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浅浅宫邵君(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最新章节阅读_《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全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的小说,是作者“上三千”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夏浅浅宫邵君,内容详情为:末世女帅夏浅浅,穿成后娘文的女主,原女主跟穿书女配斗输
才来系统就让她,抢回老鳏夫去做小后娘,“呵呵,好好的人不做去做舔狗”
女帅先灭了系统,踹了老鳏夫,带着全家发家致富,引得渣男后悔连连
还有村子那帅知青,我看你命里缺我
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笑话,就看到帅知青红着脸上门提亲,将所有人眼里头的小作精,养的更加作了

小说: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上三千

角色:夏浅浅宫邵君

评论专区

李氏:不分场合不分时间不分人物的让主角不停的说教,这种写法真的挺low。

战神领主:开始部分感觉很好。接下去战争部分就很烂了,觉得太儿戏,不真实,又犯蠢。作者显然没有把握琥珀流的优点和缺点,反而放弃了关键的吸引力部分。最多只能算干草。

赤兔记:冲红樱记续集就值得5星,这部是纪念黄易写的,风云npc自然就是黄系人物。故事背景大概就是游戏出了新的资料片”破碎虚空“,一众npc为了破碎虚空而发展的各种合纵连横以及武侠不会少的比武杀人

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

《七零空间:做后娘不如撩知青》精彩片段

第6章 他完全被拿捏

夏浅浅带着夏深去割猪草,突然感觉到不远处有熟悉的气息。

是自己的错觉吗?

“小深,姐姐去看看有猎物不。”

“好的,姐姐你去吧。”夏深点头。

……

夏浅浅放下箩筐走过去,就看一个男人在不远处蹲着。

是他!

很快她就看到,宫邵君好像在做陷阱。

夏浅浅看地面的土自己凹进去,目光一凝,感觉到和上一次一样熟悉的气息,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夏浅浅走过去蹲下身子。

宫邵君看着走过来的夏浅浅,目光露出惊讶的神情来。

“你叫什么?”夏浅浅甜腻的声音有几分诱人。

宫邵君冷着脸,“宫邵君。”他上一次应该跟她说了。

“哦,真好听,人也好看。”夏浅浅露出笑容道。

宫邵君铁青着脸,“请自重。”

“我自重,你一天到晚跟着我,没有事情盯着我。”夏浅浅手指头点在对方的胸口上,“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宫邵君整个人往后退,那模样就跟夏浅浅是洪水猛兽。

夏浅浅不退反进,眸子勾人的意味,“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

“不要脸。”宫邵君转身就走了。

……

夏浅浅看着不远处放着的兔子,伸出手提着笑了起来。

“姐姐,你抓到兔子了。”夏深高兴的跑过来,就看自己姐姐意味深长的笑了。

“姐姐,你怎么了?”

“发现一只傻狍子,都掉坑里头一次,还想掉第二次。”夏浅浅提着兔子的时候,眸子一闪而过的复杂,很快就将兔子放进箩筐里头,“走,回去给你做红烧兔肉。”

……

宫邵君那一边沉着脸下山了,孙武走来,“你不是去抓野味了吗?”

“遇到鬼了。”宫邵君没有好气,走的时候狠狠一拳砸在树上。

她,居然勾引男人。

夏浅浅刚才撩他,他没有觉得高兴,羞的同时又是带着怒意。

“岂有此理。”说着又是一拳砸在树上。

孙武默默往后退,这老大好像吃火药了。

就在这时候,孙武看到夏浅浅背着箩筐跟夏深下山了。

两个人还提着兔子,宫邵君看了一眼兔子。

就看夏浅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宫邵君扭过头,一副生人勿进的面孔。

……

夏浅浅淡淡收回了目光,从箩筐里头又提出一只兔子,“同志,我刚才看你下山跑得快,掉了一只兔子,还给你……”

宫邵君看着塞自己怀里头的兔子,这不是他那一只。

他抓的是一只白色的兔子,夏浅浅手中的才是,这灰色的不是。

兔子落入怀中,就听到夏浅浅道,“我很辛苦抓到的,送你的……”

“我们走了。”夏浅浅给了兔子就走。

孙武看了看兔子,“原来你掉了,不过夏浅浅看着人也不错,居然还会还给你。”

宫邵君看了看怀中的兔子,很辛苦抓的兔子?

她的身手他岂会不知道,这东西三步开外都跑不出去。

……

宫邵君把兔子带回家,孙武急匆匆去烧热水,“宫邵君,我们今天红烧了。”

“谁跟你说用来吃的。”宫邵君扫一眼烧热水的孙武。

“不用来吃你打算干什么?”孙武傻眼了,“最多下一次我也去抓给你吃,我都好几天没有开荤了。”

“自己去抓。”宫邵君抱着兔子去外头,把对方放一旁。

兔子也不跑,他拿着一堆杂草开始编制成箩筐,小小个的刚刚好可以放下兔子,又给弄了一条腰带一样的东西,可以捆在腰间。

……

看着宫邵君给兔子洗澡,给兔子坐窝还可以带身上的时候,孙武傻眼了。

“宫邵君,你该不会对夏浅浅有意思吧?”没有意思,养着这东西干什么?

宫邵君摸着小兔子的时候,神情阴郁,没有回答孙武的话。

宫邵君养兔子,惹得院子里头的男知青都来看。

有人忍不住吐槽,宫邵君大老爷们居然也喜欢兔子。

……

一个一米八的帅哥养兔子,女人觉得好有爱,男人觉得莫名其妙。

夏浅浅听到后,吃着红烧兔子的她,默默的看了看碗碟里头的兔子。

改天她去抓一只一模一样的回来,糊弄一下那傻子。

“姐,居然有人养兔子,而不是吃了。”夏深吃着兔子肉一脸无语。

“我也觉得,说不定他打算等它生兔子。”夏浅浅开口道。

“姐,那是一只公兔子,生不了小兔子。”夏深无情打断,“知青就是怪人。”

……

隔日下地工作,宫邵君把兔子拿田埂上了。

他给小兔子放了水跟青草,挂了牌子,【不许摸,】

夏浅浅路过看了一眼那兔子,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该不会以为,交换兔子,是定情信物吧?

夏浅浅突然想到自己跟这傻子,好像说过一些事情。

夏浅浅去干活了,宫邵君干活后坐在大树旁边,夏浅浅刚好也坐旁边,吃着妈妈给自己捏的红薯饭团。

等吃了饭,起身又去干活,宫邵君看夏浅浅没有看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该松一口气,还是该生气了。

……

等忙碌后收工回家,所有人都跑到小溪旁边去洗手了。

村子里头,有一个扎着麻花辫子,白色衬衣,黑色长裙下方有两条白色纹路的女人,走了过来。

这衣服在七五年属于很吃香的。

“宫邵君,你养兔子了,我听别人说,知道了怎么养的兔子娇嫩好吃,你给我,我帮你养。”夏香香一脸羞涩的看着宫邵君。

宫邵君打扮跟别的男人差不多,可他给人的感觉就是贵气,行走的衣架子。

她还听说,宫邵君的家世显赫,这一次会来下乡,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

要走随时随刻都可以,她自认为自己容貌不俗,如果可以让宫邵君喜欢自己,到时候她就可以嫁到大城市了。

宫邵君压根就没有搭理她,抱着自己的兔子,放在腰上的小筐里头,头也不回地离开。

“宫邵君,你不要这样冷漠。”夏香香感觉受到了羞辱,咬着嘴唇跟了过去。

宫邵君没有理会直接走了,路过一棵大树旁边,就看到夏浅浅在歇气,身边放着的是秧苗。

“同志,这东西太重了,你可以帮忙挑挑吗?”夏浅浅坐着抬头看着宫邵君,一双目光闪烁着笑意。

宫邵君本来打算转身就走,偏偏迈不开脚步。

夏香香皱了皱眉头,“夏浅浅,你这什么意思,勾引人吗?你怎么这么犯贱。”

夏香香看不惯夏浅浅,倒贴一个老鳏夫现在还让宫邵君帮忙,“你真以为是谁,宫大哥没有空……”

她话还没有说完,宫邵君就沉着脸把那担子给挑起,“走前头。”

夏浅浅立刻乖巧的站起来,甜甜的道谢道,“谢谢你,宫大哥……我这样叫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聒噪,走前面。”宫邵君开口道。

夏浅浅乖巧地走前头,宫邵君回过头看着夏香香,“我跟你不熟,别舔着脸叫我宫大哥。”

夏香香被这一说,周围围观的人都看着自己,顿时气红眼哭着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