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松叶婷《寒门儒将》全集在线阅读_寒门儒将全章节阅读

军事历史小说《寒门儒将》是作者““我菜你别骂”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张文松叶婷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身为孤儿的医学院学生穿越到未知时代,原来穿越也是个技术活?别人穿越不是成为王子,就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他倒好,穿越成了个丧父的穷小子,这也罢了,还病了,病也就算了,还没痊愈,就遇到打手上门逼还高利贷,也太欺负人了!
不就还钱吗?给我十天
穷小子单身进城,一手操作折服众人
是将,会闯出如何人生?

小说:寒门儒将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我菜你别骂

角色:张文松叶婷

评论专区

狩魔续魂:猎魔人,范海辛似的世界。还是挺好看的。

旧日女神:不怎么了解这个类型的小说,不过估计这篇也不是正经在跑团,你看女主都要和kp谈恋爱了。抛去设定,单看小说还是有趣的,就是我不太懂像女主这样每局都随便点技能,然后快结束的时候靠灵光一闪过关到底有没有问题。

重生迷梦:作者已经加入黑名单,果然,日漫深入骨髓的作者,都和弯弯人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塑化剂吃多了。

寒门儒将

《寒门儒将》精彩片段

第6章 债主上门

张文好把菜篮子放到田埂边,兄妹两人朝张大娘迎了上去。

近了,张文松看到张大娘面露难色,张大娘显然也看到了兄妹俩,脸上写满了无力。那几位汉子们脸上透露着的满是不在乎的样子、高高在上的神情,他想了想,记忆中没见过这几人。他加速上前,来到张大娘面前,问道:“娘,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回家再说吧。”张大娘为难的样子,轻声说道。她正在田里干活呢,这些本来就要到她家来收债的人看到她,便催着她回家拿钱还债。

“嘿嘿,还没事呢。”旁边一个一脸凶相的壮汉嘲讽的语气说道。

“敢问这位兄台是?”看着来者不善,听着语气不友,张文松隐约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有句话不是说了,先礼后兵,况且目前他好像也没能力兵,所以纵使对方无礼,他还是先行了个礼,客气的问到。

“小儿竟然连老子都不认识?你就是那个快要病死又活过的来小儿吧,还真是命大,你娘没白向我老老爷借钱替你看病,好啊,总比人财两空好。”壮汉奚落的说道,压根没有回答张文松他是谁的意思,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方爷,可莫拿我儿说笑了,还是先到我家再说吧。”张大娘弯着身子卑微的向壮汉说道,又向张文松使个眼神,示意他退开。

张大娘的态度让方爷很是受用,便大大咧咧的说道:“玩笑话,莫当真。走走走,去你家拿钱。”

听这对话,张文松了然,这情况一看就是为了给他看病,家里以前找大户人家借钱,现在人家是来要债。其实这段时间,他私下问过几次娘和大哥,给他治病一共借了多少钱,都是找那些人借的,但那娘儿俩一直敷衍他,只叫他先把身子养好,别的事先别管,问小妹吧,小妹还小不当家,也不清楚。现在正好,问问来人,于是他装作没理解张大娘让他退下的眼神和对方的傲慢,开口说到:“方爷是吧,敢问我娘一共借了你家老爷多少钱?”

闻言,方爷用鼻孔看着方碧成,轻藐的说到:“年轻人,学学你娘,和我说话的姿态放低点。借多少钱?你竟然还不知道啊,哎呀,真是大孝子啊,你娘借钱背债给你看病,你倒好,连给你看病借多少钱都不知道,大孝子。”

听着这些讽刺的话,张文松心里倒没啥感觉,没爸没妈的长大,从小在学校就没少被欺负,早免疫了这种入门级的人身攻击。倒是张文好不乐意了,她没好声好气的说到:“你这个怎么这么不讲理啊,我二哥好声和你说话,你倒好,酸言酸语,好生无礼。”

张大娘有点急了,现在是她们家有求于别人,钱本来就还不起,再不好生和别人说点好话,惹别人一个不高兴,非要你还清,那时怎么办?她忙喊道:“幺儿,先别说话。”

张文好很不爽,但见娘发话了,便憋着嘴不再吭声。

方爷哼了一声,说道:“小丫头嘴挺厉害啊。”又瞥了眼张文松,说道:“你娘前前后后借了三贯钱,怎么着,你能还吗?还得起吗?你要是能还,你娘也不用去找我家老爷借钱了。”

张文松还不回,张大娘先出来打圆场,卑微的朝方爷哈着腰讨好般的说到:“小孩子说话不懂事,方爷切莫往心里去,还是先去我家坐着喝口水休息下,农妇代娃向您赔个不是,望方爷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方爷看了看张大娘,嗯了一声,说到:“看在张大爹为国事战死的份上,我就不计较这些了,走吧。”

张大娘明显一愣,马上恢复了神态,应道:“好,好,方爷请这边走。”

方爷的话让张大娘心里一阵酸楚委屈,如果我家男人还在,不说在军营能混上一官半职,起码的军营方面的人情往来是有的,大家都会给几分薄面,那我何需对着这些专门收钱催债的地痞无赖低声下气,孩儿也不会被人作贱,如果不是此情此景不方便,她真要忍不住哭出来。同时,她又很难堪,哪个父母愿意当着孩子的面被人刁难呢?想着想着她就眼红了,便装成理下发簪,顺手擦了要流出的眼泪,又使劲把没流出来眼泪的憋了回去,都说寡妇门前事非多,然而又有几人知道寡妇执家有多难呢?

等几人走开点距离后,张文好拉着张文松的衣袖,焦急的轻声说到:“哥,怎么办啊?这些人看起来好凶,不像好人。”

“没事,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先跟回去看看再说。”张文松轻声安慰道。

“可是,我们家现在没钱啊,春耕才刚开始不久,收成还早呢,哪有那么多钱还啊。”张文好不安的继续说到。

“别担心,兵来将挡,有哥在,没事的。”张文松拍了拍小妹的肩膀,用坚定的语气说道。他的坚定让张文好稍微心安了点。

其实张文松心里也是有些吃惊的,竟然借了三贯钱,也就是三千文钱,家里每个月的平均收入就也六百文左右,他一家要大半年不吃不喝才能挣到这么多,其它地方可能还有借的还没计入,他的病要用到这么多钱,有点出乎意料。当然,他不是吃惊钱多超出家庭的承担极限,而是吃惊在这个时代,又没什么高新技术研发出来的药,没有高精密仪器,没ICU,结果看个大病竟然还有这么贵,有点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