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一陆随(三世圆)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江一陆随全集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三世圆》是作者““爱吃心形巧克力的焦飞”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江一陆随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第一世她被曾经追逐的人送入监狱,父母也因她沉睡,出来后又被他践踏尊严后来她又爱上了一个如太阳般温暖的人,却因为他霸道的爱,不得所爱
第二世因为所谓的因果,她不得不委身于他消除因果
第三世她终于可以干干净净,轻轻松松的奔向她的小太阳了

小说:三世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心形巧克力的焦飞

角色:江一陆随

评论专区

三国帝图:我没看不评价书,我就想问问作者,你觉得人家无脑黑你,人家图什么呀?

死亡名单:这作者的书我全黑了,嗯,三观不正的作者不能惯着。

墟界中走出的强者:书荒强忍不适看。看到毒发身亡……一个地图,半神修为可以当一国之主,换了一个地图,半神修为的是山贼强盗。感觉好像是美国总统下台后来中国当山贼一样,满满的毒点。

三世圆

《三世圆》精彩片段

第五章 找到工作

江一昨天晚上看工作看到了很晚,以至于她今天早上起来的稍微有点晚。

陆随见早饭都做好了江一还没下来,就上楼去喊江一吃饭,他走到江一门口,试探性地小声敲了敲江一房间的门。

江一刚好洗漱完就听到一阵温柔的敲门声,她打开门。

陆随敲了敲江一的门后就随意的靠在江一门口的墙上,等着江一开门。他听到里面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江一打开了门,陆随低下头,就看到了江一的大黑眼圈。

“嚯”陆随开玩笑道:“一一这是怎么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国宝呢。”

江一听到陆随调侃的话,瞬间被他逗笑了,昨晚林墨白带给她的恐惧和羞辱感也消散了大半。

每次都是这样,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都是陆随逗自己笑的呢。想到此,江一忍不住抬头认真打量着这个与她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

她不禁想起以前,陆随是林家保镖与保姆生的孩子,林墨白小时候被林家的竞争对手绑架。

刚好被陆随的父母撞见,因为平时林父林母待陆随一家不薄,所以陆随的父母在电话通知了林父林母后,二话不说就冲上去救林墨白。

因为林家的竞争对手刚将林墨白带出林家,还没出了林家势力范围中心不好弄太大动静让人发现,所以他们带的人不多一共才四个人。

最后陆随的父母拼尽全力将林墨白从林家的竞争对手手里抢了过来,陆随的父亲身中数刀倒在了血泊里,陆随的母亲在林家保镖赶到的时候将林墨白递给他们后晕了过去。

当救护车赶到的时候陆随的父亲已经没了生息,陆随的母亲则被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后身亡。

巧合的是陆随的母亲是孤儿,他的父亲是独生子在陆随的父母结婚前他父亲的父母就已经离世了。陆随父母死后他就成了孤儿。

林父林母感念陆随父母对林墨白的救命之恩,就将陆随领养了。当时陆随才两岁,江一也才出生,之后林母经常带着陆随来江家所以陆随与江一就成了关系很好的青梅竹马。

而林墨白则是在江一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出现的,之前江一有听林母念叨过林墨白但从没见过他。

因为自从林墨白被绑架过后,林墨白的爷爷就将他的宝贝孙子接到了国外,自己亲自照顾着,生怕他的宝贝孙子出一点差错。

直至林墨白二十二岁有能力接手林氏的时候才让他回国。在十四岁生日的时候林母带着二十二岁刚回国的林墨白来参加了她的生日宴会,也是在那个时候江一一眼万年对林墨白一见钟情了。

自此以后江一开始对林墨白死缠烂打,她学着网上说的攻略每天中午给林墨白送去自己做的黑黢黢的“爱心午餐”,结果可想而知,那爱心便当没逃过被林墨白扔的命运。

但江一不气馁,在周末的时候她经常在家里捣鼓大半天帮林墨白做小甜点,小甜点不像爱心午餐那么黑,味道也不错。但林墨白被江一的爱心午餐整怕了,他连装甜点的盒子打开都懒得打开,就将江一送的甜点扔进了垃圾桶。

她每天一有空就缠着林墨白,本以为只要自己有毅力就一定可以与林墨白在一起。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二十六岁的林墨白在江一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拉着二十五岁的庄墨菲对江一说他有女朋友了他会和她结婚生子共度一生。

还记得当时陆随就是用这样调侃的语气逗自己开心的。三年了陆随好像从没变,他好像一直都在。

江一摇了摇头打断了自己的思路,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自己现在已经不再喜欢林墨白了,以前那些事也都是过往云烟。

江一随陆随来到餐厅,林母与林墨白已经坐下,林墨白因为昨晚误会江一的事,逃避着不看江一。林母见江一来了,就将江一拉到自己身边坐下,习惯性的给江一布菜。

陆随坐到江一的旁边与江一有说有笑的吃着饭,林墨白看到江一与陆随就有说有笑的。在面对着自己的时候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小兔子,警惕又抗拒,不仅不笑脸都皱成了苦瓜,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莫名就感觉这一幕很碍眼,尽量让自己不去看他们,但还是有意无意的看到笑得春花灿烂的江一,他眼眸越来越深沉,嘴里的饭味同嚼蜡,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没经过大脑就冲江一说道:“食不言寝不语,大早上的吃饭也不好好吃,不想吃就滚出去,这么没教养,果然是能做出开车撞人的事的人。”

江一被林墨白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一哆嗦,收敛起了笑意,不再与陆随说话,低下头认真又快速的往嘴里扒饭。

林母看不下去将林墨白臭骂了一顿,林墨白心里不舒服放下筷子就开车去公司了。

陆随揉了揉江一的头,在江一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安慰道:“一一你再等等,很快不出一年我一定会查出当年陷害你的人,到时候我们拿着证据甩到他脸上,让他总是提起车祸。”

江一感受着陆随喷在她耳边的温热的气息不由脸红心跳,她不着痕迹的远离了陆随一点道:“没事的陆随,我早就不在意了,我现在就想早点找到工作然后搬出这里远离林墨白。”

陆随看她吃的差不多了,想到她要找工作便建议道:“我陪你一起找吧,两个人找会快一点。”

江一想到陆随是除了父母外最了解自己的人,他对自己的特长爱好什么的都很了解,陆随帮自己找的工作肯定很适合现在的自己,便答应了。

果然不出所料,陆随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很适合的工作——幼儿园舞蹈老师。这个幼儿园对老师的要求没那么严,不需要多高的学历,高中就行。

找到工作后,陆随还专门托人将江一的案底隐藏,一般人是不会看到江一的案底的,以免对江一造成的影响。

目前为止这是对江一来说最好的工作了,而且陆随还专门将她的案底隐藏,只要自己降低自己的安全感,不惹出什么事端,案底就不会被发现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工作。

陆随还专门陪着江一去了一趟幼儿园,幼儿园的各方面都很好,幼儿园园长是一位很慈祥的老太太,园长亲自面试的江一。

说来也怪,这个园长对学历要求不高也就算了,江一来面试她居然不看简历,就问了几个问题,并让江一即兴表演一段适合小孩子的舞蹈。

江一因为这几天在林家伙食不错脸上长了一些肉,使得她笑起来脸颊嘟嘟的既漂亮又像一个娇娇软软的小孩子,很有亲和力。

园长一眼就看出江一不是贫穷人家的孩子,虽然不知道她为何来自己这个小小的地方工作,但谁会拒绝一个不请自来的好苗子呢。

于是她立马拍板同意,让江一准备一下一周后入职,后续的事情会在这一周内通知她。

江一很开心,她甜笑道:“感谢园长对我的赏识,我一定会做好这个舞蹈老师的。”

园长很喜欢江一的笑,她感觉江一笑起来就像小太阳,温暖、亲切、可爱。她像对自家小辈那样用手轻轻拍了拍江一的肩道:“不用这么客气,以后在这幼儿园里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来找我,我有个小孙子比你小不了几岁,你以后就叫我宋奶奶吧。”

江一想到工作是陆随帮自己找到的,必须要感谢一下他。请他吃一顿饭,说实话有点老套了,而且自己好像没有那么多钱来请他。

忽然江一想到自己做的甜品很不错,这还是在追林墨白的时候苦练出来的。脑海中不知觉浮现出自己给林墨白送甜点的一些片段,当时自己对林墨白一见钟情后,刚开始一直给林墨白送爱心便当,但每次做的饭都不太好吃,就改做甜品了。

不得不说自己在甜品方面确实是有一些天赋在身上的,刚开始做的就还行,后来系统的学习了一段时间以后,真的很好吃。

可惜的是林墨白一次都没有尝过自己做的甜品,这还是有一次自己给林墨白送完甜品后心血来潮的想要看林墨白吃到自己做的甜品时的表情,就跑到林墨白办公室拉开门偷看。

谁知,一拉开门就看到林墨白非常熟练的连看都不看一眼自己做的甜品直接将甜品扔进了垃圾桶里。自此以后,江一就没给林墨白送过吃的。

说干就干,江一拉着陆随先去了珠宝店,“欢迎光临”前台小姐姐礼貌的与江一他们说着万年不变的客套话,“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江一没当过东西这是第一次,有些生疏的问道:“请问我想把这个项链当掉你们收吗?”

前台礼貌的微笑道:“收的。”

“那你可以帮我看看这个项链值多少钱吗?”

前台点点头:“小姐我们需要先拿给我们的专业人士看一下,我去将专家叫出来帮您看看,才可以确定这条项链值多少钱,您先坐在我们这里的沙发上等一下可以吗?”

“可以”说完江一和陆随就径直走向了店里的沙发,他们虽然坐在沙发上但眼睛一直盯着前台的方向。

他们先是看到前台走到了店的内间,然后一位散发着文艺气息的中年人跟着前台走了出来,中年男人走到柜台前,拿起项链左看看右看看,过了一会儿就不看了,然后就不知道在与前台在交流些什么。

紧接着前台就来到了江一他们面前,“这位小姐,您的项链我们这里可以给您五十五万元。如果您有什么疑问,可以跟我一起去问问专家。”

江一没什么想问的直接以五十五万的价格将项链当了。

陆随看江一亲手将林墨白送她的唯一一个礼物当了,心想江一应该是已经不怎么喜欢林墨白了,那自己应该有希望与她在一起了,他内心翻起一股惊涛骇浪,但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

他跟随着江一走出珠宝店,先帮她拉开副驾驶的车门,见江一坐进副驾驶,便关上了副驾驶的车门,然后走到另一边坐到了驾驶座。

上车后陆随问道:“你现在是要回林家吗?”

江一嘻笑道:“才不是呢,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想去超市买一点做甜点的原料,给你做一点甜点吃,你可不要嫌弃我哦!”

“怎么会呢,我早就想吃你做的甜点了。”

陆随一听到江一要给他做甜点,他笑得像一个一米八五的傻子,他记得之前江一说过只给她喜欢的人做甜点,现在江一要给自己做甜点想到就开心怎么会嫌弃呢。

江一看陆随笑得这么傻忍不住打趣道:“你笑得可真像个小傻子。”

陆随嘿嘿笑道:“像就像呗,能吃到你做的甜品让我笑得像个猪我都愿意。”

江一看他这么幼稚又这么捧场便道:“既然这样的话,我就多做一些甜点给你,让你吃个够。”

到超市买了一些做甜品的材料和陆随最喜欢的草莓,江一用刚刚当项链的钱付的材料钱。

那条项链林墨白之前迫于林母的压力随手在珠宝店买的,真的是很随意,那条项链一看就不适合小女生戴,那种款式的项链让妈妈戴正合适,不过妈妈随便一条项链就至少几百万想来也是不会戴的,但当时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一样欢喜的一直戴着那条项链。

现在反正自己都与林墨白不可能了,自己之前也送了林墨白很多昂贵的礼物,任何一件礼物都比林墨白随手送的这个项链值钱,自己把这个项链当了也没什么吧,还有林墨白现在有女朋友自己留着他送自己的东西也不合适,把它当了最合适不过。

其实江一可以用林母给的卡里的钱,但她怕林墨白会再因为这张卡羞辱自己。就没用,这张卡还得找个时间还给林母。

江一买完东西就拿着当了项链的五十多万元钱以及买的材料和陆随开开心心的往林家赶。

在路上的时候,陆随和江一聊到了工作的事。

陆随早就偷偷联系了园长将江一3000元的工资增加到5000,多出来的钱陆随来给,他还专门找了一个离幼儿园不远的一所公寓,将钥匙交到园长手里,让园长说幼儿园提供住宿就是现在住房周转不开,让她先住在自己安排的公寓里。

陆随知道自己明着帮江一她肯定拒绝,所以只好想出这样的办法来暗地里帮她。

陆随将工资5000的事告诉了江一,因为江一从小娇生惯养在家里,对于这些不属于上流社会的薪酬不是太了解所以,也没什么怀疑就信了。

回到林家,江一就开始了自己的米其林大厨模式,专注的捣鼓着甜品,一整个下午江一用草莓做了很多简单的小甜品有:草莓小慕斯、白玉草莓卷、草莓班戟、炼奶夹心草莓、椰蓉紫薯草莓球……现在正值夏天,当然要有一些解暑的甜品了,所以江一还做了几碗草莓冰沙。

晚上吃完晚饭后,江一就将一些甜品放到了后花园的圆桌上,她和陆随一起在后花园先转了两圈消消食,之后她就带着陆随来到了圆桌旁坐下,她将甜品一一拿给陆随品尝。

忽然幼儿园园长宋奶奶,打来了电话“是一一吧。”宋奶奶自来熟的说道。

江一道:“宋奶奶,是我。有什么事吗?”

宋奶奶道:“我们这里安排的宿舍没有多余的,所以我暂时将你安排在了其他地方,如果你没什么问题的话,就有时间来我这里取一下钥匙。”

江一没想到幼儿园居然还安排了房子激动道:“我没问题有房子住就行,我明天就去拿钥匙。”之后客套两句,两人就挂断了电话。

江一挂断了电话开心的对陆随说:“陆随,你给我找的工作太好了,我该怎么感谢你呀。”

陆随看她开心唇角不自觉向上勾起,:“你以后多做一些甜点给我吃就行了。”想到林墨白根本不用说就可以让江一每天为他做的事,到自己这里还需要以感恩为由索要,陆随心里不由泛起一阵苦涩。心里又庆幸道:还好,现在一一不再像以前一样总追在林墨白后边跑了,自己还是有机会的,只要自己不放弃一定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江一没想到陆随想要的这么简单于是就豪爽的道:“做,一定做,以后只要我有空我天天给你做。”

陆随开心道:“好,你可不许骗我,我等着你的甜品。”

江一笑道:“**人不骗**人。”

陆随幼稚的要与江一拉勾,江一无奈又好笑地与陆随拉勾,陆随才消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