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皇妃虐渣渣)顾凛川王嬷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重生皇妃虐渣渣》全本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重生皇妃虐渣渣》,现已上架,主角是顾凛川王嬷嬷,作者“风起时”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侍卫赤风身手如电,疾掠到陆海升身边,扭住他双手,逼得人跪向叶弯弯的灵牌,飞快将人捆成一个人形粽子 禽兽,罪有应得!顾世………

小说:重生皇妃虐渣渣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风起时

角色:顾凛川王嬷嬷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重生皇妃虐渣渣》,小说《重生皇妃虐渣渣》讲述了主角叶弯弯顾凛川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风起时文笔精深。值得阅读,简介:…痛!浑身都像是被重物压过似的。叶弯弯睁开眼睛,迷惘了片刻,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榻,空气中残留着**过后的味道,腰间还横着一只有力的胳膊叶弯弯震惊地扭过头,望见睡在枕侧的贤王世子,吓得差点滚下床!怎么会这样?昨晚她离宫回府途中,头有些晕,迷迷糊糊在马车里睡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会和顾凛川躺在一起?还没回过神,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回头,只见脸色铁青的陆海升带着陆府的家丁站在门口,厉声喝斥:叶弯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与我有婚约在身,竟然同贤王世子苟且不,我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叶弯弯眼圈瞬间红了,惊慌又无助,海升哥哥,你我婚约在即,我怎会做出这般不顾名节的事!我同顾世子也只在宫宴上遥遥见过几次,话都没说过几句,怎可能有苟且之情?她虽绝望难受,理智却还残存着,拼命解释,昨晚定然有人给我下了药的我在马车上便觉得昏昏沉沉,一睡醒就我和顾世子,是被人算计了

评论专区

正直玩家:我想:笔下的太监写多了是会反馈给作者地,很大几率作者本人会变太监

熟睡之后:萧独,肥之力,一段。还有九百斤的萧熏肉什么的笑死我了。

安眠:骷髅的思考

重生皇妃虐渣渣

《重生皇妃虐渣渣》精彩片段

重生皇妃虐渣渣第1章  捉奸在床

小编今天给大家带来小说《重生皇妃虐渣渣》,小说《重生皇妃虐渣渣》讲述了主角叶弯弯顾凛川两人之间的恋爱感情史,内容精彩情节多变,作者风起时文笔精深。
值得阅读,简介:…痛!
浑身都像是被重物压过似的。
叶弯弯睁开眼睛,迷惘了片刻,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床榻,空气中残留着**过后的味道,腰间还横着一只有力的胳膊叶弯弯震惊地扭过头,望见睡在枕侧的贤王世子,吓得差点滚下床!
怎么会这样?
昨晚她离宫回府途中,头有些晕,迷迷糊糊在马车里睡过去。
之后发生了什么?
她怎么会和顾凛川躺在一起?
还没回过神,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回头,只见脸色铁青的陆海升带着陆府的家丁站在门口,厉声喝斥:叶弯弯,你这个不知廉耻的**!
与我有婚约在身,竟然同贤王世子苟且不,我不是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叶弯弯眼圈瞬间红了,惊慌又无助,海升哥哥,你我婚约在即,我怎会做出这般不顾名节的事!
我同顾世子也只在宫宴上遥遥见过几次,话都没说过几句,怎可能有苟且之情?
她虽绝望难受,理智却还残存着,拼命解释,昨晚定然有人给我下了药的我在马车上便觉得昏昏沉沉,一睡醒就我和顾世子,是被人算计了。
叶弯弯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顾不上羞耻,回身去推昏睡不醒的顾凛川,心中却惊讶:屋子里这么大动静,顾凛川怎么毫无动静?
贱人,被我捉奸在床,还在狡辩。
陆海升大步流星地走过来,狠狠给了她一巴掌:你还嫌我的人丢得不够!
你做出这种无耻之事,活着也是令叶陆两家蒙羞,不如自行了断,也算全了你的颜面。
这一巴掌,把叶弯弯打懵了,也打醒了。
自行了断?
她难以置信地看着曾经想要托付终身的爱郎,只觉得陆海升此时俊朗的面孔,分外冷漠和陌生。
她紧紧握拳,咬牙道:就算要死,我也要揪出真凶,死个明白。
这话,你去和阎王爷说吧。
陆海升却不耐地看她一眼,大手一挥,家丁端着一瓶毒药上前,鹤顶红,见血封喉。
叶二小姐,您不会痛苦的。
叶弯弯脸色一变,脑海中电光火石闪过什么,难以置信道:你早就准备好了?
你这一切,是你设计的?
还不算太蠢。
陆海升俯身,掐住她的下巴逼她张开嘴巴,放心,你是被顾世子强迫**,羞愤之下服药自杀的。
你死了,也是个烈女子他冷冷看了眼床榻上的男子,叶陆两家,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仿佛惊雷劈下,叶弯弯脸色煞白,什么都明白了,你为了扳倒太子的死对头,不惜利用我,给我和顾凛川下药!
顾凛川算什么东西!
仗着有圣上和王府撑腰,不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留下他,殿下寝食难安。
陆海升嗤笑,讽刺道:弯弯,你死得是有价值的。
等太子殿下霸业有成,你们叶家也是满门荣耀。
叶弯弯又气又急,心下讽刺:你以为,就这点手段,能够置顾世子于死地?
卑鄙小人,陆海升,我以前真是瞎了眼,没看出你竟是这种畜生不如的东西。
啪的一声!
陆海升恼羞成怒,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叶弯弯,若非你顶着第一才女的名头,备受天下人青睐,你当我愿意娶你?
刻板无趣,呆头呆脑,整日里就知道摆弄你那些琴棋书画,故作清高。
他狠狠啐了一口: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心底里看不上我,认为我是玩弄心计的粗人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还不是我的一颗棋子。
叶弯弯愣了下:你怎么这些话,她的确同一个人随口提过。
但当时,她还未曾对陆海升动心,也不知道两人即将订下婚约,只是从青梅竹马的角度,评论他这些年来入朝后的变化。
叶弯弯震惊道:你和叶轻轻,暗中一直有联系?
这话除了长姐叶轻轻,没第二个人知道。
一个死人,没必要知道这么多。
陆海升见时间不多,不顾她的挣扎,强行把鹤顶红灌下去,这才冷冷道:放心,很快就结束了。
唔叶弯弯不甘心,拼命想吐出来,却被陆海升扼住后颈仰起头,逼她强行咽下毒药。
鹤顶红,当世毒药之最。
叶弯弯泪雨滂沱,只恨自己瞎了眼,怎么没有早些认清这个畜生的真面目。
毒药很快侵蚀五脏六腑,她唇边溢出鲜血,眼底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和怨怒:陆海升,你不得好死!
然而再恨,视线还是逐渐失去了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