤花菜

角色:李舒然碳烤花菜

评论专区

回到明朝当太子:真能拖戏。。。。。。\u003Cbr \u002F\u003E所谓千金之子不坐垂堂,主角这么喜欢白龙鱼服,真当自己是天命真主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么

网游之神经过敏:我真的只看到言情造作没看到神经过敏……是时代不同了吗

重生之世家子弟:看到暧昧情节可以跳过,女性角色没一个有印象。\u003Cbr \u002F\u003E而官场斗也越来越烂,主角黏黏糊糊,胜利没有爽感,结仇毫无意义,几个苍蝇一样的反派没完没了。 …

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

《穿成农家肥女,我在苞谷地里相亲》精彩片段

第4章 真是村长可忍,村民无法忍

李舒然真想啐他一口,还是个读书人,就想着她家的钱了。

冯五眼睛一跳,心里将韩秀才骂了个狗血淋头。

好你个韩中,老子这么多年,都没拿过李家一文钱的现银,你倒是胆子大,开口就是三十两银子,你怎么不去卖呢?

正襟危坐的三个老辈子,都一一不说话了,各自心里打着小算盘。

三十两,秀才只怕是穷疯了。

三十两,老头子我这辈子可能就花了三十两。

三十两,要是帮秀才讨了这三十两,秀才能分我十两我就帮腔。

冯五见大家都看着他,有些气恼,“舒然,你看看,怎么办?”

之前他来的时候,口口声声的都是李姑娘,乍一下叫了舒然,不免让人多想。

李舒然看了一眼还在抹眼泪的秀才,冷着声说道,“既然秀才说你家儿子闷闷不乐,那就找大夫开药,吃到他高兴为止,你既伤了身子,也找大夫看,鸡鸭鱼肉,该进补的就进补,总不能让你一个读书人亏空了身子。”

“看大夫的钱,买肉的钱,喝药的钱我李家都认,其余的一概不认。且我从花轿上摔了下来,也不知道摔到哪儿了,等下也得请大夫来看看,该吃药的吃药,该卧床的卧床,只是这份开销,就得韩秀才你来出了。”

漂亮,大侄女说的好!冯五在心中为李舒然点赞。

韩秀才愣住了,“李姑娘,你这不是要逼死我吗?”

又来了,相同的招数又来了,一个大男人动辄哭哭啼啼,寻死觅活的。

李舒然白眼翻上天,“你若是死了,我们家肯定会拿出三十两的,到时候我会求我爹多给十两,就当作你的安葬费。”

“你,你,你……”韩秀才气的开始结巴了。

“李丫头,”那想分银子的老辈子开口,“秀才毕竟是秀才,你不可这样无礼。”

李舒然不乐意了,又来了一个仗着自己年纪大,倚老卖老的老家伙,她今日倒是要好好的怼一怼他们了。

“老人家,秀才既不是我的爹妈,又不是当地的父母官,为何要有礼。礼仪是针对懂礼貌的人,韩秀才翻来覆去的想让我家出三十两银子,这种行为已经等同于强盗了,我想问问你老人家,对待强盗,还需要有礼貌吗?”

老头被怼的哑口无言。

“你,你简直就是目无尊长!”韩秀才口吃的毛病又好了。

李舒然呵呵的笑了,“秀才,不要仗着自己长了张嘴,什么都敢说。亏你还是读书人,知道目无尊长几个字怎么写的吗?”

韩中几乎要被气死了,这个胖丫头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以前不都是任人嘲讽的嘛。

他深吸几口气,在心里为自己打气,加油,千万别口吃,别因为结巴就落了下风。今日无论如何都要讨回这三十两银子,那么春娘肚子里的孩子,这一生都有保障了。

“李丫头,你年少不知事,我同你不一般见识。你去让你爹出来,我亲自找他说。”

韩中还是有几分把握能吃定李必富的。

李舒然打了个哈欠,肚子又饿了,他娘的,这样下去怎么能减肥哦。

“我爹不在家,你都来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不在家吗,一点都不眼明耳聪的。”

韩秀才:……不要跟个胖丫头一般见识,我是读书人。

冯五出来打圆场,“秀才,三十两银子是否太多了。舒然,秀才落水是事实,要不你就给上三五两银子,让秀才买半块猪,好好回家补补就是了。”

李舒然还没说什么呢,韩中先不干了,哭天抢地的说自己这些年多么多么难过,他儿子多么多么造孽。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吵死人了。

真是村长可忍,村民无法忍。

李舒然中气十足的吼道,“别哭了,你嚎丧呢。”

“你不容易是因为你没有一个好爹,你儿子这么造孽是因为你没当一个好爹!”

“有这嚎叫的功夫,不如多去伺候几个寡妇,说不定别人一高兴还能打赏你点银子。”

韩秀才被羞辱的满脸通红,青筋暴起,“我跟你拼了。”

说完,就和李舒然扭打在一块了。

冯五傻了,几个老辈子直接要掐人中了。

秀才真是秀才,连小姑娘都打。

韩秀才边打边哭,他从娘胎肚子里出来,就没受过这等屈辱。

那胖丫头身高和他差不多,体重却是他的两倍,他拳头落在肥肉上,起不了多大作用。

倒是李舒然使劲一推,韩秀才就被推了个狗啃屎。

他哭着喊着为自己鸣不平,“造孽啊,作死啊,韩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今日韩中在此受此奇耻大辱,有辱家门啊!”

“这是要杀人啊,李家姑娘要杀人啊!”

他一顿鬼哭狼嚎,除了某个大爷看在银子的份上准备虚扶他一把外,所有人都没动。

冯五在心里严重鄙视,都说脸白的男人靠不住,韩秀才脸就挺白的,岂止是靠不住,简直就是个笑话。

其他两个大爷对这个定论十分认同,撒泼打滚的成何体统。

就在这时,李必富回来了,气喘吁吁的,身后跟着李婶,两个人都是一身的汗。

韩秀才直接爬着去了,紧紧抱住李必富粗粗的小腿,“李东家,你可得管管李姑娘啊,她要杀人啊,要杀人啊!”

李必富不动声色的将腿上的手掰开,擦擦汗,看向冯五。

“五村长,出什么事了?”

冯五有些歉意的说道,“韩秀才因为退婚的事寻死觅活的,非要讨三十两银子才肯罢休,舒然不肯,他就动手打舒然,两相争执下,秀才身子弱就倒地上了。”

韩秀才:我读过书的,话不应该这样说!

李必富上前两步,关心的很,“舒然,你没被打着吧!”

李舒然摇头,这书中,李家老爹是个少有的疼女儿的,当得知自家女儿自杀后,直接冲去韩家,将韩家的小子杀了。

哎,她这下将剧情彻底打乱了,也不知道后续会怎么演。

韩秀才还趴在地上,哎哟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