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如霜杨振天《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左十三”创作的《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推开屋门,走了进去,来到爷爷的房间,便看到他躺在炕上,奶奶坐在炕头边,一个劲的给他揉着胸口…

小说: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左十三

角色:安如霜杨振天

主角叫左十三安如霜的小说集称为《百诡阴阳,》,它的作者是倾情写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种类的小说集,剧情扣人心弦,十分强烈推荐。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拉开房门,离开了进来,赶到爷爷的屋子,便见到他躺在土炕,姥姥坐到炕上边,一个劲的为他揉着胸脯。…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拉开房门,离开了进来,赶到爷爷的屋子,便见到他躺在土炕,姥姥坐到炕上边,一个劲的为他揉着胸脯

评论专区

漫威之最强防御:起点的《这宿主有毒》好像就是完全照搬这本书

一品丹仙:简介吸引到我了,标记一下等五十章再看。

[综]天生女配:爽文,女主性格普通,文荒可看

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

《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精彩片段

百诡阴阳左十三安如霜第6章  鬼下咒

主角叫左十三安如霜的小说集称为《百诡阴阳,》,它的作者是倾情写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种类的小说集,剧情扣人心弦,十分强烈推荐。
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
拉开房门,离开了进来,赶到爷爷的屋子,便见到他躺在土炕,姥姥坐到炕上边,一个劲的为他揉着胸脯。
…听了他的话,我这颗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
拉开房门,离开了进来,赶到爷爷的屋子,便见到他躺在土炕,姥姥坐到炕上边,一个劲的为他揉着胸脯。
我这才认清,爷爷的胸口上也被那只附着程木工的身上的红衣女鬼给伤到了,一片紫黑色的淤血。
“爷爷,你没事吧?”
我看到爷爷这个样子,鼻子一酸,险些流下来了泪。
爷爷听见说话声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对于我笑着说道:“十三来啦?
爷爷……咳……爷爷没事儿。”
我可以看得出来,爷爷那强撑出的微笑是多凑合。
“爷爷……”见到爷爷一幅模样,我心里难受的要人命,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爷爷这般孱弱,脸色就和一张白纸一般,乃至连话说不高声。
“爷爷真没事儿,十三你先去给我倒杯茶。”
爷爷望着我精神不振地说道。
我忙跑到外屋,给爷爷倒了一碗开水,怕烫到爷爷,我将伴着开水的碗放到放满冷水的塑料水桶里,等碗里的水不烫了,才给爷爷端了进来。
爷爷把碗里的水喝了以后,把碗放到炕上旁边的一个柜子上。
“十三,程木工怎么样了?
他是否有伤着别人?”
爷爷满面焦急地望着我询问道,他如今这个样子,却还惦记着他人。
我只能把爷爷晕厥以后的事儿告知了他,自然,也有我就用扭头把程木工的脑子给砸开花的事儿,一并告诉了爷爷。
爷爷听后我说的话以后,一点点头,忙我奶奶说道:“你先跟村里的人去老程家中看一下,别撞客没有了,人再让咱小孙子给拍坏了。”
我奶奶听见我就用扭头把程木工的脑子给砸破了,内心都是一阵忐忑不安,虽然我与爷爷是去帮助,这可真要是给他砸出个三长两短来,那么就不便变大。
因此我奶奶听了爷爷得话以后,急急忙忙地就从房间内赶了出来,叫着庭院里的人,向着程木工的家中赶到。
“爷爷,你给我找的那个女鬼媳妇……”这话都还没说我,爷爷便打断了我:“十三,你将手臂伸过去看一下。”
爷爷一脸严肃地看着我说道。
我听了爷爷话,尽管不清楚是什么原因,可是或是把右手的手臂伸了过去了。
爷爷拿手拉着我的胳膊,低头看了一会儿,额头上便出汗了,面色极其不好看,拉着我手臂的手也逐渐微微颤抖。
“爷爷,你咋了?”
我看见爷爷一幅模样,有一些担忧地询问道。
“鬼、鬼下咒……”爷爷好像没有听到我得话一样,眼睛发直地一直盯着我的手腕子喃喃自语地说道。
我沿着爷爷的眼光看过以往,这才发现在自己右手的手腕子正中间,隐隐约约出现了一个小米粒般多少的小黑点。
见到这一突然冒出的怪异黑点儿,再融合以前安如霜对我说的话,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我忙对爷爷询问道:“爷爷,这手腕子里的那一个黑点儿是啥?
鬼下咒又是什么?”
很久,爷爷才叹了一口气儿说道:“唉!
这就是命啊,之前那个撞客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怨气过深,灰飞烟灭以前还想拖着你走,所属就在你的身上下了咒,这类鬼临死之前下的咒会在你人体中造成一股怨恨,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怨恨会愈来愈多,直至全身皮肤肿胀、出泡、干性坏疽及其溃烂而亡,压根没有人可解,这个叫如霜的女孩,她又救了你一命,这一次她为了能救你,将你的身上的鬼下咒,所有迁移到了她的的身上,因此……”爷爷说道这儿停了下来。
听见爷爷得话,我有一些荒神了,忙看见爷爷询问道:“如果她……她中了鬼下咒会怎么样?
还会死吗?”
“因她并不是枉死,这股明显的怨气强加于在她身上,轻则灵魂损伤,鬼识错乱,失去记忆,居无定所。
严重灰飞烟灭!
鬼死为冭(tai)!”
爷爷叹着气对于我说道。
全身上下打颤,直到如今我才对安如霜拥有全面的认知,以前我还以为她是为了能我们家的世世代代敬奉,才同意做我的新娘,而且护着我。
如今来看,自身太浑蛋,太小人之心了。
“她……她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死……”我有一些难以相信,由于在我从小的记忆里,我这一女鬼媳妇那便是天底下无敌的存在,怎么可能让一个小小撞客鬼下的咒送命?
爷爷叹着气对于我说道:“如霜她是阴鬼,身带阴之气,强制抽走枉死鬼下在你的身上的怨恨,相冲犯冲,即便她修为再深也不行,若不是她,你如今早已去阎王爷那报导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鬼分三大类,阴鬼、煞鬼、怨鬼。
鬼气也分三种:阴之气、邪气、怨恨。
这三种鬼气相冲犯冲,不可以并存,安如霜把这股怨恨强加于身,因此即便她修为再高也不行。
听了爷爷得话,我内心更难受了,仰头询问道:“爷爷,有哪些方法能救她?”
爷爷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看见炕上皱着两眉,一句话不说。
见此,我更急了,九岁那一年,没有一个红衣女鬼想要做我的新娘,她却选择我,将我全家人从那一条生虫精的爪牙中解救,一直陪伴我去如今,这个时候,我绝对不能眼巴巴地看着她为了能救救我而灰飞烟灭。
绝对不能!
“爷爷,你快想想办法啊。”
我看见爷爷心急地说道。
爷爷低下头想想一会儿,又看了窗户外面一眼,才对我说道:“十三,你先回去睡觉,爷爷帮你想办法,爷爷确保一定帮你想起方法。”
得到了爷爷的确保,我尽管内心也有一丝忧虑,却也只有听爷爷话,回到了自已的房间内。
躺在木床边,我一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脑子里全是安如霜对我说的话:“左十三,感谢你可以要我随着在你身侧九年,但是我与你的阳阴夫妻之缘,可能就来到今日了,此世遇君,妾之幸而,如霜满足,望君安好,再会……”想着想着,我便流下来了泪,尽管爷爷同意我一定会想起方法,而我隐约感觉,这一件事情并不是爷爷嘴中常说的这么简单。
不然爷爷也绝对不会那样刁难,我抬起头看着窗外的月光,心里澎涨起的仅有心碎和消沉。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换句话说是红衣女鬼,辗转难眠,我想我是迷上安如霜了,爱的很突然,也很完全……不知道过去多长时间,就在我糊里糊涂要睡着的时候,一个动听又静谧的女人唱歌响声传进了我的耳朵:“谁解相思味,谁盼良人归,谁捧胭脂泪,谁描柳月眉,谁将曲中情怨,谁思红袖添香循环,谁一腔思念错付,不恋世间喧嚣,不写尘世纷杂,不叹世间沧桑,不惹情丝凄楚,闲看花开,静候落花,冷暖自如,整洁如始……”四周飘扬着这类天籁般如百灵鸟和灰雀一样委婉动的歌唱,要我的以前的睡意多效,我忙从床边坐了下去,从听见第一个字逐渐,就了解歌唱的到底是谁。
恰好是安如霜。
由于我对她的声音熟识了。
歌唱唱完,我也有种意味深长的觉得。
“超好听。”
我说道。
“是我很久很久没送他人唱过歌了,这算得上我送你最后的礼物。”
安如霜的响声老是以四面八方传出,要我琢磨不透她究竟在哪儿。
“如霜你安心,没事儿的,我爷爷说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我望着四周对安如霜说道。
“您有这一份心,如霜便知足了,给自己的老公投入,在咱们那时候是女人的有幸,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
“你不要这么说,我爷爷从来不会欺骗我,确实,他说道的会想方法就一定会想办法。”
我说道。
安如霜听了我这话以后,仅仅笑笑,并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找话题聊天的询问道:“你说话的语气如何与我第一次碰到你不一样了?
越来越更像大家当代人了。”
“我跟在你的身上的玉饰里边九年,倘若连大家这个年代的人讲话都学不懂,岂知太笨了。”
我话刚说完,安如霜便对于我说道。
来看她一直都陪在我身旁。
听见她得话以后,我对她的样子更为好奇心了,禁不住询问道:“你可以让我看看你吗?”
“结发夫妻,有什么好看的?”
安如霜的声响传出。
“我还娶了你九年了,却连你一面都没有看到,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这九年里,我想象过一次次安如霜的模样,因此她话刚说完,我便提出了口。
安如霜沉默了一会儿,响声才就在我身边传来:“你明确要见我?
我但是鬼,或许我看起来比那一个被撞客上后面的程木工都需要恐怖吓人。”
我认真的说道:“无论你长什么样儿,我还爱看,我想象了九年许多年以后,坦白说,有时候我将你想像成小龙女的样子,有时却把你想像成王熙凤的样子……”“王熙凤?
他是谁?
听她的姓名应当很美。”
安如霜说了这句险些要我呕血得话。
“呃……这一……正确了,你的身上的鬼下咒何时会发病?”
我忧虑地询问道。
“三天之内。”
安如霜平静地说道。
我的心凉了半截……这一晚,我与安如霜聊了好长时间,那也是九年至今我第一次独立和她闲聊,大家越聊越投机性,越投机性我心便越厚重,直至走的那一刻,她也并没有要我见到她的容颜。
其实我知道,她在担忧,担忧我看到她的样子以后,会记得她,她不期待的记牢她,因为她觉得自己此次真的会灰飞烟灭。