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纾嘟独渡读笃《神豪:开局系统成了我的打工人》精彩小说_陈纾嘟独渡读笃完结版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神豪:开局系统成了我的打工人》,讲述主角陈纾嘟独渡读笃的甜蜜故事,作者“嘟独渡读笃”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神豪爽文+系统】
重生的陈纾一心只想搞钱,但无奈魅力值还是太高,
本以为要走上辈子老路时
神豪系统来了,话不多说,先来个三十亿!
偏正常向

小说:神豪:开局系统成了我的打工人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嘟独渡读笃

角色:陈纾嘟独渡读笃

评论专区

天择:卷土和某位作者真是好类似,但是要好一点,起码是惊艳无比的开头,还值得一看的中期,最后是审美疲劳的后期,以及扫一眼的结局。

吸血獠:优点:都市异能战斗文,战战战的文章真的好少缺点:史前化石;有猪脚挣扎于人与妖的身份的思想描写,冲淡了战战战的气氛,可能是作者想有点深度,但是与文章主题不符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其实看着很开心

神豪:开局系统成了我的打工人

《神豪:开局系统成了我的打工人》精彩片段

第5章 银行行长的邀请

“无关风月,我提序等你回……”

目送王恒恭敬离去,陈纾抿了口茶水继续润润嘴,本想和坐在便上的林菲继续未竟的事业,手机却先他一步响了,周董的《兰亭序》,百听不厌。

陈纾从裤兜里掏出了他的水果手机,看着上面手机来电显示的未知号码,眉头一挑。

本想直接挂断,但这燕京号码,尾巴六个六,陈纾还是放在耳边接了起来。

“喂,你好,哪位?”陈纾礼貌性地问道。

“请问是陈纾先生本人吧?”电话那头是一个醇厚的男声,听得出来年纪不小。

“我是陈纾,请问有什么事情?”陈纾疑惑地反问道,这是什么顶级诈骗,还用得上这么高端的电话号码。

“陈纾先生,冒昧给您打来电话,请您见谅。”在确认完陈纾的身份后,电话那头明显是松了一口气,“首先,请允许本人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咱们农行燕京朝天门支行的行长张强,您是我行大客户,多谢您多年来对我行的信任,现我行有一理财活动,为了回馈您的信任,希望您在百忙之余能够抽空来详谈。”

“当然,或者有时间我们亲自登门来拜访您也是可以的。”

“其次,我们诚挚地邀请您加入我们银行的私人专属银行,并且为您定制所需要的专属贵宾服务,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您吃个便饭可好?到时候可以边吃边聊。”

听着电话那边的意思,陈纾了然,这绝对是系统三十多亿现金注入达到的效果。

就这个级别的现金存储,无论是哪个银行,都会把你当成爸爸般供着,哄着。

而且人这话术就是让人听着舒服啊,如果没记错,陈纾刚办这张卡还没到三个月呢,到他嘴里就成多年大客户了,做到支行行长也不是没东西的。

这就是拥有三十多亿现金的个人账户的影响力,陈纾暗自舒爽,四大行支行行长都来亲自预约帮忙服务了。

“那就明晚八点吧,地点你来定,我来燕京还没吃过什么好的呢。”陈纾再次搂过身子如水的林菲,右手微动,淡淡地说道。

时间和地点,总有一样得把握住。

陈纾明白,这是对面求着自己拉存款业绩,不是自己求对面办事。

“好的,陈先生,明天见,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嗯,明天再见。”陈纾挂断了电话,看着面前如花的笑靥,直接上去轻轻尝了一口。

“咚咚!”

过了一会儿,陈纾又听得一声敲门声,他赶紧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正襟危坐,不过他也没干什么过火的事情。

毕竟这还是公共场合,而且谁知道这里有没有装监控呢?

“陈先生,您这辆曜影的手续已经办好了。”

王恒走了进来,还是恭敬地哈腰,语气兼备。

但陈纾的目光却不在他的身上,因为在王恒旁边,还站了一个大概三十岁上下的西装男。

西装男英气逼人,腰杆挺直,只是眉宇间有些阴翳。

“这个,请允许我为您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咱们金宝街福华集团的赵总,您要买的车,如果全燕京有一个人能卖的话,就只有他了。”

“赵总,你好,我是陈纾。”陈纾闻言起身伸手道,不卑不亢。

“陈先生,我是赵朋,很高兴今天能够遇到你。王恒,你先出去吧。”赵朋对着王恒如此说道。

“好的,好的,那您二位在这慢慢聊。”王恒低眉顺眼地说道,立马退了出去。

“陈先生,看面相,我虚长你几岁,拖大叫你一声陈老弟。咱们也别整那些虚的了,听说老弟要买几辆好车?”赵朋开门见山地说道。

“我这里有辆今年最新款的柯尼塞格Agera,其他市面上的热门车也基本都有,不知你有没有想法?当然,大部分都是新车,到了我这个岁数,也没那么多时间去开了。”

“想法肯定是有的,怎么,赵哥急着出手?”陈纾问道,能玩这种车的,应该都是不差钱的主。

“不瞒老弟,我这边资金链有缺口,所以才急着出手。”赵朋真诚地说道,递给陈纾他的手机,上面是车库里车辆的照片。

那缺口对谁来说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使他爸是集团CEO兼股东也一样,而这也确实是一个没办法的办法。

最关键的是能用现金吃下这些车的人在他身边都寥寥无几,今天来找陈纾纯粹是突发奇想,急病乱投医了。

“柯尼塞格Agera,迈凯伦P1,918这辆液态金属银的,大牛,宾利欧陆,就这些吧。”陈纾看了一会儿,如同报菜名般说道。

“啊?老弟,你确定?”本来没抱多大希望的赵朋坐正了身体,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这五辆车加起来他就是贱卖都要半个亿多了。

“确定。”陈纾再次重复了自己说的话,还一个小目标都不到的买卖,为什么总有人不相信,一听就知道不如支行行长水平高。

“这五辆,五千五。七千,我这套放车的宅子也给你!两百多平,五年前买的就这个价。老弟,也省得你忙活了。”赵朋来劲了,眼中闪过肉痛之色,但还是说道。

“成交!但手续还是走一下吧。”陈纾随口道,有一种巍然不动的风采。

而在他的身旁,林菲已经麻木了,笑容僵在了她的脸上,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尽管她不懂车,但是七千万,不是七千块,就这么轻松愉快地敲定了?不谈点优惠什么的?

更何况就连七千块,她也要犹豫再三才能掏出来。

而且听赵朋急切的意思,明显是能再砍砍价的。

可陈纾,就这么拍板了?

这到底是有多土豪!

难道他就是那种微服私访的神豪公子?

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心脏是第几次加速狂跳了,林菲眼睛里亮起光芒,脸上褪去的潮红又上来,洋溢着兴奋与激动。

现在,陈纾在她眼里简直就是一个男神。

甚至就连陈纾身上某宝十几块钱一件的白T,在她看来,都是手工裁缝私人定制的高端货。

否则,根本不能解释陈纾花七千万就和花七千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