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术韩星》韩星韩尘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神术韩星最新章节阅读

韩星韩尘是悬疑惊悚小说《神术韩星》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过桥拆河”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韩星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他是天生的阴阳眼,从小被当做异类,身边也没有朋友,更没

小说:神术韩星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过桥拆河

角色:韩星韩尘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过桥拆河”的热门书《神术韩星》,这是一本悬疑惊悚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巫山,坐落与长江北岸大宁河口上,是四川省最东的县城。秦汉时巫山称巫县,隋朝始用今名。据晋代郭璞《巫咸山赋》载,唐尧时有一御医巫咸,深得尧心,生前封于此山,死后葬于山中,故以巫为地名。有趣的是这座山城共有大街头小巷十二条,分别以巫山十二峰命名。巫山地处大宁河宽谷与巫峡临界处,城边江面开阔,大水时宽达七、八百米;下游甚近处即入峡谷,江面宽度骤然减至一、二百米,此地年水位变化往往达50多米……

评论专区

走肉行尸:末世的场景及战斗场面写得不错,写出了末世的残酷。但是感情线一塌糊涂,主角就像日漫中的男主一样磨磨唧唧,每次都要女方主动逆推才行,女人撒娇就晕头转向昏招连出。

超时空评测:沙雕文呐呐

我,旧日支配者:开头还蛮有意思的,后来就开始变的逗比起来了.坚持订阅了20几章还是弃了.不是说有毒,只是觉得有点干,有点无聊.

神术韩星

《神术韩星》精彩片段

第一章 诡异的出生

巫山,坐落与长江北岸大宁河口上,是四川省最东的县城。
秦汉时巫山称巫县,隋朝始用今名。
据晋代郭璞《巫咸山赋》载,唐尧时有一御医巫咸,深得尧心,生前封于此山,死后葬于山中,故以巫为地名。
有趣的是这座山城共有大街头小巷十二条,分别以巫山十二峰命名。
巫山地处大宁河宽谷与巫峡临界处,城边江面开阔,大水时宽达七、八百米;下游甚近处即入峡谷,江面宽度骤然减至一、二百米,此地年水位变化往往达50多米。
船码头处,一列水尺由江滩直上山坡,汛期在此看水极为壮观。
巫山名胜,号称“三台八景十二峰”。
三台有:斩龙台、楚阳台、授书台。
八景有:宁河晚渡、青溪渔钓、阳台暮雨、南陵春晓、夕霞晚照、澄潭秋月、秀峰禅刹、女观贞石。
十二峰在县东一至三十公里的大江南北两岸。
在靠近巫山集仙峰山脚处的偏远地,依稀三三两两的坐落几户人家。
相比起城市居住地来说,这里的情况算得上是荒芜了。
在更为偏远崎岖的地方,四周环山,青山绿水,鸟鸣兽游,一派世外桃源风光。
乃一难得的隐世修身佳地!
在此偏远地区,有一韩姓农家。
一家三口,祖辈居住至此,如今家道中只剩下三人。
一对夫妇,男子名叫韩尘,女家名张洁。
俩人五年前生有一子,名叫韩星!
一家三口不受外界繁华利诱,男人种田干活,女人织布顾家,儿子就专门调皮捣蛋。
一家三口小日子过得倒也奇乐无穷!
说起这韩星,出生时还有一番异象呢!
年7月20日,重庆市刮起了几十年难得一遇的大风,那景象简直是黑天撇月,世界末日般吓人啊!
狂风把十几年的大树连根拔起,闪电闷雷到处乱窜。
天仿佛塌了般,雨水就这么倾倒了下来,那雨点有如石子大小,把人砸得淤青紫红。
十月怀胎的张氏正巧就敢上这么个时候临盆,这山林深处那里去找产婆啊!
别说是产婆了,就是离他们家稍微近点的人家都在十里开外。
在说了,就冲现在这天气,出去十分钟不出意外大可以去买**了!
怎么办?
没有产婆的孕妇绝对是危险的,何况就是有了产婆孕妇也不一定是安全的啊!就是现在的医院也不能肯定的保证产妇的安全呢。
当时的毛头小子韩尘急得是坐也不行站也不是,恨不得老天立刻掉下个产婆来…… 幸好当时韩尘的老妈子还健在。
这生过人的有经验,在说好歹活几十年了,经验还是有的。
危机关头老婆子当仁不让,亲自上马,什么吩咐烧水啊,准备温水啊,剪刀消毒啊!
一切都还是那么回事呢。
关键时刻,老婆子林氏毅然走进临时产房??韩尘夫妇俩的房间。
林氏手持家里唯一的一盏古老油灯,幽暗的房间里充满了诡异的气氛,摇晃的灯火照射在林氏充满皱纹的脸上,如此可怖。
林氏推开房门,回过都用沙哑的嗓子说到:“儿啊!
别担心,赶快烧水去,热水消毒,温水留着给婴儿洗身用,准备好剪刀!
老娘出马,一个顶俩,你放心,一定还你个平平安安的媳妇,外加一个大胖小子……” “老娘,这次就全拜托你了!
媳妇是我的,可也是您的啊!
儿子是我的,可还是您孙子呢。
您千万千万不要紧张啊,千万千万不要手抖啊……”韩尘死握着老母的手不放。
“我说你这混小子,赶快放手!
该干啥干啥去,放心。
以前花儿生的时候还是我处理的呢!”
林氏一脸不耐烦的呵斥到。
昏暗的火光照耀下,林氏的影子在昏黄的墙壁上仿佛窗外的芭蕉叶般来回不停的晃动,赫然间,一道强烈的电光闪过。
韩尘清楚的看见自己老母亲的额头上仿佛有一丝黑线袅绕…… 韩尘听到母亲的回答,脸色马上就变了,用颤抖的声音到:“花儿~,那,那不是咱家那土狗吗?
您……您、您怎么能够……”狠狠的扶平了自己的呼吸,缓过了那口气。
韩尘脸上表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哆嗦了一下,脸色有点不太自然的林氏提高了音量:“叫你去干什么就干什么!
老娘毕竟是女人,当年怎么生下你的就能怎么教你媳妇生下你儿子。”
只是,这怎么听都有点恼羞成怒呢?
‘碰’的一声,天开始了打闷雷!
韩尘摸黑按照吩咐办好了一切事情,焦急的在门外等候了将近一个时辰,期间除了自己媳妇隐约的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与老母亲的教导声外。
硬是没有听到期待的瓜落子涕声!
这种焦急的等待无疑是十分折磨人的。
当然,这与外面的狂风呼啸声,暴雨的倾盆声有关,因为这几乎掩盖了一切声响。
天地降仿佛就只有那雨水落地的嘲杂声,伴随着的是那‘呜呜’,仿佛鬼叫般的风吼。
屋顶随时都有承受不了暴风摧残的可能,不得不说。
老旧的黄土房子其实质量还蛮不错的嘛,起码,到现在这房子就还没倒…… ‘碰!
’巨雷仿佛就在耳边响起一般,韩尘吓了一大跳,隐约心脏都有点受不了的感觉。
炽白的闪电再次降临,韩尘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此时他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幸的事发生了!
这次的闪电是劈向了韩尘夫妇所在的房间…… 猛烈的雷爆声不到一秒钟就响起了,伴随着的是房顶被击穿的巨大声响。
隐隐越越,刚睁开眼的韩尘甚至看见房屋的木制结构居然燃起着诡异的青色火苗!
倒地的韩尘吓呆了,不过马上他就清醒了过来,韩尘无意识的尖叫一声,猛的扑向了张洁所在的临时产房,暴雨声中,隐约传来了人临死前的惨叫声!
几乎是发疯般的撞开房门,里面的场景使韩尘在次陷入痴呆状态。
一具勉强能看出是人形的焦碳物体倒在简陋的床前,那还在帽着黑烟,散发着动物烧焦气味的炭体。
床上的张洁平躺在床上,生死不知。
**处微微流着鲜血,一个刚刚出生的男婴躺在张洁俩腿间,连肚脐都还没有剪掉,婴儿身上全是血水!
更加诡异的是,婴儿没有哭,反而向着一个方向傻笑着…… 一股可怕的气氛围绕着韩尘。
母亲死了!
被雷劈死了?

妻子生死不知,儿子还这个模样…… 这一切的一切突然使韩尘发觉,似乎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

‘噗’,很细小,很微小的一丝声响,愕然间。
韩尘忽然发现,暴风雨奇迹般的停止了。
就那么无缘无故的停止了,就那么突然间的停止了。
不然,他这么能听叫那么细小的声音呢?
‘叮铃铃’的细小声音响起,韩尘使劲甩了自己一巴掌,确定自己没出现幻听。
那渺无次序的铃铛声,仿佛能把人的魂魄勾走般,韩尘身子忍不住抖了抖。
身体里仿佛一件重要的东西狠命的颤抖了一个来回,叱咤间,韩尘发现被雷劈中成焦碳的母亲仿佛动了一下,放在床头的油灯被一阵阴风一吹。
‘哗’,灭了…… 透过窗外传来的点点阴暗的光芒,韩尘亲眼看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对着自己母亲旁边诡异的笑着,两只眼睛仿佛有一团幽暗的青火在闪动般。
“嘎嘎,哈哈。”
突然间,婴儿居然笑出了声,韩尘刚要高兴。
可是突然间!
婴儿就不动了。
依稀,韩尘仿佛出现了幻觉,他居然看见了一黑一白两个人影从墙壁间出现,黑色的人影挥动了手中的一件东西,模模糊糊,韩尘看不清楚是什么。
转眼,他们就带着一团朦胧的人影走了。
嗬嗬的呼吸声中,韩尘生生的晕了过去。
七彩的光芒忽然从破裂的房顶照耀了下来,如同让人沐浴在神的光辉间。
那么的舒服,那么的写意。
那么的,不可思义!
神光大多数照耀在新生的婴儿身上,刚刚还如同夭折了的婴儿仿佛奇迹般的动了动手指头。
继而,手腕,手臂…… 突然之见,毫无征兆的,一条闪烁着七彩光芒的龙形生物从天而降,一闪就钻进了婴儿的体内!
只是这些都没人看到罢了…… 马上,一切异象统统消失无踪。
韩尘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个怪梦般,立刻就清醒了过来。
只是丧母之痛的打击实在太大,需要彻底恢复不知道要多久。
韩尘强行打起精神,剩下的一切还有得他忙的!
照顾儿子!
照顾妻子!
安葬老母亲!
甚至修补屋子,天哪,韩尘感觉自己一下子天旋地转。
此时的韩尘没有发觉韩星胸前一条赤红色的龙形胎记一闪而逝。
不管怎么样,韩星是轰轰烈烈的来到了这个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